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之我幸》三棵白菜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8-29 12:22: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进天窗,洒在女孩柔美的脸上,正在驾驶的冷面少校都有些失神。
      
      女孩紧张的抓着行李箱的把手,她时不时的偷偷看向少校,思量再三终是轻轻开口,“那个…首长没事了吧?”
      
      少校透过车镜看她一眼,继而继续盯着前方,他声音凉凉,“我离开前首长还没有醒,张主任说镇定剂量比较大,中午应该就可以醒了。”
      
      “哦,谢谢。”
      
      黑色轿车稳稳的停在淮西军分区的门口,舒霖打开车门走出来,透过铁门可以看见里面站满了津英大学的新生,他们穿着迷彩的军训服在相互打闹,身边还带着行李。
      
      舒霖回头,少校替她拿着行李,她连忙摇头,“谢谢,我可以自己拿的。”她实在不好意思让一个少校替她拿行李,而且会显得很特殊。
      
      少校依旧冷着脸,“是大校嘱咐,务必把小姐送到他的办公室。”
      
      “衍哥哥?”舒霖有些疑惑,少校又解释,“淮西军分区首长正是白衍夙大校。”
      
      舒霖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没关系的,我自己拿就好了,衍哥哥那边我会去说,少校大人,开学第一天衍哥哥也不会希望我搞什么特殊吧。”她难得调侃,趁着少校还在迟疑她快速的抢过行李箱跑了进去。
      
      男人皱着眉醒来,睡了一夜还是感到胃的闷痛,头也阵阵眩晕,他强撑着坐起身环顾四周,没有女孩的身影,心里有些失落。
      
      这时响起敲门声,他应了一声,进来的是他的警卫员,见到首长醒了他快速的按下急救铃通知军医。
      
      “舒霖呢?”警卫员行一军礼,“回首长的话,舒小姐已经去了淮西军分区,津英大学新生正在那里接受军队训练。”
      
      “淮西军分区…”男人不悦的沉下脸,那是白衍夙的地盘儿,这样一来他们不更是天天见面。他大脑飞速运转,“李健,你去通知白衍夙,就说淮西军分区的新兵要测试训练成果,举行一次军事演练,让军训的新生直接去286总军区进行军事训练。”
      
      警卫员不明所以却还是要执行首长的命令,“是。”
      
      男人的眼神意味深长,舒小五,这次你跑不掉了。
      
      听过枯燥的演讲和注意事项,舒霖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到了宿舍,她要在这里度过两个月军营生活,她有些期待,沈子濯刚入伍时的训练也会是这样的吗?她拖着行李去了三楼的最后一个房间322,里面有十六个来自国内各地的女孩,在她进去的那一瞬间宿舍安静了下来,十几个不同的女生看着她,气氛有些微妙。
      
      “你是舒霖吧?我是这两个月的社长,我叫杜怡然。”在整理名册的女孩快速的跑过来,亲切的拉住她的手。杜怡然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看上去就是那种好相处的人。
      
      “行了行了,要认识出去认识,别打扰我睡觉。”说话的人声音清冷,她坐在床上对着镜子抹着口红,眼角画着眼线微微吊起,感受到舒霖的目光她轻蔑的笑了笑。
      
      杜怡然拉着舒霖到走廊里,四下里确定没人,小小声的说,“她是萧馨,听说她的表哥是这里的一个副连长,听说军衔可是中尉呢?”
      
      “哦,那以后离她远点儿就是了。”
      
      第一天的下午教官没有给他们派训练任务,而是让他们先熟悉同学,毕竟都是见过一次面就来到了部队。舒霖在镜子前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够,镜中穿着军训服的女孩真的是她吗?
      
      双颊饱满红润,一双墨眸黑亮灵动,皮肤白皙光滑,长发随意的绑起松松的在脑后,她从来没见过自己这副模样,对待新事物的好奇,这才是小女生该有的表现。
      
      杜怡然和几个女生坐在床上有说有笑,聊着家乡的趣事,憧憬着大学的未来,或者是羞红脸讨论各自的恋爱经,舒霖看着她们也不自觉的笑了。
      
      萧馨和她几个所谓的好姐妹在楼下的雕像旁抽烟,舒霖窗口看她,她嘴中的烟圈很熟练的吐出,化作漂亮而缥缈的烟雾向天空飞去逐渐消失。
      
      深夜,舒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数不清第几次的拿出手机想要拨打沈子濯的号码,可是迟迟下不定决心,她轻手轻脚的走到卫生间,想了想还是收起了手机,可是又不甘心的拿出来,纠结的她都快无奈了。
      
      终于还是决定打过去,问候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啊,她一跺脚果断的按下了他的电话号码,男人很快接了起来,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冷漠,“有事吗?”
      
