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4 ...

  •   虽然顾老夫人一再强调寿辰不必大肆操办,但是整个寿宴的排场还是颇为壮观。
      
      顾家三房的人除了还远在京城的顾小四外都尽数到齐了,便是早些年出嫁了顾家几位姑奶奶也都赶了回来。
      
      顾老夫人看着满堂的儿孙,喜得眉开眼笑,嘴上却只道:“没得折腾来折腾去做什么呢,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
      
      趴在顾老夫人身边的顾燕笙闻言仰起头,道:“祖母是老寿星,要长命百岁呢。”
      
      “好好好,祖母努力活,活成老妖怪。”
      
      一句话逗得一屋子的开怀大笑。
      
      正说话间,外面便有人来传苏家拜寿的人来了。
      
      顾岑立即起身迎了出去,趴在顾老夫人膝头的顾燕笙见状轻轻哼了一声:“一遇见苏家人,哥哥总是什么架子都不顾了,这殷勤样教人看了像什么呢。”
      
      顾老夫人眸光半敛,拍了拍孙女儿的头,沉声叮嘱道:“今儿可不许你胡闹。”
      
      小孙女儿素来和苏家姐妹不和,顾老夫人也是头疼不已。
      
      顾燕笙撇了撇嘴:“祖母也偏心。”
      
      说着就跑到钱氏的身边去了。
      
      钱氏拍了拍女儿的手,没有多说什么。
      
      儿子待苏家人殷勤,她这个当娘隐约有些猜测,只是她知道自己插手不了儿子的事情,也就姑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苏伯尧携苏夫人走进大厅,身后跟着苏家的三个孩子。
      
      顾老夫人笑吟吟地接受了苏家人的拜寿,才朝着那身着蓝色衣裙的小姑娘招了招手,“阿宁,过来。”
      
      “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苏绾宁眉眼弯弯地朝着顾老夫人拱了拱手,而后才顺着顾老夫人的意思坐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道,“争取返老还童呀。”
      
      顾老夫人被她那狡黠的模样逗得合不拢嘴,指着她笑道:“光说可不行,没有寿礼老婆子可不高兴了。”
      
      “唔,我拿了礼出来,老夫人不能嫌弃我。”苏绾宁认真地道。
      
      见顾老夫人点头,苏绾宁才展颜一笑,冲着鸾儿招了招手,后者登时会意,捧着锦盒走上前。
      
      苏绾宁站起身,打开锦盒,伸手取出一副绣图,一打开,赫然是一副刺绣的百寿图。
      
      坐在钱氏身边的顾燕笙原本还探长了脖子想要看看苏绾宁准备了什么好东西,结果只看到一幅平淡无奇的绣图,顿时不屑地笑了,“我还当是什么好东西,也值当……”
      
      “双面柳针,一百零八个福字,阿宁这份礼别出心裁、独具匠心,陶家针法果然名不虚传。”顾老夫人的一句称赞教顾燕笙才说了一半的话卡在嘴边,吐不是咽也不是,脸色难看极了。
      
      钱氏坐在一旁也忍不住笑着道:“阿宁小小年纪,能有如此针法功力,真是不容易。”
      
      顾老夫人摩挲着绣面,半晌才恋恋不舍地让金嬷嬷妥帖地收好,拉着苏绾宁的手,毫不掩饰自己的满意,道:“莫说阿宁最得我的心意你们还吃醋,这样的巧心思谁能有呢。”
      
      坐在一旁正在喝茶的顾岑闻言放下手里的茶盏,道:“祖母说这话可是让我们的东西都拿不出手了。”
      
      在老夫人跟前,顾岑也如一般的儿孙一般,褪去在外面的骄傲,只余下满身孺慕。
      
      顾老夫人斜了长孙一眼,淡淡地道:“旁人的不敢说,你定是拿不出好东西的。”
      
      如今的顾家也只有顾老夫人敢这样数落顾岑了。
      
      顾岑不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无辜地道:“祖母瞧不上眼,孙子也不敢献丑,只可惜了军师献策无用武之地。”
      
      “哦,还特地寻了军师?”这下不仅顾老夫人来了兴致,坐在屋子里的众人也都好奇了起来。顾大少爷每年贺寿送礼都被嫌弃都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今年竟然寻了军师出谋划策,那呈上来的贺礼肯定十分精巧。
      
      顾燕笙也忍不住小声催促道:“哥哥别卖关子了,拿出来让我们也开一开眼嘛。”
      
      顾岑取出放在一旁的一幅画轴,“哗”地一下打开,一副南极仙翁拜寿图便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笔锋勾勒回旋有力,用墨浓淡有度,泼墨间自成一派气势。
      
      那右下角的一方私印让众人都明白这幅拜寿图是出自眼前这位顾大少爷的手笔。
      
      顾岑擅丹青并不是秘密,但他却鲜少动笔,这一幅拜寿图不说精妙绝伦,但也绝对下了不少功夫。
      
      顾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军师请得好。”
      
      顾岑勾了勾唇角,目光似有若无地从满眼惊叹的苏绾宁身上掠过,声音淡淡地道:“有礼不在轻重贵贱,而是在心意,祖母欢喜就好。”
      
      顾老夫人没有错过孙儿那一掠而过的目光,眼底缓缓晕染开一层笑意,连说了三个“好”字后,才看着顾岑道:“你可得好好谢谢你那位军师才是。”
      
      “自然。”
      
      坐在顾老夫人身边的苏绾宁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唇角微微弯了弯。
      
      —— ——
      
      “阿姐,你在找什么呢?”
      
