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5、第 65 章 ...

  •   “就这样?”
      
      “你还想怎么样?”祯元皇太女反问道。
      
      语汐不以为然的态度让祯元皇太女觉得很是意外,然而语汐自己却不觉得怎么样,反而觉得修诚的父母还挺有爱的,于是说道:“姑姑你又没亲眼看到,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的细节呢?”
      
      祯元皇太女却笑道:“因为灵府,都是本宫的人。”
      
      语汐道:“姑姑和语汐讲这些,不觉得无聊吗?”
      
      祯元皇太女道:“本宫的意思,是灵流这个人,娶了李潆,根本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觉得愧疚罢了。”
      
      “我不觉得怎么样。”语汐摇了摇头。
      
      祯元皇太女道:“灵家父子,想装的话,都能装得很像。当年他在本宫身边这么多年,本宫也不曾发现他竟是劭泽的人。”
      
      语汐仍旧笑了笑,没说话。
      
      祯元皇太女继续说道:“本宫的意思是,如果灵修诚娶你是为了名利,他也能装。”
      
      语汐自然是不信她的话的。语汐来这的主要目的,不是想和她达成统一战线吗?
      
      于是语汐不由道:“灵家的灵修贤的确有问题,但并不代表修诚有问题。再说,姑姑,语汐是来跟你谈条件的。如果姑姑真的不想当皇帝,就当语汐什么话都没说过好了。”
      
      语汐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要走。
      
      祯元皇太女终于开口叫住了她,说道:“你父皇打下的江山,他舍得送还给本宫?”
      
      语汐停住脚步,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父皇不舍得,可是我舍得啊。”
      
      “你一个小小的公主,能有什么能耐?”祯元皇太女不可置信地将目光转回安敏的画作上:“接着画啊,你可是快没时间了啊。”
      
      语汐道:“若是我有呢?”
      
      祯元皇太女认真打量了她一番,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语汐道:“你给沃荼修书,用越王换灵修诚。但是,我必须知道他的近况,并且知道他还活着。”
      
      祯元皇太女却笑了,说道:“你们早有越王这个筹码,自己去换不好吗?来找本宫干什么?”
      
      语汐道:“自然不是真的要拿越王换,越王是休想离开惑明的。我的意思是,由你出面,沃荼人大约会相信。”
      
      “所以你想让本宫做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祯元继承人侥有兴致地看着语汐:“我侄女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
      
      半晌见语汐不语,她接着说道:“原本你们有越王这么好的资源,不好生利用,跑来找本宫折腾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父皇母后不肯拿越王来换。”语汐说得毫不含糊。
      
      “那看来灵修诚在他们眼中,还不如一个越王值钱咯。”祯元皇太女调侃道。
      
      “那是当然,惑明又不缺这么个灵修诚。”语汐道。
      
      “那灵流也不肯?”祯元皇太女问道。
      
      “他肯有什么用?他说得又不算数。”语汐道。
      
      祯元皇太女笑得有些灿烂:“看起来他灵流为劭泽鞠躬尽瘁这么多年,到头来自己儿子的命竟连一个俘虏都不如。”
      
      语汐道:“你不用用这种话来激将我,没用。”
      
      祯元皇太女道:“那本宫若说,不想要皇位呢?”
      
      “不会的,你想要。”语汐极为自信地说道。
      
      “本宫不想。”
      
      “你想。”
      
      “想又怎么样?想你又帮不上忙!”
      
      “我能。”
      
      “......”
      
      总而言之,语汐在饮竹轩吵吵了半天,最终在安敏的帮助下和祯元皇太女达成协议——皇太女修书给沃荼,放修诚回朝,修诚回朝后,送灵流来见她,若是她食言,安敏就永远别出去。
      
      语汐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闹剧。
      
      “她真的是在认真争皇位吗?”
      
      语汐跑到予涵那里,莫名其妙地问道。
      
      予涵听罢却笑了:“想不到灵伯父平日里看起来冷冰冰的,年轻时还挺有意思的嘛。”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重点啊。”语汐不由皱眉。
      
      予涵道:“不就是想策反灵家父子吗?有什么可稀奇的?若是她修书释放修诚的理由不是策反他们父子,我的名字给你倒着写啊。”
      
      “可是修诚哥哥和灵伯父诶,可能策反吗?”
      
