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第八章
      
      妖盟会分会C部大楼十三楼。
      
      “成分已经分析出来了,确实会引起锁不住妖力的情况,要想研制出解药,还需要给我一段时间。”性冷淡白大褂端起面前的黑咖啡,喝下一口,“谢谢你的咖啡。”
      
      此刻正是晚上,整个城市华灯初上,透过咖啡厅的落地窗往下看,脚下川流不息,车灯霓虹流光溢彩。
      这样一个繁华的所在,妖与人混杂,都在勤勤恳恳、朝九晚五地打卡上班。
      
      唐蔚搅动着一杯焦糖玛奇朵,不知道是他奇葩还是这杯焦糖玛奇朵奇葩,他喝进嘴里竟然还是嫌苦,所以又另外配了一块提拉米苏,听言回答:“请你办事,该是我谢谢你。”
      
      性冷淡没有说话,两个人静静地喝着各自的咖啡。
      一时间没有了新的话题,按照这个节奏,等他俩都喝完咖啡,就该到了各回各家的时间。
      
      哪知性冷淡忽然发问:“有没有想过回妖盟会?”
      性冷淡名叫殷黄武邑,殷黄并非复姓,用他的解释是他爸姓殷他妈姓黄,爸妈两个人剪刀石头布决定了他姓殷黄还是姓黄殷。
      
      殷黄武邑是妖盟会医疗部最年轻医术药理最强大的医生,也算是唐蔚在位时一手提上来的,两人始终保持着不冷不热不多言语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然主动关心起唐蔚的前程。
      
      没有料到对方会有这样一问,唐蔚停下动作,半开玩笑地回:“不回,现在这样就挺好,反正吃喝不愁,每天都很悠闲,头发也变茂密了。”
      可惜殷黄武邑并没有接收到唐蔚一丁点的玩笑意味,只是顶着一张冷漠脸,说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当初那本就不是你的错,你根本没必要引咎辞职。”
      
      “这不太像你,今天你的话有点多。”唐蔚笑了起来,他挑起提拉米苏上的巧克力片抿进嘴里,似乎有点甜到发腻,赶紧补上一口玛奇朵,这才缓缓开口,“就当我一份工作干太久,厌倦了吧,现在没什么不好,至少我自己很满意。”
      
      殷黄武邑摇头:“你不该退位的。”
      唐蔚不在乎地靠在了椅背上:“那叫离职。”
      
      殷黄武邑说:“皇萌终究还是不如你。”
      唐蔚心想你这么说你上司的坏话真的好么:“他才接任几年?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太苛责,我当初比他差远了。”
      
      这两个人以前同为妖盟会成员,一个是整天忙于事务的会长,一个是专业能力强社交能力低下的部门小领导,因为工作场所和性格均不同的原因,从来没有进行过这样长的对话。
      这初次的长对话显得有点尴尬,两个人又各自喝起了咖啡。
      
      “解药大体需要多久?”吃掉了大半块提拉米苏后,唐蔚发问。
      殷黄武邑闷声回答:“由我带队研制,快则三个月,慢则七八个月。”
      
      剩下半块蛋糕,唐蔚不是太想吃掉,得知解药研制的大体时间后,已经打算打道回府。
      
      然而今天殷黄武邑实在太过奇怪,在“咱们差不多今天就到这,回家吧哈”的气氛中,稳稳地坐在位子上,用和他冷淡性格不相符合的话语,和唐蔚继续掰扯:“就算你佛了,可妖务所那帮人并不相信。”
      
      今天这人肯定还有别的想说的,唐蔚静静地看着殷黄武邑,听他说。
      
      殷黄武邑将声音压低:“现在妖务所当权的那一拨,无不是曾经仰仗你又忌惮你的。我只有一句话,你是妖盟会的人,和不是妖盟会的人,差距很大,关乎到他们的行为是与妖盟会为敌,还是与你个人为敌。”
      
