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8、第 78 章 ...

  •   
      沈慕锐这一次开口让萧墨存“相帮”情真意切,比之先前多了几分忧虑和迫切的期待。他那双利如寒星的眼眸定定地望着萧墨存,眼光中流露说不出的兴奋和信赖,萧墨存心中一软,便是明知这一答应,其后自身难以再享清净平和,却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将那未来无穷的波折和暗涌均忽略不计。
      既然应承了沈慕锐,以萧墨存做事的风格,便是不拖泥带水,马上投入进去。此后一连半月,他先是将沈慕锐手头掌握的凌天盟部众资料收集起来,进行分析,再以沈慕锐的名义,派遣部众赶赴临近各堂,收集相关数据信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萧墨存这才知道,原来凌天盟内部竟如一个小小朝堂,权力相争,裙带关系早已盘根错节。其间欺男霸女者有之,中饱私囊者亦有之,更不用提盗名欺世,庸碌无为的其他人了。更有甚者,有些分舵,简直如同绿林山寨,横行霸道,不要说离原本侠义的初衷甚远,连做个基本良善之人都堪舆。长此以往,不要等朝廷派兵围剿,这些人状如散沙,迟早自个废了自个。
      
      这样就很好解释,为什么木四先生这样的人,能够迅速在一个分堂内站住脚跟,并迅速爬到决策层的位置,进而左右堂主意志了。这一点,当然跟堂主孙鹏远目光短浅,心胸狭隘分不开。但问题是,这样一个草包,到底是如何当到了十二堂堂主之一?
      萧墨存脸色凝重地注视着手上的宗卷,他发现,这个问题之所以没有人提出,并不是凌天盟内缺乏有识之士,而是有识之士大都禁锢于“恩义”,“人情”这样的范畴,而无法指出诟病。比如孙鹏远的提拔,在萧墨存这样的现代人看来,完全就像一场老套的武侠长片。沈慕锐初遇萧墨存之前,曾经遭遇过一次部下的反叛,在被昔日的亲密战友反戈一击之中,沈慕锐被打得措手不及。在他遁逃养伤之际,曾有护卫数人冒死护他。后来,这数人均死于非命,其中一人临死之前,求沈慕锐替他照顾胞弟,当时在归远堂一个分舵当小舵主的孙鹏远。沈慕锐为人最讲究有恩报恩,夺回盟主之位后,便妥善安置那数名为他罹难的护卫家人。正巧原归远堂副堂主参与叛乱,被孙鹏远绞杀,于是功上加恩,沈慕锐便提拔了孙鹏远任这副堂主位。未及数月,堂主殉难,孙鹏远才当上了归远堂堂主。
      萧墨存只觉啼笑皆非,一个这么重要的职位,竟然不需要经过选举或者考核,仅凭领袖个人喜好随意任命。即便是皇帝统治下的天启朝,不管台面下交易几何,文武百官至少在场面上,还有科考武举,地方官员每三年还有一次由其上级官员主持的政绩考核。沈慕锐倒是爽快,他哥两好一般轻轻松松便把一个堂主之位送了出去当还人情,怎么怨得了底下众人不有样学样,乱成一锅粥?
      萧墨存是受过西方教育的人,并不认同这种将个人情感与团队建设拉扯上关系的做法。在他的观念中,设想一种制度,首先是将人性往“恶”里面考虑,唯有这样,才懂得承认人会犯错,人会做恶,才能发挥制度规约的作用,才能从制度上确保这种纰漏的减少。而凌天盟现在的状况是,把盟众全设想成天生道德高尚,动不动就会发扬爱盟主义精神,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于是制度被空置,成为一纸空文,人情练达才是最该遵守的盟规,造成大堆稀奇古怪的问题层出不穷,难以一言以蔽之。
      
