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簪子风波 ...

  •   因为突然出现的声音,杨乐夭这才发现张之阡背后不远处站着一位男的,身姿颇为婀娜,因为戴了帷帽,面容不甚清楚,但从张之阡立马放下跟她的恩怨,跑到他身边去的谄媚样,姿色上佳。
      
      “辛公子,我们这就去,这就去。”张之阡随男子向外走去,还不忘回头怒吼仍然站在原地发愣的狗腿们,“你们还不快跟上。”
      
      被忽视彻底的杨乐夭傻了眼,这什么情况,她看了看还挡在她左前方的千红,眼中满是疑问,千红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啥情况。
      
      “那我们也走吧!”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杨乐夭也没有回去继续吃的想法,索性让千红付了帐,两人出了食为鲜。
      
      出了门,杨乐夭正准备原路返回,千红却扭捏了起来,慢腾腾的在后面磨叽。
      
      “我们出来的时候不少了,你怎么还如此磨叽?”
      
      “小姐,您,您答应我们姐妹俩的事可作数了!”千红鼓起勇气一口气说完。
      
      看向眼神躲闪,不敢直视她的千红,杨乐夭方想起,出门之前答应出来后给千紫千红一人带一直翡翠坊的簪子的。
      
      “你这个小财迷,我答应的自然作数,只是今日出来时间已久,不然我回去让人过来采买。”
      
      “可是,我答应顺儿亲自挑的!”
      
      顺儿是千红的未婚夫,账房大娘的独子,杨乐夭远远的见过一次,长的挺清秀的,千紫之前说,千红一直在攒钱,就是想给顺儿买个金簪子做聘礼,为了出来她就用一人一个簪子作为贿赂,千红果然上钩,并说通了千紫让她出府。
      千红看似性子纯良,其实一根筋,反而没千紫好糊弄,“好吧,只是刚才你也听到张之阡那厮去了翡翠坊,我们换家吧。”
      
      “小姐,我们去玉竹轩吧,就在回府的路上,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两人遂往回路走去,路上听千红八卦了一下翡翠坊和玉竹轩的恩怨。
      
      翡翠坊是百年老店,不管是玉器还是金银饰品,款式别致多样,向来都是京中贵夫的心头宠。
      
      而玉竹轩开了不足三年,却以奇货可居作为卖点,每种饰品花样独一份,京中年轻一辈儿的公子哥儿喜欢的不行,听说后宫的妃子都遣人出来采买,玉竹轩后来者居上,竟有隐隐压过翡翠坊的势头。
      
      好在,玉竹轩以售玉为主,两家这才没闹得那么难看。
      
      两人搭着话,不一会儿便到了玉竹轩门口。
      
      玉竹轩的伙计颇有眼力见儿,看杨乐夭的着装气质颇为富贵,便引着她们直接上二楼。
      
      “小姐,小姐...”千红拉住正准备上楼的杨乐夭,“我就在一楼看看就是了。”
      
      杨乐夭看着千红嬉笑道,“怎么,现在倒想着替你小姐我省钱了。”
      
      “不是,不是...”千红脸皮子薄,连连摇头,“那个,二楼都是玉器,金饰在一楼。”
      
      “你给顺儿挑个玉簪,岂不比金簪更好!”
      
      “小姐说笑了,奴们都是做粗活的,哪能戴玉簪。”千红低声轻吟,背却略显僵直。
      
      “对不起!”杨乐夭知自己的无心之言伤了千红的自尊,老管家曾说过千紫千红两姐妹并非家生奴,因着家境败落才入了府,她娘看两姐妹识些字便让贴身伺候着了。
      
      “小姐这是折杀奴了,哪有主子跟奴道歉的!”千红脸色稍缓,思及小姐的失忆症,知道她有口无心。
      
      “那你在楼下先挑着,挑最好的,就当小姐提前送给你和顺儿的结婚礼物!”杨乐夭眨了眨眼,一簪两用,既完成了约定,又做了礼物。
      
      当然,正感动的一塌糊涂的千红是没想明白的,呆呆的往大堂一角的金银饰专柜走去。
      
      “小姐,楼上请!”等她主仆俩说完话,一直沉默站在杨乐夭身边的透明人伙计才轻声提醒道。
      
      和一楼的喧闹不同,二楼相对安静许多,一个客户旁陪着一个伙计,不时对客户的选择提点建议,好几个人离柜时都是满载而归。
      
      “小姐今天是想来挑些什么?”身边的伙计问。
      
      “我也看看簪子吧!”其实她也没想买什么,只是随口胡诌。
      
      “那真是赶巧了,玉房今日送来了几支新款,花色都挺衬小姐的!”说着便将她引往左手边的一个柜子。
      
      杨乐夭站立在柜旁,本是随便看一眼,却被其中一个竹节簪粘住视线,簪子整个玉面晶莹剔透,浑然一体,就连尾部雕刻的两片竹叶也似本就长在上面的。
      
      看杨乐夭喜欢的不行,伙计展开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小姐果然好眼光,这竹簪是这批簪子中成色最好的,我们玉坊资历最老的师傅亲自下刀,不管是小姐自己戴,还是送给心仪的公子,都是极佳的。”
      
