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娇兰》千金扇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7 23:37: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掌中(4) ...

  •   “够了。”
      
      冰冷的声音响起,凉亭里倏地陷入沉寂。
      
      然而不过眨眼的功夫,刚刚闭上嘴的元润和又拍了下脑袋道:“你说我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你的那个便宜娘这回跑京城来可不就是奔着纪相府来的?”说到这儿,元润和嘿嘿一笑,“就是不知道给你相中的是相府的哪位姑娘小姐了。你长在晋陵,这京都的情况可能不清楚,纪家三个姑娘,虽说只有三姑娘是嫡出的,可那庶出的两位却是京中名冠群芳的双生花,若那这双生花与那傻千金相比,自然还是……唔!”
      
      元润和的话尚未说完,嘴巴里便蓦地被塞进一只玉杯,沁凉得紧。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元润和不由地眼含控诉地瞪向仍施施然坐在对面的人,冷不防正对上男人横过来的视线。
      
      傅景时嘴角微勾,露出一丝淡笑,声音波澜不惊:“这下说够了?”
      
      元润和看着那抹笑,忍不住抖了抖身子,抬手拿下嘴巴里的玉杯,他一边揉着自己酸胀的腮帮,一边愤愤地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不就会几下子拳脚吗,一天到晚的恃强凌弱!”
      
      “嗯?”
      
      “啊,我说够了说够了……”元润和欲哭无泪,明明他乃是靖安侯府的小侯爷,金尊玉贵不提,平日里谁不是敬着自己,怎么偏偏到了他傅景时面前就只有吃瘪的份儿?
      
      傅景时轻笑了声,执壶给他斟了杯清酒后,徐徐开口问道:“我让你帮忙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刚刚不是一直在跟你汇报的么?”元润和道。
      
      傅景时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是吗?”
      
      他的目光似乎能够穿透一切,教人仿佛觉得所有的心思都无处遁形般。元润和见状忙敛了面上的轻佻笑容,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开口说道:“方才虽然开玩笑的成分大,但纪家也就那么个情况。纪家嫡支一脉,庶出的两房都留在锦川老家,所以在京都纪相府是难得清净的一处。而纪年尧一向清廉刚正,在外行端做证,在内也主张一碗水端平,内院除了继室谢氏外,就只有那纪老太太娘家外甥女柳氏一个贵妾,女眷间勾心斗角有倒是有,倒也只是小打小闹,也没甚新奇的。”
      
      抿了口酒,他方继续道:“至于纪家几个小辈,纪年尧的独子纪天翊十八岁就投身军营,二十岁就做了正头将军,镇守在边南境,眼下黔元的叛军被击退,算一算,这纪天翊也该在班师回京的路上了。嗯,那几个姑娘可还需要我给你再介绍介绍?”
      
      见傅景时皱眉沉吟,元润和这才起了些好奇之心,“都没问过,你怎么对纪家这么上心,难道还真的打算顺着你那个便宜娘的心意从京都娶个媳妇儿回晋陵去?”
      
      “你当乔氏为何苦心孤诣地要和纪家攀这门亲?”傅景时眼尾微勾,笑得薄凉,“而且是为了我这个儿子。”
      
      “呃……你再怎么着也是傅家名正言顺的嫡少爷不是。”这话元润和说得并没有多少底气,想傅景时的胞兄傅景琰,傅家的嫡长子,亲事可不就折在了一个孤苦无依的卖花女身上?若不是那卖花女品性好,傅家家业的继承人基本就毁了。而如今,乔氏居然不远千里地跑到京都来,借着八竿子打不着的情分去纪家攀亲,这其中的盘算就有些让人猜不透了。
      
      相府的权势摆在那儿,就算要结亲,乔氏应该也想把这亲事给自己的儿子才对啊,怎么就落到了傅景时的头上。
      
      元润和百思不得其解,只得瞅着老神在在的某人。
      
      傅景时这回没跟他兜圈子,只从袖笼中掏出一块玉佩扔过去。
      
      元润和接住,拿在手里翻看了一回。他捏着玉佩,惊讶地指着上面刻着的“纪”字,“这玉佩?”似是想明白了什么,他“噗”的笑出声来,“不是吧,你居然还有个娃娃亲?”
      
      当年林氏和何云轻交好,嫁人后怀胎,二人书信往来间便以玉佩相约,约定生子为兄弟、为女为姊妹,若是一男一女便结做儿女亲家。说起来,这玉佩原该是傅景琰所持,怎的何云轻跟在林氏后头也生了个男娃,也就是纪天翊。论理说,所谓的婚约至此也便作罢了。
      
      可时下,傅家在晋陵外的生意遇着了些麻烦,傅元柏应对得焦头烂额,思来想去倒记起这桩陈芝麻烂谷子的婚约来,就想借此跟纪家扯上关系,好背靠大树乘凉。本来如果傅景琰没有娶亲,这履行婚约的麻烦事也落不到他傅景时头上来,可现在……
      
      这样一来,元润和的话也不算说错,傅景时难得没有反驳。
      
      见此,元润和的兴致一下子就被调了起来,他握着那块玉佩在凉亭里来来回回地踱了好几圈,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等等!”元润和双手撑在石桌上,“景时这事儿不太对啊。”
      
      傅景时眉眼不抬:“哪里不对?”
      