      因此对萧墨存而言,最应该教育的不是其他人,恰恰就是他的爱人沈慕锐。他又花了半月的时间,每夜灯烛之下,与沈慕锐反复灌输管理思想和管理观念。萧墨存前世出生商贾之家,自幼耳闻目睹的精英教育中,实在不乏企业管理学一门,加之他聪明过人,即便未曾参与过企业管理案例,却也大致明白这一操作是怎么回事。他始终记得,自己的祖父,那著名的华商巨子说过的一句话“管理并不神秘,说穿了,不过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就是说,你自己都只能是个凡夫俗子,又怎能要求属下职员舍生忘死,为组织鞠躬尽瘁呢?因此,他设想的凌天盟盟规,却是不讲人情,却要充分考虑人性。
      只是,这一套观念要让沈慕锐这样满脑子侠义豪情的古代人接受,颇费了一番功夫。很多平平常常的现代观念,对古代人而言,却不啻为惊世骇俗,解释起来相当费力。最令萧墨存恼怒的是,说着说着,这人总会想方设法,又摸又亲,动手动脚之后,结局总是只有一个,便是两人说到床上去。萧墨存难得动怒,摔了杯子问沈慕锐到底想不想要听自己的建议,若只是耍自己玩,那趁早各干各的。沈慕锐慌了神,忙将他搂入怀中好好地抚慰了一番,低头认错,却将过错推到萧墨存头上:“谁让你灯下瞧来,美得令人晃神,我把持得住才怪。”
      当然,这样的话,也只能说一次,多了萧公子就要真跟他翻脸,沈大侠揣摩他的心思,向来八九不离十,知道他的底线在哪。尽管灯下看他人美如玉,真个难描难画,令他每每瞧见,总是心猿意马。而他所解说的东西,所阐述的想法,每每令他如坐针毡,当下听起来尽管极为不顺耳,恨不得拂袖而去,可过后仔细一思索,却又觉受用无穷。
      沈慕锐常常有所疑惑,觉得自己面对的,尽管一张鲜花嫩柳一般的脸,却不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倒像一个八十岁的老鬼。他的冲动,一半为了萧墨存,一半却也为心底的惶恐,似乎唯有将那人紧紧抱入怀中,压到身下,进入他的身体,才能感觉那人是自己的;不然,一个恍惚之间,那人便似乎要化为虚空,再也把握不到。
      
      两人经过长达半月的“磨合”,终于就凌天盟盟规及所阐述的道义目标达成了共识,其后由萧墨存执笔,历经三日,写成《凌天盟纲要》,这份纲要分为三大部分,首先是凌天盟告天下书,内就凌天盟宗旨,其奉行道义,其所主要意图进行阐释,并批驳朝廷污蔑其为“草寇”,武林同仁斥责其“乌合之众”等观点。第二是凌天盟盟章,围绕盟内组织制度,权力结构、盟众纪律原则进行详细规定;第三是凌天盟盟规,也就是新的规章制度,这份制度详细而人性,既考虑到盟众大多穷苦人家出身的实际需求,又对违反者做出了严厉的处罚规定。
      这大概是这个时空历史中出现的第一份民间反政府组织活动纲领,它凝聚了萧墨存前世所知的政治学及管理学知识,却也针对这个时空江湖组织的特性。那三日里,他思如泉涌,奋笔不停,几到废寝忘食的地步。若不是小全儿在一旁盯着他喝药吃饭,怕是连这个也要省下来。
      
