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醒来 ...

  • 作者有话要说:  【求预收】《霸总今天被我抛弃了吗》,1月份会开文,前三章会掉落红包~
    【文案】
    裴倚夏穿书了,穿成了当红一线唱跳女solo,坐拥粉丝无数,是所有女孩都想活成的样子。
    可也是下场凄惨,只能充当炮灰垫脚石的恶毒女配裴倚夏。
    “为什么她这么一手好牌,却被打个稀烂啊稀烂!”
    “该被抛弃的应该是这个可恶的男人啊男人!”
    作者怨念系统把笔扔到她面前:来来来,笔给你,你来写。
    然后穆泓就发现裴倚夏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嚣张跋扈颐气指使的她,讲话变成了娇滴滴,腻歪歪的。
    “这女人是不是鬼上身了?”
    直到有一天,百思不得其解的霸总也绑定了系统……
    “裴倚夏,我要再信你的邪,我就是狗!”
    “汪。”

  •   林星星从床上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天花板怎么矮了好几截。
      
      她习惯性地就伸手去枕头下面摸手机,枕头又矮又硬,应该不是在她自己的出租屋里,难道她又在哪个片场睡过去了吗?
      
      她今年25岁,职业是三流网红主播、十八线演员、北漂野模、淘宝模特。总之,靠着一张还看的过去的脸外加一双大长腿,就在娱乐圈的边缘混着。
      
      林星星有个坏习惯,醒来的第一件事永远是刷刷手机。打开微信打开邮箱打开所有社交软件,确认没人找她后才起床。
      
      可是这会儿摸来摸去也找不着,她急的从床上坐起来:“我手机呢?”
      
      她睡的床是张单人床,和她上大学时床铺差不多,紧挨着墙,墙上贴着发黄的纸张。
      
      看了看四周,狭小|逼仄的屋内简单地成列着一些家具,看起来都是些六七十年代的老古董。
      
      “什么时候有这么敬业的道具组了?这做旧的效果也太好了吧。”林星星一边站起来,一边摸着自己的口袋,什么都没有。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奇土无比,一摸上去就觉得材质很差,一点都不合身,还补了好几个补丁。
      
      “对,我肯定又只是跑了个龙套而已……不过,我到底是在哪个剧组啊?”
      
      她怎么也想不起来,手机也找不着,心烦意乱时,顺手就抄起桌面上一个老式的红色塑料镜子开始照。
      
      他们这种靠脸吃饭的,一遇到能反光的就条件反射似的照一下。也不能完全说是自恋,更多也是需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外形。
      
      可这不照还好,一照吓一跳。林星星“啪”地就扔掉了镜子。
      
      “这……这特么是谁啊?”
      
      她慌忙看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胳膊腿都变瘦了,个子也变矮了一点,更可气的是,胸也变平了!
      
      她颤颤巍巍再捡起镜子,确认了好几遍,发现自己真的不是自己了。
      
      “我、我这是穿越了吗?”
      
      就是在她意识到这一点的一瞬间,突然镜中那女孩的记忆开始排山倒海而来。
      
      原来镜中那女孩也叫林星星,生于1960年,现年19岁,高中毕业没多久。现在是1979年,这个屋子也不是什么片场,而是她的家里,一个地处江南省的小村庄里。
      
      她真的穿越了!
      
      她想起自己以前在网上看过类似的小说,主人公穿越一般都是被什么什么系统安排的,或者自带空间金手指什么的。
      
      “系统!系统!有系统吗?”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她闭上眼,睁开,什么都没有。
      
      “金手指呢?金手指!”她在空中挥舞着双手。
      
      可是很不幸,空间没有,金手指也没有。
      
      她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天哪,怎么什么都没有!!我要回去!!我想手机!!我想上网!!”
      
      这时,突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推门进来,身材偏瘦,脸色黝黑,皱纹有一点重,穿着脏兮兮的汗衫,裤脚卷到膝盖,像是刚干完活。
      
      她边进门边摘下头顶的草帽,草帽下还有条汗湿的毛巾,她顺手捞下来擦汗,一看到林星星坐在地上,赶忙上前来拉她起来。
      
      “星星,你怎么坐在地上?你好点了没?”
      
