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叶知时一直觉得,他身为他老爹的唯一后代,仙界的一界之主,四海八荒唯一可以掌控创世四器的存在,头顶的光环自从蛋里被孵化以来便熠熠生辉,闪闪发光。哪怕当初他还是个蛋,他也是整个仙界都举足轻重的存在。
      
      他生而为王,他生而无畏。
      
      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吓到他,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威胁到他。
      
      但这一刻,他特么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叶知时一脸懵,脑子一片空白。
      
      谁能告诉他,他身后那个人到底怎么出现的?这到底是什么剧情?
      
      上一刻他手中正拿着司命星盘,因为星盘上出现的名字而震惊,下一刻他就感受到一只冰凉的手触碰到了自己的后脖颈——
      
      那感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他都要下意识去蹭一蹭那只手了!
      
      而那个声音——
      
      他保持着一动不动的状态,用眼角余光瞥了瞥星盘上方跳出来的三个字,脑中乱糟糟一片。
      
      星盘上方,一束束光线自星盘四周汇聚在中间,金色的光芒交织在一起,浮现出了三个字——那是以创立仙界的字体书写的三个字,不同于现有的任何字体,只有有着他这特殊血统的人能够看懂的字体,而这三个字,正明明白白昭示着他身后那人的身份。
      
      是这破玩意儿是把人带过来了?
      
      那人到底是人是鬼?这都五年过去了,下界应该已经过了快两千年了?!那人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卧槽这破玩意儿是把那人的灵魂给带过来了吗?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武爷爷!!!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知时在意念中疯狂摇着旁边武爷爷的肩膀,试图将自己的想法传到旁边还保持着瞪眼动作的武爷爷那边。
      
      但传输显然失败了,武爷爷没能接收到他内心的狂吼。
      
      而在吼了好几声都没有回复后,叶知时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武爷爷上身微微倾斜,整个人被定在原地,而他手中的星盘也不在转动了。但哪怕这星盘还保持着被定格住的形态,叶知时还是从中看出了破绽——这玩意儿本身就不受时间的限制,仙者下界,一是通过界门,因为界门是联通仙界与凡间的通道,其中一个重要的功能便是将两者的时间调整到一致,否则仙者下界,只会如同迈入一个巨大的沼泽,寸步难行。另一个方式便是带着星盘下界——星盘可以自行调节持有者的时间。
      
      这鸡贼玩意儿暗搓搓给他调整了时间现在还装死?
      
      叶知时一口老血喷出来。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他被星盘调整到了下界的时间,自仙界单独剥离出来,而此刻,他经由天地见证的、名义上的伴侣、事实上的前男友正站在他身后,一副要跟他算账的架势。
      
      前男友刚说了什么话来着?
      
      哦对,两千年了,抓到他了。
      
      叶知时:“……”
      
      真刺激。
      
      这一刻,叶知时莫名有种被债主找上门的急迫感和心虚感。
      
      这感觉来的实在是莫名其妙,但叶知时还是遵循了自己求生的本能,下意识继续维持着自己一动不动的状态。
      
      他觉得自己还能苟一苟。
      
      然后他感到那只手沿着自己的脖颈,轻柔而缓慢地抚摸着,像是在抚摸什么珍贵的宝物,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小心翼翼的呵护。
      
      但不知怎么地,出于动物本体的直觉让叶知时察觉到了一种非常微妙的、若有若无的,并且他觉得要是自己没有察觉到绝对会死成渣渣的危机感——这特么还是拜以前跟这人的相处所赐。
      
      耳边,一股热意缓缓靠近,气流喷洒在耳廓上,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一如五年前那般平静的声音:“叶知时。”
      
      “这是你的真名么?”
      
      叶知时有点紧张,他发誓他真的察觉到了这两句话里的杀机。虽然这两句话听上去极为温柔,是的,宋青虞的声音很好听,当他刻意放轻声音的时候,总能够给人一种温柔多情的感觉。但叶知时知道,这一切都特么是错觉。
      
      他是见识过这人怎样维持着一张分外平静且温和的脸干出某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的。
      
      按理说他是仙,对方是凡人,他怎么都不可能对一个凡人产生类似于敬畏的心理,但叶知时在这一刻怂了。
      
      他怂得坦荡,怂得干脆,怂得毫无负担。
      
      因为他前男友真的是个蛇精病啊!
      
      他特么真的有心理阴影啊!
      
      正处于内心惶恐中的叶知时不知道,自己的额角隐隐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那放置在他后颈处的手顿了顿。叶知时看不到的地方,原本微微上扬的嘴角渐渐落了下来,漆黑的眼眸死死盯着他,瞳孔在一瞬间紧缩,而后眸中骤然凝聚起无边的汹涌波涛,几乎在下一秒就能掀起滔天巨浪,彻底爆发。
      
      叶知时一直暗自注意着身后那人的动作,就在后颈处的手一顿的瞬间,他的心下便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糟糕!这狗逼要咬人了!
      
