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5 ...

  •   那一抹浅淡的笑容一如记忆里那般温柔和煦,仿佛是三春的暖阳撒入他干冷孤寂的心田。
      
      眼前的女子是他思慕十数年的心上人没错,可是她眼里痴情却不是给他的。
      
      一张笑容灿烂的俊脸在脑海里划过,最后定格成一张鲜血淋漓、伤口狼藉的面庞,窦靖心口一缩,苦涩的滋味蔓延开,连着脚下的步子都难以迈开。
      
      踏出这个凉亭,他便要远赴边关,自此山长水远与她两地分隔。短短的交集拆开,余生便是平行互不干扰的两条线。她是苏大小姐,而他却不再是她心上的顾二少,他的一腔情谊早就注定是要付诸东流了。
      
      “顾二少爷请留步!”见自家姑娘在男子转身时瞬间暗淡了眸光,小竹连忙出声唤住了来而复去的男子,对着他的背影道,“我家小姐不管不顾地赶过来只为了你,您若是……有半分心也不该就这样一走了之啊。”
      
      小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彼此有意,偏偏这顾二少爷还要这样绝情而去,将她家小姐的心伤透。
      
      见窦靖停了下来,小竹扭头向自家姑娘做了个鼓励的手势,而后就朝着亭子外走打算把这里留给两个人。
      
      路过窦靖身边时,小竹顿了顿,低声道:“顾二少爷,您是个什么心思总该与我家小姐说个清楚,就这样一走了之,您让我家小姐怎么办?”
      
      言罢,便飞快地跑出长亭,待在长亭外一棵槐树下候着。
      
      窦靖看了一眼自己的马儿,半晌才缓缓地转过身,看向眼眶微红的苏绾平,声音有些发涩:“你这是何苦来这一遭?”
      
      知不知道他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能潇洒地抽身而去,如今这般要他怎么办?
      
      苏绾平看着立在亭子边神色寡淡疏离的男子,杏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俊朗的面庞,缓缓开口道:“如果我不追来,你是打算不辞而别,一辈子都不回来了?”
      
      “你不该追来。”顾崖淡淡地道,目光没有半分波澜地看了一眼苏绾平,而后又落到她身后的槐花树上,“你追来也不会改变什么。”
      
      苏绾平冷笑了一声,上前一步,语气里多了些讥讽,道:“顾崖,你还有没有心?这些年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苏绾平是不信他这么些年半分不知道她的心意,如今这般绝情,难道她真的是自作多情了吗?
      
      女子神色哀伤,几乎灼伤窦靖的心,他捂住心口,忽而自嘲地笑了,有泪水从眼角滑落,他一拳打在凉亭的柱子上,几近痴狂地道:“顾崖?顾崖?你口口声声念的人是顾崖,而我……”他转过身,眼睛通红地看着几乎怔住了的姑娘,“而我姓窦名靖,字长庚,根本不是什么劳什子顾崖。”
      
      他笑,笑到最后只剩下落寞的一句话,“苏姑娘,你爱的是意气风发的顾家二少爷,而站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个孤儿,一个五年前从沙场死里逃生的行尸走肉罢了。”
      
      “不,不会的,怎么会呢……”
      
      苏绾平难以接受,眼前这人怎么会不是顾崖,五年前……
      
      五年前从军的顾家二少爷负伤归家,伤好后性情大变,她以为是战争改变了他,可从未想过他不是顾崖!
      
      “呵,你要用这样拙劣的谎言来骗我吗?你怎么可能不是顾崖,怎么可能……”熟悉的眉眼和记忆里的相比只多了几分冷峻,怎么可能不是一个人?
      
      一些伤口被划开,血流了出来,也无所谓再多扒开几分。
      
      窦靖的声音恍若悠远,“顾崖是我的表兄,相差半月出生,我们的母亲都出自镇江陆家,是双生姐妹。”双生姊妹生的孩子相像并不算奇事,“我母亲生我时难产,父亲认为我不详,将我扔出顾家,是姨母收养了我。我和顾崖一起读书一起习武一起从了军,五年前那一仗,顾崖没能活着回来,我负伤回来,一度失忆,所有人都说我是顾崖。可我后来好了,知道他们不过想要一个替身罢了。呵,可是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是冷的,姨母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可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怨恨让我知道,她其实在恨我,或许顾家人都在恨我,也许死在沙场上的人该是我才对……”
      
