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掌中(3) ...

  •   虽然孙女儿好端端地坐在自己地跟前,但是一想到几日前她竟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后,纪老太太又是后怕又是愤怒。
      
      “常嬷嬷,去,把翠儿那丫头带过来。”纪老太太冷声吩咐。
      
      一旁的常嬷嬷闻言却没有动,面上露出难色来。见主子看向自己,她叹了口气,方道:“那日翠儿被人从池子里捞出来,半夜就高烧没了。”
      
      纪老太太拧眉:“没了?”
      
      常嬷嬷看了眼纪兰漪,才道:“当日三姑娘落水,相爷回府后就下令彻查,派人去东院提那翠儿问话的时候,柳姨娘便只说人没了,又说翠儿的病发得急,有些疫症的苗头,尸体也连夜处理了。”顿了顿,继续道,“前几日外头冷,园子里没什么人走动,这事儿……”
      
      “是兰儿贪玩,不小心才摔进了池子里,只没想到无端连累了翠儿。”心知如今死无对证,无端牵扯东院的人,反倒会让纪老太太心里不舒坦,纪兰漪便只将落水一事归为意外。因见纪老太太怒气难消,恐她气坏了身子,便忙道,“祖母,别生气了好不好?您看兰儿这不是好好的吗?”
      
      不仅捡回了小命,甚至还意外地恢复了神智,不可谓不是因祸得福。
      
      纪老太太抚了抚孙女儿的发顶,看她一双水眸清澈得与从前无二,不放心的又让常嬷嬷打发了人去请大夫到松鹤堂来为纪兰漪请脉。
      
      何大夫是相府的府医,在纪家几十年了,也算是看着纪兰漪长大的人。闻说她的痴愚好了,他且喜且惊之余,更是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小心翼翼地诊了脉不说,还细细地询问了些连日来的反应。良久,何大夫才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眯着眼睛笑道:“三小姐的身子的的确确没有什么大碍了,只须再小心调养些时日,至于这……”他点了点自己的头,面露难色道,“至于别的老朽却瞧不出来缘由了。想小姐那病症从前也是打娘胎里带出来,这一回落水受了刺激,叫姑娘通了灵窍也是可能的。”
      
      “那,会不会复发?”纪老太太最怕白高兴一场。
      
      何大夫拈须一笑,“三小姐吉人自有天相,想必是个福泽深厚的。”说着,他沉吟微顿,方添了句,“稳妥起见,自是不要让小姐再受刺激的好。”
      
      纪老太太一琢磨,面上方露出笑容来。揽住纪兰漪瘦削的身子,她眼眶微热,一迭声地说了几声好,才又唤了常嬷嬷上前,“吩咐下去,阖府上下伺候的人每人都赏一两银子,这可是我们府里顶顶好的喜事了。”
      
      常嬷嬷也正高兴着呢,见吩咐忙应下,急急忙转身就要出去,才走了两步又被喊住。
      
      “咱们娇娇这一回真是得了菩萨和佛祖的庇佑,得赶紧去给寺里上个香才成,你一会儿去正萱堂送个信儿,教好生筹备一二才是。”正萱堂恰是谢氏的居所。
      
      常嬷嬷道:“老太太您放心。”说着,就转身出去了。
      
      即使何大夫再三保证纪兰漪的身子无恙,可纪老太太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拉着她的手好生叮嘱了一回便打发她回溯雪苑去休息。而就在纪兰漪离开松鹤堂的那会儿,她呆病好了的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相府。
      
      东院柳姨娘的屋子里。
      
      “你说什么?”柳姨娘霍地站起身,一手拍在黄梨木的桌子上,她死死地盯着低头哈腰站在自己面前的赖婆子,微有些尖利的声音里满是不敢置信,“什么叫溯雪苑的那个傻子好了?好了是什么意思?”
      
      赖婆子瑟瑟发抖,弱弱地道:“就是,就是三小姐她,她不傻了……”
      
      柳姨娘整个人瘫坐下来,喃喃道:“怎么会呢,怎么可以……”从前,这傻子傻的时候,就因着嫡女的身份占去了府中掌权人的所有宠爱,如今不傻了岂不是要挤兑得她柳凤双的女儿再无处立足?
      
      柳姨娘咬牙切齿,“这傻子哪来的这么好的命?”
      
      赖婆子小声道:“老太太说的,神佛开眼,菩萨保佑……”见柳姨娘斜眼瞪过来,她才忙闭上了嘴,不敢言语。
      
      这时得知消息的纪舒窈和纪舒窕一齐来到柳姨娘的屋子,一进门看着屋子里下人噤若寒蝉的模样就知道府里的传言果然是真的了。
      
      那个傻子竟然真的好了!
      
