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番外3(下) ...

  •   那似乎是她最后的一颗稻草,也确实是她最后的希望。
      
      那一个下午,雨一直没有停过,淅淅沥沥,轻敲着瓦片。内屋里,女子卧在男子的膝上,静静看了他几个时辰。她常常说他了无趣味,傅恒想不到什么尔晴很喜欢的事物,只记得她不喜静,就拿了本书淡淡地念着。
      
      这像是少年夫妻的岁月静好,但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却怎么也散不去。
      
      尔晴咬了他很久很久,像是天荒地老,她昂着头,那些血流进喉咙里,流进胃里,男子的声音撞入耳中,她却什么也感受不到。太疼了,疼得麻木起来,像是浸泡在冰冷的池水里。
      
      直到雨声停下来,她才有一点点的知觉。被撕裂的一道口子中,尔晴终于听清了傅恒念的句子,“不知老之将至”,是那篇兰亭集序。她看见了面前捧着书卷的人,也尝到了口中苦涩的血味。
      
      是傅恒的,她记得她咬了他,咬了好久,好久,天都已经黑了。她还记得她说了一些让他伤心的话。
      
      尔晴的眼泪已经干涸了,傅恒摸着她的脸颊,又是摸到一片湿润。他停下来,低头就是看见她望着他哭了出来,很是伤心。
      
      “哭什么?”他笑了,抬手去擦着她的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完。
      
      尔晴几乎是嚎啕大哭,她眼泪不住地落着,下巴的血印也洇开。他从来没见过她伤心成这个样子。衣服脏了,猫丟了,她也不会这般难过。
      
      “你是不是还痛?”他手指揉了揉她的后脑勺。
      
      尔晴没有回答,她松开了他的手腕,那一片已经是血肉模糊了,一些还泛着白,几乎是不能多看几眼的。
      
      可她抬头却看见男子还在对她笑着,他面容很是温柔,像是一点都不痛。
      
      但,怎么会不痛呢?
      
      她手上也有伤,那些口子里血都干涸了,如今还是一阵阵麻木的痛,没有人比她更明白自己神志不清时候的狠毒了。
      
      她望着他,眼泪汹涌地从眼眶中划出来,沿着侧脸,润进衣裳。
      
      “对不起。”沙哑而颤抖的声音。
      
      她很少说这句话,却是第一次觉得似乎什么话不能表达此时她心中的情绪。很难受,却又清晰地明白是不该难受,他对自己好是值得开心的。
      
      她喜欢他对他好,世上的女子都喜欢心上人对自己好。
      
      “没关系。”傅恒摸了摸她的头,那话也是记忆里的温和。
      
      他还记得她手腕的伤,将她的手拉了过来,用药箱里的绷带,给她缠着。那几乎已经不流血了,但还是触目惊心。
      
      拿着绷带的手带着红艳艳的血,还有些抖,尔晴身子也在抖,整个画面愈发模糊不清,她看了好一会儿,讷讷道:“你怎么不给自己绑呢?”
      
      他道:“等一会儿再绑。”
      
      麻痹的脑子似乎是觉得没问题了,她也确实没有能力给他绑,只能不给他添麻烦。
      
      “那你要记得啊。”她点点头,乖巧地趴在他身上,不再动弹,可眼泪并没有止住,反而将他的袖子也濡湿了。
      
      鸦青色的袍子上一圈水渍。
      
      过了会儿她又问:“为什么不打昏我呢?”她侧过头呆愣愣地望着他的眼睛,眸子里都是水色。
      
      那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傅恒没有答话。细细打好绷带的结,他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包蜜饯,油纸中是糖渍的樱桃,他让她张口,放了一枚在她口中,指尖刮过了她还带着血的牙齿。
      
      血并不好吃,糖衣被融化后,顺着喉咙往下。那苦涩的味道被掩盖过去,泛着甜腻。
      
      他看见她嚼了一口,问:“好吃吗?”
      
