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三章 通知书
      罗大婶奇怪的看着何丽娘:“这高中不是要读三年啊,说不得你闺女像我家三儿子一样能读大学呢!现在这孩子们可都不像咱们那时候早早的结了婚。到时候你们家里也出来个大学生,老何可不得高兴死!”
      何雪不愿意旁人知道何露没上高中,自己却去上了的事情。最起码在开学前她不想让人知道,于是赶紧拿着两份通知书往屋里去:“二婶,你和罗婶子说话吧,我去把这个通知书给小露。”
      何露正在屋里看着自己全部是打满补丁的衣裳,本来想找一块差不多的料子改个内衣穿,结果哪个衣裳都是补丁一层叠一层。外面送通知书也没有影响她分毫,反正她已经决定现在不去上学了。
      “给你通知书。虽然你去不了高中,留作纪念也挺好的。”
      何露看着何雪今天换了一身海魂衫,又看着柜子里泾渭分明的两边衣服,这都是她爹和她哥哥挣得布票,结果都给她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做了新衣裳。她想做个内衣都没有布料!
      “撕拉”何露把何雪递过来的通知书撕碎,一边抹着眼泪往外跑:“娘,娘。”
      然后装作没看见罗大婶似的,把自己撕碎的通知书捧上去:“娘,小雪姐姐把我通知书撕了,她说让我去砖厂搬砖供她上高中,以后也不能嫁人,直到供到她大学毕业为止。还说爹和哥哥发的布票都是她的,我就得穿她剩下的衣裳。你看她今天又换了身新衣裳......”
      薛二菊忙打断何丽的话:“瞎说什么,你姐姐平时对你多好。”
      何露不理会她,转身向罗大婶道:“平常家里的活儿都是我自己干的,不仅给她洗衣裳,好吃的好喝的都是她的,家里的布票都是她拿去用了......罗大婶,您给评评理,这资本主义家的大小姐都没有这么大的架势!我要去找共产党,我要找毛主席做主!”
      屋里的何雪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又听见何露说的话,脑袋嗡嗡翁作响,这个贱人是要把她的名声毁的一干二净啊!
      撕毁姐妹通知书,霸占布票,指示姐妹干活,资本主义大小姐做派!样样要她的命!
      罗大婶听的心疼不已,直掉眼泪:“好孩子,婶子知道你是好孩子。婶子一定给你讨回公道。”
      薛二菊赶紧上前拉住何露的胳膊:“罗大姐别听她胡说,我们家本来就是要让小雪上高中,让她去砖厂上班的的。她们姐妹平时关系好的很,今天就是闹别扭了。”
      何露假装瑟缩了一下,全身都缩在罗大婶的怀里:“娘,你别打我了。我以后挣钱好好供着小雪姐姐,让她上大学,我和哥哥都供小雪姐姐。我再也不说她是资本家大小姐了。”
      罗大婶拍着何露的背:“大妹子,我得说句公道话。这孩子还是自己亲生的好,别到时候被燕啄瞎了眼。手心手背都是肉,孩子的心也是肉做的。平常咱们这些邻居,谁不知道小露能干,家里的活什么不帮着你干!咱做的也不能太过。”
      薛二菊:我什么时候打孩子了?这孩子怎么变得这么爱说瞎话?怎么感觉自己的孩子好陌生。
      何雪这时候站在门口也抹着眼泪:“婶子说的是,小露平时照顾我太好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反而得向妹妹学习,只是这通知书不是我撕得,二婶你相信我。”
      薛二菊看着两个孩子都哭了,见何露整个人都蜷缩在罗大姐的怀里,反而是何雪我见犹怜的站在那里,顿时心疼的走过去给她擦了擦眼泪:“我当然知道你没有撕,小露我早就不让她上高中了。一会儿我给她解释解释,你们两个之间肯定是误会,你快别哭了,眼睛哭坏了怎么读书啊。”
      何露听到这话,委屈地抽噎了一会儿才道:“娘说的是,是我自己撕得通知书......我不想上高中。让小雪姐姐去上吧......”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罗婶子越发相信是何雪撕得通知书,只是人家的家事,自己还真是不能多管。
      “婶子,我要回去做饭了,我爹要家来吃饭了。”何露见火候差不多了,便擦擦眼泪起身离开,她没想着用这件事情怎么着何雪。只是要先给何雪一个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对自己耍心眼子。
      薛二菊也不敢像以前随意的呵斥她,见她没往下继续闹腾,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罗大姐,你看这俩姐妹闹别扭呢,这不是没事了。小雪不是那坏心眼的人,肯定不会这么做的。罗大哥也快回家吃饭了,你也早点家去吧。”
      罗大婶见状也起身回家做饭,只是心里叹息不已,中午的时候便在饭桌上当闲话说了。
      这边何雪怯生生的走过来拉着何露的手:“小露,咱俩一块去做饭吧。你刚刚怎么这么诬陷我啊,还是生我的气吗?”
