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吃饭遇狗 ...

  •   在老管家的眼泪攻势下,杨乐夭默默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兼新名字,在床上又挺尸了几天,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得到放风的机会,老管家去了郊外的庄子收租,说是要两日才能回来。
      
      在杨乐夭的威逼加利诱下,千紫终于同意留在府中给她打掩护,前提是千红得贴身跟着。
      
      自己初来乍到,对这儿是半生不熟,得有个人带路,索性就没拒绝。
      
      在异时代的大街上放飞自我的杨乐夭,没理会贴身丫头要低调的劝告,大摇大摆逛了起来。
      
      和电视中看到的不一样,大街上鲜少摆摊的,清一色的成熟商铺,种类繁乱,可笑的是,成衣店的旁边竟然开的是一家肉铺。
      
      衣服她不需要看,除了初一十五的官服,每个月末,千衣坊的大师傅上门量身为她定制新衣,就连上个月底她躺在床上也过府量制了两套,对她的一切,老管家算的上事必躬亲。
      
      想想,其实也没什么要买的,府中啥都不缺,连发带这样的东西都是准备的顶好的,杨乐夭只能带着千红在大街上游荡,刚逛了小半个时辰,腿就酸的厉害。
      
      “小姐,前面就是食为鲜。”
      
      杨乐夭是知道食为鲜的,躺床上那会儿,天天喝各种补药,嘴里忒无味,老管家便遣人买了他家的蜜饯,别说,还真好吃,她一下午吃光了所有,后来胃痛了一晚,从此被禁了零食。
      
      这会儿听千红讲起,口里酸水横流,当即便拉着千红进了食为鲜。
      
      刚进大门,一跑堂立马迎了过来,“两位里面请。”
      
      千红忙上前一步,隔开了跑堂,“我们要个二楼的雅座。”
      
      “真不好意思,这位小姐,今日雅座已满,大堂倒是还有一两个座儿。”看到客人有意隔开的动作,跑堂识趣的退了一步。
      
      “那就坐大堂吧。”注意到大堂中满满的食客,杨乐夭方知这是个酒楼,她原以为就是个买小零嘴的地方。
      
      不过这下也好,可以歇歇,而且看满堂食客专注的样儿,这里的酒菜必定不错,对于坐哪儿吃,她本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小姐,您是什么身份,怎么可以...”
      
      “不过是吃饭而已,哪有那么多讲究。”
      
      看到她同意,跑堂的连忙前头带路,千红见阻止不了,只能叹口气,默默的跟了上去。
      
      点了几个食为鲜的招牌菜,杨乐夭见千红仍旧站在她身后,皱了皱眉,硬拉着她坐下。
      
      “小姐,这样不合规矩。”千红是个死脑筋,仍要站起。
      
      “我命令你坐下。”杨乐夭作一脸愤怒样,千红这才不敢多说,在一旁坐了下来。
      
      菜品很快就陆续上了桌,单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杨乐夭夹了一道菜入口,瞬间就明白食为鲜名副其实,最简单的调料,最天然的食材,造就的就是一口鲜。
      
      杨乐夭大快朵颐的同时,也不忘了招呼千红,千红意思意思的动了两筷子,并未真正品尝,杨乐夭也管不了她,实在是太好吃了。
      
      杨乐夭正努力奋斗面前的石斑鱼,耳边却响起了一个令人讨厌的公鸭嗓,“呦,这不是杨小侯爷吗,怎么一个人坐在大堂吃,太有失身份了。”
      
      杨乐夭抬头看了看说话的人,长的就是一副尖嘴猴腮的样,人如其声,都令人讨厌。
      
      听到声音已火速退到她身后的千红向来人拜了拜,“张大人!”
      
      杨乐夭立马就知道公鸭嗓是谁了,正是她的死对头之一,四皇女的夫妹,挺不学无术的一人,仗着四皇女的姻亲关系,谋了个不大不小的官位,千紫说前些出京巡查去了,看样子是功德圆满的回来了。
      
      看着又低下头继续吃鱼的杨乐夭,张之阡火气瞬间点燃。
      
      “我一回京就听说你脑子坏了,如今看来,不但脑子坏了,连基本的礼义廉耻都被狗啃了。”
      
      “我跟你很熟吗?”都说秀色可餐,遇到这面貌丑陋的,果然很影响食欲。
      
      “好你个杨乐夭,我好意上来问候,你竟如此态度,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杨乐夭的漠视,让张之阡自觉失了颜面。
      
      “敬酒,千红,你看到张大人给本侯敬酒了吗?”
      
      此时大堂中已有人放下碗筷,关注这边杨张二人的动静,突听此一言,不觉嗤笑出声。
      
      “你,你...”威胁已出口,没想到一向懦弱无能的杨乐夭变得牙尖嘴利,张之阡一时气的说不出话。
      
      “算了,千红结账吧,扫兴透顶!”杨乐夭扔了筷子,食欲完全没了,下次出来吃不能图省事,还是得找个雅座。
      
      “杨乐夭,你给我站住,我让你走了吗?”张之阡给随从递了个眼神,立马有两人上前拦住了杨乐夭。
      
      “好狗不挡道!”杨乐夭此时也是怒了,看样子,以前那个她没少被欺负。
      
      “你说谁狗?你,你才是狗。”张之阡气的口不择言。
      
      杨乐夭不想理会张之阡的乱吠,她没有这个身子原本的记忆,背后还有个暗害她的人没有找到,此时,她还不想遭受太多的关注。
      
      “首先,众人皆知我已承袭侯位,你上来便呼我为杨小侯爷,说明我们不熟。”
      
      “其次,我倒不知如今朝廷一品大员都能随便被人威胁吃罚酒的了。”
      
      虽说定远侯府已大不如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也不是谁人都能动的。
      
      “姓杨的,你别给脸不要脸!”看着大堂围观哄笑的众人,张之阡颜面已经扫地,此时对杨乐夭更是恨之入骨,看她只带了一名侍女,不觉恶向胆边生,出了事到时找哥哥就是。
      
      “来人...”
      
      “张小姐,你不是约了奴家去翡翠坊吗,还去不去了!”一丝含着嗔怪的男声突然响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