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番外2 ...

  •   直到第二天,灵流忽而收到徽静夫人的传召,带着一身伤回到了灵府。刚刚进入徽静夫人别院,便被一个熟悉的身影拦住去路,定睛一看却是昨天在街市上给他送点心的那个姑娘。今日她并未穿昨日那身襦裙,而是换了一身粉白的长曲裾,袖口处精致的彼岸花刺绣异常刺目。
      
      “你怎么样?”
      
      那姑娘见到他便急切地打量一番,上下其手地围着他观察了一整遍。
      
      “你不是昨天......”灵流见到女孩不由皱眉问道。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灵府一般是不会允许陌生人进入。姑娘看似并不像他熟识之人,却活生生站在母亲别院附近,若非亲信,便一定是走了母亲的后门。
      
      “我是......”小姑娘扭捏地攥着手,头发上点缀细细的流苏发饰窸窣作响:“灵公子,我......”
      
      “她叫李潆,李记糕点铺李老板的女儿。”徽静夫人自别院房中走出赤朱色的短曲上绣满了不算明显的久雨花图腾,她缓步走到院中那姑娘身边,欣赏地打量着她说道:“潆儿是个好姑娘。”
      
      “娘,你这......”
      
      “昨日的事早已传遍大街小巷,潆儿他们一家因为你的关系怕是被皇太女死死盯着,你不娶了她,又打算怎么去化解他们的危机?”徽静夫人对于灵流的惊讶和抵触全然不理会,自顾自地说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可以成家了。”
      
      “娘你这是落井下石!”灵流闻言急道:“你知道我......”
      
      “潆儿和你很配。”徽静夫人盯着他严肃说道:“我想你会需要她。”
      
      “可是......”
      
      语未毕徽静夫人已经一步抢到他面前低声道:“珈谜的暖床奴你究竟还想做多久?”
      
      此言一出灵流惊诧地看着她:“我......我不是......”
      
      “不管你是不是!都该全身而退了!”徽静夫人严肃道。
      
      “可是她......”灵流不由看了看略有不解之色望向他的李潆:“这纯粹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那也要她愿意跳才行。”徽静夫人好似不曾听过灵流明确的反对之辞,十分自然地说着话转身走到李潆面前:“你留下来吃午饭吧,让灵流带你熟悉熟悉环境。我去藏书阁找些书来看。”
      
      “谢谢夫人。”李潆顺从点头,目送徽静夫人转身出了别院,低身一福:“夫人慢走。”
      
      “进屋坐吧。”灵流微微叹了口气,不管李潆的是否有所反应,自顾自地向屋中走去。
      
      “灵公子!”李潆神色一滞,忙追过去:“我不是......”
      
      灵流见她开口,忽然停住脚步蓦地转身:“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想安然活着就离我远一点!”
      
      李潆被他的厉声呵斥所吓到,一时盯着他不知说什么好,许久才忽然回过神来道:“可是夫人说只有这样才能救你。”
      
      灵流闻言忽然冷笑道:“你和我素不相识,又如何知道我是不是乐在其中呢?”
      
      李潆听了他的话神色暗了暗,嘀咕道:“反正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我就是那种人。”灵流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你说谎!”李潆原本垂眉顺目地和灵流说着话,闻言忽然激动起来:“你是自欺欺人!”
      
      灵流皱起眉来,推门走进屋中:“懒得和你废话。”
      
      “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李潆紧随他进了屋:“五年前我在城郊遇到了狼是你救了我,你是不是不记得了!”
      
      灵流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我杀的人比救的人多得多,谁能记得你是哪位?”
      
      李潆仿佛丝毫不被他的遗忘所打击,自顾自地说道:“你说你练武是为了救更多的人!”
      
      “随口说说的话你也信?”灵流说着转身看着她道:“如果你足够自爱的话,离我远点最好。”
      
      李潆仿佛丝毫不被他的话所激退,反而紧追着他走到东暖阁的书架边:“灵公子......夫人也说你是迫不得已,我知道你处境尴尬,我愿意为你解燃眉之急!”
      
      灵流闻言神色一动,却很快又皱起眉来厉声道:“所以我自顾不暇到需要你一个小女子来拯救?”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潆闻言忙说着,却忽然想起什么一般,转而道:“灵公子,我知道你这么说只是不想连累我,可是.......”
      
      “别把话说得这么大义凛然,我若真应了才有你后悔的时候!”灵流道。
      
      “反正我不会被你吓退缩。”李潆撇了撇嘴,嘀咕道:“好人偏偏不承认自己是好人!”
      