      林星星幽怨地看了她一眼,立刻就知道这个是原主的母亲李玉芬。
      
      现在正是10月份农忙收稻的季节,就在刚才,原主正在地里割稻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晕了。大家伙抬到卫生院,也没查出来什么毛病,卫生员给吊了一瓶生理盐水,又送回来修养。
      
      醒来之后,就是现在的林星星了。
      
      她现在要是张口闹腾什么她要回2018年,李玉芬绝对要当她脑子摔坏了。
      
      李玉芬把她扶回床上躺好,去厨房又给她端了一碗绿豆汤:“乖囡囡,来,喝点绿豆汤,降降暑。刚刚身体是哪儿不舒服?去卫生院,医生说你啥毛病也没有,就是身体虚了点……你现在好点没?”
      
      林星星点点头,结果绿豆汤,喝了一口,差点想吐,怎么连白糖都没呀!
      
      一想到这是7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没吹到他们这片土地上,农村家家户户都得下田干活,巴巴结结才能吃饱饭,家里没有白糖也是无奈。她勉为其难咽下一小口,就递回给李玉芬:“不想喝了。”
      
      李玉芬看她蹙着眉头,有些心疼:“连你最爱喝的绿豆汤都不想喝了。要不妈给你熬点粥?……你想喝粥不?阳阳还没放学,等他回家咱们就生火。”
      
      林阳阳是原主的弟弟,今年13岁,还在镇上上小学。
      
      林星星看着李玉芬亲切的模样,有点难受。她知道原主和她妈妈的关系很好,可是她毕竟还是林星星呀。
      
      而且,原主现在也有18岁了,她妈妈还把她当小孩儿看,耐心哄她的样子让她又很感动。她点点头,顺口问道:“我爸呢?”
      
      不知为何这话一出口,李玉芬就呆住了。她的眼眶迅速红了:“星星,你咋了?”
      
      她一把抱住林星星,哽咽道:“你是不是想你爸了?”
      
      这时,林星星才突然意识到,原主的父亲已经不在人世了。
      
      都说太痛苦的记忆,人会刻意地忘记。看来这位原主一直在回避这段记忆,乃至林星星穿过来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她父亲已经去世一年多了。
      
      可是,现在这场景,她觉得格外熟悉。像是在21世纪的时候,她的妈妈也这样抱着她问:“星星,你是不是想你爸了?”
      
      突然,她像被雷击中一样,她林星星——不是已经死了吗?
      
      在25岁之前,她的人生不算太顺风顺水,但在科技发达经济飞速发展的年代,也算活得挺滋润的。
      
      她的工作是做做主播,走走野秀,跑跑龙套。虽然收入比不上圈内的明星,但是比起她那些上班、做小生意的同学,还是绰绰有余的。她还有个男朋友一起在北京奋斗着,本已打算买房安定下来。
      
      可是没成想,家中突生变故。她的父母借贷重杠杆投资P2P失败,P2P公司老板卷款跑路,许多大大小小投资户都血本无归。他们家一夜之间从一个小康之家,变成欠债数十万。
      
      林星星父亲受不了这打击,脑溢血住院了,没过多长时间就撒手人寰。不得已,她拿出了自己准备买房的存款,帮父母还了债。
      
      好不容易,她在男友的帮助下,陪着妈妈度过了那段难熬的时间,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急着再挣钱,她竟然听信了圈内人的蛊惑:“你这脸啊,不是主角脸,所以一直只能跑龙套。你看看那个演了电影一炮而红的,没整之前是什么样,现在什么样,整个就从农村妞变成高级脸!你要是整好了,再加上这大长腿……”
      
      于是,她不顾家人劝阻,拿出了最后一点钱,鬼使神差地去了整容手术。
      
      一开始拆线时,她肿的像猪头,她自我安慰是手术效果还没褪去。没想到过了三个月、四个月、半年……她恢复地非常差。
      
      这时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整容失败了。
      
      想维权,可是维权之路并不简单。而她本是靠脸吃饭的人,现在却鼻歪眼斜,讲话都讲不清楚,终日戴着口罩,无法正脸见人,她甚至砸碎了家中所有的镜子,窗户也都拉上了厚厚的窗帘,她怕光,也怕反光。
      