      予涵不以为然道:“祯元皇太女说不定比你我更了解灵伯父。再说,灵修贤都被策反过,你觉得祯元皇太女是吃素的?你觉得她要见灵伯父真是玩过家家?”
      
      “那......”
      
      予涵道:“若是她的话真的奏效,修诚能安然回朝,那大不了就把安敏留在她那好了。或者安敏强行跑出来,她也没办法。”
      
      “你说父皇知道会不会杀了我。”语汐心虚地说道。
      
      “你也没做什么,父皇有何可生气的?只不过修诚被困在沃荼对祯元皇太女说也没什么好处,把他弄回来,说不定她还能稍微有些机会,她何乐而不为?”
      
      “那这么好的主意父皇母后为何想不到?”语汐不由道。
      
      予涵忽然莫名看了她一眼,说道:“送安敏进饮竹轩,不是母后教你的吗?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区区几句话就能劝动祯元皇太女吧?”
      
      “可是安敏明明就是在那给她画画......”
      
      “你不懂。”
      
      “......”
      
      一个月之后,语汐终于如愿以偿地站在城墙之上迎接修诚。
      
      接他回来的果然就是螣蛇卫队的十个人和另外五十人。
      
      看起来予涵的话并没有任何出入。
      
      只不过让她惊愕的是,数月未见,修诚非但没有憔悴,看起来竟还是容光焕发。
      
      修诚远远见到她站在城墙之上,先是挥了挥手,随即驱马奔入城门,转眼未见怎样,早已几步踏上城楼,一把将语汐抱了起来,转了好几个圈:“为夫怎么觉得汐儿瘦了?”
      
      语汐原本早已想念他想得不行,数月未见,想着他深陷沃荼,过得一定不怎么样,心中酸涩不已,然而此话出口,她忽然觉得他很欠揍:“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胖了!”
      
      “他们天天把我圈在屋中不让我出门,我不养胖了才是见鬼!”
      
      语汐并没有胡说八道,因为她被修诚抱在怀里,觉得修诚是真的胖了。听得他这么一说,终于不痛不痒地打了他一下:“亏我在宫里为你担惊受怕这么些日子,还险些把我的一世英名毁了,你竟然胖了!”
      
      说到这里,修诚面色才沉下来,将语汐放下,说道:“说起来,还要多亏你放出准备大婚的消息。在这个消息传到沃荼之前,他们本是把我关在地牢里的。”
      
      “然后呢?”
      
      “听说你要大婚了,我又气又怒,折腾了很多次,这才把段景瑄折腾来,将我放了出去。”
      
      修诚一边说着,一边见语汐的脸色愈发不好,忙解释道:“当然我是假生气。我怎么会相信汐儿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呢?借事造势罢了。”
      
      “那段景瑄就真的信了吗?”
      
      怎奈修诚笑道:“她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以为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英俊之色,早就引起了沃荼那个耶塔将军女儿的注意,所以......”
      
      修诚越说,愈发觉得语汐面色越来越沉,说到后面,竟由不得闭了嘴:“汐儿这些日子过得不好吧?”
      
      “当然不好。”语汐一说,鼻子一酸,竟然哭了出来:“我在宫里担惊受怕的这么多天,早知道你过得不错,我也不至于夜不能寐,天天绞尽脑汁想着如何骗过父皇母后放出我要大婚的消息,好让沃荼人对你放松警惕,想着如何和祯元皇太女周旋让她修书,谁知道你回来居然还胖了......早知道我也应该在宫里吃喝玩乐不管你的!”
      
      修诚原本能够全身而退已然感激自己大限未到,听得语汐这么说却又有些哭笑不得,说道:“吃胖了是为夫的错,为夫减回去还不行吗?”
      
      语汐看修诚的样子有些想笑,却又有些笑不出来:“我答应祯元皇太女说你平安回来,就让她和爹见一面,没敢将此事告诉他们,你看......”
      
      修诚却冷然一笑,说道:“为夫都回来了,你就算食言她也没什么办法。”
      
      “可是安敏在她手里。”
      
      “安敏?”修诚眉头一动,问道:“感情你是把安敏送给她了?”
      
