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皇后忙伸手按住他:“别乱动,血还没止住呢。”
      
      “母后,这事不怪修贤。”予涵忍痛忍得辛苦,眉头蹙得很紧,嘴上却急迫说道。
      
      “母后知道。”
      
      皇后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走到偏殿口,正见修贤沮丧地垂首跪在那里,说道:“起来吧。”
      
      然而修贤却不敢,为难地摇了摇头道:“皇后姨母,我爹不让我起来。”
      
      “这事不怪你,姨母会和你爹说。”皇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修贤拉了起来,吩咐同样把守在偏殿门口的侍卫说道:“传本宫令,负责太子安全的螣蛇卫队护卫失职,螣蛇校尉杖五十,其余人各杖三十,从近卫军各卫队中重新选拔精英,将螣蛇卫队全员更替。”
      
      “母后!”予涵在里间清楚地听到皇后的命令,急迫不堪,奈何伤口剧痛,痛得他声音都是抖的:“这事不怪他们!今日若不是螣蛇校尉以身相护,儿臣这条命怕是都没了!”
      
      皇后听罢不苟言笑地走进偏殿说道:“螣蛇卫队隶属近卫军,统共就三十人,专门负责东宫太子的安全护卫。今日你受伤,虽是暗箭难防,他们也难辞其咎。”
      
      皇后说到这里,见予涵面色更加难看,如此痛心疾首,心下一软,语气也缓和了不少:“母后知道你怜惜下属,但你是太子,治理国家、管理军队,你必须懂得恩威并施。有错不罚,军纪溃散,兵不成兵,国也将不国了。”
      
      语汐听着母后的话,觉得甚有道理,不由点头道:“皇兄,母后说得对啊,你太过仁慈,下面的人未必领你的情,反而会松懈怠工。”
      
      “就你话多!”予涵轻斥道:“修诚大哥这就要进宫了,你不去迎一迎吗?”
      
      “不是有暗箭吗?”语汐说道:“凶手抓获之前,我才不敢上宫墙,修诚哥哥进宫自会来看我的。”
      
      “小小年纪,倒是惜命得很。”皇后听罢语汐的话,一直紧绷的情绪终于得到了纾解,轻轻一笑。
      
      见愁眉不展的母后终于笑了,予涵心中也宽慰了不少,说道:“母后,行刺儿臣这种事,没有周密的计划和情报网是不行的。儿臣怕是朝中有人要反。”
      
      这时却听外面一阵混乱。想着或许是修诚的军队已经到了,予涵也没有大碍,语汐就径直出了偏殿。
      
      乾钧殿大殿后方,小夏子正一脸慌张地和身边的小太监们嘱咐着什么,余光瞟到语汐进殿,吓得一个激灵:“公主,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夏公公,修诚哥哥......”
      
      语汐话还没问出口,小夏子已经紧张地上前比了个“收声”的手势:“小祖宗,你可小点声吧,外面满朝文武都在呢!”
      
      “怎么了嘛,乱哄哄的?”语汐不满地蹙眉。
      
      小夏子低声说道:“公主,灵公子虽是凯旋而归,却丢了沃荼递给陛下的停战书。按规矩来说,丢了这么重要的公文是重罪。”
      
      语汐虽然不理政务,常年在宫中,多少也知道一些规章制度,不用小夏子细说,她也大概知道此事有多么严重。因为那公文上必定涵盖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她不由气道:“修诚哥哥这个糊涂蛋!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丢了!”
      
      这时她隐约听着前殿皇帝的声音,却听得并不真切,只听得一句“先押由刑部听候待审”,头皮顿时一炸,拔腿就要往前殿冲。
      
      刑部是个什么地方?据说进去的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刑部尚书灵昀,虽然说起来是修诚的祖父、枢密使灵大人的父亲,但相传枢密使灵流并不是灵昀的亲生子,始终与灵昀矛盾重重,虽然他父子二人同在朝为官,不互相折腾已经是万幸。
      
      据说,灵昀的嫡子灵驰在她父皇继位之初被人残忍地肢解杀害,灵昀始终觉得凶手是枢密使灵大人,奈何没有证据,始终隐而不发。
      此番若是修诚关押到灵昀手下,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公主,公主!”小夏子慌忙拉住她,小声说道:“公主别去火上浇油了!这么大的事,陛下关押修诚少爷,八成也是想放缓处置啊!”
      
      “可是他们怎么都过河拆桥!指着修诚哥哥去打胜仗,回来以后还卸磨杀驴!”语汐根本听不进去小夏子的话,不管不顾地推搡着小夏子。
      
      小夏子拼命拦着语汐,急切道:“公主,一来,修诚少爷不是驴,二来,您想想看,停战书这么重要的公文,修诚少爷可能弄丢吗?”
      
