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林凛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竟然可以亲历其境地看到传说中的血腥场面。
      从一睁开眼睛,他便看到一具赤 裸的女人躯体以耶稣受难的姿势被绑在诺大的雕花木床上,脑袋低垂,长长的黑发低垂下来遮去了她大半张脸,黑发边缘,有一个弧度极其优美的下巴和一张毫无血色的,瘀肿的嘴。与黑发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那具苍白到宛如石雕的躯体。那具躯体此刻毫无生气地涣散着,上面布满触目惊心的狰狞伤痕。林凛心下一震,发现那些伤痕主要集中在女性敏感部位,有一片惨不忍睹的红色液体痕迹,不知是血还是其他的东西。肌肤上交错众多可怕的红色鞭痕,呈鱼网状分布,与白色肌肤,形成一种诡异的和谐。
      他越看心里越惊,女人的腿微张,形成一个畸形姿势,大腿内测同样伤痕累累,一股血液从顺着白玉的大腿流出,此刻已经凝固,并在女人身下染下一片惨烈的红云。同时,他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右胸以下奇怪地凹了进去,周围一片乌紫,凭他粗浅的医护知识,也可以断定女人不仅遭受了侵犯,而且被毒打过,以至于连肋骨都被打断。
      震惊以后,他被一种强烈的愤怒所充满,在男女关系中,再没有什么比强行占有更野蛮,也更让人恶心的了。他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虽然有点头晕目眩,可他强撑着,扶着墙壁,慢慢地走向那个女人。越往近看,那一身的伤痕就越象鞭子一样抽在他身上,他伸出手,发现手因为生气正抖得厉害。不能生气,他深吸了一口气,不能因为过度的情绪让心脏病复发。在这当口,他必须把这个女人放下来,然后赶在那个罪犯回来之前,找到一个电话,拨打110和120。
      他爬上床,跪在那个女人的身边,只觉那具惨烈的躯体上遍布的伤痕犹如一朵朵开在冰天雪地中妖冶的花朵,每一朵都在张开嘴,对他妩媚地微笑。他甩了甩头,幻觉,怎么会有这样的幻觉,那具凄惨的女性躯体,却具有某种奇特的,难以抗拒的魅力,仿佛一把锤子直接打击在他内心深处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在他的手指碰到这些伤痕时,内心深处竟然有隐约的快感浮现出来。他吓了一跳,活了二十八年,他从来都觉得自己至少是个性取向非常正常的男人,□□很少看,崇尚自由平等,对暴力和以强欺弱更是深恶痛绝。怎么会在这个救人的节骨眼上,居然对可怜的受害人浮想联翩。他深吸了一口气,顺手从床边拉过一见衣服,纯白的丝质长袍,可能是睡袍之类的东西,他没有细看,将这件长袍仔细地裹在女人触目惊心的身体上。然后,他转到了绑住女人双手的地方,被绑处早已淤血成片,可见绑的人多么心狠手辣,毫不怜惜。他颤颤巍巍地将丝带解下,忙不迭替这个女人揉她的手腕,绑了这么久,可千万不要血液不循环废掉。
      林凛揉了一会,女人依旧没有苏醒,才想起或许应该把女人放平,他小心翼翼地托着女人的头,将她平放在枕头上。女人柔软的黑发缓缓散到两边,露出一张精致到无以伦比的脸来。虽然这张脸毫无血色,嘴唇干裂,但丝毫不损它原本的美丽。林凛呆了呆,在他的生活经历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人,她脸上稚气尚存,年龄不会超过十八岁。天,十八岁,花一样美丽的年龄,是谁如此丧心病狂,对这样一个花季少女下这样的毒手呢?
      他俯身听了听她的心脏,还算平稳,呼吸也不急促,看来她只是昏过去而已。但是醒来后该怎么办呢?谁能告诉一个受到这么大伤害的女孩子如何快乐健康地活下去?
