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上船?不许! ...

  •   不管事出何因,在第二天见到舅父舅母和老夫人以后,郑氏就按照禇英教她说的话,委婉的提出了告辞,而且绝口不提昨天晚上大嫂对自己说的话。
      
      果然所有人都露出一幅如释重负的表情,就连昨晚充当说客的大嫂耿氏也只是微微一笑,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有做为一家之主的大哥郑昆象征性的挽留了几句。于是禇英看出来了,这分明是赶客啊!
      
      郑氏这才知道,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亏她还天真的觉得,这是自己的娘家人呢!
      
      不贴心的娘家人,比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耿氏一脸意味深长。
      
      耿氏是了解自己这个庶出的小姑子的。凭着小姑子的庶女出身和传教,还有本来的性格,她不应该如此平静,这背后分明是有高人指点。
      
      可这高人是谁呢?
      
      看向小姑子身旁低眉肃立的两个外甥女儿,耿氏若有所思。大些的禇秀虽然貌美,却是个绣花枕头,这个略说过几句话就知道,除非她故意装傻。至于这个小的,面团团尚未长开,平常也沉默少语,难道会是她?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城府?
      
      想到次子几次三番夸赞这个二表妹聪明可爱,耿氏知道绝不能掉以轻心。这个儿子读书举业很有灵气,耿氏将他看得眼珠子似的,还指望他将来高中入仕,为自己挣封诰呢!就算妹夫还在,这耿氏也是看不上禇家的,因为褚家没有家底。更何况他不在了呢。
      
      昨天晚上自己过去找她说的那番话,是几妯娌商量好的。一则是试探,二则倒是真有这么一户人家。
      
      耿氏一想,那家人都不嫌弃郑氏孀居,甚至不嫌弃两个拖油瓶,看上的就是郑家的豪富,郑氏的陪嫁。既然如此,自己何不成人之美呢?
      
      再说了,这对小姑子来说也是好事,一则重新有了个依靠,二则也免得她赖在娘家不走,两个外甥女儿一日日出落得水葱儿似的,若再和家里的子弟们表兄表妹的掰扯不清,那就难做了。到时难道还能让这俩丫头做妾不成?不能做妾娶来做妻,那自家可又亏大了。
      
      不过这小姑子能主动提出离开,就是好事,省得夜长梦多。
      
      想到这里,耿氏脸上也堆起了假笑,挽留了几句。郑氏昨天晚上被禇英提醒过了,自然是坚决辞去,耿氏也乐得就坡下驴。
      
      心情大好之下,她命人备了厚厚的金银财货,说的是,“扬州离京城甚远,妹子这一去,不知几时才能得见,到时两个外甥女儿出阁,我们做舅舅舅母的,都是当家人,平时又生意繁忙,诸事缠身,到时未必赶得过去;做祖母的更不用说,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也不能见;只好这次多备些礼,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妹子尽管收着,若不要,便是嫌少。”
      
      禇英心里不由暗赞,这个舅母果然厉害,说话滴水不漏。这一番话,就是表明了,面上情儿,你爱要不要,就这么多。还有呢,你们母女仨走了就别再来了,路远,不要借着婚嫁之事走动,以后也最好不要麻烦我们这所谓的娘家人。
      
      郑氏也不是傻子,哪能听不出这大嫂的话外之音呢?但事己至此,还能得到一笔财物,倒也不算是最坏的结果。
      
      而且在禇英的指点下,郑氏带着二女到族内各家告别辞行,又不忘到处哭诉自己丧夫无子的难处,足足辞了几日。禇英既然有心,便着意打扮了一番,两姐妹素衣素裳,看上去一个清丽别致,一个楚楚可怜,却又处处透着落魄寒酸劲儿。
      
      不出意外,郑氏阖族豪富,最不缺的就是银子,于是各家但凡有表哥表弟的,一律送出厚厚的财货宝物,生怕被沾上了有什么后患。母女三人得到了一笔大大的意外之财。
      
      郑氏喜出望外,心中阴霾全无,带着两个女儿,高高兴兴的踏上了归途。
      
      坐了大半天的车轿,便要转水路上京。因为一行都是妇孺,且听说最近水路上不大平静,大哥郑昆还是做了安排的,毕竟是妹子,出了事也不好看。
      
      郑家安排了一个五十来岁,看上去沉稳老道的崔先生,负责全部人路途上的吃住行转;七八个健壮些的小厮,跑腿担行李用;还有两个壮妇,却是大嫂耿氏的得用之人,说是到京中有事要办,刚好顺路;再其余的就是郑氏母女和她们带来的几个仆妇,一行十几人。郑家是水路营生起家,自然不缺私船,因此这船也都是郑昆安排好的,是一艘双层的舫船,虽不十分豪华,看上去却也低调气派。
      
      船刚要解缆起锚,就听见码头上有人高叫着崔先生的名字。崔先生应声从船舱里出来,看一看码头上,见两个年轻人骑在马上,披着一样的玉色缎子斗蓬,其中年长些那人笑道:“听说崔先生要送人上京,想不到如此匆忙,我们弟兄差点赶不上。”
      
      崔先生听声音才辨出人来,忙向岸上拱手,“哪里哪里,冯公子说笑了。我此行上京,也是受家主指派,何赶劳公子相送呢?”
      