      女孩紧张的心瞬间有些冰冷,让她忘记了为什么沈子濯会很快的接起来。她拿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很小心的问,“没…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你醒了吗…真的…”
      
      男人缓慢的坐起靠着床头,他一直都在等她的电话,等到差点失望,好在她还是打来了。他用手揉着闷痛的胃,嗓音略带沙哑,“嗯,醒了。”
      
      “嗯…那我睡了…”女孩轻声道别,她在临挂断之前问他,“我们可以试试,对吗?”
      
      男人不再说话,他细长带着茧的手指在玻璃杯上摩擦,他良久才回答,“试试的第一步,就是你要叫我子濯。”
      
      “我……”舒霖支吾着说不出话,她实在无法对着一个军区的首长喊他的名字,“再给我一段时间,让我适应。”
      
      “好。”沈子濯声音淡淡的,他将语气中的失落掩盖的很好,“很晚了,睡吧。”
      
      他快速的挂掉了通话,用手狠狠的按住肆意妄为的胃,它在疯狂的痉挛。为什么只是说一个名字她都在迟疑,都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她喊衍哥哥的时候可是笑着脱口而出啊。
      
      男人仰着头很疲累,他反问自己,“这…难道就是吃醋?”
      
      天刚拂晓,训练场上已站满了人,他们是津英大学的新生,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笑,他们都在期待接下来两个月的军事训练。有的按耐不住兴奋和旁边的同学叽叽喳喳的说着话,笑容满面。
      
      “请同学们安静。”男人温和的声音透过话筒在训练场的上空飘荡,同学们很快安静,看着演讲台上正在说话的男人,他穿着威严的墨绿色军装肩章上闪耀的两杠四星让他们惊呼,这是淮西军分区的司令官,白衍夙大校。
      
      “舒霖舒霖,你看到了没有,是白衍夙大校啊。”杜怡然拽着舒霖的胳膊,夸张的张大嘴巴,舒霖有一种错觉,仿佛一松手她就会飞走。
      
      “我接到上级通知,我区要展开模拟军事演练,所以请各位同学直接去286总军区进行军事训练。”他的声音不大却透露出一股强硬,“负责跟你们同去的六连的两位连长。”
      
      “是总军区啊,听说那里的武器分类可多了。”
      
      “就是就是,我听说那是沈子濯将军的部队,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机会见到他。”
      
      “每次都是在新闻上看着他,这次见到真人就好了。”
      
      身边女孩们的激烈讨论让舒霖有些吃不消,她本来以为在衍哥哥这里可以躲他两个月,谁知道怎么会改变行程直接去了他的地盘儿,这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估计又要尴尬了。
      
      白衍夙与她相视一笑,关于这次突然的军事演练他看的可是比谁都清楚,简单的一句话概括就是沈将军他吃醋了,想到这里白衍夙都忍不住笑了。
      
      他看看底下吵闹的人群,清清嗓子,很快安静下来,他才开口,“这次军事训练的最终成绩将由沈子濯少将亲自鉴定,在你们训练过程中他随时都可能去考察,请同学们做好准备。”
      
      舒霖只觉得头重脚轻,身边的杜怡然又在激动的乱叫,她只想喊一句,头好疼。
      
      婉拒了白衍夙的好意相送,舒霖和其他人一同踏上了去286总军区的客车,她笑着拒绝了杜怡然去打牌的邀请,独自带着耳机躲在最后一排听歌,顺便欣赏沿途的风景。看着不断倒退的路,她的眼睛有些酸涩,如果大伯没有贪污,她现在是不是可以很自在没有顾虑的去总军区军训,不用害怕和紧张。
      