      尔晴脸上都是眼泪,却是点了点头。
      
      “等会儿,吃了药睡一会儿吧。”他擦着她的眼泪,温声道。
      
      尔晴不爱喝药,这次却没有反驳他。她知道自己确实是有病,她需要好好听话,好好吃药,这样他才会开心。
      
      修竹院里,哪里都摆着药。
      
      她吃干净了蜜饯,又吃了药,像是闯祸后的孩子,格外地听话。
      
      之后她便是静静地趴着他膝盖上,看着他包扎和念书,她最爱的事就是和他待在一处。直到药效逐渐发作,身子越来越乏,她迷糊间问:“傅恒……要是我以后都好不了了,怎么办?喝药也好不了?”
      
      傅恒摇着头道:“不会的,会好的。”
      
      “万一呢?”她觉得自己不会好了。
      
      “不会,不要乱想。”他手掌抚在她额头上。
      
      掌心的温度很暖和,尔晴顿了一瞬,眨了眨沉重的眼皮,却是又认真地问了一遍,“是如果,如果我一直疯疯癫癫的…你会不会丢下我?”
      
      没有人愿意娶回来的是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
      
      女子望着他很是固执,她很困了,眼里没有什么光彩。
      
      傅恒低下头,想了一瞬,道:“如果你再也好不了了,我就带着你离开京城去蒙古。”
      
      “蒙古……”
      
      “嗯。”他手指划过她的额际,沿着眉毛缓缓往右,最后落在她眼角,“那里很好,没有严苛的规矩也没有朝堂,我会每日守在你身边,等你好起来。”
      
      他一字一句说着那个虚晃的以后,目光格外的温和。
      
      “你那只猫也会喜欢草原的。”
      
      尔晴静静听着听着,眼角却是掉出一滴眼泪,她今天哭了太多次,眼下红了一圈,那袍子不曾干透又被打湿。
      
      这仿佛是将刀子放在一个刚刚刑满释放的囚犯手中,和她说:“你去杀人吧。”也是一个人质再次将刀举到自己的脖颈处。
      
      谁也不会知道,尔晴最期盼的是就是永远和傅恒在一起,没有父母,没有孩子,没有朋友,什么也没有。她只想他孑然一身地陪着她,一直,一直,一直,直到连尸体也腐烂。
      
      这似乎是谁也理解不了的偏执,她也不曾懂。
      
      在袖子上抹了把眼泪,她昂着头,讷讷地问他:“为什么要陪着我呢?我一点都不好……而且只陪着一个人,多无聊啊。”
      
      她半分也不温柔,脸上被磨得红起来,眼里更红。
      
      有时候,她也觉得他很不好,很无趣,她还养了一只猫。
      
      傅恒摸着她的脸颊,笑着道:“你是我的妻子,无论生老病死都要在一起的。不要多想,会好的,我会永远陪着你。”
      
      他的手握住了她袖子下紧缩成拳头的右手,从吃药开始,她就一直撺着,被他掰开握住时,掌心已经是带着血的了。
      
      “是不是这副药止不了痛了?”他问。
      
      温度从手掌下慢慢传过来,尔晴身子有些颤,她点了点头后,又摇头。
      
      “我不痛。”她撑着身子慢慢坐起来。
      
      动不动就喊痛的人太软弱了,是累赘,“我们不用去蒙古,我会好起来的……会好的。”
      
      “我也想永远陪在你身边。”
      
      她慢慢靠过去抱住了他,她已经很困了,不到半尺、仅仅几个动作就用完了躯体全部的力气。倒在他怀里,双眼合上前,她对着他耳边最后说了一句,“我很爱你。”
      
      她也不知道睡过去还能不能记住他受伤的事,能不能记住他曾经说过要抛下一切带她走,能不能记得他对自己的好,可是她很想告诉他这一句话。
      
      

  • 作者有话要说:  ??? 和脑子里的场景还是不太一样。发病完。和28章配合食用更佳。
    ??? 男主对女主是很好很好的,两个人都以对方为活下去的动力,违背自己的本能去爱彼此。
    前文有说过,尔晴对于伤害傅恒的事选择性封闭起来,她潜意识觉得他不爱她,拒绝看到他对自己的好。
    ??? 还有个小甜番没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