      唐蔚放下吃蛋糕的勺子,有点头大:“我已经过惯了闲散生活,已经不想回到每天秃头的生活中了。”
      
      殷黄武邑没再接这个话,而是另起一个话题:“经过对比,你拿给我看的药,是前年医疗部应妖务所请求,秘密研制出的禁药,妖务所那边说是要给犯人用的。给犯人用的,用到了你的身上。”
      意思再明确不过了,这药不是什么小妖家祖传的药,十有八/九和妖务所那帮人脱不了干系。
      
      宗景背后有谁在唆使或者默默引导,唐蔚本就是这个想法,听到这个倒也不奇怪。
      现今的妖盟会和妖务所之间牵扯到了太多的利益,当初唐蔚为妖盟会会长,自然立场和利益都是以妖盟会为先,双方对立,要真是妖务所干的也说得通。
      
      “谢谢,我知道了。”
      “所以你回来吧。”殷黄武邑说。
      唐蔚摆摆手:“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久的会长生涯,已经把仇恨值全部拉到我个人身上了,要不然他们怎么找我麻烦而不是找新任会长皇萌的麻烦?所以我回不回妖盟会并没有任何不同。你呀,不要太执着于想让我回去。”
      
      殷黄武邑听不进去,推开咖啡杯,臭着脸自己走了。
      唐蔚:“……”
      
      唐蔚就那么坐着,放空了一会儿,最后本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把剩下来半块提拉米苏消灭掉,踏着月色步行回家。
      
      途径一家手机店,唐蔚心中一动,进去买了一只新手机,装上自己手机双卡里几乎不用的那一张,拎回了家。
      
      进门之前他在想,不知道宋灏择会不会突然出现,要是出现的话,那挺有口福的,他厨房里正煲着鱼汤。
      
      不过总不能想什么就是什么,开门过后,屋内并无他人,唐蔚将新手机存上了自己常用的那个号码,并将新手机放在了客房。
      
      做完这一切,唐蔚进去厨房。
      唐蔚的厨房里,总归每天都会有不同的食物香气,今天的是鱼汤的香味。
      
      由于刚才在外面吃了咖啡和甜点,唐蔚不打算再灌一肚子鱼汤,他用相机拍了些鱼汤成品的影像,结合白天出门前拍的视频,坐在电脑前,开着护眼台灯开始剪视频。
      
      其实和多年前在妖盟会的生活相比,唐蔚确实更爱现在的生活,节奏很慢,自由自在,不需要去考虑太多的事情,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想去哪玩行李一拎立刻就能走。
      
      夜很快过去,唐蔚喝过咖啡,精神头好得很,竟然一夜没睡,等他终于想起来要去休息的时候,太阳早就升了起来。
      
      于是昨晚炖的鱼汤成为了早餐,唐蔚饱餐一顿,大白天的戴上眼罩爬上了床。
      
      就在这天晚上,宗景看到的那本《凤凰古籍》被送到了唐蔚手里。
      那本古书残缺不全,连个封面都没有,破破烂烂,乍一看倒真的像是在时光斑驳中留下痕迹的古书。
      
      唐蔚翻看了半天,总算看出来,这本书是半真半假。
      记录凤凰的那段是真的,关于唐蔚和凤凰涅槃能够招魂的是假的。
      
      黄鼠狼的电话也打了过来:“你也看出来了吧,就是半真半假。还真造得像那么回事儿,那上面凤凰画得真漂亮。”
      “是挺漂亮。”唐蔚说,“查查看陆狄一家和妖务所的关系呢。”
      黄鼠狼道:“诶我刚想跟你讲,陆狄是我们妖盟会的职员嘛,今天发现,他老婆是妖务所的,目前正在接受调查。对了,我的麻小呢?”
      
