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之我幸》三棵白菜 ^第89章^ 最新更新:2019-11-29 14:26: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9、我是你的妻 ...

  •   “我是你的妻。”
      
      她说这话时的神情温柔而坚定,双眸微闭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瘦削的身体似要化作青烟随风飘散,可是那句话如同水滴落在男人心间惊起圈圈涟漪,孤身独具高位多年内心早已看淡,干涸如枯井此时却因为一句话而注满清泉。他闭上双眸挡住眼角隐约的湿润,世人对他的形容皆是薄情冷漠不谙世事,又有谁真正的熟知他的内心呢?
      
      “可我不记得你,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事情。”他的声音淡淡听不出一丝情感。
      
      那只纤细温暖的小手摸索着抚上他的脸庞,圆润的指尖自额头滑落于嘴唇,一笔一划描绘男人精致的容貌,抚平皱起的双眉,她弯下腰吻了吻他的脸颊,樱唇于耳畔柔声说道,“这次是你忘记了我,所以我们扯平了,沈先生。”
      
      “沈先生,初次见面,我是舒霖也可以叫我小五,以后的日子请多指教。”
      
      男人感受到她牵起自己冰凉无力的手并且十指相扣,笑意盈盈的声音落在耳中更落在心上,干涸的土地忽降甘霖深处的萌芽破土而出,他忽然渴望这一切都是真的,软绵的手最大力度紧握住女孩的小手,却也只是松松垮垮。
      
      她隐约感受到男人压抑的慌乱,笑眯眯的凑近吻住那白玉似的耳垂,洁白的小牙齿来回摩擦,低声笑道,“沈先生是害怕在做梦吗?”
      
      对于目前的沈先生而言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被女人如此亲热对待过,苍白的脸颊渲染一抹绯红,于病中多了几分神采,明明被说中心事又不愿承认,又听女孩低柔的说道,“沈先生还不知道吧,丑丑和小小五会叫爸爸了,我想你听到会很高兴。”
      
      “对了,他们是你和我的儿子。”
      
      “儿子?”他沙哑惊喜的声音毫不掩饰,如果这真是一场梦他宁愿溺死其中永不自拔,浮游一生苦苦追寻的功名身份如今都有了,唯有归来时家中一盏明灯一知心人最难寻,“我有儿子吗?”
      
      小姑娘怜爱的吻吻他略微颤抖的薄唇,柔声道,“沈先生你不能太激动,你有一对双胞胎儿子,他们正在睡觉下午抱来给你看看可好?大儿子叫做丑丑,但是他一点儿也不丑,眉眼像极了你。”
      
      舒霖用手去按摩那只冰凉胳膊上的穴位,嘴中轻轻哼起那首古老的歌谣,只记得旋律忘记了歌词,她感受到男人软弱的指尖反复抚摸那一处小小的结痂的伤口,耳边是他轻声地询问,“怎么回事?”
      
      “被一只坏猫咪咬了一口。”说完,她歪歪头俏皮的吐舌头。
      
      男人习惯性的半眯起眸子仔细观察这位小姑娘,拥有柔软漆黑的长发还有一双很亮的大眼睛,鸦羽似的睫毛卷而翘,粉嫩的娇唇倒映日光熠熠生辉,他身居高位见过无数女人形形色色各式各样。她今日穿了件杏色的长裙更衬得皮肤白皙,笑起来春日融融初雪消散,可是对她的记忆却依然记不起半分。
      
      “你的眼睛怎么了?”男人注意到她的眼睛时常闭着亦或是看向远处,从不主动与他对视,那是一双很美丽的眼睛,听到这话时的小姑娘将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模糊朦胧只能看见轮廓,却又带着笑意对他说,“流泪太多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从前是我胆小只会一味躲在你的身后,沈先生,现在不会了,我已经长大了。”
      
      女孩柔软的小脸儿靠在他的胳膊上,小手熟练地摸索进被中放在冰凉的胃部细细暖着,隔着病号服都能感受到突出的肋骨,默默叹口气呼出的温热气息惹得男人发痒,听见他低声地询问,“为何叹气?”
      
      调整好心态的小姑娘仰头灿烂的笑,“许是沈先生忘记要和我领证,有些不满。”
      
      殊不知沈先生望见这一抹笑晃了心神,漆黑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她。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阮蔷推着白色婴儿车走了进来,两个奶娃娃不安分的哭声扰乱了二人之间的暧昧气息,美丽的夫人满怀歉意的笑,“丑丑醒了看不见你就哭,然后引得小小五也哭,怎么也停不下来,只能来找你了。”
      
      她并不急着去看小孩子们,先蹲在床边温声说道,“我先将你扶起来好吗?”
      
      沈子濯并不想连起身都依赖于小姑娘,可是他几番尝试连抬手力气都没有,软绵的手最大限度只能使指尖晃动,无奈的垂眸感受小姑娘温热的手穿过脖颈,缓慢的起身令他头晕目眩无法控制的向后仰去,薄唇无力张开眼前只有一片黑雾,耳边是她柔和安慰,“没关系,慢一些,我在这儿。”
      
      身后放了三四个软枕舒霖才小心地松开,可是男人全身无力坐不住的下滑,心脏胡乱的快速跳动使得他脸色惨白嘴唇发青,抚上胸口有规律的开始按压力道适中又温暖,这才见着男人呼吸平稳下来,愧疚的小声道歉,“对不起,让你不舒服,我只是想让你看看他们。”
      
      “无事...”男人虚弱的说话都是气音,眉眼间挡不住的疲惫和难受。
      
      哭闹的小孩子在妈咪的怀抱中安静下来,舒霖小心地坐在床边将身体前倾,刚好让他的视线落在孩子的脸上,柔声道,“丑丑,这是爸爸,叫爸爸~”小孩子清澈的大眼睛盯着男人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别过脸对着小姑娘露出甜甜的笑容。
      
      那是他的孩子吗?
      
      他瞧见小姑娘伸出白玉似的指尖点点小孩子的额头,柔声的训责可是眼里尽是喜爱,小孩子的笑容悦耳动听,这是他的爱人和孩子,不就是穷尽一生苦苦追寻的吗?这一副画面是那般美好,令人不忍心打破,眉目含了笑,弱声询问,“我可以...抱抱吗...”
      
      那试探性的语气令人心酸,舒霖将宝宝放在他的胸前然后扶住那双无力绵软的胳膊虚虚的环住,握住他的手去触碰孩子娇嫩的脸颊,柔软的触感令人惊奇,男人苍白病容多了一丝生气,就像浓雾散去暖阳照射,亦像白雪皑皑望见一方红梅。
      
      舒霖虽然看不清,却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喜悦。
      
      被欣赏完的丑丑又送回了婴儿车内,舒霖邀功似的将小儿子凑到男人面前,骄傲道,“这是小小五,从生下来就特别像我,你从前最喜欢抱着他。”圆润饱满的小小五安静漂亮,黑曜石似的大眼睛带着探究和好奇。
      
      小小五...小五...
      
      如果自己偏心这个小儿子,一定是因为他的容貌像极了小五。
      
      沈子濯看着小姑娘灿烂的笑容如是想。
      。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