      果然,下一秒叶知时耳尖地听到一个轻微的咔哒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打开了,紧接着后颈处就传来一阵湿热感,紧随而至的是一阵刺痛,尖锐的牙齿刺入皮肤的触感险些让叶知时跳起来爆粗口,手指都痉挛了一下。
      
      但就在叶知时爆发,并且打算直接用法力将背后那人给搞晕的前一刻,装死的本能又占了上风,他在最后一秒悬崖勒马,凭借着高超无比的演技保持住了自己的动作——尽管他在内心已经把身后那人骂得狗血淋头。
      
      然后他感受到了有什么液体沿着自己的脖颈慢慢往下淌。
      
      那是……他的血。
      
      “还要装么?”
      
      耳边是宛如情人低语般的声音,一个温热的触感贴上他的后脖颈,将那些液体一一拭去,动作轻柔缱绻,温柔到了极致。
      
      叶知时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后颈的汗毛根根竖起,心下油然而生自己已经苟不下去的绝望感。
      
      “你的时帧已经与我同步,看,你的血流下来了。”
      
      “还在装死。叶知时——”耳边的忽然响起一声轻笑,丝毫没有掩饰里面的嘲讽和恨意,“两千年了,你果然还是没变。”
      
      一阵死寂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空气有些粘稠,几乎令人溺毙在其中。
      
      叶知时能够明显感觉到两道目光牢牢锁定在自己身上,那里面的温度几乎都能把他给灼伤。
      
      而放在自己后颈上的那只手的力道,却在一点一点加重。
      
      叶知时毫不怀疑,如果继续装死,自己的脖子大概……可能……应该真的会被折断。
      
      这一次,叶知时再次识时务地怂了。
      
      仿佛石化的雕像被注入生命一般,他僵硬地往前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继而一点点转动自己的瞳孔,对上那双极为浅淡的眸子。
      
      那双眸子是浅褐色的,跟印象中一模一样,不,应该说宋青虞整个人的样貌都与他印象中的小皇帝一模一样,依旧俊美逼人,只不过褪去了记忆中的青涩,此刻的宋青虞周身浑然天成的是一种极具攻击性的气息,高挺的鼻梁,浅淡得仿佛兽类的眼瞳,以及几乎没有血色的薄唇组合成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梳理与冷峻感,哪怕是一个眼神,都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叶知时恍然有种许久不见,自家小奶狗竟然变成孤狼的错位与荒谬感。
      
      而此刻,那双眼正死死盯着他,如同凶狠的野兽蛰伏在黑暗中,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亮出獠牙和利爪,将猎物撕成碎片。
      
      叶知时:“……”
      
      不,我们还能好好谈谈。
      
      叶知时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正不断狂跳着,几乎能够跳出胸腔来。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他小心翼翼抬起手,慢慢试探着朝那张脸伸去——
      
      小皇帝得顺毛撸。
      
      这是他五年前的经验。
      
      指尖逐渐靠近那张脸的时候,叶知时发现那双眼睛瞳孔缓缓收缩了一下。
      
      但宋青虞没有动,他就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定定地看着他。但不知是不是叶知时的错觉,他发现小皇帝的身体似乎微微佝偻着。
      
      “陛下……”抛开脑中的困惑,叶知时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温和无害,以此来缓和小皇帝的情绪。
      
      下一步,就是一定程度的肢体接触——这样能够拉近距离,不至于让小皇帝忽然爆发。
      
      叶知时指尖微动,触上了宋青虞的脸,细腻的触感让叶知时微微失神了一瞬,但他很快调整过来,努力撑开一个诚挚的笑容,回想着五年前在凡间时候应对小皇帝的经验,缓声道:“五年未见,陛下……可还安好?”
      
      这种台词他驾轻就熟。
      
      说完这话,叶知时佯装自然地放下了自己的手,而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加自然。
      
      在他找回五年前在凡间的熟悉感后,自然而然地回到了那时候跟小皇帝相处的模式。
      
      至于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死不承认就好。
      
      想到这个解决办法,叶知时眼前豁然开朗,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紧绷着的神经终于缓和,面对小皇帝的面色也愈加温和,开始走起自己原有的人设:“微臣惶恐。”
      
      这个时候的他依旧是那个对小皇帝忠心耿耿的探花郎。
      
      人设还是要坚持的。
      
      至于时间?仙界?不知道!统统不知道!
      
      脑中已经设想了多种回答,叶知时直觉自己已经找到了一条能够完美解决眼前困境的办法,耳边便听到小皇帝一字一句,似乎极为艰难地说道:“可还安好?叶知时,两千年,你知道我每天想的是什么吗?”
      
      叶知时:“???”
      
      心下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正打算开口制止,却见宋青虞眸色瞬间变得黑沉无比,口中清晰而缓慢,咬牙切齿地说道——
      
      “抓住你,把你捆在我身边,还有——”
      
      红色的液体自宋青虞的眼中、耳中、鼻腔中缓缓淌出。
      
      “干-死-你。”
      
      下一秒,宋青虞的身影轰然倒地。

  • 作者有话要说:  叶知时(一脸懵逼):???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