      “多少银子?”杨乐夭轻轻摸了摸簪子,沁凉透心,就连她一个不懂玉的都知道是好的。
      
      “一千一百两,象征着一心一意,本店也是讨个好彩头。”
      
      “这么贵!”千紫千红这类大丫头的月银也不过五两,一年到头加上主子逢年过节的奖赏也不过百两,这一个簪子就要一千多两,抢钱啊。
      
      “嫌贵,就不要来丢人现眼了!”一个妖里妖气的男声突然响起。
      
      “这簪子这么好看,我要了!”还没等杨乐夭反应过来,手上的簪子便异了主。“小烟,你也忒不厚道了,来了这么好的簪子都不告诉我。”
      
      叫小烟的伙计立马一脸歉意的走了过来,“真不好意思,白爷,您刚刚说替夫人挑个玉佩,我就没顾上。”
      
      “一千一百两就一千一百两,我买了!”男子一个晃神,簪子又回到杨乐夭手上。
      
      “你,这簪子小爷我看中了,小烟,给我立马包起来!”男子气的一张俊脸通红,又碍于礼俗,没法直接从杨乐夭手上抢回,只能呵斥店里的伙计。
      
      “白爷,这...”伙计有点为难,对方虽然看着眼生,但衣着却颇为讲究,如今这副态度,摆明了也是极喜欢这簪子,恐不会轻易放手。
      
      “夫人,你看他们都欺负我,我就要那支簪吗!”看伙计没帮他,杨乐夭又霸着簪子,男子一扭一扭的回到刚刚的柜台前,拉住一胖妇人的胳臂撒娇。
      
      那胖女人在男子的搀扶下慢慢走过来,肚上一层一层的肥肉随着走动上下颤抖,杨乐夭都害怕那肉突然抖得掉下来。
      
      “谁抢我心肝儿的簪子了?”胖女人从上瞄到下,眼神中露出讽笑,“就你,买的起吗?”
      
      “我出两倍的价钱!”胖女人伸出两只戴满戒指的粗手指在杨乐夭眼前晃了晃。
      
      “三倍!”
      
      “这位小姐,您看?”叫小烟的伙计有丝心动。
      
      杨乐夭没有理睬两人,手上拿着玉竹簪看向带她上来的伙计,“帮我包起来吧。”
      
      “你个贱民,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还不曾有人如此不给她面子,胖女人气的不轻。
      
      杨乐夭眉头皱了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真是倒霉透了,这都遇到些什么奇葩,动不动就给她敬酒、罚酒的。
      
      “玉竹轩何时变作拍卖坊,价高者得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姐,我这就给您包起来!”身旁的伙计连连弯腰道歉,伸手欲接过杨乐夭手上的簪子。
      
      “放肆,我看谁敢给她包起来!”胖女人大手往柜上一挥,瞬间几个价值不菲的玉簪摔碎在地。
      
      “白夫人,您高抬贵手哦,小店小本经营,可经不住您这么摔!”一个掌柜模样的高挑女子连忙奔了过来,跪在地上拾捡起碎了的几块玉簪,一副肉疼样。
      
      “我爱摔就摔,王掌柜是怕我赔不起?”胖女人从怀中抽出一打银票摔在地上。
      
      掌柜捡起银票,看了看单张面额,不要数也知道是够赔了,立马站起换了一副谄媚样对着胖女人,眼睛却对旁边的伙计使了个眼色。
      
      “白夫人,我知道您财大气粗,这不是怕你摔疼了手,气伤了身吗,来来来,快搬个椅子来给夫人坐坐。”
      
      “我不要坐,我家心肝儿就喜欢那个簪子,其他免谈。”胖女人挥了挥掌柜的欲上来搀扶的手,一副没得谈的样子。
      
      “白夫人,您也知道玉竹轩的规矩!”掌柜的摆出为难的神色,“本店开业之初就立了先来后到的规矩,怕的就是发生这种不好裁决的境况。”
      
      “规矩,哼,规矩重要还是赚钱重要,王掌柜,你看着办。”
      
      “若是信誉没了,以后谁还来玉竹轩买东西。”不想店家为难,杨乐夭正欲放弃,却从背后传来一道好听的男声。
      
      “你又是谁?我白翠翠的事儿几时轮到一个男的插嘴?”又来一个惹事的,胖女人气的直喘,“王掌柜,你到底卖还是不卖。”
      
      “夫人,莫生气,我们以后再不来这儿了,京都又不是他一家卖珠宝的。”妖异男子连忙上去给胖女人顺气。
      
      “白夫人,抱歉。”王掌柜态度突然变得强硬起来。
      
      “哼,失了我这个大客户是你的损失,以后休想我再踏进玉竹轩。”胖女人出口威胁,见没人理她,拂袖而去,妖异男子瞪了杨乐夭一眼,连忙跟上。
      
      “小烟,快送送白夫人!”王掌柜连忙遣伙计追上去送客。
      
      “多谢公子!”转身看到开口助她的男子,杨乐夭不可谓不惊,此男正是在食为鲜拉走张之阡的帷帽男,自己避开了翡翠坊,却没避得了他。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