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第九章
      
      唐蔚关上门,在很短的时间内,虽然已经尽可能地做出了克制的样子,但目光有它自己的思想,总似有若无地拐到宋灏择身上。
      
      嗯,站在纯欣赏的角度来看,无论身材还是其他什么,这小伙子都很有前途。
      短短两秒,唐蔚已经收回目光,用行动证明了何为非礼勿视。
      
      刚刚喊着要解释的宋灏择在两秒钟内被上下打量了个遍,干巴巴地顿在原地,脸飞快地红到烧起来。
      这样的氛围实在是太怪异太窒息,宋灏择自然没有勇气以这副尊容来解释,于是他低了头,闷声不吭窜回了房里。
      
      砰——
      客房门关了。
      
      唐蔚捡起钥匙,锁好门,扶着他的行李箱走进屋。
      
      客厅并不如他走之前那般干净,地板上有些许水渍和泡沫似的东西,见此情景,唐蔚顿时猜到发生了什么。
      
      这是洗着澡的时候过来的吧?
      想起刚刚宋灏择想死的模样,再稍微脑补一下宋灏择浑身泡沫地懵逼的场景,唐蔚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实在是太窘太好笑了,根本忍不住。
      唐蔚倒在沙发上,拿他的小薄毯盖住了脸,笑得一抽一抽的。
      
      与此同时,宋灏择在客房里找到了他的救赎——一套宽松的运动服。
      倒霉的宋灏择一声不吭穿上衣服,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上衣拉链也恨不得拉倒下巴处,做完这一切,开始给自己做心理疏导——
      
      只不过是被看光光了而已,没有多大的关系,再说自己身材管理得那么好,偶尔展现一下完全是OK的,自己并不是故意的,这样的糗事不要太过放在心上,不要给自己太重的心理负担。
      唐蔚那边,出去解释一下,道个歉,他应该会理解的。
      
      宋灏择打开门,走到了客厅沙发边,朝着沙发上以毛毯覆面的唐蔚:“……嗨,又见面了。”
      
      这句话不知怎么的就戳到了唐蔚的笑点,唐蔚在毯子的掩护下再次笑抽,一抖一抖的。十几秒后,唐蔚终于克制好了笑,揉了揉笑僵了的脸颊,从沙发上翻身坐起,露出了已经控制好表情的脸:“嗨。”
      
      宋灏择说:“可能吓到你了,那个,我之前刚好在自己家里洗澡。”
      唐蔚顿时又想笑了,心想,没有没有,我完全没被吓到,倒是你自己被吓到飞起来。
      
      唐蔚一本正经地回答:“没事,这种情况也是没有办法,不要放在心上。”
      宋灏择低下头,红红的耳朵更为明显:“谢谢你的衣服。”
      
      唐蔚不禁看向他这身运动服,穿得很好看,但拉链拉太高了,穿出了一副恨不得戴头巾的架势,而且……似乎哪里怪怪的?
      上下又打量了几眼,唐蔚发现了症结所在——百密一疏,没想起来给他准备内裤。
      
      就,很空荡荡。
      
      唐蔚:“……”刚想开口,但看看宋灏择这表现,完全就是凭着最后的脸皮在死命强撑着,要是再多说些其他话,估计能表演个现场心态崩溃。
      
      唐蔚正了正神色:“正在洗澡的话,要是家里那边水一直开着,会很糟糕吧?”
      成功转移了话题,只见宋灏择顿时想起来一般:“啊,也是。”
      
      “你房间有只新手机,或许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联系到你认识的人。”唐蔚说。
      
      一半是为了甩开刚刚尴尬的氛围,另一半是宋灏择也想试试看,宋灏择道过谢,去拿手机。
      
      他记得杀活馆办公室的号码,或许现在可以打电话过去,不过那得寄希望于凡睿渊季九明他们在加班。
      
      宋灏择找到手机,拨通了杀活馆的号码。
      
      不知道谁搞的彩铃,“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热热闹闹地唱了好一会儿,最后没人接挂断了。
      宋灏择有点失望,他捧着手机努力回想朋友或者其他同事的号码,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没有复习过的学生,永远不可能背出书上的正确答案,宋灏择向来不记其他人的号码,所以此刻就算他想破脑壳也带不来任何转机。
      