      等到萧墨存写完最后一笔,站了起来,却觉一阵天旋地转,他差点站不住,勉力撑住书案,才没倒地。萧墨存一阵心怵,这种眩晕太过熟悉,当初在宫里,便是眩晕袭来,然后自己莫名其妙缠绵病榻,若不是遇到白析皓,只怕此刻早已小命休矣。他忙晃了晃头,强行将那阵眩晕压下去,恰巧门外传来轻微剥啄之声,萧墨存不愿显露病态,令众人大惊小怪,便坐回椅子里,与平常一般无二地道:“进来。”
      门嘎吱一声被推开,小全儿撅着嘴,端着托盘进来,里面照例是一碗浓黑药汁。他气鼓鼓地走了进来,将药碗往桌子上一撂,道:“公子爷喝药。”
      “好。”萧墨存淡淡一笑,道:“小猴儿,怎么,有谁欺侮你了?”
      “没人。”小全儿低头道。
      “没人?”萧墨存温言道:“你嘴唇都撅得可以挂油瓶了,还说没有。说吧,什么事?”
      小全儿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只看着萧墨存,咬着嘴唇道:“我,我,我讲之前,公子爷先恕我无罪。”
      萧墨存叹了口气,手指扶额,虚弱地道:“说吧,我总是你的主子,有什么事,我替你担着便是。”
      “还有什么?不就是猜不透主子呗。”小全儿嗫嚅道。
      “猜不透我什么?”
      小全儿鼓起勇气,轻声道:“当初您为朝廷尽忠尽职,小的无话可说,什么门出什么人,咱们都是朝廷的人,从小就讲报效忠义两全的。可如今,这凌天盟算什么东西,也值得主子您尽心费力么?自古忠臣不事二主,便是,便是瞧在沈大侠的面子上,可也不必,不必如此••••••”
      “你,你是说我朝秦暮楚了?”萧墨存涩声道。
      “不,不是。小的就是想不明白,您是天潢贵胄,嫡亲的龙子龙孙。满京城谁不知道,皇恩浩荡,都向着晋阳公子府,便是,便是朝堂之上受了委屈,可哪会皇上不是大把的赏赐回去等着您?沈大侠再好,可,可也是••••••”
      “可也是一个草民,配不上我这所谓的天潢贵胄,嫡亲的龙子龙孙?”萧墨存冷笑一下,只觉一股闷气堵上心口,脑袋里一阵阵扯得疼。若在平时,他还有心思教导小全儿一番,可现在正是身体虚弱之际,又被这样气急攻心,他抿紧薄唇,伸出手去,想要端起药碗,却发觉手抖得不成样子。
      “主子,主子您怎么了?主子,您甭生气••••••”小全儿一见萧墨存这个样子,唬得脸都青了,忙凑上去端起药碗,含泪道:“主子,小全儿是满嘴喷粪,没有见识,您千万别生气,您要喝药不是,小全儿伺候您。”
      萧墨存待要扭头赶他下去,却见他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犹如受惊的小动物。想来适才那番话,也是他年幼无知,再加上身处底层,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才说出,倒也不是有心要气自己。他轻轻吁出一口气,缓缓道:“没事,我自己来吧。”
      “主子••••••”小全儿急得眼泪流了下来,不知如何是好。
      萧墨存心里一软,还是伸过头去,就小全儿的手将那碗药一口一口喝了下去。小全儿不敢多言,乖乖伺候他抹嘴、漱口,待一切完毕,方小心翼翼地问:“主子,要将歇么?”
      “也好。”萧墨存站起来,将写好的东西卷起放好,手搭上小全儿的肩膀,道:“我们过去••••••”
      他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完,一阵强烈的眩晕袭击而来,霎时间一个站立不稳,直直滑倒在地。恍惚间,听见小全儿尖声大叫:“公子爷,公子爷您怎么啦?”再听见门户被人大力撞开,好几个人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依稀辨得出赵铭博、红绸的脸。然后,仿佛有人在他耳边吵闹着,有一个女声高昂而刺耳地叫道:“这都怎么伺候的?人成这样了,首领来了,我们一个个都逃不了!”
      萧墨存抖着嘴唇,想说红绸别急,有我呢,沈慕锐不敢把你们怎么样。可他哪里有力气开口,霎时间眼前一黑,陷入更深的昏迷中。
      

  • 作者有话要说:  庆祝光棍节的一章
    没想到写完了,光棍节已经快完,嘿嘿。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