      纪舒窈想起早上在松鹤堂遇到纪兰漪的情形,这会儿终于反映了过来。
      
      那丫头明明好了却故意演戏来戏弄她们姐妹,分明就是有意来套话的!一念及此,纪舒窈的脸色便白了白,她快步走到柳姨娘的身旁,扯着她的衣袖道:“娘,纪兰漪她,她好像对翠儿的死起了疑心。”
      
      柳姨娘拍了拍她的手,又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纪舒窕,安抚她道:“窈儿别怕,她就算是好了,也不见得就有证据。”在柳姨娘看来,纪兰漪的手里如果真的捏有什么证据,一来不用大费周章地来套纪舒窈的话,二来也不会在纪老太太问起的时候什么也不说。“翠儿的事情以后整个东院里都不许再提起,你们俩也把这事儿都烂在肚子里知道不?”
      
      纪舒窈点了点头,纪舒窕却迟疑地开口道:“可爹爹如果追究起来呢?”顿了顿,她又缓缓道,“其实当日姐姐只是让翠儿去和三妹妹开了个玩笑,三妹妹落水完全是意外,娘为什么……”
      
      “你懂什么?”柳姨娘打断她的话,道,“别看老太太平日里欢喜你们姐妹俩,可在她心里你们谁都比不上那个傻子。你说她意外落水谁会信?她个傻子不会指正你们什么,谢氏还能放过这个打压我们院子的机会?”
      
      “可是……”
      
      “别可是了。”柳姨娘掸袖坐下,喝了口茶平下心气,才道,“她既是好了,便不像以前那样好糊弄,你们俩以后也给我长个心眼,知道了没?”
      
      “知道了,娘。”
      
      柳姨娘的视线落在窗前桌案上的烫金名帖上,眸光闪了闪,之后看向自己的一双女儿,心下叹了一口气,方要开口叮嘱她二人什么,就见外头有人通报说正萱堂打发了人来。
      
      柳姨娘的眉头皱了一瞬,旋即才舒缓了脸色让人进来回话。
      
      “老太太那边吩咐说,三日后阖府女眷一同前往归元寺烧香拜佛,一来是谢过菩萨恩惠,二来则是要为三姑娘祈福。夫人特地让奴婢来知会姨娘一声,让您也好好准备准备,届时一块儿去呢。”乾国的规矩,为妾者不登正堂,不迈二门,寻常都是在府中的小佛堂烧香拜佛,鲜少有机会能够外出去寺院里进香的。
      
      柳姨娘闻言微微一愣,但很快便淡笑道:“还请绿桃姑娘替我谢过夫人,我一定好好准备。”
      
      绿桃走了以后,纪舒窈就拉住了柳姨娘的衣袖,高兴地道:“真的要去归元寺进香么,太好了,我已经好久没出去玩了呢。”
      
      入冬后,京中各府的集宴少了,纪舒窈和纪舒窕也没机会四处走动,倒是在府里拘了许久。
      
      柳姨娘知道自己的长女是个坐不住的性子,这会儿闻言只绷着一张脸叮嘱她道:“最近可乖觉些,相府千金的头衔不比相府嫡女来得有分量。如今那丫头底细还没摸清楚,你们可给我仔细些。”
      
      “哦。”纪舒窈撇了撇嘴,小声嘟囔道,“就算现在不傻了,还能抹得了过去么?”
      
      从前纪兰漪可没少在外人面前出过丑,即使这会儿好了,那什么琴棋书画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学会的。既是如此,就算她是嫡女又如何,还不就是个不顶用的草包?
      
      当然,这话她没敢当着柳姨娘的面说。
      
      柳姨娘恨铁不成钢地扫了两个女儿一眼,把剩下的话都吞了回去。左右两个女儿的前程还是要她这个当娘的来好好谋划才行。
      
      三日后,艳阳高照,偶尔吹过的冬风里也多了一丝丝的暖意,于是屋檐石壁、松枝树梢上的积雪与冰锥子都慢慢地消融了,化作一滴滴冰水缓缓地落下,滴答、滴答……
      
      啪——
      
      亭檐上悬着的冰锥倏地掉落下来,在红漆的栏杆上迸裂,碎渣朝着四周射去。其中有一小块碎冰落在了亭子里,顺着地面的纹理滑至一片玄色的衣摆边。
      
      风忽而吹过,衣摆被掀起些许,露出里面黑色缎制的靴面来。黑靴抬起又落下,那一块碎冰便没了踪迹,只留下慢慢浸染开的潮湿。而随着风停下,那片玄色的衣摆也跟着缓缓地落下。
      
      顺着那片绣了暗纹的玄色衣摆一直往上看去,只见得那是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观其相貌,生得是眉目冷峻,一双狭长的凤眼眼尾微微勾起些许,眼角却有一粒不起眼的小红痣,平白为这人的冷峻添了三分妖冶。
      
      此刻他的薄唇正慢慢地抿紧,皱得越来越紧的眉头亦是昭告着他的耐心即将告罄。修长的手指在冰冷的石桌上叩下第九十九下,他终于开口打断了面前人的喋喋不休:“够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拖沓了,嘤嘤嘤,我才是大猪蹄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