      语汐慌忙摇头:“也不是送给她,只是母后说或许安敏比我们有办法,我就和安敏商量,让他去住一阵。”
      
      “这种事安敏也肯?”修诚不由有些惊愕。
      
      “不是为了救你吗?”语汐干巴巴说着,和修诚上了马车一路直奔皇宫。
      
      修诚一路看着京城的绝美亭台楼阁,一面说道:“还是京城好啊,沃荼那个穷乡僻壤,段景瑄那么美的姑娘到了那边脸上竟然一直在爆皮,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语汐的手被修诚紧握着,看到修诚这个人回来,心中终于踏实,说道:“母后说你这个性格在沃荼也不见得会吃亏,看来是真的。”
      
      修诚道:“说起这个,我忽然想起一件要紧的事。”
      
      “什么事?”
      
      “那个耶塔将军的女儿不是看上为夫了吗?为夫想把她娶回朝。”
      
      “你说什么!”
      
      “你别急别急,你听我说!”
      
      语汐听罢几近暴走,修诚慌忙一把搂住她:“我的意思是,那个耶塔不是沃荼的王牌大将吗?我把她女儿弄过来,以后他还敢打惑明吗?这不是给沃荼添堵吗?”
      
      “但是......”
      
      修诚忙道:“当年段伯父娶魏紫婧,不也是扔在家里从来不见也不碰吗?那个耶塔的女儿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弄过来做个人质也是好的。”
      
      “你弄你不弄沃荼公主,你弄个将军的女儿有什么用。”语汐气不打一处来,看着修诚就上火。
      
      修诚道:“汐儿你有所不知,段景瑄虽然嫁到沃荼为王后,事实上沃荼大将军耶塔几乎掌握着沃荼所有的兵权,他又没有儿子,只有这一个女儿,只要他女儿来了我们惑明,他一定是不敢再打仗的。”
      
      “他不打仗,沃荼王能干吗?”
      
      “沃荼他说了算啊,若是他不同意,沃荼王能怎么办?沃荼和咱们不一样,咱们的兵权分而治之,不在一人手中,他们沃荼,基本耶塔就是天,说话比沃荼王好使多了。”
      
      语汐打量着修诚:“那他女儿能愿意嫁来惑明?”
      
      “你要相信为夫的魅力啊。”
      
      修诚此话出口,语汐更是气怒:“你是不是在沃荼勾搭人家姑娘来着!你不给人家承诺人家凭什么跟你来惑明啊!”
      
      修诚忙道:“汐儿,你可千万别生气,我这不是为大局考虑吗?我发誓我跟她真的什么也没有,我只是想着把她搞定的话,父皇和母后或许能少很多麻烦事,以后沃荼人对我们也多少有点忌惮。”
      
      “那你至少得盼着那个耶塔将军长命百岁!”语汐怒气冲冲地说道。
      
      事实上,生气归生气,她细细想修诚的话,也觉得未尝不可。大不了,娶回来也一样可以束之高阁,只当是个人质养着即可。
      
      “说起来,还得感谢你放出你和安敏要大婚的事。不然那个塔莫也未必会注意到我。”
      
      “那......安敏怎么办?”
      
      修诚不由一皱眉,说道:“安敏功夫那么好,说不定比我功夫还好,只是在饮竹轩而已,皇太女不放人,他不能自己跑吗?反正那个皇太女也相当于阶下囚,好吃好喝伺候着也就罢了。”
      
      “我的意思是,真不让爹和她见一面吗?”
      
      “当然不见!”
      
      “哦。”
      
      直到他们回了宫,修诚见到了皇帝和皇后,皇后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说道:“起初本宫还担心珈谜那封信起不到作用,看起来修诚在沃荼的确过得不错啊。”
      
      “人也是你默许派的吧?”皇帝直到修诚回来,才问道。
      
      皇后微微一笑,说道:“表面是不能管,但是咱们也不能真的不管啊。”
      
      予涵听罢却不自然起来,说道:“我已经跟汐儿说人是我派的你俩不知道,能不能不要过河拆桥揭穿我?”
      
