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十三章 ...

  •   第十三章
      
      宋灏择并没有回到他的世界,凡睿渊自然是没能找到她家小老大的身影,但是微信共享位置显示,两人分明就在同一地点。
      她睁大眼睛:“怎么会?”
      
      宋灏择也发现了位置共享上二人位置重合的问题,他有着同样的疑惑:“我还在唐蔚这边,你,还在我家吧?”
      凡睿渊安静了,过了得有四五秒 ,才继续:“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位置没变,只是所处世界不同了,本质上你和我在同一个地理位置,但处在另一个世界。”
      宋灏择:“或许可以理解成这样。”
      
      凡睿渊又静默了好几秒,坚难开口:“这好奇幻,我地理不是太好。”
      宋灏择:“不关地理的事。”
      
      凡睿渊深呼吸了一口:“我最近在想,可能都是我的失误造成的,你最早去到那什么唐……”
      宋灏择提醒:“唐蔚。”
      凡睿渊:“对,唐蔚,到唐蔚那边,是摄灵石被蛇妖拿走后。我怀疑这和摄灵石有关,那天蛇妖拿到摄灵石,有可能到你家附近转悠,想找机会阴你一把,因为摄灵石的原因,你穿了。”
      宋灏择静静地听她说。
      
      凡睿渊:“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你怎么回来的目前我也想不出来,第二次你出现在唐蔚家,应该也是摄灵石出现在你家附近的时候,第二次我有依据,因为在通缉蛇妖,那天刚好接到了蛇妖在你家附近出没的消息。至于第三次……”
      凡睿渊接着道:“第三次蛇妖在你家,被我撞了个正着,应该也是因为摄灵石的缘故,他才中途忽然消失失去踪迹。虽然第三次不是你是别人,但相同点都是有摄灵石在。”顿了顿,凡睿渊继续说,“可是也不对啊,那蛇妖在我们这边也带着摄灵石到处跑,他怎么就没出事……”
      宋灏择:“和地点有关。”
      
      凡睿渊:“啊,对!那就说通了,两个因素,一是摄灵石,二是你家,至于我一直带着摄灵石为什么没出事,因为我一直有给摄灵石设封印,它没办法作妖。”
      对于这个推断,宋灏择有点认同:“之前说的储灵石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凡睿渊的声音很快传来:“杀活馆资料太多,我还没查出头绪,给我两天的。”
      “好,你尽快。”
      
      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两个世界的相似度实在是太惊人,但杀活馆那边查不到妖盟会、妖务所,以及唐蔚皇萌之流,妖盟会这边也查不到杀活馆、宋灏择凡睿渊之类。倘若杀活馆和妖盟会同时存在,这样的两个组织,不可能互相不知道。
      那么摄灵石和储灵石,这样相近的名字,它们之间的联系又会是怎样的呢?
      
      唐蔚已经将晚饭端上桌,挺简单的菜式,松茸鸡汤、盐水虾、红烧鸡、白煮秋葵,对家里两位客人道:“该吃饭了。”
      宋灏择听言,从书房里走出来,自然而然地帮他摆放碗筷:“辛苦了,看起来很好吃。”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一幕,某个瞬间,唐蔚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分明他一直一个人住,类似的场景却好像已经看过了很多回。
      
      皇萌也搓着手跑过来了,不见了之前在厨房里和唐蔚聊宋灏择时的严肃,只有满脸对食物的期待:“好香啊!竟然还能同时吃到鸡汤与红烧鸡!”
      唐蔚:“都快来尝尝。”
      
      三人坐下吃饭。
      宋灏择也唐蔚面对面,皇萌在宋灏择左手边。
      
      皇萌差不多是第一次吃唐蔚做的饭,刚吃完一口,立刻一副“早知道你做菜这么好吃我早就来吃了百八十回了”的表情,并且开始食不言,吃得分外麻溜。
      
      似乎食物总能把一些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粉饰些太平出来,唐蔚面带微笑看着餐桌上的两位客人:“喜欢就多吃点。”
      “那必须的,我不客气。”皇萌吃得头也没抬。
      
      唐蔚细细地喝了几口松茸鸡汤,只觉得唇齿留香,热热的冲淡着初秋的凉意,等他放下汤勺,抬眼看见宋灏择牛饮式喝鸡汤法,配合着“咕咚咕咚”的声效,听得唐蔚很是头疼。
      一向嘴挑的人顿时心生疑惑:怎么就有人这么不挑食,不,这么不懂得慢慢品尝美味的食物?
      
