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之我幸》三棵白菜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8-29 12:17: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两人相顾久无言,气氛变得微妙起来,门口站岗的军人似乎发现了这边的异动,其中一个走了过来,见是自己的首长,他拿好枪行了持枪礼,白衍夙漠然的点点头。
      
      他握住舒霖冰凉的小手走向病房,门口的另一军人也行持枪礼,对待舒霖他没有多问,当兵的都学过保密条令,对待首长的事情要做到不多问不多想不多说是最基本的。
      
      病房内充斥着浓浓的消毒水味儿,女孩快步的跑到床边,还在昏睡着的男人皱着好看的眉,没有扎针的手放在被子里捂着胃,苍白的嘴唇紧紧抿着。
      
      女孩趴在他的床边,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她咬着娇嫩的粉唇,如果昨晚没有让他回来,他也不会忍着胃疼驾车连夜奔回,胃疼到极限引发急性胃炎。
      
      她没有注意到身后依旧挺拔的男人,他温和的眼中透露出悲伤,他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想要抚摸面前哭泣女孩的长发,搂住她瘦弱的肩膀,想要轻声细语的安慰她,擦去她的眼泪。
      
      繁忙的早晨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当舒霖睡醒时已经是午间,她掀开盖在身上的白色被子,有些诧异自己怎么会在陪床上。仔细的想了想,好像哭着哭着睡着了,大概是衍哥哥抱上来的吧。
      
      “醒了。”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寂静的病房里响起,舒霖抬起头,午后的暖阳透过洁净的玻璃倾洒在他的身上,男人一向冷意的俊颜此时显得格外柔和,目光似乎也带着点点笑意。
      
      “嗯。”舒霖轻声回答,两只柔若无骨的小手紧紧的捏着被角,不一会儿便已出汗,黏在手心湿漉漉得难受,可是她不敢去洗,她怕这个男人。
      
      沈子濯隔着被子将手放在胃上,看着她害怕的样子让他又气又恼,本就闷痛的胃因为情绪的变化也变得绞疼起来,手术的刀口也有些裂开,他有些吃痛的皱起眉,语气无奈,“舒霖,我刀口好像裂开了。”
      
      舒霖顾不得什么害怕,快速的跳下床几乎是扑倒在沈子濯的病床上,女孩的眼眶很快的泛红,泪珠在凝聚眼前一片氤氲,她哽咽的轻声问,“是不是很疼?”
      
      男人眼中含着深情,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她光滑的发丝,他看见舒霖快要着急的哭了,说实话,他很高兴,“嗯,有一些,帮我按下急救铃。”
      
      舒霖快速的按下急救铃,她咬着嘴唇目色不解,为什么他的刀口裂开了还会这么平静的和她说话,她低着头看着自己光着的脚丫发呆。
      
      男人顺着她的目光一同看去,女孩娇小的脚丫站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两只玉雪玲珑的大脚趾绞来绞去,搅得的男人的心都在发痒伤口也在发痒。他强迫自己转过头看着前方,沉声道,“天气凉,也不知要穿鞋。”
      
      女孩低着头木讷的挪回到床边,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心在紧张在彷徨,他是生气了吗?他为什么要生气,他生气…会打人吗?
      
      如果沈子濯知道舒霖内心的想法,一定会轻笑着说,我不会打你。
      
      军医很快到来,他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舒霖寻了个借口出去买午饭,她快速的穿好鞋袜穿戴好准备出去,却正好撞上前来送饭的白衍夙,她“哎呀”叫了一声,揉揉发痛的鼻子。
      
      军医快速的对着二位上级行礼,“首长,大校。”
      
      白衍夙对着军医点点头,轻笑着揉揉女孩凌乱的长发,继而又在她的鼻尖轻轻一刮,“五丫头这是饿了吧,看我给你买的什么。”他自然的牵起女孩的手,却不想被她挣脱,刚想开口问怎么回事,却见她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飘向左边。
      
      他这才想起病房里不是只有军医,还还有286军的首长也是他的上级兼好兄弟沈子濯,他将手中的保温桶交给舒霖,挺拔的身影对着沈子濯行礼。
      
      男人面色冷峻,从白衍夙进来的那一刻他就发现了舒霖的变化,她的眼中带着明显的喜悦却也暗藏着恐惧,她的步伐和动作都很僵硬,眼光还总是飘向这边。他的胃传来一阵绞痛,胃腹冰凉痉挛,他的唇被紧紧的咬着,他在生气,不是因为舒霖见到白衍夙的喜悦,而是因为那声“五丫头。”
      