      他想起曹诗韵十八岁的时候,整天只知道没心没肺地骗他的东西,哄他替她做功课。曹诗韵,这个名字宛如玻璃断片一样缓缓地割破他的内心,不,不能再想曹诗韵,至少现在不能。他叹了口气,手指轻柔地替那个少女拨开脸上的乱发,生怕力量太重会使得她再受伤害。少女在昏迷中嘤咛了一声,娇娇柔柔的,仿佛春雨浸润的泥土。
      林凛心里难受,看那少女眉头微颦,仿佛在昏迷当中也在忧心忡忡,可怜的女孩子,等从这里出来后,一定给她介绍最好的心理医生,让她早日走出这件事的阴影。但是,当务之急是赶紧报案,离开这里。
      他抬起头,环视周遭,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身处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中。这间房很大,分内外室,一色木器家具,陈设的屏风、字画、摆件无不精美,铺成得非常华丽。他下了床,踩着厚厚的地毯走了内室,看到外室当地一个落地青兽熏笼,内里甜香阵阵,空气中充满男女欢好的旖旎气息。靠墙一个雕花大案,案上一个五彩开光嫦娥奔月瓶内,插着一支怒放的梅花。
      林凛觉得很奇怪,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瞧这些仿古家私,没一样是便宜货,看来这个□□犯还不是一般人,是个非常有钱的□□犯。林凛厌恶地皱皱眉,这是怎么回事,屋里完全看不到电灯、开光、空调之类的东西,难道那个□□犯以古为乐,已经到了摒弃现代生活的地步?如果这样的话,那还不是一般的变态。度假村?还是影视城?还是什么地方开发的旅游点?林凛心里琢磨着,你这里没有电话,难道外面也没有吗?我就不信当代哪个旅游景点能返璞归真到这样的地步。
      他悄悄地走到门边,打开门正想出去,迎面却不期然撞到了一个人。
      “哎哟。”只听一个女孩叫唤一声,跌倒在地。林凛有些意外,以为外面有五大三粗,相貌萎缩的男人看守,确怎么是个小女孩。他细看,那个女孩模样干净俏丽。她一见到林凛,吓得赶紧匍匐在地,口里称:“公子,奴婢冲撞了公子,奴婢罪该万死。”
      林凛回头看了看,没有其他人,小心翼翼地问:“你在跟我说话?”
      女孩一听,愈加惶恐,忙不迭地磕头说:“公子公子,奴婢死罪,奴婢死罪。”
      “你说什么呢你,没事吧小姑娘。”他伸手去拉那个小女孩,这才发现女孩脸上已经泪痕遍布,小小的脸上尽是恐惧之色。他的手一碰到那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立即跳了起来,仿佛他是毒蛇猛兽一样避之不及。立即,她发现自己的失礼处,又重新跪下,仍然说:“奴婢死罪。”
      林凛彻底糊涂了,他靠近那个小女孩,蹲了下来,问她:“你认识我?”
      小女孩惶惶然看了他一眼,说:“当然。”
      “我是谁?”
      “当今大启□□的晋阳公子。”
      大白天说什么胡话呢?林凛叹了口气,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说:“小姑娘,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谁教你这么乱说话的?这里有没有电话,我的手机没带着,你借个电话给我打。”
      小女孩狐疑了一下,立即转换成恐慌,低下头忙不迭地说:“公子,奴婢愚钝,奴婢不该打扰公子的,求公子责罚。”
      “不要再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了,快起来,带我去打电话。”
      小女孩依旧跪在地上,脸上却带着一丝凛然的表情:“请问公子是要将奴婢发配到静安堂还是教习房,奴婢自己去领打。”
      “打什么?天,我说的话你听不懂么?”林凛越听越糊涂,就在此时,他注意到小女孩的装扮:她一身长长的墨绿色衣裙,两边梳着发髻,系着同色的稠条,分明是一个古代的丫鬟装扮。再低头看自己,一身纯白府绸长衫,袖口宽大,长长的乌发顺着衣裳耷拉在两边。他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留过这么长的头发了?他伸出手,那是一双从没见过的修长洁白的手,均匀得仿佛通透的玉雕一样。他吓了一大跳,捏了捏自己的脸,有痛感,可皮肤触手滑嫩,绝对不是摸了二十八年的质地。
      他愣愣地站了起来,对小女孩说:“你跟我出去。”
      小女孩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从地上爬起来,行了礼。林凛一把打开了门,外面的寒气刹那间灌了进来,他模模糊糊地走了出去,脚底有点虚,忽然间一个少女的胳膊伸过来扶了他一把。林凛回头朝那个小女孩笑笑,却见那个小女孩一脸害怕的神色。他顾不上那许多,扶着她的胳膊走了走,触目之处尽是台阁庭院,腊梅白雪,好一处堂皇壮阔的宅子。他这一走,底下许多人围了上来,垂首而立,个个口呼“公子”。远远的,两个漂亮的古装女孩奔了过来,一个手拿大毛披风,一个端着手炉,两人奔到跟前,一个将他被冻在寒风中的身子裹进暖暖的披风当中,一个将温度合适的手炉送入他的怀里。两人一左一右扶着林凛,左边那个问:“公子,奴婢们才刚打发人去请赵太医,这会您先回屋躺躺好吗?”
      右边那个说:“公子,奴婢吩咐了门外的小子去景王爷府上寻了那清风百花露,安神最好不过的,您看待会温一钟给您尝尝,可好?”
      林凛呆了呆,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他站在那里,穿堂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冷战。电掣雷鸣的一刻,他脑袋里转过一个令他恐怖的念头,说:“我想出府看看。”
      “公子,您身子刚好点,太医也请了,宫里也打发人去说了,您今儿个就放心在府里歇歇,天大的事也只管等到明天。。。”
      林凛打断了她,口气生硬地说:“我要出府看看。”
      两个女孩面面相觑,不由得都鞠躬行礼,说:“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小声问:有没有人啊。。。
    有人的话,冒个头好不好?
    一个人写很孤独啊。。。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