      事实上,经过几天的相处与观察,唐蔚发现宋灏择对食物美味与否没有任何概念,有饭就吃,好吃或者不好吃都吃得同样多,似乎他吃东西单纯为了填饱肚子。
      
      唐蔚每次做了非常美味的食物,出了成品满意膨胀笑看粉丝们花式想吃的评论时,宋灏择总会用他特殊的吃饭方式,让唐蔚对自己的厨艺产生深深的怀疑。
      唐蔚完全有理由怀疑,宋灏择这人,干得出煎饼果子配红酒的勾当,没有拉踩煎饼果子的意思。
      
      算了,不看他,唐蔚转头,继续小口喝松茸鸡汤。
      
      吃过饭,宋灏择帮唐蔚刷锅洗碗,好吃懒做的皇萌窜去三楼说是参观小红鸟的住处,唐蔚闲得没事干,透过打开的厨房门,打量洗碗池前的宋灏择。
      
      宋灏择衬衫袖子半挽,露出的手臂上皮肤像有玉石般的质地,肌肉线条纹理分明,皮下青筋隐隐突起。这让唐蔚莫名深呼吸了一下,几秒钟后,他决定原谅这人对美食完全没有鉴赏能力的毛病。
      
      似乎是感应到了唐蔚的目光,宋灏择忽然转头看向唐蔚的方向,然后在唐蔚有点尴尬地想着要不要移开目光的时候,宋灏择又一个转头把眼神扎在了刚刚洗好的碗上。
      
      还挺懂事。
      唐蔚躺回沙发,得出结论:宋灏择这个人,除了在吃饭的时候很打击人,其他时间都挺有分寸的。
      
      皇萌在三楼转了一圈,以黄鼠狼的姿态回到了一楼:“你这真好。”
      唐蔚笑:“你住的地方不好么?据说依山傍水,湖景别墅,非得来羡慕我。”
      
      黄鼠狼跳上桌,在刚刚餐桌上嗅来嗅去:“地理位置好,但是设计不行,我得把你家照抄一份过去。”
      “不具有参考性,你也不需要飞。”唐蔚望着自己家里从一楼贯通到三楼的巨大空间,忽然有点想不起来,这个地理位置,这栋小别墅之前,这里的房子是什么样的。
      
      在现今土地国有制的形式下,唐蔚作为前妖盟会会长,说到底,还是有了那么一丁点特权的——他别墅下的这片土地,据说是挺久以前是自己的老宅所在地,这片还是属于他。
      
      作为妖,在平凡人眼里就是不老不死的存在,唐蔚差不多每十几年就会搬一次家,这些住过的地方,喜欢的话顶多再去一次,一般不怎么留念,只有这边,无论怎样,他总会回来。
      
      以往并没有注意到,今天唐蔚下意识地去回忆上次住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竟然完全没有印象。
      完蛋,是上年纪了?
      
      唐蔚兀自想得出神,皇萌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喂!我说,给我一份设计稿。”
      没道理啊,再之前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唯独这件记不得,这不是很迷么?唐蔚脑子里过了这样的想法,一边还要回黄鼠狼:“你不是学过建模么?”
      
      黄鼠狼一脸“开玩笑如果你是文科生请问你工作n年后,还记得高中代数几何公式吗”的表情:“这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正说着,宋灏择洗好碗出了厨房,自然而然接起了话茬:“我对这方面有兴趣,不嫌弃的话,可以照着帮你画一份。”
      皇萌摆摆手:“他肯定有设计稿,就是懒得找给我。”
      
      唐蔚终于翻身坐起走去书房,从他的书架上抽出几本厚厚的书,没记错的话,他的手稿,新版旧版都在这几本书当中。
      旧版当然是指以前老宅的构造图,新版则是现居的别墅的图,新版建立在老版上做了改动。
      
      唐蔚的目标当然是新版,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翻出来新的,反而翻出了老古董似的旧稿。
      那是一份很旧的手稿,字迹都已经模糊掉,用的笔也不是现代的圆珠笔千字笔之类,有点粗。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唐蔚的记忆中,这份旧手稿是自己亲手画画写写搞出来的,现在翻出来一看,奇幻故事再次发生——
      
      好陌生的字迹,这不是我的。
      难道我活的时间太久了,身份变来变去,最后就连笔迹也变个不停?可是,不至于呀。难道记忆出现了什么偏差?再者,真的是上年纪了记忆力退化?
      唐蔚忽然有些头疼。
      
      “是妖力不够了么?”宋灏择第一时间发现唐蔚的异样,这人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出现在唐蔚身边,给唐蔚渡过去很多妖力,“会不会好点?”
      
      唐蔚捏着手稿,并没有因为充沛的妖力而平缓,反而心开始越来越慌,他拍拍宋灏择的肩膀:“谢了,没事,我想找个东西,你先休息休息吧。”
      宋灏择有些不放心:“什么东西?我帮你找。”
      
      唐蔚满脑子只有“找到自己以前同时期的笔迹,然后和旧手稿比对得结论”,于是简短回答:“私人的,不方便。”
      宋灏择愣了一下,看他样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想想又忍住了:“那,要是有什么事,你再叫我。”
      “嗯,帮我关上门,谢谢。”
      
      门外黄鼠狼伸长脖子向书房里看,下一秒,门被宋灏择顺手关上了。
      
      大滴的汗珠往下滚,唐蔚展开手稿,铺在桌子上,又从书架上寻了几本很有年代感的书,睁大眼睛翻开书上的笔记,研究着那上面的一笔一划。
      
      唐蔚看书,不太爱做笔记,但偶尔也会画上一两笔,所以唐蔚一开始就做好了要翻很久才能找到自己的笔迹的准备,没想到,竟然随便一翻,就翻到了有记录的地方。
      
      这些本该是他一人读过一人批注的书上,竟然有好些其他人的笔迹,同一个人的笔迹,和旧手稿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
      
      唐蔚终于有些茫然了——他似乎,对自己的过去,缺了一小部分的了解。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