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娇兰》千金扇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11 23:32: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掌中(5) ...

  •   第五章掌中(5)
      
      “好了伤疤忘了疼,看来俗话诚不欺人。”
      
      微冷的男人声音里含着三分戏谑七分讽意乍然传来,纪兰漪的手硬生生地停在离栏杆不过寸许的地方,而她的面色也跟着僵了僵。
      
      不仅是因为这道声音突兀且陌生得紧,还为着那句话里的意思。
      
      纪兰漪没有急着转身,而是将视线移落在面前的栏杆上。
      
      归元寺本是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寺庙,佛堂殿宇的建筑虽皆秉承了前朝遗风,但殿堂楼阁都几经翻修,看上去既不失古寺风韵,又富丽堂皇。然而在殿堂之外,周围禅院花园里的游廊亭台却因千百年披风沐雨,加上常年失修的缘故,不少地方都有些漆色剥落的痕迹。
      
      这会儿面前栏杆上的红漆也掉得痕迹斑驳,而最紧要的却是栏杆尽头竟有半截豁口脱落,整个横杆松松垮垮地悬在那儿。其实不需要纪兰漪伸手去碰,只怕是风大些就能吹断了去。
      
      纪兰漪手抚心口,不由地松了口气。
      
      “呵。”
      
      淡淡的一声冷笑再次传来,纪兰漪转身循声抬头,直直地朝凉亭外的山石上望去。
      
      高高的山石顶上,一袭玄色锦袍的男子悠悠然地曲着一膝坐在那儿,昳丽却不失清隽的俊脸上浮现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深邃冷凝的眸底含着一丝不明的情绪。他就这样冷眼看着俏生生立在亭中的纤弱女孩。
      
      她正仰面而往,修颈如玉,沿之而上,只见巴掌大的小脸精致得仿佛仙人妙笔所勾勒得一般,柳眉淡淡如远山黛色新添,杏眼微圆似清池碧水澄澈,唇色不艳却只浅淡粉色相称,这张脸的美不在娇艳而在于素净,似不施粉黛,眉梢眼角的红晕却灼灼夺目。小姑娘身量纤细,整个人站在那儿,如娴花照水,更似弱柳扶风,柔弱得仿佛一吹就倒般。
      
      傅景时垫了垫刚刚随手握在掌心的一块卵石,想起第一次见着这丫头时的场景,眸色不由一深。
      
      那日是他陪护乔氏入京的第三天,一早乔氏就派人知会他此次进京来要办的正事。他那亲娘林月殷年轻时戏言定下的姻亲,早些年傅景时也听自己的长兄提过,这一回傅元柏不惜以两间铺子作为交换也要他护送乔氏上京,这内中打的什么主意,即便他猜不到八.九,也能品咂出点儿意思来。
      不过就是要找个既能压制他又好拿捏的女人来解决他的终身大事罢了。
      
      纪丞相的嫡女,又得着相爷和纪家老太太的偏宠,可见身份上清贵得足以压制她;而据说这姑娘又是京都城里出了名的傻子,傻憨傻憨的自然是好糊弄拿捏的。
      
      那日乔氏当面跟他提出来,又摆出一副殷殷切切的慈母模样相劝,着实恶心得傅景时心里有些不痛快。他离了傅家在京的别庄,本欲寻元润和吃酒,不知不觉间却走到了相府外。
      
      说不清楚是什么缘故,权当是鬼迷了心窍,他堂堂晋陵傅家庄的二少爷竟也干起了爬屋顶坐墙头的事儿来。
      
      他就是单纯地想看一眼纪丞相府到底养了个什么样的傻子,名声能够那样大噪。
      
      那日风雪紧,天色阴沉,因此他一身黑衣坐在高高的墙头也没人发现。
      
      他看见一个碧衣小丫鬟哄着身穿绯色裙衫的女子从角门进到花园,一路用着拙劣的谎言诱导着女子往结了冰的湖面上走。小丫鬟声音脆,傅景时的耳力又好,故而他听到那些蹩脚的谎话时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除非是个傻子才会信!
      
      可偏偏那个绯衣女子从善如流地点头,毫无防备地走上了冰面,还不知死活地朝那明显是有人故意凿出来的窟窿边挪去。
      
      “……”
      
      傅景时当时看着那抹瘦弱的绯色身影,一下子就猜出来那女子的身份。
      
      纪家的傻姑娘!
      
