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1、番外4 ...

  •   入秋时,富察府的人去了趟白马寺,道是中秋祈福。
      
      佛像前,富察夫人和那位主持慢斯条理谈了许久的佛经要义,她很久没说过如此多的话,很是精神抖擞。
      
      但年轻人是不爱这种枯燥乏味的事的,尔晴尤其不爱,哪有当过妖怪的人敬拜神明呢?
      
      将香插进香炉中,她便捏了捏身边人的手指。
      
      “我想回去了,好困啊。”她侧过脸对着他道。
      
      女子面上有些憔悴,两眼也没有焦点,黑漆漆的。上月御医来过富察府,因着被砸了几次枕头,尔晴伤到了穴位,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几日了。
      
      拍了拍她的脑袋,傅恒还是等到跪拜完,才站起身,同额娘告别。
      
      “额娘,我们先走了。”他拉着尔晴俯身行着礼。
      
      富察夫人停下话语,淡淡瞥了他们一眼,又在尔晴脸上顿几瞬,还是挥了挥手。年轻人的事,她懒得讨人嫌。到底有善心的人也做不出,让儿子抛弃发妻的事。
      
      虽然说这妻子,很是不好。
      
      傅恒牵着尔晴,走出白马寺时,小道上正吹着淡淡的凉风。
      
      傅恒走在前头,尔晴拖着步子施施然走在后头。
      
      流风不疾不徐,树上的叶子打着转,落下来,蹭过女子的面颊。
      
      她抓住那叶子,便晃了晃手,问他:“秋天了,枫叶是不是都红了?”
      
      尔晴是没见过白马寺枫树一片橙红的样子的。她很久以前来送经书是光秃秃的,难看死了。
      
      傅恒顺着她的话,抬头看了看那挂满叶子的树枝,道:“嗯,都红了。”
      
      “好看吗?”她笑嘻嘻地问。那双眼睛对着他的方向,却是没有看着他。
      
      傅恒想了会儿,用了一个比喻句,想让她能感受到:“很好看,林子里的叶子都是橙红色的,像是燃着火一般。”
      
      尔晴眯着眼,呵呵笑出声来。
      
      几声后,她捏着叶柄,转着枫叶,拉着他继续走。
      
      路上,绣花鞋踩过落叶是嘎吱嘎吱的清脆声。
      
      尔晴许是真的困了,搂着他的腰,懒懒散散,很没精神。
      
      几位上香的香客从他们身边经过后,她才突然停下来,低着头沉思道,“我觉得好不公平啊。”
      
      傅恒问:“哪里不公平?”
      
      “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跟着你,你却能看那么多人。”
      
      她煞是认真,眉头皱起来,似乎真的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那香客是个男子,我没有看其他人。”傅恒道。
      
      她抬起头,“你果然还是看了,不然怎么知道是男子呢?”
      
      “因为脚步声比较重。”
      
      尔晴张着口似是想再说什么,但又觉得他的解释很合理,好一会,也没有出声。
      
      傅恒笑了笑,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回走。
      
      身后的人低头安静许久,却还是喃喃:“我还是觉得不太公平。”
      
      傅恒问:“怎么样,你会觉得比较公平呢?”
      
      尔晴认真地想了想,摇摇头,“没想好。”
      
      “那你想好再告诉我。”他握住她的手。
      
      但直到走出那片枫林,回到富察府,尔晴仍是晕乎乎的,也或许是忘记了,她总是健忘。
      
      到书房的廊中时,她方睁开眼,晃了晃他的手:“傅恒,我想好了。”
      
      傅恒回过身,就见到女子满脸的笑容,眼睛弯成了浅浅的月牙。
      
      她很少笑得如此诚心,他便也弯了弯唇,问:
      
      “什么。”
      
      “你低一些,闭上眼。”
      
      尔晴看不见他,两手抬起来摸了好久才摸到他的脸。傅恒听话地垂下头。
      
      “看不见了?”
      
      “嗯……”
      
      这似是让他体验一番她的感受,但黑暗中,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她推了把,跌坐在廊中的靠椅上。
      
      半卷的竹帘被突如其来的动作,撞得咿呀作响。她力气很小,只有半步的距离,傅恒靠上栏杆,身子晃了晃。思绪空白间,他没有什么反应,尔晴抱着他的脖子,已然吻上去。
      
      他们亲吻难得没有带着血腥味和侵占感,而是淡淡的樱桃味,她去祈福前吃了块蜜饯。
      
      他睁开眼,看见了她黑漆漆的眼睛,她亲着他煞是认真。
      
      顿了几瞬后,傅恒抬起手抱住了她。
      
      “有人。”他看着不远处的奴仆,偏开了脸。
      
      他脸上微微有些红,但尔晴看不见,只是咬了他下巴一口,道:“你好烦啊。”
      
      真的烦。
      
      ————————
      ————————
      没了,等下一本胭脂妆叭……
      
      

  • 作者有话要说:  完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