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第七章
      
      听到声音,本就就快要醒来的宋灏择完全醒了,他翻身坐起,在床上揉眼睛。
      
      揉完眼睛四周看看,宋灏择发现自己在一间干净的客房里,身上盖的,身下睡的,都软得不像话,有那么片刻,宋灏择有些弄不清楚这是在哪里。
      
      外面唐蔚的声音传来:“醒了么?我进来了。”
      门咔嚓一声,开了,唐蔚踏进客房,就见宋灏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表情还有些迷茫。
      
      “醒了那就起床洗漱吃饭吧。”撂下这一句话,唐蔚又出去了。
      刚才见没有回应,他还以为宋灏择又消失回去了,这才随便开了门,谁知道就见到了睡得不知东西南北的宋灏择,要是知道人还在,就算他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也断不会就这样闯进客房。
      
      唐蔚已经出去,并且随手关上了门,宋灏择这才反应过来,对着门:“噢!”
      
      “洗手间在那里,牙刷毛巾剃须刀都给你准备好了,漱口水也有,都在那边,自己去用吧。”唐蔚嘱咐,“好了就过来吃饭,我煮了馄饨。”
      屋子里就两个人,宋灏择无端又回到了昨天刚被唐蔚抓包那会儿的状态,应了一声,洗漱去了。
      
      五分钟后,宋灏择有些拘谨地坐到了餐桌前。
      
      他还是有些尴尬,对于自己不在自己家,而是坐在唐蔚对面,面前还摆着对方做的早饭而没有任何真实感。
      
      唐蔚哪能看不出这和人从头到尾的不自在,他将纸巾推到桌子中间,示意对方自取:“别客气,你昨晚救了我,还给了我这么多妖力吊坠,我把你当大爷一样供着也不为过。”听不出来是开玩笑还是什么。
      宋灏择憋了憋,莫名其妙冒出来一句:“……我不是大爷。”
      
      唐蔚一口汤差点呛住,抬头看他半天,认真地说:“天都要被你聊死了。”
      唐蔚长得很好看,被这么盯着看,宋灏择忽然紧张,失手将筷子落到了桌上,赶紧又捡起来:“不是,我一向妖力过剩,那些妖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就举手之劳。”
      
      “可是对我来说很重要。”这句是实话,唐蔚吃了一只馄饨,“我收拾了几套衣服,还没来得及送进你房间,要是用得着你就穿。”
      早就知道那只黑鸟就是宋灏择了,上次黑鸟没有任何预兆就消失,这次宋灏择也是没有任何准备就出现在了这里,且之前妖力探宋灏择底的时候就看出来他和自己同属一类——飞禽类。由此唐蔚推断出了宋灏择对自己会在这里存在多久也不确定,干脆先帮他安排了。
      
      我的房间的么?准备衣服的意思是,如果一直回不去,他也会接受自己一直住在这里的么?
      宋灏择双手合十,做了个感谢的动作。
      
      唐蔚说:“快吃吧,食材之类都全部重新买过,所以不用担心。”
      听言,宋灏择想起了那本册子:“对了,昨晚把那只小妖放了之前,我问了他一些问题,都记在茶几上的小册子上了,你看看,应该对你会有点帮助。”
      
      “嗯,谢谢。”唐蔚见他还不吃饭,竟然感觉有点替他着急,不免再次提醒,“快吃吧。”
      见到吃的竟然还这么不积极,可和那只再苦再难都坚持多吃几口的黑鸟很不一样啊。
      
      宋灏择其实也饿了,顾左右而言他了好一会儿,这时候终于拿起了筷子:“闻起来好香啊,一定很好吃。”
      “我最拿手的。”唐蔚最喜欢被人夸赞厨艺了,自然是好心情,“鲜肉香菇馅儿的,试试看喜不喜欢。”
      