      “对啊,是你派的,父皇母后都不知道。”皇后看到修诚回来,才真是眉开眼笑道:“修诚还真是一波三折,总是碰到这种事。”
      
      怎奈提起此事修诚反倒垂头丧气地:“母后,说起来也是我不小心,实在没想到西北军营里竟然有人能里应外合偷袭成功。原本我想着梓铭一个小队长翻不出天来,只让段陌萧盯着他,谁知道......”
      
      皇后道:“你太年轻是一方面,此事必有朝中高官与沃荼人里应外合。你这么年轻当上了都尉,树大招风,总有人会给你使坏。”
      
      皇帝开口道:“既然回来了,就留在京内好好历练吧,西北那边换安敏过去,什么时候那些人将注意力从你身上移开,再谈你的前途问题。”
      
      “安敏不是想做螣蛇校尉吗?”语汐不由问道。
      
      皇后马上说道:“西北军营是都尉,都尉不比校尉强多了?看他那点出息!他人呢?修诚都回来了还在饮竹轩干嘛呢?还不赶紧把他叫过来?”
      
      “这......”
      
      看语汐吞吞吐吐,皇后早就猜到了什么:“你是不是答应人家什么事了?”
      
      “我......我答应......”
      
      语汐看着皇帝和皇后还有修诚,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她答应我回来就让我爹和皇太女见一面。”修诚替她回答道。
      
      “什么?”
      
      皇后眉头一皱,皇帝表面看着没什么反应,但是很快说道:“此事不可。”
      
      “是啊,我也觉得是,当时是着急让她修书,所以也就答应了。我去找找安敏,让他赶紧逃出来好了。”
      
      皇后若有所思地看着语汐,忽然说道:“见过祯元皇太女出手吗?”
      
      “啊?”
      
      语汐正懵着,皇后已经吩咐予涵道:“叫上你的螣蛇校尉多带几个人,去饮竹轩抢人吧。”
      
      “啊?”轮不到语汐奇怪,就连修诚也奇怪起来:“母后,这是何意啊?”
      
      皇帝无奈地看着语汐,说道:“早知道她鬼主意多,闯祸的本事也不小。祯元皇太女,别看终日昏庸无度,她的功夫在惑明可是数一数二的,你母后都不是对手。”
      
      “可是那日在殿上,她明明就不会武功啊!”想到祯元皇太女被宴请那日,修诚在殿内很容易就卡住她的脖子,语汐忽然感到一阵恶寒。
      
      皇后道:“她就是这样,总装着自己什么都不会,母后起初也以为她什么都不会,谁知道竟险些在她手上吃了大亏。”
      
      “可是会武就是会武,不会就是不会,这有什么可装的呢?”语汐不解地看看修诚,实在觉得此言荒诞得很。
      
      “她大约喜欢守株待兔的感觉。”皇后道。
      
      “真是晦气!”
      
      语汐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想和父皇母后商量一下。”
      
      “什么事?”
      
      “让修诚哥哥娶一下沃荼那个耶塔的女儿.......”
      
      “我的意思是把她骗过来当人质,咱们边境就太平了。”修诚见语汐说得吞吞吐吐,自己也着急了,慌忙说道。
      
      次月,修诚娶耶塔将军之女塔莫回朝,安敏被派往近卫军西北军营任都尉。
      
      相传公主和驸马关系紧张,公主始终和西北军营都尉安敏有私,公主和驸马在京城也是各玩各的,公主居于雅音殿,而耶塔将军的女儿塔莫则住在公主府,驸马灵修诚为了声名既不回公主府也不回雅音殿,住在军营和椒房殿的时候偏多。
      
      当然,语汐向来不怎么在雅音殿住,要么和修诚一起赖在椒房殿,要么就在近卫军营里泡着看近卫军战士练兵。
      
      边境的确得到了一时安稳,至于修诚还需要历练多久,那还要看朝中人什么时候能将落在修诚身上的目光移开。
      
      

  • 作者有话要说:  写太烂了,就这么草草结尾了,对不起大家。
    此篇上完结榜后紧接着开新,新文《凤阙》求预收咯,这篇仍旧是惑明史话系列,从上一辈的爱情故事开始讲起。这篇会好好构架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