      寿宴开席酒过三巡后,苏绾宁跟着苏绾平一起出来散步,见她一路张望,心里不由有些奇怪。
      
      苏绾平的目光游弋,听见妹妹的话,只道,“没什么。”
      
      今日是顾老夫人大寿的日子,顾家子孙除了顾小四都到齐了,为什么那人却不见身影?
      
      苏绾平没来由一阵心慌,迎面看到顾小五便提步走了过去,“阿峯,今日怎么没有看到顾二哥?”
      
      顾小五摸了摸鼻子,支支吾吾了半晌才道:“京城下了调令,二,二哥他被调去潼城,今日就出发了。”
      
      见苏绾平露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顾小五有些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苏绾宁,待后者对自己摊了摊手,他才道:“那个你也不用这样,这时候他人怕还是没出城呢。”
      
      “他人在哪儿?”
      
      “青州大营,好像是巳时三刻才动身……嗳……”
      
      看着那慌慌张张向外跑去的身影,顾小五摸了摸头,才准备问问苏绾宁,发现她也追着苏绾平出去了,“这是做什么呢?”
      
      “发生了什么?”
      
      清清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顾小五虎躯一震,僵硬着身子转过身,看到一脸沉冷的堂兄才拍着心口笑道:“大哥,你吓死我了。”
      
      “发生了什么?”顾岑眉眼不抬,又重复了一遍。
      
      顾小五有点儿怵这样的堂兄,连忙老老实实地交代了。
      
      顾岑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天空,沉声道:“此事莫再对任何人提起,不然你那一屋子宝贝我不介意帮你处理了。”
      
      顾小五爱刀成痴,瞒着亲爹亲娘收藏了一屋子的刀具,平常谁也动不得,可宝贝呢。
      
      “我记住了。”
      
      ……
      
      “阿姐,你要去哪儿啊?”苏绾宁拦住自家姐姐,“有什么事非要现在去做吗?”
      
      苏绾平眼眶微红,看着苏绾宁,道:“阿宁,我身子有些不舒服,和小竹先回去,你替我解释一下。”
      
      说完,她从苏绾宁的手里扯出自己的衣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顾家庄。
      
      起初她以为他只是避着自己而已,没料到他竟然要一声不吭的就跑去边关!
      
      有些话她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明白!
      
      巳时三刻,窦靖将自己的行囊挂在马背上,自己骑跨在马上,跟着此番被征调奔赴边关的士兵们一起离开了青州大营。出了城门,窦靖回头看了一眼顾家庄的方向,神色哀哀。
      
      今日是顾老夫人大寿的日子,她一定会去,可惜他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她了。
      
      是的,此番离去,等闲不会再回这里,毕竟这里并不属于他。
      
      大军浩浩荡荡地行进,在快要抵达十八里亭的时候,窦靖突然勒住了缰绳,停了下来,目光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长亭里的白色倩影。
      
      她怎么会在这儿?
      
      “窦校尉?””跟在他身后一个小兵见状疑惑了唤了他一声。
      
      窦靖堪堪回神,神色淡漠,顿了顿才道:“你们先走一步,我一会儿就跟上。”
      
      那小兵也是个人精,瞧出窦靖的神情有些不对,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长亭的方向,心下了然,咧嘴笑道:“好嘞,窦校尉您不用着急,咱们不着急行军呢。”
      
      那亭子里分明是位女子,只怕是窦校尉的心上人,这次远赴边关,窦校尉平时就算再冷漠,只怕也得跟自己的心上人好好话别一番,那他们可不得有点儿眼力劲,慢慢走,等着窦校尉呗。
      
      窦靖瞪了一眼小兵,调转了马儿前进的方向,“哒哒”地往长亭的方向去,到了近前,翻身下马,一步一步拾级进了长亭。
      
      他日思夜想的姑娘这会儿俏生生的站在不远处,身上穿着白色的绣着梅花的精致襦裙,梳着流云髻,发髻上的梅花簪晶莹剔透,她双眸如水,盈盈顾盼,令他的心蓦然一动。
      
      窦靖的手微微动了动,上前一步,看着姑娘面上露出的浅淡笑容,他的脚步却突然顿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emmmm……顾小五说走的是二哥,为啥苏绾平最后拦的是窦靖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