      宋灏择准备吃了:“嗯。”
      然后,一声异响,筷子掉在了桌上,又弹到了地面,最后躺着不动了。
      
      唐蔚抬头,对面座位上空无一人,宋灏择不见了,估计是回去了。
      唐蔚半张着嘴巴,愣了好半天后,忽然笑得直不起腰:“……”让你不赶紧先吃两口,非得一个劲地跟我废话。
      
      与此同时,忽然回家的宋灏择:“……?”
      正饿着呢,正准备吃呢,还保持着张嘴吃饭的动作呢,就差一秒,到嘴的馄饨飞了。
      
      带着满脑袋的问号,满心满胃的郁闷和饥饿,宋灏择奔向厨房煮泡面。
      想想,怕泡面味儿熏了唐蔚给的衣服,又换下那件衣服,这才重新进了厨房。
      
      吃过泡面,宋灏择去往杀活馆。
      
      “你是说,毫无征兆,忽然出现在其他人家里,又毫无征兆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并且,住处外面的景非常相似?”凡睿渊盘着腿,抱着肯德基全家桶,鼓着腮帮,表示非常惊讶,“小老大,你知道对方地址么?”
      “不知道。”确切地说,是没来得及问,宋灏择说,“上周我已经查了很多资料,好像从来没见过谁出现这种现象。”
      
      “小老大,我给你个建议,你给自己放个假吧,出去走走散散心。”凡睿渊拿起一根鸡腿,朝自己的脑袋方向比划,“真的,要不你去找个对象,约约会,那样可能会比较减压。”
      宋灏择看着她:“嗯?”
      凡睿渊嗷呜一口咬上鸡腿,正待回答,门外响起一道声音:“小老大,她拐着弯骂你内分泌失调呢。”
      
      进来个骚包青年,一见凡睿渊手里抱着的全家桶,立马改口:“哈哈哈早啊!小老大,凡姐是说你为了工作太辛苦了!啊!是鸡的味道!吃肯德基呐!”
      凡睿渊抱紧全家桶,挑了挑眉:“什么想法也都打住,今天没你的份。”
      
      骚包青年一个滑跪:“好姐姐,亲姐姐,我错了,给我块鸡块吃吧,饿得胃疼。”
      
      骚包青年季九明与凡睿渊在种族上比较靠近,都是狐狸精,由此可见叫声亲姐姐也没有什么大毛病。
      凡睿渊:“恶心心。”丢给他一块。
      
      季九明得了鸡块,蹿到自己办公桌前,认认真真啃了起来。
      
      宋灏择本身也没指望真能从他们嘴里得到正经能用的信息,打开电脑,继续查资料。
      
      “我提两种可能,第一个,小老大家存在时空裂缝,且定向传送;第二,小老大家和对方家存在特殊的能量场,有个连通的无形的门。”角落里,戴着眼镜的文弱青年忽然出声。
      众人看向了他。
      
      *
      
      郁郁森森的树林,原本该是小松鼠最爱的地方,但是此刻,宗景却在这浓郁得快要拨不开的树荫中感受到了彻骨的恐惧。
      有人要杀他。
      
      是谁?
      是谁鬼鬼祟祟地谁躲在树荫后面?
      
      宗景灰着一张小脸,惊恐到极致,拔腿狂奔。
      耳边风声骤紧,身后冰凉的杀意死死地缠着他,索命恶鬼即将到达,宗景拼了命地逃窜,心脏几乎要跳了出来。
      
      对方致命毒蛇一般紧追不舍!就要死了吗?还没有变得强大,还没有召回父母的魂魄,还没有做好多事。
      不甘心啊!
      宗景发出了小兽般低低的吼声,咬着牙在密林里没命地逃窜。
      
      飞快蹿动的身影,惊起一路鸟类,下一瞬间,宗景失控地撞上了一棵树!
      一声巨响,撞得眼冒金星,两管笔血流了出来,宗景模糊的视线中,一把大刀照着他的脑门劈来。
      