      冯公子还没说话,旁边的少年人先嗤笑一声道:“老家伙,忒会给自己长脸。我们哪里是专来送你的,不过是也要上京,搭个顺风船而己。前几日便听郑家家主说起过,只是不知道走的日子。这次总算要走了,却又来不及知会我们。我们这骑马赶了大半日,总算赶上了。你且快放下踏板,让我们上船。”
      
      崔先生有些为难,“两位公子可有家主手信?实在是,船舱里都是女眷,多有不便……”
      
      他话还没说完,少年已经忍不住了,冷笑道:“什么女眷?不就是郑家的表亲么?你放心,我们弟兄在外头,多少粉头花魁没见过,没得去窥视两个小姑娘!你也不想想,我们是什么人家,岂是那等龌蹉猥琐之人!”
      
      崔先生讪笑道:“那是那是,只不过,我到底不是能做主的人,还请两位公子见谅。这样吧,公子稍待,我先去问问我们家姑奶奶,可好?”
      
      年轻公子有些不耐烦了,“那你快点!”
      
      母女三人在舱内早听到几人说话。禇英坐了大半天的马车,累得够呛,此时刚安安心心的在铺上躺下,听到外面说话也懒得动弹。姐姐精神头却还不错,听到说话便爬到舱边,掀了帘子偷偷望外看,随之她便开始激动了,“啊,妹妹快看,那个披风里面穿着白衣服的,好像是柳家二公子柳湘莲哎!”
      
      “什么?”禇英吓得一个激灵,连忙从榻上爬了起来。
      
      姐姐兴奋得满脸通红,“没错了!另外一个,好像是冯紫英冯公子,也是个俊俏郎君,风流人物,扬州城内都是有名号的!当日祖母家做大戏,他就在台下不远的地方,都是玥表姐指着告诉我的,我记得可清楚了!”
      
      郑氏此时已经出了船舱,而岸上两人也抛过来郑家家主的手信。郑氏细看了一番,觉得并无不妥,好歹是双层的船,两人住到楼下一层的船舱即可。再说了,大哥亲自交待了,这两人身份贵重,自己并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郑氏命人重新放下踏板,让两人上船。
      
      岸上两人下了马,牵着马往踏板上走来。
      
      两人刚要上踏板,就见第二层船舱的甲板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禇英居高临下,指着两人,很大声很认真地道:“你们两个,不许上我们家船!”
      
      “唔?”
      
      正待上船的两人诧异的看向船上的小小人儿,又不约而同的对望一眼,最后同时看向郑氏,表示着自己的困惑。
      
      郑氏吃了一惊,忙回头向上看去,对禇英喝斥道:“英姐儿,做什么?怎么这般没有礼貌?快些回舱里去!”一面向两人陪笑,“小女年少顽皮,两位哥儿莫要放在心上,她平时并不这样的……”
      
      她话音未落,就听上面禇英清亮的声音道:“没错,我平时并不这个样子,只是你们两个,言行无状,冒失粗鄙,我看了就不喜!你们还是去另外找船吧,我家的船不欢迎你们!”
      
      冯紫英正要说话,柳湘莲还是个少年,比他气盛得多,立刻便应道:“小丫头,你倒是说清楚,我们两个如何粗鄙,如何无状?再说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明明是郑家的船,不过是送你们上京,怎么就成了你家的了?”
      
      禇英嗤笑一声,“船虽不是我家的,可也不是你家的。这船的主人是我舅父,他指定管事的人是崔先生。崔管事呢,年纪比你们大许多,你们直呼其名,便是无礼;他虽是下人,却是郑家的下人,不是你家的下人,轮不到你们到他面前趾高气扬;你们对他无礼,也就是对主家无礼,既要搭顺风船占人家的便宜,还如此骄横,有这样反客为主的道理吗?”
      
      柳湘莲被她噎得一愣,片刻反应过来,刚要说话,禇英又道,“还有,你们两个,大喇喇的牵着马就想上船,这船上哪里有安置马儿的地方?马儿既上了船,又有气味,又要拉屎,还要嚼裹,你乐意吗?你乐意的话,和马儿住一个舱,你们同吃同睡?”
      
      这一顿抢白,冯紫英倒还好,柳湘莲早气得俊脸通红,若是日常,怕早掣出剑杀上去了。可惜上面是一个小丫头片子,甚至经不住他一个指头;可难道就这样灰溜溜的下船?那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堂堂柳二郎,何曾受过这等污糟气!柳湘莲越想越气,决定不管不顾,先上船再说,等见到这个小丫头,一定要整治得她服服帖帖。
      
      冯紫英却是个好脾气,在他背上轻拍了拍,示意他稍安勿躁,一面仰起头向禇英笑道:“郑家的表小姐是吗?冯紫英这厢有礼了。若我们不带这马儿,表小姐可愿带我们弟兄一程吗?”
      
      禇英想了想,他们这两匹马看上去都很神骏,不可多得,笃定他们不会弃了马儿不管,于是肯定地道:“若是不带这马,你们当然可以上船。”她站在高处看得清清楚楚,这两人两马一起过来,身后没有任何随从小厮。
      
      冯紫英胸有成竹的笑了,“表小姐可要说话算话呀。”
      
      禇英有些犹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