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花有重开日(2) ...

  •   花有重开日(2)
      
      文雅和高明朗这事做得不人道,但也摆明了无处伸冤。上头倒是还有位周总,可这位义千传媒真正的老大是个温吞角色,别指望秉公。
      温以宁很清楚。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个烂摊子能烂成这样。
      她很少接和娱乐圈相关的项目,上手极为吃力。整理出几位关键人物让符卿卿去沟通,小姑娘斗志昂扬地去,垂头丧气地回。
      
      “我等了两小时,好不容易肯见我,说了不到十句话就赶客了,官腔架势真的绝了。”
      温以宁问:“新闻中心的王主任怎么说?”
      “还主任,我连他面都没见着,派个小助理就打发了我。”符卿卿连灌两杯水,嘴角一抹,说:“这态度,难。”
      温以宁没说话,拿起名单看了又看,“请你那位男同学再帮帮忙。”
      “啊?”
      “看能不能联系上安蓝的经纪人。”
      
      符卿卿的男同学倒很乐意效劳,他在圈里小有名气,撰写的影评和人物专访转发量都很高,互相卖个脸面也方便。安影后年少成名,经纪团队庞大,管事的那位约不到,勉强约了个助理。
      
      时间定在周四晚十点,温以宁亲自赴约。新天地一开业不久的清吧,符卿卿还感叹这回又要经费超支了。
      结果半途接到电话,爽约。
      
      这助理是个尖嗓门,语速一快更显风风火火:“临时有事,不来了,我也知道你们的想法,别惦记,打住。”
      
      温以宁语速比他更快,“再谈一次好不好?我们拿得出更好的方案,我们有诚心,也是对上一次的道歉和弥补。”
      
      对方正在片场,对做事的人嚷了一嗓子,“怎么干活的!干不好就滚蛋!”再对温以宁说话时耐性更没了,“说了不行就不行。”
      
      温以宁:“那我把新的方案发您邮箱?”
      
      助理吼:“听不懂人话是吧?你们公司没点专业素质!别惦记!没机会!拿着违约金滚蛋!”对方忘了挂电话,十几秒之后听到一句“没谁,一块牛皮糖,什么玩意儿,臭傻逼呢操。”
      
      符卿卿气极,“怎么还骂人呢!”
      
      温以宁掐断电话,抬起手按了按眉心。刚过七点,光影折进车窗,披了她一肩霓虹。她说:“下班吧,先送你回去。”
      
      顺畅一路也沉默一路,高架上终于堵住了。符卿卿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联系安蓝代言的产品公司呢?”
      
      “这个智能系列是亚汇集团的产品,如果能说服他们,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这才是源头啊。”
      
      温以宁不发一语,侧脸陷在明明暗暗光影里,似思考又似放空,符卿卿没有等来答案,温以宁仰头靠后,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符卿卿觉得奇怪,这不像她的行事作风,再一细想,倒像是躲着谁似的。
      
      一顿瞎猜还没个结果,第二天,一个懂点儿内幕的朋友私下透露,安蓝不愿意由你们做推广,亚汇集团同意了,正式的解约函下午就会送达。
      
      形势不等人,哪儿还管的着那些小心思,温以宁拿起车钥匙就往上海大厦赶。亚汇集团独占三层,凶猛霸道。但广宣部负责人临时出差,又扑了个空。人家秘书公事公办的标准微笑:“陈经理后天回,请您先预约。”
      
      态度没话说,但过于标准也意味着冷情。
      温以宁站在国内一流企业的奢华大厅里,华灯都朝眼里刺,冷气全往身上钻,耳边也出现幻听似的,全是文雅和高明朗落井下石的得意嘲笑。
      