      她再也接不到工作,男友也离她而去。
      
      在这重重打击下,她患上了抑郁症。
      
      她每天都想着死,坐在家中的窗台上以泪洗面。她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可又觉得对不起妈妈。
      
      最终一天,她还是……
      
      耳边呼啸的风以及瞬间的失重,是她最后的记忆。
      
      原来,她并不是穿越,而是重生了。
      
      林星星关于自己的最痛苦的记忆,她也不愿意再记起,即使死掉也想努力抹去的记忆,却在1979年的林星星脑海里,逐渐回忆了起来。
      
      想起了一切,她也在李玉芬的怀里,泣不成声。
      
      原主和她一样,都是没了父亲的可怜人。但不同的是,她现在才19岁,她还有很多很多机会。
      
      “妈,我好着呢,刚刚就是有点想爸爸了。”林星星吸了吸鼻子,说。
      
      李玉芬松开怀抱,一看女儿也哭的满脸是泪,就伸手帮她擦去。
      
      “别哭了,好孩子,咱们娘仨,就好好活,带着你爸那份,好好活。”
      
      林星星点点头,她拿起放在床边的绿豆汤大口大口地喝起来:“真好喝!”然后给李玉芬挤了个大大的笑容。
      
      正说着,原主的弟弟林阳阳在门外喊了一声:“我回来了!”然后就推开门进来。
      
      林阳阳才13岁已经生的虎头虎脑,浑身都透着机灵劲儿。他一进门,看母女俩这泪流满面的模样,立刻扔下书包,跑去问:“咋了?邵梅他们家又欺负你们了?”
      
      这邵梅家就住在隔壁,和李玉芬从小就是同村,年纪也相仿。只是邵梅性格泼辣好强,事事都要胜李玉芬一头,所以总有事没事来找点架吵。
      
      “没有,没有。”李玉芬擦干自己脸上的泪,“别直呼你邵婶子,小心给听到。”
      
      “她算什么婶子呀。”林阳阳撇嘴:“她整天欺负咱们,每次您都让着她,下次她再来,我非要——”
      
      李玉芬一按他脑袋:“你非要什么,你好好读你的书,大人的事儿你少操心。”
      
      林阳阳蹭地一下也爬上床:“我会好好读书的,您放心!我今天放学回来的路上,走在两个高年级同学的后面偷听,他们说国家现在恢复高考了,我们只有好好学习考大学,考到城里去才是最好的!”
      
      林星星听了心想,这小子还挺有远见的。
      
      本来她还想自己带着21世纪的超前思想回来,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弟弟。结果没想到,他的想法也不算愚昧,毕竟这个年代,身边的人都在忙着赚工分,争着当大队长呢。
      
      林阳阳还继续说:“什么种田、进工厂做工,都只能赚点工分或者赚点小钱。等我考上大学了,我会努力挣大钱,到时候我们一家就搬到城里去!远离那个邵婶儿!”
      
      李玉芬一听这话,虽然心里高兴,但也没当真,就接茬嗔怒道:“那你还不赶紧去做作业?”
      
      林阳阳正吹牛吹着豪情万丈,结果被他妈这一盆冷水浇下来,还反驳不得,只能乖乖爬下床,从书包里掏出作业本儿开始写作业。
      
      但是林星星却是听进了阳阳的话。
      
      上一世她在后悔无法再照顾母亲、又日日想死的念头中选择死去,这其中刻骨痛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
      
      这一世,身处1979年的林星星,她脑中求生的念头从未如此强烈。
      
      她幸运遇到了李玉芬和林阳阳,虽然借原主的光,但是她感受到了他们给她的最质朴的爱。
      
      她暗暗发誓,既然万幸之中她能再得生命,那么她一定要保护好家人,此生无论再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好好活下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