      语汐如果不是因为担心修诚,这会儿非要忍不住笑出来不可。然而她听着小夏子的话也颇觉有理,不由用目光盯住小夏子。修诚不是马大哈,就算是马大哈,丢什么也不至于丢了这等要命重要的公文。唯一可能的情况就是,这停战书上写了什么他必须隐瞒的事情,不宜当众宣读。
      
      于是近卫军作战都尉灵修诚,语汐的未婚夫,就这么莫名其妙被下了狱。
      
      满朝文武终于退出去以后,语汐见着穿着龙袍面色凝重走入后殿的父皇,终于忍不住说道:“父皇!修诚哥哥为了西北安定征战了整整三年,好不容易凯旋归来,你怎么能因为这等小事把他关起来!”
      
      事出突然,皇后显然也没有心理准备,缓了好一会儿才安慰语汐道:“语汐,母后和父皇都是看着修诚长大的,如不是此事过于严重,你父皇怎么会舍得把他关进刑部?”
      
      “可是停战书而已啊,或许被人偷了呢,胜仗都打了,还缺那一纸公文不成?”语汐气怒道。
      
      皇后疲惫地闭上眼,微微摇头:“没人相信他会丢了停战书。丢折子事小,欺君事大。就算停战书的内容无关紧要,此事也必须要审。不然如何封得住悠悠之口?”
      
      语汐听着皇后的话更加心急难耐:“母后!父皇明知道那刑部尚书灵昀和灵伯父一家有仇,还把修诚哥哥交给刑部去审,不是将修诚哥哥往虎穴里送吗?”
      
      这么滔滔不绝的一番话说得,仿佛根本没有把站在她身边的父皇放在眼里。皇后不由清了清嗓子,说道:“语汐,你父皇是皇帝。你可以只周全你的修诚哥哥,但是你父皇必须周全所有人。他可以偏心,但是绝不能偏袒。你懂不懂?”
      
      “可是......”语汐仍旧想据理力争,却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能说服自己的母后和父皇,一时间顿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皇后道:“你放心,以修诚的性子,未必会吃亏。”
      
      “语汐,你过来。”皇帝从正殿出来,根本没顾上问予涵的情况,反而多走了两步坐于后殿主座上,招呼语汐过去。
      
      皇后只和皇帝对视了一下,似乎很快就读懂了皇帝的意思,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以小夏子为首的下人们诚惶诚恐地弓着身退了出去。
      
      “坐。”
      
      语汐倒是也不客气,径直走到皇帝身边,直接和皇帝一起坐在了主座之上。
      
      皇帝显然没心思和她闲聊,直言道:“刑部尚书灵昀虽算是修诚的祖父,但枢密使灵大人和他分家以后早就成了仇人,想必不会善待修诚。修诚的事,父皇不便出面。你带着你皇兄的令牌去刑部大牢,问清楚修诚那停战书到底藏在哪,并要全程听审,如果灵昀动真格,你尽管闹。”
      
      语汐意外地看向自己的父皇,仿佛这样的话从父皇嘴里说出来,就如同听戏一般,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一国之君,不应该是一言九鼎、光明正大的人吗?难道也可以教唆自己的女儿去偷梁换柱?
      
      见语汐意外而犹豫,皇帝继而道:“语汐,你已经长大了,你自小被人护着,如今也要学着去周全别人。修诚的事情况特殊,无论谁出面都不合适,唯有你可以。”
      
      “父皇的意思是让我去听审,保修诚哥哥平安。如果真出了问题追究起来,你和皇兄就要做缩头乌龟,说我是偷了皇兄的令牌?”语汐当然巴不得去牢里盯着,但是父皇真的提出此要求的时候,她很轻易地听出父皇的言外之意,又不免有些退怯。虽然她始终觉得修诚啰嗦多事又烦人,但如今真的出了事,她却是比谁都急。毕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就算不是她未婚夫,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父皇只是让你在旁边盯着,以防不测。并不是让你事事都阻拦。”皇帝听着语汐随口将自己比喻成乌龟,面不改色地继续强调道。
      
      语汐这才冷静下来。
      
      修诚丢了停战书,按理入狱,不过应该是等候皇帝处置。常理而言不应该有任何刑讯。
      
      而刑部这个地方,始终由刑部尚书灵昀掌管,灵昀随意找个理由对修诚用刑,就算是她父皇知道了也无可奈何。毕竟皇帝也不能真的下旨说禁止刑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