      灵流听着她的话目光却不由自主对上李潆明亮的眼睛,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蓦地化开:“我只会给你带来灾难。”
      
      “但是我喜欢你。”李潆丝毫不退让地说道。
      
      灵流摇了摇头:“你喜欢的只是表象,你根本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
      
      “谁说我不了解的。”李潆说着忽然垂下目光:“你是嫌弃我不是名门闺秀?”
      
      “怎么可能?”灵流闻言急道,但话一出口却又自觉唐突莽撞,忽然冷笑:“对,我虽非灵家嫡子,好歹也是名门,你又如何和我相配?”
      
      “你!”李潆听罢眼中的怒意在这瞬间闪现出来,她忽然狠狠推了灵流一下,泪水已然夺眶而出:“想不到你竟也是这样的人!”
      
      说着她却不再停留,转身跑出别院,向右一转消失在甬道上。
      
      灵流这些年来虽然早已习惯了徽静夫人莫名其妙带姑娘回家给他看的毛病,却始终不能平复心境,自门童手中牵过自己的马,没想到走到半路,没碰到李潆不说,却和赋仟翊撞了个满怀。
      
      赋仟翊,自然就是语汐的生母,当今的皇后。只是在那个时候,她不过是一个没名没势的准王妃而已。
      
      赋仟翊显然对灵流的出现显得有些意外,她上下打量了灵流一番:“你没事吧?”
      
      “没事,你这是......”
      
      不等赋仟翊说话,灵流急道:“不管你有什么事都放一放,先帮我找人!”
      
      说明事情的原委之后,赋仟翊点了点头道:“放心,我派近卫军到各处去找,只要在外面我一定给你把人带回来!”
      
      灵流匆忙点了点头,即刻纵马跑远了。
      
      灵府距离赋府十分近,赋仟翊和灵流分头以后并未直奔西郊坟场,反而回了赋府,集合了北冕卫队全员随她一同去西郊,同时派人拿着她的手令去近卫军营调集麒麟卫队满城搜寻。
      
      然而寻来寻去仍旧无果,赋仟翊最终想到,说不定李潆被祯元皇太女扔到了近卫军营,想以此来试试灵流和宣王一党究竟有没有关系,于是决定到近卫军营碰碰运气,没想到刚到军营门口就听说有个女子擅闯军营被抓,赋统领正准备审理此案。
      
      “真该死!”赋仟翊一跺脚,冲进赋统领的营帐。
      
      “那个女孩.......”
      
      “私闯军营者死。”赋恂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一般,首先开口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是个误会,但是......”
      
      赋恂未等她说完,已将一把刀丢到她手中:“你负责送她上路。”
      
      “爹......”赋仟翊下意识地接过刀。虽然在来军营的路上早已想好无论如何都不能保护李潆,事到眼前却犹豫了。
      
      赋恂道:“有的人注定就是要为别人的失误付出代价,这是她的命。别辜负了这条命的价值。”
      
      “爹你真是的!”赋仟翊将手中的刀重重摔在地上:“你怎么也和他们一样冷血无情!”
      
      “徽静夫人的儿子当然比一介平民值钱很多。当然对于她儿子来讲,若是失去自己喜欢的人,自然会痛不欲生。”赋恂很小心地点到即止,看向赋仟翊的目光中却夹杂了些许的警告在其中。
      
      毕竟赋仟翊和还是宣王的劭泽是一头的,宣王如今和珈谜水火不容,而灵流跟在珈谜身边,她总不能真替灵流说话吧?
      
      赋仟翊渐渐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目光,不由用余光环视了赋恂帐中那些站着的带刀侍卫,甚至那个端茶送水端着托盘的小厮。忽然说道:“那灵流确实该死,跟着祯元皇太女也便罢了,竟还差点将我都害了,是该让他尝尝厉害。只是我觉得那女孩也太无辜了些。”
      
      “那你就让她快点死,别给她多余的痛苦便是。”赋恂说道:“我们近卫军的传统从不滥杀无辜,但这灵流吃里扒外背叛徽静夫人,实在可恶。这条人命就当是他害的,事后将尸体丢给他们拜阳殿去。”
      
      “是,父亲。”赋仟翊点了点头,弯腰捡起仍在地上的匕首,和赋恂短短对视了一下便走出营帐。
      
      当然赋仟翊私心里还是不愿意杀了李潆,犹豫不决地拿着刀在营帐到训练场的路上磨磨蹭蹭走不动。但躲避并不是万全之策,她纵使一千个不愿意,在走到被绑在训练场训话台的大柱子上的李潆面前时,还是不得不将刀□□。
      
      “如果我不杀你,灵流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对不起。”赋仟翊低声向李潆道。
      
      此言一出,李潆原本噙满恐惧的眼眸忽然震动了一下,半晌她笑了:“如果是这样,就请动手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