      何露也可怜巴巴的抽噎两声:“你看看你穿着好衣裳,你看看我穿的是啥?我可以不上高中,但是这衣服你得分我。而且你自己的衣裳你自己洗,我以后可是不管你。”
      何雪听见是这个要求,不由得松了口气,“行,我去给你挑两身衣裳,衣裳我以后会自己洗。”
      “还有,你把糖得还给我,那是医院给我开了治病的。”原主有浮肿病,医院才给开了一小罐糖,结果回家被何雪一撒娇要了去吃。
      “行,我给你。”何雪咬咬牙,那罐子糖她舍不得喝,总是捏一点点化水喝,喝起来甜滋滋的。
      何露这才满意的笑了笑,以后她会慢慢的让何雪把抢占原主的东西吐出来的。
      薛二菊见状松了一口气,她就希望这俩孩子都好好的。以前何露从来都是受了委屈在心里默默的消化,从来没有给她这个当娘的说过。开始她还怕何雪来了之后,两个人会闹别扭。后来见何露没有一点异状,渐渐的就觉得她是无所谓,对何雪也越来越好,今天这么一闹,她突然有点不安。
      自己的闺女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何露没有理会准备做饭的薛二菊,直接回屋里躺着去了,刚刚一闹可是费了她不少力气。何雪倒是不忘抓住这种表现机会,老老实实的帮着烧火做饭。
      中午就何兴国一个人回家吃饭,何建军中午在厂里的食堂吃,像邻居罗婶子家里也是只有罗大叔回来吃饭,剩下的几个儿子大部分时间都在食堂吃,只有晚上的时候才回家吃。
      今天中午薛二菊做的仍然是野菜糊糊,除了何兴国碗里是干的外,其他人都是稀的。何露虽然有了粮库,可还没有拿出来吃,此时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两下就把碗里的野菜糊糊喝光了。
      她好想吃肉啊,不管是啥肉她都想吃。
      “小露,你来娘屋里一趟。小雪帮着把碗刷了吧。”薛二菊沉默了一中午,突然开口道。
      不仅是何露愣了,就是何雪也没有反应过来。这还是薛二菊第一次主动让何雪帮忙干活。
      薛二菊的屋子和其他屋没啥区别,都是墙上挂着一张毛.主.席的照片,一张床,一个柜子。床上的铺垫打满的补丁,坐上去硬邦邦的。
      “娘,找我干啥啊?”
      薛二菊抿了抿嘴,眼角竟然挤出了两滴泪:“小露啊,你知道娘是有苦衷的,你大伯当初伤了脚,这在城里上班的机会才给了你爹。你爹一直觉得对不你你大伯一家,而且你大伯娘也是个厉害的人。要是让她知道你小雪姐姐考上高中没有上的话,她肯定不能干。娘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再说你没小雪机灵,她就是天生做学问的,这都是命。”何丽娘一改之前强硬的态度,开始打起苦情牌。
      应该是今天这么一闹,让她在罗大婶跟前丢了脸。
      也有可能是罗大婶的话让她心里有了触动。真怕到时候何雪有了出息不管她了。
      她看何露低着头不说话,继续道:“你是娘的闺女,娘肯定是为了你着想的。你放心,你挣得工资的一半给你存做嫁妆。就是今天这样的事情别再发生了,光让邻居笑话,你罗婶子平时就爱说闲话,这不是让别人家笑话咱们吗?”
      “那娘,你为啥对小雪姐姐那么好?我才是你亲闺女吧,你这样别人还以为她是你亲闺女呢。你老是什么都偏向她,什么好的都留给她,别说别人,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你闺女了。”
      “你这闺女咋这么想。你是娘的闺女,这还能差的了吗?只是小雪啊,娘对她好是有原因的,只是这是大人的事,现在不能和你说,你只要和她好好相处就行了。她怎么说也是你姐姐。”
      何露有点将信将疑,什么原因才会疼爱别人的孩子超过自己的孩子呢?但是不管啥原因,她总有知道的一天。只是她的一些做法是真的伤害了她,让原主饿成浮肿病,不疼爱原主,甚至和何雪一起欺负她,好像她们两个才是亲母女,自己是个外人一般。
      以后只要何雪来招惹她,她肯定还是会双倍还之。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