      好在五分钟后,宋灏择的新手机响了。
      
      宋灏择:“喂?”
      凡睿渊的声音传来:“小老大?你换新手机号了?”
      “没换,这个是暂时用的别人的,你们谁到我家,帮我把家里水停了,钥匙在老地方。”
      
      宋灏择家里很多书,杀活馆那伙人经常爱去他家借书,为了方便,应大家要求,宋灏择专门放了一把钥匙在外面。
      什么盆景下啊,什么大门暗格里啊,地点都是杀活馆那帮人想出来的,宋灏择倒不清楚最近钥匙又被他们祸害到了哪里。
      
      “好嘞,九明刚才刚好过去了,我知会他声啊。”凡睿渊说,想想又问,“等等,你这是又突然出现在别人家了吗?你这个号码归属地不明诶。”
      “嗯。把你微信号告诉我,我加你,位置共享一下。”宋灏择说,“我想知道这里离我家有多远。”其实问唐蔚要地址也是可行的,奈何刚才尴尬劲还没过去,宋灏择想着反正现在科技发达,微信共享位置也是一个道理。
      凡睿渊听言愣了半秒,然后爆发出一声惊呼:“天哪!原来上次你说的是真的?!”
      
      五分钟后,宋灏择下载好微信,加上了凡睿渊,二人开启位置共享。  
      宋灏择这边网速有点慢,他耐心地等着地图全面显示出来。
      凡睿渊那边似乎网速也不行,只听她一个劲地喊:“咱们办公室的网是不是该升级一下了?什么时候共享个位置都这么废了啦?”
      
      宋灏择说:“你明天就可以去换,自己去报销。现在再试一遍。”
      凡睿渊:“小老大阔气,来!咱们接着试。”
      
      这天两人费时十五分钟,最后得出结论,今天的网络很不友好,还是宋灏择自己去问唐蔚这边的地址更加靠谱些。
      
      “怎么样?”唐蔚趁宋灏择打电话聊微信的时间去厨房转了一圈,这会儿手里端了两杯茶回来。
      “能通话,不能共享地址。”宋灏择如实回答。
      “我给你地址。”唐蔚又去书房翻出来一张名片递过去,“你看看。”
      “谢谢。”宋灏择接过,一瞥地名,完全没听过的省份,顿时觉得好奇怪。
      
      唐蔚慢悠悠地就着水杯喝了一口,今天泡了一壶好茶,非常惬意:“不急,至少你们能通话,说明没把你传送到乱七八糟的地方去。”
      宋灏择一听“乱七八糟的地方”,顿时把眉头给锁了,他指着唐蔚的名片:“我觉得有点不靠谱,你这个地址,省份我都没听过。”
      
      唐蔚一脸的“怎么会”,想他所在的T省可是个大省份,宋灏择得哪个旮旯里出来的才会不知道:“那你告诉我你的地址呢?”
      宋灏择随手在微信上敲出地名给唐蔚看,然后发现,唐蔚也是一脸懵:“……我也没听过。”
      这不科学,这很不科学,唐蔚茶也不喝了,赶紧抱出电脑,准备上上地理课。
      
      又是一番搜索讨论,持续了两个小时,得出了两个人都不太敢相信的结论——
      在两个人都确认没有说谎的前提下,他们可能不是存在在同一个世界里的,换言之,宋灏择很可能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
      
      宋灏择:“……”
      唐蔚:“……”
      两个人都沉默了——这很荒诞。但打个比方,妖界人士苟在人类世界这么多年,从普通人类的认知范围来讲,有妖怪这事是很扯淡的,尽管妖真的存在。那么这个世界以外还有唐蔚不知道的世界,这么看来貌似也说得通。
      
      “吃过饭没?”唐蔚问。
      宋灏择的肚子很诚实地咕咕叫了一声。
      “……”
      
      “不管怎样,饭还是要先吃饱的,带你出……呃。”想起宋灏择说没法出去,唐蔚道,“给你做好吃的,那天馄饨你没吃到挺可惜的。”
      宋灏择混乱地点头。
      
      这次短途旅行,唐蔚选择了温泉度假山庄,所以并没有任何旅途劳顿的情况出现,这刚刚旅游回来,立刻就能挺精神地投入到厨房事业中。
      
      既然决定了做晚饭,唐蔚立刻出门,飞快地买了个菜,半小时就回到了家。
      
      宋灏择不好意思在唐蔚家,吃他的,穿他的,还不干活,想要挤进厨房帮忙,至少洗个菜处理个食材什么的。
      无奈唐蔚不习惯自己做菜的时候有个累赘围在身边,强硬地将宋灏择赶出厨房,并且将自己的电脑艾派德和书架之类,全部介绍给宋灏择,让他自己多了解了解这边社会的情况。
      
