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珍馐》缘何故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07 00:31: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金窈窕挂断电话,可算是出了口恶气,整个人神清气爽。回到餐厅,金母还调笑她:“真是女大不中留,现在接个电话还得躲着我们,你跟小沈说什么悄悄话呢。”
      
      金窈窕笑容滴水不漏:“哪有,我就关心关心他的身体。”
      
      金父将拌好秃黄油的饭推到她的餐位,对女儿的这一回答倒是十分满意:”嗯,这方面我还是很放心你的,懂事、贤惠、会关心人,以后跟小沈结了婚,肯定是个合格的贤妻良母。“
      
      金窈窕看了这位老直男一眼,对此番直男癌言论完全免疫,也并不贸然出口反驳。
      
      她了解她亲爹,对方平常不苟言笑,疏于表达对她的关心,倒不是因为不爱她这个女儿,只是思维太腐朽了而已。
      
      金家世代出名厨,手艺人这个圈子,外界大多不甚了解,也只有身处其中的局内人,才能感受到身边无处不在的传统观念。
      
      什么家族宗亲、子承父业、尊师为父、男主外女主内……这些规则代代相传,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许多根深蒂固的潜规则也依然无处不在着。
      
      金父从小沐浴其中,天然地认定女人的职责是相夫教子,而男人也无条件该赚钱给老婆孩子花,不能有一点怨言。
      
      因此他表达对家人爱的方式,就是不顾一切地工作然后为妻女提供富足生活,“爱”和“想念”这样的词汇,则被他认作是不该从男人口中吐露的软弱之词。
      
      也正是因此,他一直以来对金窈窕最大的期待就是她能嫁个好丈夫,平稳地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富家小姐蜕变为挥金如土的全职太太,而不是作为接班人,在他退居二线后接棒他的事业为此拼搏。哪怕他膝下只有金窈窕这么一个独生女儿。
      
      金窈窕知道这种观念有多么的顽强,绝不是一两句话就轻易能扭转的。毕竟很久之前的她,也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一辈子从被父亲豢养到被丈夫豢养没什么不好。
      
      没遭遇到打击之前,她丝毫没有感受到潜藏在依附他人现状里的危险。父亲也是,直至病重临终,才从接踵而至的矛盾中发现那些他本以为亲密无间,可在他走后如他所愿代他照料女儿的亲人并不可靠。
      
      归根结底,还是他们一家对除自己以外的人性认知过于肤浅。
      
      秃黄油混合了米饭后油润细腻的丰富口感在舌尖绽开,金窈窕垂眸思索,最终确认不能把自己商场上那套伤感情的强硬手段用在爹妈身上。好在对她而言,拿下思维传统的父母也不是什么难于登天的大问题,过去多少毒辣的对手她都能搞定,更何况这两个这世上最毫无保留爱着她的人?
      
      且眼下比起重组他们的三观,还有更加紧迫的危机亟待解决。
      
      金窈窕看向首座的父亲,对方正端坐着用餐,间或留意一下她是否有吃好。金父有些微胖,不过下厨是个体力活,因此他虽然看起来肉多,体格却可见的并不虚浮,反倒很有些健壮的样子。加上常年身居高位,他平日里管下属管徒弟管晚辈,做的都是发号施令的那一个,精神就更显得好了,不光面色红润,就连声音都时刻透着意气风发的洪亮。
      
      单看外表,金窈窕根本不敢相信这个精神奕奕的父亲会是那个自己记忆中的,在三年后被突然确诊癌症晚期,短短几个月就虚弱到卧床不起的枯瘦老人。
      
      金窈窕还记得那天,一场前所未有激烈的家族争执后,医护人员手忙脚乱结束抢救,神色凝重地站在两旁,她半跪着父亲的病床前,害怕得连呼吸都难以为继。
      
      父亲头发掉得一根不剩,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得瘦骨嶙峋的手死死地握着她,浑浊的眼泪一颗接一颗从眼角滑落,嘴唇抖动,满脸都写着对她未来的忧心忡忡,却虚弱得连叫她名字的力气都没有。
      
      金窈窕知道,他快要撑不住了,只是生怕女儿被人欺负,才怕到一直不敢走。
      
      父亲去世之后,母亲仿佛是没了主心骨,白天疲于招架那些作为全职主妇从未学过怎么应对的明争暗斗,夜深人静时就偷偷地哭。没过多久,她也倒下了,重度抑郁加乳腺癌,治疗期非常短暂,走得比父亲还要迅速。
      
      其实不该这样的,医生说正常的乳腺癌病患好好治疗不无痊愈的可能,可能当时的母亲真的太辛苦,多活一天都是煎熬。
      
      金窈窕发怔不过一瞬,母亲立即关切地注意到,给她夹了一筷子煮干丝,问:“怎么不吃?你不要又是在减肥哦,都瘦成一把骷髅了。”
      
      金窈窕回过神:“爸,妈,我朋友送了我几个体检套餐,过几天我们一起去医院做个体检吧?”
      