      窦靖看向苏绾平,眼睁睁看着她捂着嘴往后退了一步,扯了扯嘴角,笑得凄凉:“现在,你也会这样想吧,我这样的人就该死在沙场才是。”
      
      漠然转身,头也不回地快步下了台阶,翻身上马,一挥鞭便扬长而去。
      
      马儿嘶鸣的声音唤回了苏绾平的神思,她跌跌撞撞地追了出去,眼睁睁看着疾风骏马载着无情而落寞的身影绝尘而去,泪水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落下。
      
      “不是这样的,不是……我没有这样想过……”
      
      “我早该猜到的,我不想你死啊。”
      
      “长、庚……”
      
      从头到尾,她爱的是这个人,而不是一个名字。
      
      —— ——
      
      苏绾宁拨弄着碗里的鱼食,心不在焉的喂着鱼,听着隐隐传来的觥筹交错之声,她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姐姐方才跑出去时神情明显不太对,到底是什么事会让一贯以冷静自持的姐姐那样不管不顾?
      
      顾崖?
      
      苏绾宁霍然起身,将手里的鱼碗搁在栏杆上,提着裙子便准备往宴席的方向跑去。
      
      她得跟娘说一声,万一姐姐出了事可怎么是好?
      
      转过湖面上的游廊,苏绾宁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杏眼半眯看向那消失在花园门口的纤细身影,不由微微蹙了蹙眉。
      
      若是她没有看花眼,那女子好像就是那天她在城门口遇见的袁二姑娘?嗯,好像叫袁妙枝来着?
      
      心里疑窦渐生,苏绾宁直觉有一场好戏可以围观,脚步轻抬就跟了上去。
      
      借着一人高的花墙掩住自己的身形,苏绾宁抬目看向花园中央的凉亭,那身着紫衣的袁妙枝正立在那儿。
      
      袁妙枝身姿纤细,身段却是极好,一身合身的紫色裙衫完美的勾勒出妖娆动人的身段,只是立在那儿便是万种风情丛生。
      
      苏绾宁侧头打量袁妙枝的装扮,总觉得有些眼熟,然而不等她思索出个头绪,就看见一个颀长的身影一步步走进凉亭。
      
      那背影和衣裳太过眼熟,苏绾宁一惊。
      
      袁妙枝只留一个背影摆明在这儿设局,言之哥哥进去了岂不是要被算计?
      
      苏绾宁提着裙子正准备绕出花墙便被人擒住了手腕,她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张俊美的面庞,整个人顿时傻了。
      
      “言之哥哥?”
      
      “嘘。”顾岑将手指抵在唇上,压低了声音,道,“别说话,乖乖看戏。”
      
      苏绾宁心里好奇极了,但也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只能乖乖地站回了原处,与顾岑比肩而立围观凉亭里的好戏。
      
      凉亭里,袁妙枝一颗心高高地提起,纵使眼前景色秀美如画,也无法教她的心平静下来。
      
      所有的成败皆在今日这一举,她一定不能出错!
      
      脑海里浮现那人俊美无双的面庞,袁妙枝微微红了脸颊,为了那样的人物,把女儿家的矜持抛下又算得了什么?
      
      脚步声由远及近,落入袁妙枝的耳中却教她掌心都沁出了汗。
      
      等到那脚步到了近前,袁妙枝咬咬牙转身猛地扑进来人的怀里。
      
      顾岸的脸色一下子暗沉下来,那甜腻刺鼻的脂粉味扑鼻而来,几乎教人作呕。顾岸二话不说,直接伸手将怀里的人一把推了出去。
      
      “放肆!”
      
      顾岸是长房庶出的少爷,在顾家小辈里行三,平素行事颇有几分其长兄的影子。
      
      袁妙枝本来就有些害怕,这会儿被人推出去,她心里又羞又怕,一时也没注意到面前的人不是她心心念念的顾岑,便只顾低着头拿手帕去揩眼角,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期期艾艾地道:“妙枝一心爱慕顾大哥,虽自知身份卑微配不上你,但还望你怜惜妙枝一片痴心,允我跟在你身边,哪怕是为奴为婢,我也心甘情愿,顾大哥……”
      
      “你有什么资格?”大哥是天之骄子,又岂是这等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可以肖想的!
      
      “啊……”袁妙枝愣了一愣,她的脸色瞬间煞白,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男子,“顾大……”
      
      戛然而止的声音,瞬间惨白如纸的脸色,看着面前一脸阴沉的顾岸,袁妙枝知道她今天是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心疼我窦哥哥1s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