      安排好宋灏择,开始准备晚饭。
      这一准备,过去了挺久。
      
      唐蔚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宋灏择正在书房里看书,认认真真心无旁骛。
      见此情景,唐蔚感叹,挺乖的,竟然不玩游戏。
      
      “吃饭了小宋。”
      宋灏择从书桌前回头,应了一声:“好的。”
      
      也许是吸取了上次话多没吃成馄饨的教训,也可能是确实饿到了,这次宋灏择没有拖拖拉拉,坐到餐桌前没有多废话,便开始吃饭。
      
      今天唐蔚做的是蟹黄小汤包,一笼八个,皮薄汤多,晶莹可爱。
      
      在小汤包一侧咬一个小小的口,小口细细吮吸,顿时唇齿间溢满了鲜美的汤汁,等美味的汤汁尽数入肚,咬一口薄皮与肉馅,弹牙多汁,简直不能再满足。
      唐蔚自己很满意,满足地眯上了眼睛。
      
      宋灏择埋头吃了两个,抬头由衷感叹:“真好吃。”
      “也就一般般。”唐蔚谦虚地说,心里想的却是,那必须的,没有人会在我的厨艺面前说出一个“不”字。
      
      室内充满了蟹黄汤包的香味。
      
      宋灏择可能是饿得很了,他很快将属于自己的汤包统统吃下肚,然后小声问:“我能再吃碗泡面吗?”
      今天唐蔚按照三个人的分量做的,自己吃了一人份,没想到宋灏择两人份还没够。
      
      厨房里也有别的食材,现在去现做一份别的什么也可以,唐蔚本人对泡面不是太感冒,一个月都不会吃上一次,于是说:“我给你下碗鸡蛋面吧,配点蔬菜和火腿。”
      没想到,宋灏择为难了一下:“我想吃泡面。”
      “很方便的,和泡面一样方便。”唐蔚说。
      
      宋灏择不说话。
      唐蔚看懂了。
      
      好吧,唐蔚以为宋灏择怕麻烦才说要吃泡面,但看宋灏择那表情,分明泡面才是他真爱。
      
      能有什么办法呢?
      唐蔚只能起身,要去帮他煮泡面,宋灏择立刻不好意思地拦下他,自己坚持去煮了。
      
      五分钟后,无视唐蔚“厨房里有蔬菜和肉片,你搭配点”的嘱咐的宋灏择,抱着光秃秃的一碗面,吃得热火朝天,那表情分明比吃蟹黄汤包还要满足。
      
      厨艺受到质疑的唐蔚百思不得其解,这人是不是味蕾有问题?
      他都不挑的么?
      
      *
      
      本以为这次宋灏择也会很快就回去,没想到这次却待了挺久,转眼两天过去了,宋灏择就和长在唐蔚家一样,一点突然消失的意思都没有。
      
      唐蔚虽然一个人住惯了,但突然冒出来一个有意思的吃的很多的吃货,生活多了一些以前感受不到的乐趣。宋灏择不习惯去占人便宜,一直住着,觉得不好意思。
      
      这天,不好意思的宋灏择又凝了好几颗妖力吊坠,捧去送给唐蔚。
      唐蔚见状,摆摆手,制止了他这个行为:“就算你妖力很多,也不该这样。而且你帮过我,救过我,一直在这边住着,我都觉得没问题。”
      
      他是缺妖力不错,但是先前宋灏择给的,已经足够他半年的用量,他并不贪。
      现在宋灏择身处哪里由不得他自己,怎么也算处在落魄的时候,唐蔚干不得一心为自己的事情。
      
      于是唐蔚强行把新凝的吊坠又给宋灏择融了回去。

  • 作者有话要说:  【 小剧场 】
    唐蔚:泡面好吃,还是蟹黄汤包好吃呀。
    宋灏择:(#°Д°)
    唐蔚:没关系,你说实话。
    宋灏择:泡、泡面……
    唐蔚:离婚!
    宋灏择:┭┮﹏┭┮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