      眼下距离父亲被确诊还早,她记得当初医生说过,父亲的病实在拖延太久,否则但凡早一点被发现都不至于这么来势汹涌,只可惜自家一直没有养成按时体检的好习惯。
      
      但夫妇俩闻言只递给她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母亲有点抗拒:“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好好的人去医院干什么?”
      
      父亲则笃定道:“不去不去,工作都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体检。我身体好得很。”
      
      这反应倒不出金窈窕所料,不过她也不多费口舌,只道:“没说你们身体不好,是我最近有点不舒服。”
      
      这话一出,满桌的注意力立刻都被吸引了过来,金母吓了一跳,金父也表情凝重:“你怎么了?”
      
      “经常腰酸背痛的,哪里的问题我也说不好。”金窈窕垂眸思索,语气寻常道,“我有点怕,你们就当陪我去了。”
      
      刚才还立场坚定的二老立刻动摇了,金父饭也吃不下了,目光严肃地打量她,仿佛恨不能化身x光为她找出病灶。金母更是发愁得不行,放下碗就开始数落:“那还拖什么,赶紧去啊。你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身体还没我和你爸好,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么冷的天穿裙子露大腿……”
      
      金窈窕脸厚心黑,浑不在意地照单全收,掏出兜里第N次震动的手机,余光瞥了眼来电人的名字,顺手关机了。
      
      **
      
      金母正唠叨着,门禁又一次响起,打断了她的声音。
      
      岑阿姨跑去看了眼,回头道:“金总,太太,是嘉瑞带着何小姐来了!”
      
      金窈窕一听这个名字就抬起了头,目光如剑地扫向大门,本来在数落人的金母却乐了,一边起身一边抱怨:“这孩子,怎么说来就来,电话都不打一个。”
      
      说话间门外已经响起了一道清朗的男声:“大伯,伯母,我带着灵灵来看你们啦!”
      
      紧跟着一双二十来岁的男女就出现在了金窈窕的视线里。
      
      是金嘉瑞和他的妻子何美灵。
      
      金嘉瑞拎着礼物,气质开朗,进屋还亲热地跟岑阿姨打了声招呼,跟在他身后的何美灵也清纯可爱,文文弱弱,夫妇俩站在一起,真是十足阳光。
      
      半点看不出未来会在父亲去世后为公司股权对自己和母亲步步紧逼。
      
      可能是本能感受到了危险,金嘉瑞敏锐地扭头看向金窈窕的方向,金窈窕只一眨眼,脸上看不出异样,起身叫人:“嘉瑞哥,嫂子。”
      
      金窈窕的父亲金文诚在兄弟里排行第一,金嘉瑞的父亲金文至则是老三,兄弟俩虽然差着岁数,金窈窕却生的晚,比金嘉瑞还小一岁。
      
      金嘉瑞看着金窈窕一如往常温温柔柔的样子,困惑地摸了摸自己后颈莫名竖起的汗毛,笑着回应:“窈窕也在啊?”
      
      看看,这话说的,跟自己才是这家的主人似的。
      
      金窈窕对他挑眉:“这是我家,我不能在这吗?”
      
      “???”金嘉瑞被怼得很突然,笑容立刻僵了。但还不等他想明白,金母就上前唠叨了起来:“你这孩子,外头都降温了,巧巧还怀着孩子,你还带她到处跑,真是跟窈窕一样,各个不让人省心。还有来就来吧,带什么东西!”
      
      金嘉瑞迟了一秒才恢复笑容:“刚才带着她逛街,刚好看见两件衣服,巧巧说适合您跟大伯,非要买了送来,我拿她有什么办法。”
      
      他向来嘴甜,又会对症下药,金母果然被哄得合不拢嘴,正要夸他,金窈窕忽然打断气氛:“嘉瑞哥,你跟嫂子还没吃晚饭吧?那你们今天可运气好,能尝到我爸今天亲手做的秃黄油了。”
      
      金母果然被转移开注意力,放下礼物袋安排起来:“是了,岑姐,你去给这里俩孩子拿下碗筷。”
      
      明明是顶着寒风来送礼,却好像成了占到便宜的那个,偏这话说得还挺亲热,叫人挑不出毛病。金嘉瑞看着被金母放在玄关,连打都没打开的手提袋,笑容再度僵住,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刚进门就连被怼两次,金嘉瑞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对上金窈窕的目光,对方却神情如常,还朝他招手示意快些落座,温和得好像刚才的表现只是天然地不懂看人眼色。
      
      金嘉瑞心有不甘,但错失了炒气氛论感情的良机,再刻意捡起不免生硬,只能点头:“那我今天运气真是不错。”
      
      ****
      
      金窈窕余光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对年轻夫妇。
      
      这对哥嫂跟她作对不是一天两天了。
      
      当然,现在的金家还处于一派祥和当中,大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丝毫看不出海面下还有暗流涌动的矛盾。
      