      似乎一切即将终结。
      
      就在这个时候,宗景体内出现一道白光,向着刀刃电射而去,电光火石之间,大刀断成两段,持刀的人被震得堪堪往后退了七八步。
      这一击,持刀人似乎忌惮着什么一般,恨恨地看了宗景一眼,飞速消失了。
      
      宗景快吓得尿出来,莫名其妙捡回一条命,毕竟是小孩子,顿时哭了:“是……是魂刑吗?”
      虽然视线模糊,但他都看到了,刚刚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体内飞出两团白光阻挡了对方的行凶。
      然而此刻,任宗景怎么问,体内白光没有任何反应,宗景惊魂未定,喘着粗气抹了一把腿上渗出的血水,一瘸一拐地逃走。
      
      宋灏择总共下了四道魂刑,两道索命,两道保小妖不受歹人杀害。
      说到底,他拿不准那到底是宗景一人所为,还是宗景受了他人唆使。他虽厌恶这个自私的小妖,却也不想一棒子打死他。
      
      *
      
      唐蔚仰躺在室外泳池的水面上,双脚微动以保证自己一直飘在水面。
      他已经看过宋灏择留下的小册子,刚才也和黄鼠狼联系过,黄鼠狼表示立刻去查,也会派人去跟着宗景。
      
      唐蔚清楚,这件事必定是有人针对他,要不然何至于指名道姓地编个古书,说他唐蔚是凤凰呢?
      
      他忽然想起他给松鼠夫妇敛尸那天,宗景抱着他的腿,哭着问他问题的画面。
      那年,他还是妖盟会会长,他无法回答痛失双亲的小妖,为什么猫妖精神有问题就能免去死责,所以昨晚,他也无法去指责拿着未成年妖保护法当做盾牌蔑视生命的小妖。
      
      这个孩子曾经见过恩将仇报的画面,更曾见过伤害生命却不用付出等同代价的画面。
      他会铭记,他会效仿。
      
      唐蔚停住了双腿的动作,任凭自己浸没在泳池当中。
      除了流动的水声,其他什么也听不到,唐蔚一直待在水下,直到快要窒息才猛然浮出水面。
      
      空气回来了,所有的声音也全部回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唐蔚听到了很吵的小孩子的声音:“你在家吗?”
      “你在不在家!喂!”
      “不在家那我走了!”
      
      唐蔚听出来了,竟然是宗景。
      
      一分钟后,唐蔚开了院门。
      宗景灰头土脸,递给唐蔚一个透明袋子,扁着嘴:“我还没能找到解药,但这就是我之前给你下的毒,你可以找人研究看看成分,也方便研究出解药。”
      体内有魂刑,要是唐蔚死了,他就也死了。
      
      唐蔚头发还在滴水。
      他自然是不知道宋灏择怎样教训这小孩了,有些诧异地接过透明袋子,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忽然转性一般。
      
      怕死的宗景说:“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找到解药的。”
      唐蔚更惊讶了。
      
      宗景准备走,又想问魂刑是要命的还是保命的:“你……你那个朋友在吗?”
      唐蔚发现他受伤了,本着大人不和小孩多计较的原则:“不在,你等等。”
      
      唐蔚折回去,取了些妖怪专治外伤的药,递给宗景:“你腿受伤了。”
      宗景愣了下,意味不明地看了唐蔚一眼,伸手拿过那瓶药,沿着唐蔚家的院墙角,一溜烟跑了。
      
      接下来两天,黄鼠狼那边没有消息,唐蔚过着和往常一样的生活,做饭直播剪视频,看书运动打游戏。
      他还抽出半天时间,去买了两三套尺码比自己稍微大一点的衣服,挂在又打扫过一遍的客房里。
      没有别的原因,他总感觉,那个叫宋灏择的还会来。

  • 作者有话要说:  【 小剧场 】
    宋灏择:到嘴的馄饨飞了
    唐蔚:以后记得不要那么话多。
    宋灏择:┭┮﹏┭┮
    唐蔚:好啦好啦,下次再给你做。
    宋灏择:老婆真好o(^▽^)o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