      微醺的酒意上头,他当时下意识地就帮了那碧衣丫鬟一把。
      
      只是一颗石子,那抹绯色便如折翅的蝴蝶、断线的风筝一般在冰水里浮沉。
      
      后来酒意散去,他却也没后悔,反而想着,要是这傻丫头真死了倒还干净了。
      
      卵石落于掌心,傅景时慢慢地合拢手掌,视线从亭中纪兰漪的身上移向湖面,薄唇轻启:“泡在这冰水池子里的感觉,纪三姑娘姑娘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当日他以为这丫头必死无疑,出乎意料,她非但保住了小命,甚至连神智都清楚了。
      
      想到元润和查到的那些事儿,傅景时眸色微敛。
      
      而站在凉亭里的纪兰漪却被他的话说得一惊,她蓦地将目光定在傅景时的面上,眉头轻蹙,忽然生出些面善之感来。
      
      倏而,她眼底露出一丝慌乱,“你,你是……”
      
      她忽然就想起落水那天看到的那个人,那个坐在墙头把玩石子的黑衣男人。
      
      纪兰漪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不知道自己落水是否跟他有干系,也不知道今天他怎么又出现在了这儿,只是觉得肩头的伤似乎又隐隐痛了起来,更有一股子寒气忽的从脚底窜了出来。
      
      她小脸一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
      
      然而,惊慌的她却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裙角,整个人往后仰去。
      
      那摇摇欲坠的栏杆!
      
      红蕖的惊呼声响起,纪兰漪这才回过神,可终究为时已晚。失重感如潮涌般袭来,一下子就让她想起那日落水时的恐惧,绝望似乎又卷土重来,她闭上了眼。
      
      然而冰凉刺骨的感觉并没有再次包裹而来,纪兰漪只感到腰上一紧,似乎是被什么细长的东西缠住了往回拽去,天旋地转间她跌跌撞撞扑进红蕖的怀里。
      
      勉强站稳身子,她张皇睁眼。
      
      眼前一道细长的金光闪过,她借红蕖的搀扶稳住身子,抬头望去时只看到那原本坐在山石上的男人不知何时站起了身,这会儿正慢条斯理地理手上缠着的金丝线。
      
      方才是他出手救的自己?
      
      纪兰漪惨白着一张小脸,呆呆地看着那人,却不妨他忽而纵身掠至跟前。
      
      乾国没有男女大防的泥古规矩,但傅景时周身都漫着一股“不好惹”的气息,红蕖见他过来,忙将纪兰漪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还不忘恐吓道:“你不许动,我们可是相府的女眷,你要是再唐突,我可就喊人抓你了!”
      
      “哦?”傅景时脚下步子停住,双手抱臂,只越过红蕖盯着纪兰漪瞧:“怎么我救了你的命,你还要让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喊人收拾我?”
      
      纪兰漪心气尚未完全平复下来,但整个人已经恢复了冷静。她眼帘轻掀,清凌凌的目光满含探究。
      
      她轻声道:“可当日把我推进相府花园冰池险些要了我性命的人也是你。”
      
      纪兰漪的语气是肯定的。
      
      不提红蕖的愤怒与震惊,便是傅景时也诧异了一下。
      
      原来这傻丫头发现了他?
      
      傅景时不由地轻笑了声:“那你很该谢谢我才是。”
      
      “……”明明看上去冷峻不好相与,怎么能说出这样厚脸皮的话来?纪兰漪眉头皱得紧了些,“你究竟是什么人?”
      
      傅景时挑了挑眉,掀袍在亭中的石桌旁坐下,好整以暇地打量了眼纪兰漪,方颔首道:“我,不是个好人。”说着,侧了侧头,又道,“怎么,不急着喊人过来么?”
      
      见他如此,纪兰漪反而松了口气,整个人慢慢镇定下来。
      
      眼前这个人奇怪得紧,上一回她落水他袖手旁观不提,更可能还暗中下了黑手,而今天这一遭虽吓唬她一回,可实际上没有要威胁她性命的意思,只这态度到底是为了什么却教人猜不透。
      
      “来了人也不一定能抓住你不是吗?”纪兰漪反问。
      
      傅景时一愣,旋即笑开:“看来纪三姑娘并不像传闻中那样……嗯是个草包。”
      
      他神色中的兴味丝毫不加掩饰,纪兰漪见此,心中着恼,一时也懒怠与他周旋,索性拉了红蕖就往亭外走。可是才走到台阶前,耳边一阵风刮过,她再抬眸时,刚刚还坐在石桌旁的男人却已经笔直地杵在她面前,拦住了去路。
      
      “你!”
      
      “嗯?”
      
      “你究竟向想做什么?”纪兰漪淡淡地问他。
      
      这会儿还不慌?
      
      傅景时不由对她高看了几分,但也没忘了自己的来意。他看着纪兰漪,声音微冷地道:“我要你做一件事。”
      
      纪兰漪蹙眉,虽不解其意,却仍问他:“什么事?”
      
      傅景时嘴角一勾:“拒婚。”
      
      “……”纪兰漪懵住。
      
      傅景时负手勾唇道:“三日后,不管谁到你家提亲,只管拒绝便是。”说着,他往前倾了倾身子,压低了声音在纪兰漪的耳边道,“你该见识了,我能救你也能要你的命,所以,记住,乖乖拒婚。”
      
      “……”
      
      纪兰漪被说得一头雾水,正待细问,听见不远处传来动静的傅景时却没有给她再开口询问的机会,只掠身,整个人便很快就消失了,只留下纪兰漪和红蕖二人呆若木鸡。
      
      良久,最先回过神来的红蕖先对着他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莫名其妙,呸!”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