      于是这两人瞬间跑题。
      唐蔚说:“我前几天还见你朋友圈里在吃小花龙,怎么还对小龙虾感兴趣了?”
      黄鼠狼说:“不一样的风味嘛。”
      
      *
      
      大概是强迫症在搞鬼,自从那天宋灏择没来得及吃馄饨就被回家,唐蔚总想着什么时候重新给他做一次。
      所以一连七天,唐蔚每天都会想宋灏择会不会出现,然而每天,宋灏择都没有出现。
      
      客房里的手机充了两次电,唐蔚刚好也在家待得腻味,终于不高兴去等,打算出门旅游去了。
      
      出门之前,为防宋灏择突然过来又出不去,活活饿死在家里,唐蔚特地出门采购了很多方便储存的食物,一股脑儿塞冰箱,塞不下的放到了客厅显眼的地方,还留了个便签给可能出现的宋灏择——
      
      TO宋灏择
      我出门玩了(短途旅行),你要是刚好过来,吃穿用的都准备好了(吃的在冰箱和客厅,穿的在客房),请便,我还留了个手机,里面有我电话,有事可以联系我。
      唐。
      
      一切准备就绪,唐蔚出门玩去了。
      *
      
        
      就在唐蔚出门浪的第三天,宋灏择出现了。
      他是……洗着澡的时候出现的。
      
      这次比上次还要不济,上次至少已经洗完擦干,还套了内裤睡裤,这次干脆身上还挂着泡沫就懵逼地站到了唐蔚家的客厅里。
      
      宋灏择:???
      宋灏择:!!!!!
      为什么总要有这些让他羞耻的事情发生?
      
      当发现这个残忍的事实的时候,宋灏择受到了几万吨的精神冲击,几乎要泪奔了。
      他一边默默地捂住自己,一边紧张地四处张望,这样的动作耻度太高,几乎要在宋灏择心里落下几百平方公顷的阴影面积。
      
      首先!唐蔚会不会在?
      在的话会发现自己吗?一定会的……
      希望不要在吧……
      
      宋灏择一头扎进了洗手间,将洗手间的门狠狠锁上,这才获得了些许的安全感。
      能怎么办呢,既然又来了,就先把自己冲洗干净吧。
      
      有了上次唐蔚的招待和嘱咐,这次宋灏择好歹没有了偷用他人浴室的错觉了,他三两下把泡沫冲洗干净。
      
      由于太过慌张没有准备,宋灏择没有干毛巾,于是他想了个后来觉得异常后悔的糟糕主意——打开浴霸,把自己烘干。
      
      这确实废了点时间,不过好歹不会滴滴答答地滴水,他可以先回自己客房找衣服,就算找不到衣服也可以裹着被子,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苟去唐蔚房间,找点衣服穿穿。然后再把唐蔚客厅打扫一下,毕竟刚才浑身泡沫,估计给弄脏了。
      
      用妖力探了一波,发现貌似唐蔚真不在家,于是宋灏择鬼鬼祟祟地从洗手间里探出头。
      这还不算,宋灏择又再度目视侦查了一会儿,然后找准机会,一个箭步嗖地一声窜了出去,准备从洗手间逃回他的客房。
      
      然而天不遂人愿乃是自古以来的硬道理,倒霉事永远会接二连三地一起来给你惊吓,宋灏择如是想。
      因为他冲了一半,玩了三天的唐蔚刚好回来了,巧到丧心病狂,时间掐得一秒不差。
      
      唐蔚举着钥匙站在门前,发现,有人在他家客厅疯狂遛鸟,几乎要甩到飞起来。
      
      钥匙掉在了地上。
      唐蔚惊呆了:“……”所以你为什么不穿我给你买的衣服?果然真的是有特殊癖好的变态吗?
      宋灏择眼前一黑:“……,你听我解释!!!”

  • 作者有话要说:  【 小剧场 】
    唐蔚:变态实锤了Σ(っ °Д °;)っ
    宋灏择:扑街┭┮﹏┭┮
    -
    感谢 晴朗与我 的地雷x1
    感谢 浊贤 的深水鱼雷x1,地雷x7
    感谢 嗷嗷 的地雷x1
    感谢 竹伞 的地雷x1
    mua~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