      元润和琢磨着道:“就算是纪家,能和你傅家二公子身份相匹配的也只有那傻……不是,也只有那三小姐一人,你既然要履行婚约,怎么临了还把人弄到了冰水池子里去?”这寒冬腊月的,要不是人家姑娘命大,这会子早到阎王爷那儿喝茶去了。“你说你不愿意吧,怎的又让我把纪家查个清楚,难道你看上了纪家别的姑娘了?”
      
      纪家傻女名声远播,但双姝的才名更是让人如雷贯耳。元润和身在侯府时,也没少听他娘侯夫人和妹妹夸赞,听得多了,少年也冲动好奇过。可是呢,百闻不如一见,那纪家双姝美则美矣,慧则慧矣,可是为人却虚伪得紧。
      
      元润和摇了摇头,“景时啊,你的眼光真是……”说着他又摇了摇头,还煞有其事地叹了口气。
      
      傅景时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起身走到凉亭边。
      
      他负手而立,视线远远地落向山道的方向。
      
      锦绣华盖,车马辘辘,浩浩荡荡的阵仗不可谓不惹眼。
      
      他翘了翘嘴角,便听到元润和的声音又在身侧响起,“嘿,那不是相府的马车吗?”为了看得更清楚些,元润和双手握住栏杆向前探了探身子,待看清马车上悬着的灯笼字样后,他拍了下栏杆,乐呵道,“还真是……哦!怪不得你一大早非要拉小爷到山上来,敢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嗳,你去哪儿……”
      
      看着傅景时步出凉亭渐行渐远的背影,元润和喊了两声,见他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不得不提步快速地跟了上去。
      
      因为纪老太太一早就叮嘱谢氏给归元寺递了帖子,所以纪家女眷一行进了寺院后并没有遇上任何闲杂人。下了轿辇,纪兰漪与谢氏一左一右搀扶着纪老太太进了山门,而柳姨娘和纪舒窈姐妹则不疾不徐地跟在后面。
      
      归元寺的住持普惠方丈素有贤名,号称能预卜未来,堪破吉凶,在乾国上下颇受赞誉。
      
      这会儿普惠方丈正立在寺院正殿门前的台阶上,见着纪老太太一行人拜了佛出来才迎上去。他双手合十,对着纪老太太低头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老夫人近来身体可还安好?”
      
      纪老太太回礼,笑眯眯地道:“托福,康健着呢。”说着,又拉了纪兰漪上前给普惠方丈见礼。
      
      普惠方丈看了纪兰漪一眼,道:“阿弥陀佛,这是三姑娘了?”
      
      纪老太太颔首。
      
      普惠方丈见此,方细细地观了纪兰漪的面相,良久,才缓缓道:“拨云见日,否极泰来。三姑娘是个有福气的。”说着,掏出一枚平安符递给纪老太太,而后看向纪兰漪说,“老衲和三姑娘有缘,今日有一言相赠。”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闻言,纪兰漪的眸中浮现一丝疑惑,不由轻声问道:“不知大师所指为何?”
      
      普惠方丈却闭目摇头不语。
      
      见此,纪兰漪知是佛语不可言说,便只低下头暗暗琢磨。而普惠方丈则睁开眼看向袅袅婷婷立在柳姨娘身侧的纪舒窈和纪舒窕,目光沉静。
      
      柳姨娘注意到了,念及普惠的贤名,一时顾不得许多,径直开口道:“素闻大师能占吉凶卜祸福,不知道能不能也替我们大姑娘和二姑娘看上一看?”
      
      谢氏瞥了她一眼,看她一脸急切的样子,心下冷笑一声。
      
      到底是个登不上台面的。
      
      纪老太太虽然不满柳姨娘的逾矩,可当着众人的面也没多言,更何况她也很关心那一双孙女的福运,便道:“劳累方丈了。”
      
      普惠方丈但笑,只摇了摇头,一步一步往台阶下走,良久声音才似山寺钟鼓一般徐徐传来,“世间吉凶岂能只字片语道破,所谓者,苦乐自当,无有代者。”
      
      等到普惠方丈走远,众人方回过神来就有小沙弥过来引道,一路领着她们往后院待客的禅房去。
      
      禅房坐落于归元寺东南一隅,院落外正邻着一片花园,绿竹猗猗,幽水流深。领路的小沙弥只说这处园子是寻常供在寺中歇脚的女眷赏玩的地方。
      
      纪兰漪陪着纪老太太一处用了斋饭后,为了消食便在红蕖的陪同下一路往禅房外的花园去散步。
      
      步石径,过竹林,穿过幽水潭上的曲桥,纪兰漪慢慢地走进潭水边假山石旁的凉亭。
      
      哗——
      
      忽而之间,一朵小小的水花在水面绽放。听见动静,纪兰漪下意识地走到凉亭的栏杆边,一眼就看到在碧水潭中悠游嬉戏的一双红鲤鱼。
      
      鲤鱼儿胖嘟嘟的,甩着尾巴在水中游得欢快,纪兰漪越看越欢喜,双手不由自主地就要扶上栏杆。
      
      而就在她的手要触及栏杆的一刹,一道凉凉的声音却蓦地响起。
      
      

  •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七夕快乐~大猪蹄子携他家小娘子来送祝福啦,本章送七个小红包~
    傅·大猪蹄子·景时:都七夕了,我还没得媳妇儿。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