      温以宁转身的时候,背脊疼得厉害,冷汗直冒,不负重压。
      她觉得这一天已经够糟糕的了,电话响,是高明朗,约她晚上见个面,说是有事要谈。
      
      台风过境,大风控制了八月的上海城。和风伴雨,大雨点落在车窗上晕出水圈。温以宁刚进店,淅淅沥沥的雨水便开始下了起来。
      
      “这儿。”高明朗伸手招呼,笑容满脸。走近了才发现,他今天抓了发型,用发胶固定住,是用心打扮过的模样。
      
      温以宁只当工作汇报,坐下后说:“我试过很多渠道,这个推广案想要继续做下去,唯一能拍板的只有亚汇集团。安蓝代言的本就是他们公司的产品,所以……”
      
      “下班时间不说这个。”高明朗打断,眼角的褶子像刀刻的印,他很殷勤地为温以宁倒了杯红酒,“尝尝,上回去法国出差在一个庄园里捡漏的好东西。”
      
      酒液挂在杯壁,一晃,像风中摇曳的红花蕊。
      “cheers。”高明朗伸手,笑容更深。
      
      这个公馆有两层,一层对外迎客,欧式复古风精致高阶。二层是几个小厅,装修风格冷冽,不对外,都是圈内人相互引荐。
      
      “其实这个项目让你接盘,确实有失公允,丢就丢了,任谁都有失手的时候。以宁啊,从你进公司起,我就注意到你了,这两年你成长很快,我很欣赏。”
      
      欢快明亮的萨克斯乐曲和此时的氛围十分相配。高明朗的心思越发藏不住,“你这样的女孩儿,太招人喜欢,我一直都想好好栽培照顾。”
      
      红酒不醉人,醉的是王八蛋。高明朗暗示十足地覆上温以宁的手,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只要你愿意,我帮你把这摊子甩出去。”
      
      从高处看,这场景还挺和谐。尤其温以宁没挣扎没反抗,反倒鲜眉亮眼莞莞一笑的模样,又给当下镀了一层欲拒还迎的暧昧颜色。
      
      二楼长廊隐匿在做旧的光影里,存在感很低。牌局已经轮了两圈,人乏的很,手气也疲软,唐其琛干脆撂了牌,让柯礼凑个位,自己出来透气。
      
      本是背靠着长廊低头看手机,不知怎的回了神,往直觉中的方向侧头看下去。这一看,看得唐其琛皱了眉。迟疑两秒,他关了手机转过身,换个角度确认一眼,心里便有了数。
      
      五六分钟,从温以宁落座,到她和男人侃侃而谈,再到红酒碰杯,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最后是温以宁意味不明但温情款款的微笑——
      都一个不落地落进唐其琛眼里。
      
      不用知道前因后果,眼前一幕实在暧昧,女有情,男有意。
      
      柯礼从里厅出来,一声“唐总”顿在嗓眼,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以为唐其琛眼熟那人,答疑道:“是义千传媒的高副总。”
      
      柯礼跟在唐其琛身边多年,对他的一言一行都能揣摩几分,不过这次却会错了意,问:“需要我去打声招呼吗?”
      
      唐其琛收回目光,“进去吧。”
      
      两人并肩往里走,柯礼说:“那支广告的推广策划,就是义千传媒负责的,高副总主管的业务。义千的业务能力在国内相当过硬,不过安蓝这次生了气,小事一桩,却坚持换公司。”
      
      这事不算什么,汇报级别还够不上到他这里,唐其琛没有放在心上,“随她。”
      
      柯礼推开门,手挡着让他先过,唐其琛忽问:“义千传媒谁接的案子?”
      
