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之我幸》三棵白菜 ^第88章^ 最新更新:2019-11-26 17:05: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8、他忘记了所有事 ...

  •   “一、二、三、四、五.....”
      
      女孩略显稚嫩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在走廊响起,她闭着眼睛摸索墙壁脚步轻快嘴里默默数着数字,在摸到门把手的那一刻露出灿烂的笑容,她睁开双眸笑得眉眼弯弯也挡不住满满的骄傲,“苏医生你看,从我的房间到这里需要八十六步,五十二步的时候可能会有一扇敞开的窗户要小心,地面潲雨可能会湿滑。”
      
      去往沈子濯房间的走廊阳光明媚温暖如春,只是她的眼睛正在恢复阶段不能被强光照射,起了玩闹心的小姑娘非要蒙住双眼一步步的试探,不到二十米长的走廊摔了八次身上的淤青数都数不过来。跟在后面的苏医生每时每刻不提心吊胆,看她脚下打滑就心跳加速,生怕再摔出什么问题。
      
      站在门口停止不前女孩狠狠眨了下眼睛,低声询问,“苏医生,子濯已经睡了两个多月了,什么时候才可以醒过来,你能告诉我吗?”她竭力压制的哭腔令人心碎,小姑娘从一开始就是坚强的,现在很累了希望能得到爱人的拥抱。
      
      他笑了笑,“也许快了,毕竟他也舍不得睡太久。”
      
      可是他的爱人呢,只留下那短短几个字就再无音讯,两个月不曾传来他的消息,是生是死人在何处一点不清楚,不管想方设法怎么打听得到的只有军事机密这四个字,就算他是特战队的队长亦是他担忧的爱人啊。青年鸦羽似的睫毛微微垂下挡住眸中湿意,勾起一丝笑意拍拍小姑娘的肩,“我们都是在等心爱的人啊,五小姐。”
      
      她侧过头扬起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那一刻窗外繁花盛开春光明媚,微风吹起她柔软的长发,俏皮的花瓣落在肩膀,白皙娇嫩的皮肤如上好的软玉,这是属于少女的明媚。苏医生微微睁大双眼,原来一个女孩子笑起来是如此的好看,也难怪冷漠寡情的沈首长只肯为她一人显露柔情,她真的很美。
      
      病房内光线昏暗舒霖眼前一片模糊,脚下踉跄就要摔倒,苏医生小心地搀住她细瘦的胳膊,沉闷的气息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各项仪器高低起伏的声音充斥耳膜。舒霖长长叹出一口气摸索着握住男人冰凉的手,小小的手指一点一点描绘骨节的轮廓,不自觉的笑了下,他还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苏立扬悄悄退了出去,他实在无心吃狗粮。
      
      她感觉到只剩她一人时才松了口气,弯腰凑过去深呼吸然后吻上男人裂口的薄唇,有些微微的刺痛使她皱眉,粉嫩的舌尖撬开牙齿缓缓将空气输送过去,半眯起眸子像只偷腥的猫儿玩的不亦乐乎,丝毫没有注意到男人危险眯起的黑眸,盛满冷清和疏离。
      
      她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起身,忽然听见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下去。”
      
      那声音来自她所熟悉的爱人,不可置信的抬眸对上那双尽显冷漠的眼睛,悲伤如同一滴墨落在心底逐渐晕染笼罩整个世界,她看不清沈子濯脸上的表情可是能感受到到他周身散发的寒冷气息使人不敢靠近。
      
      她小心地握住男人的手,试探行的询问,“子濯,你还记得小五吗?”
      
      那只手柔软娇小很温暖,男人微微皱眉挣脱开,“不记得。”他的力道并不是很大,可面前的女孩却如同深受打击般瘫坐在地,不小心带动桌上的玻璃杯“哗啦”碎了一地,她坐在玻璃渣旁边满目空洞。
      
      男人视线冰冷如同雪山之巅常年不化的寒冰,他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全身无力甚至体内的每个器官都有衰弱的趋势,脑子一片混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近女色可是这个小丫头又是怎么回事。杂乱的思绪怎么也理不清,一向沉稳的性子也不免有些慌乱,使他没有想到的是突如其来的心跳加速,如冬雷震震头晕目眩,耳边传来仪器刺耳的声音。
      
      被强行带上呼吸面罩,大口呼吸源源不断的氧气才能缓解窒息感,还是那只温暖的小手一下一下按揉快速跳动的心口,勉强睁开眼只隐约瞧见她突出的肩胛骨,累到极限的男人再度昏昏沉沉的睡去,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他还在想,这个小姑娘太瘦了。
      
      听完小姑娘的描述苏医生猛然站起,脑子出现了四个大字,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记忆缺失。”他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忽然安静,青年顿了顿继续道,“按照症状看来应该昏迷太久导致的记忆缺失,他可能只记得以前的事,或是忘记了一部分事,这只是暂时的,随着身体的恢复自然而然的会记起来。”
      
      他看着舒霖认真说道,“一定不能强行刺激他,记住,这很重要。”
      
      当冰凉的掌心被塞入一杯温热的水舒霖才回神,那丝丝热意从指间传到身体的每个角落,她眨眨眼睛感受到眼角的湿意,随着夜幕降临整个房间漆黑一片,她什么也看不清唯有各种仪器上跳动的线条高低起伏。肩膀落了件棉质外套,她头也没回就知道是谁,温温柔柔的询问,“惜暮,你来了。”
      
      自从沈老爷子走后她仿佛变了个人,收起所有张扬的性子将自己关在屋内,这是她多日来第一次露面。她今日一丝妆容都没有化,沉静素丽的面庞多了几分柔软,双手揽住女孩瘦削的肩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温声道,“你不要担心哥哥,他会好起来,这只是暂时的。”
      
      舒霖轻笑,“我庆幸自己看不清世界,也看不清子濯陌生的眼神。”
      
      她感受到头顶落下的冰凉液体,女人颤抖的声音自上方而来,“父亲不在了我只有这一个哥哥了,他不能有事,沈家不能没有他。”当所有的亲人都不在,才能感觉到孤单,沈子濯已然成为她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将舒霖送回房间又说了会儿话,待她困倦沉沉睡去后,沈惜暮才回了沈子濯的病房。
      
      黑夜中那双悄然睁开的眼睛如深海般寂静漆黑,淡淡的看着满脸憔悴的女人,哑声道,“你长大了,惜暮。”他早已醒来,只是不愿面对这个陌生的小姑娘,她仿佛被一根线拴在他的心上,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他那残破不堪的心,可是当他听见“惜暮”两个字又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带来的话更让他匪夷所思。
      
      “二哥...”她一声轻唤掺杂太多情愫却又满腹委屈,“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吗?我很担心你,小嫂嫂更是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小嫂嫂...是谁?”沈子濯从不记得自己成家立业,年少从军孑然一身,他的眼前忽然闪过小姑娘失神的模样,醒来后在偷吻他的漂亮小姑娘,可是记忆中并没有她的身影,微垂着视线,“我的身体发生了什么?”
      
      女人温暖的手盖住他的双眸,柔柔的说道,“哥哥,这是个很漫长的故事,我让小嫂嫂来说给你听。”
      
      长长的睫毛在掌心扫过,男人困倦疲惫的声音低低传来,“惜暮,她多大了?”
      
      “哥哥,小嫂嫂二十三岁了。”
      
      男人心想,差距应该不是很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