      她无心再听歌索性拔下耳机胡乱的塞进包里,低头却见屏幕上闪耀着的名字,她感到阵阵烦心,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不悦,按下接听键淡淡的说,“睿哥哥。”
      
      舒旬睿是大伯舒修的儿子,也是她的学长,长相遗传了他死去母亲的好看,他嘲讽的笑了几声,“难得小五还记得我这个哥哥啊,听父亲说你傍上了沈子濯这棵大树啊。”
      
      女孩的小手紧紧的抓着座椅边缘,俊俏的脸被气的泛起阵阵红晕,她眨眨眼睛感到睫毛有些湿润,“睿哥哥是要过河拆桥啊,那我岂不是要感谢大伯贪污,才让我有了接近这棵大树的机会?”
      
      舒旬睿冷哼一声,“你别嚣张,以后得日子有你受的。”他不等舒霖说话就挂断了通话,狭长的双眼毫不保留的显示出愤怒,他用力的握着手机,心中燃烧起熊熊的怒火。
      
      女孩悄悄的拭去眼泪,将脸埋在双膝之间,瘦弱的肩膀无助的颤抖,此时她想的不是白衍夙而是沈子濯,想要趴在他的怀里放肆大哭宣泄自己的委屈。她的手指拨通了他的号码,眼泪一滴滴的打在屏幕上。
      
      男人正在病床上处理耽误多日的军务,来自城内各处军分区的繁琐事都要经过他的批准,现在莫名又多了一项津英新生的训练项目,这种事本来交给他们的教官就可以,可是他怕任务太过于严厉会让那丫头受累,不得已的就亲自上阵。
      
      “首长,白衍夙大校来电。”警卫员将手机递过去,然后识相的退到房门外等候着首长的命令。
      
      “衍夙。”男人放下手中的笔,有些疲惫的揉揉眉心。现在他和白衍夙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一起经历过刀枪剑雨生死之交的兄弟,“有事?”
      
      白衍夙哈哈大笑,“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你沈大首长吃醋了是不是?还找什么借口,新兵军事演练,亏你想的出来。”
      
      男人俊逸的面庞闪过一丝尴尬,他并不答话而是默默的看向窗外,阳光明媚繁花似锦,他看了很久才回答,“这是我第一次有私心,我不想让你们有独处的机会。”
      
      白衍夙一时无话,他虽然很喜欢五丫头,可时间终归是抚平了他当初仅存的好感,让喜欢转化成兄妹情,他轻轻一笑,“这真是应了一句话,愿天下情侣终成兄妹啊,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本大校要去忙演练的事了。”
      
      男人挂断了通话,他看着窗外眼睛隐隐含着笑意,手机忽然震动一下提示他有未接来电,他不在意瞥了一眼,待看清名字后又快速的拨打回去,上面显示的是舒小五,这是对她独特的称呼。
      
      舒霖没有打通他的号码,懊恼的将手机扔在旁边的座椅上,发泄似得去拽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儿就变得皱皱巴巴,她双手捂住脸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铃声响起她接了起来,头靠着玻璃,声音还带着哭腔,“我是舒霖。”她没有注意到号码的名称,只当是陌生人来电。
      
      “舒霖,你哭了?”男人放松的身体瞬间挺直绷紧,他用手捂住泛痛的刀口,努力的深呼吸放轻松,可耳边回荡着她压低的啜泣,只觉得一颗心都被揪住了,“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女孩的心逐渐被他的声音安抚,她揉揉有些红肿的眼睛,尽管声音还带着哽咽可是她已经不再落泪,只是觉得很委屈。她没有说话,因为她委屈的原因就是沈子濯这棵大树。
      
      沈子濯侧身躺下,面色是止不住的疲惫和焦急,胃里的灼痛让他面对舒霖有些力不从心,他小心的避开痛痒的刀口去按揉胃,那里像是扭着一般的痛,他轻轻开口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淡然,“你不想军训可以和我说,我会安排你在这两个月进出自由不受阻拦。”
      
      舒霖嗓音柔柔,“不,我不想拒绝这次军训,因为…我想体验你所经历的。”
      
      她的一句话让男人的心又甜又酸,军营里的训练不是她所想的那么简单,男人担心她柔弱的身体会撑不下去,他不可能日日都在她的身边,他们的关系还在对外保密,他更没有理由去干涉她什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