      在国外执行任务的空闲,白衍夙躺在草地上温柔的和他诉说着在国内的小女友,她的长发飘飘白裙胜雪,她的活泼可爱天真无邪,沈子濯沉寂的心都有些动容,白衍夙还说到了只有家人才会喊她的亲密称呼,小五。
      
      他不知道白衍夙口口声声说着的放在心尖儿上疼爱的人会是舒霖,他心中的城堡在一点一点瓦解,如果他们早已两情相悦私定终身,那他算什么,兄弟妻不可欺,可他却凭着一纸契约霸占了她。
      
      “滚,都滚出去。”男人冰冷的声音划破空气使人感到战栗,他孤傲的双眼似乎没有焦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舒霖害怕的手脚冰凉,下意识的就躲向白衍夙的身后,浸满冷汗的手心抓着面前男人的军装衣角,她小声的说,“衍哥哥…我们出去…出去…我怕…”
      
      沈子濯被中的手狠狠的插进胃里,他感到心的疼痛比胃里的绞痛更加让他难以接受,她居然说怕?!他用自己足够的耐心来等她爱护她,却只等来了一声怕,他气的眼前阵阵发黑,侧头趴在床边不停的干呕,“呃…呃…”
      
      军医见他如此刀口肯定裂开,当机立断决定给他打一针镇定剂,他侧头看着白衍夙,“麻烦大校按着首长。”说着,他撕开包装袋拿出针管。
      
      白衍夙快速的按住沈子濯的胳膊,生怕他因为过度疼痛去触碰刀口,沈子濯气急身上却也无力,“滚…都滚…”
      
      军医找准血管快速的将药打进去,很快药效发挥,沈子濯沉沉睡去。军医小心的掀开被子,白色的病服被染的一片红,他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可以对舒霖说“有一些痛。”
      
      军医在给他重新消毒缝合刀口,女孩缩在门口惊恐的看着地上血淋淋的纱布,她害怕的捂住眼睛,朦胧中似乎有人带着她走出病房,她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颤抖,“衍哥哥…他为什么会生气…”
      
      白衍夙笑了笑,“因为衍哥哥和他说过,你是我的小女友。”
      
      小女友?!舒霖睁大了眼睛,像是两颗晶莹的玻璃珠“衍哥哥…我…我想…我想嫁给你…”
      
      男人好看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却很快被掩盖,他捏捏女孩柔软的脸颊,微微蹲下身与她平视,“五丫头已经有未婚夫了啊,衍哥哥不能再娶你了。”
      
      深夜,窗外繁华都市灯火阑珊,错落不一的高楼大厦闪耀着霓虹的彩色,舒霖趴在窗台看着眼前那盆小小的仙人球,她用指尖去触碰那上面张扬的刺,有些疼。
      
      她轻轻叹息出一口气,转头看着床上还在昏睡的男人。
      
      与他从认识到相处也不过才了几个月,从一开始的逃避躲藏到现在虽然害怕却能和他说话甚至是偶尔的担心。她承认,沈子濯待她极好,从不干涉或是禁止她干什么事,也不会强迫她,没有允许不会随意的进出她的房间。只要是在家还会做早餐,男人虽然话不多却是真心对她好。
      
      “舒霖,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她轻声问自己,没有什么不满足,只是一人心早已属于白衍夙,他护她长大,她却不能陪他变老。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兀的响起,在寂静的病房里格外刺耳,她急忙按下接听键,小声的“喂”了一声。
      
      那边说话的是个女人,声音温和,“舒霖吗?我是津英大学新生教员。”
      
      “啊?”舒霖猛的反应过来,今天是她开学的日子,可是因为沈子濯突发急性胃炎而耽误了,她快速的道歉,“真的很抱歉,家里突然有些事耽误了。”
      
      女人温柔的回答,“没事,我们会组织新生到部队去军训,你可以明天来或者直接去286军淮西分区找我,我叫柳澜。”
      
      舒霖道了谢又闲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她回头看着昏睡中的沈子濯,这个不可一世的286军区最高军事指挥首长,他现在虚弱的躺在这里。
      
      舒霖轻轻握住他的手贴在脸颊,“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对吗?”
      
      津英大学是国内很有名望的学院,环境优美气氛融洽,教员任课老师都是国内外著名大学的研究生或是博士,负责任教学质量也有保证。在这里念书的都是官家小姐或是富家子弟,普通人家就算能考进来也未必拿的起高昂的学费。
      
      舒家已没落,她在家道中落之前便因成绩优异而被津英大学录取,现在的舒家实在没有多余的钱用来给她交学费,除了她还有几个叔叔姑姑家的哥哥姐姐们都在上大学,更有甚者,大伯舒修家的兄妹二人都在津英大学,算是舒霖的学长学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