      “姓文,不过好像移交了,现在是谁暂时不清楚。”柯礼笑了笑,“高副总爱美人,也是业内共识了。”
      
      唐其琛表情一瞬起疑,有微妙,有猜忌,最后又恢复平静。以最直接赤|裸的东西用来交换捷径,他在这个圈子见过太多。
      重逢这个词本身就带了那么点情分,在他心里算不上,顶多是场平平无奇的撞见,最后还以一个不屑的句号收了尾。
      
      温以宁五分钟后从洗手间回来,补了点妆,笑意照人。
      高明朗见过的漂亮女人数不胜数,久了便也没劲。温以宁的气质不算特别柔和,偶尔冒出的戾气跟玫瑰茎上的刺一样。男人心思下作,越得不到就越想要。
      
      “还想喝点什么?”他倾身向前,为温以宁今晚的态度感到惊喜。
      “再喝点酒。”温以宁伸手越过桌面,拿起酒瓶自己倒了起来。
      “你要不喜欢这个地方,咱们换别处。”
      “换哪儿?”酒液满了半杯,继续倒。
      “我家。”高明朗挑明。
      温以宁点点头,“嗯。”
      
      男人笑得眼纹纵横,迫不及待地起身,边推椅子边说:“放心宝贝儿,这个烂摊子明儿我就帮你推了,不会让你为难——”
      话还没说完。
      温以宁举起满杯红酒,手起杯落,利利索索泼了他一脸,高明朗本能反应地掀了桌面上的东西,噼里啪啦砸了一地,他吼叫:“你他妈的疯了吗?!”
      
      温以宁把空酒杯扔他面前,特淡定地擦了擦手,看他一眼说:“高总不长记性,我只是帮你提提醒。”说完转身要走。
      
      高明朗狼狈不堪地追过去,结果被凳子脚撂倒,这一跤摔得重,他气得嘴角发抖:“行,行,不知好歹,你行。”
      
      温以宁头也没回,推开店门,空气清透,雨停了。
      
      唐其琛透个气重回牌桌,手气反倒更差了。一桌都是衣冠楚楚的禽兽,调侃几声唐大老板承让,个个赢得盆满钵满。
      
      柯礼从外头进来,有人问:“什么动静啊楼下?”
      
      “不清楚,摔了个人,估计是闹矛盾的。”话题轻轻揭过,柯礼压低声音,问唐其琛:“安蓝电话打到我这儿,她想过来。”
      
      唐其琛推了牌,手气邪乎,这盘又得输,隔了半晌他才说:“太晚了。”
      柯礼点点头,走出去给安蓝回电话。
      
      唐其琛昨天才从美国回来,这次在国外待了半个月,高密度工作太费神,于是借着倒时差休息了两天。
      次日,九点的集团例行周会提前至八点,积压的工作不少,唐其琛往那儿一坐,各部门有条不紊地汇报。这位少主入主董事局五年,两年前任CEO,全面主持集团事务,耳濡目染,大家的做事风格也趋于统一,精炼,简洁,切中要害,没有一丝赘言。
      
      会议最后,柯礼问:“各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留白数秒,刚要宣布散会,陈飒说:“唐总,义千传媒想跟我们继续沟通产品广告的后续推广。”
      唐其琛侧头问柯礼:“智能系列?”
      柯礼低声:“对,安蓝拒绝的那家。”
      “你是主管部门,听你的意见。”唐其琛放权陈飒,不打算过问。
      
      得到明确态度,陈飒很快做出决断:“他们更换了负责人,姓温,昨天留了预约。我会让李主管对接,并且将正式的解约函发过去。”
      
      最上头的那位没再说话,大家合上笔记本准备离座,唐其琛忽然开口:“温什么?”
      
      “以宁,温以宁。”
      
      陈飒负责集团宣发事务多年,心思缜密。唐其琛虽是无意一问,但她听出了话里的余地,试探着说:“义千传媒的两位小花旦都派了过来,诚意还是很足的。”
      
      这话看似赞赏,但从眼高于顶、业务手腕比男人还强悍的陈经理口里说出,仍属不屑一顾。
      语毕,陈飒看向唐其琛,“我会尽快落实新的承接公司,周三前……”
      
      唐其琛语调平,情绪淡,打断说:“先见见,再做决定。”又问:“约的什么时候?”
      
      陈飒从善如流,“明天。”
      
      唐其琛略一颔首,起身时松了松衬衫领口,重复一遍:“陈主管明天跑一趟南边。这个人你亲自见。
      
      ——散会。”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