      可惜这虚假的亲情在金父确诊入院后很快就被打碎了,甚至没撑到第二次化疗大家就撕破了脸。
      
      那时金嘉瑞已经坐上了铭德餐饮集团总监的位置,负责金家开发的最重点品牌“隐宴”,俨然从金家年轻一辈里脱颖而出,成为了最举重若轻的那个。
      
      金父确诊前的一段时间明显有重点培养他的意思,报的当然是自己退休后让对方接棒企业,以保证女儿金窈窕往后能靠着分红衣食无忧的想法。谁知他病后还没多久,金嘉瑞就盯上了他手里的股权,联合金家几个长辈兴风作浪,高招频出,直接气得他死不瞑目。
      
      金窈窕垂下眼,未来的金嘉瑞只凭手握重权这一点就难对付极了,作为未来无数次明争暗斗甚至对铺公堂闹得血光淋漓的老对手,金窈窕瞧见这两张脸,内心里好战的因子就蓄势待发。
      
      不过金嘉瑞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在集团里崭露头角的呢?
      
      金窈窕计算了一下,发现这个堂哥今年好像才研究生毕业,还没进公司。
      
      正想着,忽然就听到对面响起了令她警戒的字眼。
      
      金嘉瑞正跟金父金母聊着天,似是无意地说道:“……我爸昨天还教育我,说我都快当爸爸了,不能天天只想着学习,也该拼搏下事业了。”
      
      金窈窕抬头看着他。
      
      啊……原来……
      
      金嘉瑞被盯得一愣,就听上首的金父赞同道:“你爸说的没错,男人嘛,成家立业都是大事,那你有没有想好未来进公司要干什么?”
      
      金嘉瑞这会儿刚出校园,毕竟城府不够,听到差点没掩饰住喜色,立刻转移了注意力,照着来前深思熟虑过的计划试探开口:“我倒是都行,毕竟刚开始工作对公司也不了解,什么都得从头学,从基层做起也不错。不过我学的是管理专业……”
      
      家族企业有一个好处,就是小辈们通常能光明正大地走后门当空降兵。至于降得是高是低,那就各凭本事了。铭德的管理部上个月刚升上去一位主管,眼下空缺出的这个职位已经成了公司颇受瞩目的香饽饽,再没有比这更好的起点了。
      
      他跟大伯一家向来关系好,平常走动频繁,大伯和伯母对他也明显比金家的其他小辈都要亲热些,顺利的话,要到这个职位应该问题不大。
      
      但还不等他旁敲侧击完,对面一直非常安静的金窈窕就忽然开口,打断了这番交流:“爸,有个事我差点忘了,多亏您跟嘉瑞哥提醒我。”
      
      金父愣了一下,倒也没在意女儿插嘴:“什么?”
      
      金窈窕吃完一根干丝,还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公司管理部是不是空了个主管,让我去试试吧。”
      
      金嘉瑞霎时怔住。
      
      他好几秒才找回思路,干笑着开口:“窈窕,你都快结婚了,怎么突然会想工作?启明那么有钱,难道还能养不起你么?”
      
      金父也不太赞同:“你一个女孩子,没事儿上什么班?公司里事情多得很,累死累活的,你去自找苦吃个什么?”
      
      金嘉瑞赶忙附和:“是啊是啊。”
      
      跟自家亲爹说什么女儿当自强女性也要独立那完全是说不通的,不过金窈窕也没打算这时候提什么人生观,只丢下餐巾沉声道:“还不是沈启明,他那天跟我吵架,嫌弃我,骂我什么都不懂,以后结了婚也没法帮他管理公司。”
      
      金父听得一愣,随即脸色不好看地说:“小沈这也太不像话了!”
      
      大男人不想着承担家庭重任,居然还对未来妻子有那么不合理的要求!
      
      金窈窕婊气冲天地点头。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加班到很晚呜呜呜,来得稍微迟了点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青岚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阿枳 2个;微胖界一朵奇葩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akult思、倾子 5个;安、爱得 3个;ikoseaggi、书生、蕉 2个;拉灯、ootinyoo、emmmmm、贺深深不直了、众生、顾暖衾、嫊馫、学习一米八、番茄打蛋汤、天赐小白、醉后的夏天、筒筒要努力爬上岸鸭、流长、缘明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枯藤 70瓶;Sred、长长の袖子 40瓶;筒筒要努力爬上岸鸭 30瓶;青岚 29瓶;ootinyoo 26瓶;养猫的娃娃、蝎子娘、CK、逐墨、飞飞飞飞飞什么冰、朱朱、萧萧、Aoi 20瓶;安 17瓶;春风一度别桃花、小颁奖、小菠萝欢、emmmmm、婆娑子、暖暖、今宵风雨故人还、sumireee、楠楠楠楠小姐、试单、小杨多吃点、小美、沂荭、爱得、番茄打蛋汤、浅小西、糖呱呱、前路只有风、SCI小米咋、许糯糯∠(?」∠)_、不吃胡萝卜、haihaihai 10瓶;琳琳、诺 8瓶;倾子、今天我就要取一个名字、呀唬呀、菲比、糯米团子1225、竹秋廿七 5瓶;SAKURA 3瓶;景历炎炎 2瓶;衙似、薄荷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