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1 ...

  •   “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东野四国皆对我大燕朝虎视眈眈,陛下不可不早做打算。”
      
      金碧辉煌的朝清殿上,一位白须飘飘的老者背脊挺直地立在大殿中央一字一顿地对高坐在龙案后的云庆帝分析大燕朝的局势。
      
      云庆帝看向精神矍铄的左相陆彦,眉头微微皱起,似是在认真寻思他所说的天下之势。
      
      禹州大陆上,大燕居中,其外另有小国林立,东野、南浔、西横、北元四国则是其中气候最盛的国家,这几年四国都对大燕略有不满,小动作不断。
      
      身为帝王,学的是权谋之术,云庆帝自然知道要趁着东野四国动静不大时先发动人。只是如今若要征外,大燕的国库怕是难以支撑军饷。而军饷不足,又如何行军?
      
      陆彦身居左相之位十几年,对云庆帝的心思也能摸出几分,此时知道帝王所虑,他捻了捻胡须,缓缓开口道,“南方富庶,中以青州一带为首,若能联合青州富商,或可解燃眉之急。”
      
      “青州?”云庆帝低喃了一遍,忽而忆起这是炤亲王的财力盘踞之地,不由点了点头,“让人宣祁王进宫。”
      
      一身白衣的祁王摇着扇子晃晃悠悠地走进大殿,身上是满溢的茶香。袅袅氤氲的茶香在偌大的宫殿里飘散,云庆帝蹙眉沉声道:“你整日混迹茶馆像个什么样子?”
      
      祁王宋晗是云庆帝最为属意的儿子,可偏偏这儿子整日游手好闲,丝毫不肯多对政事上心,这让为君为父的昭庆帝颇为恨铁不成钢。
      
      宋晗漫不经心地合上手里的折扇,十分无辜地扯出一抹笑容,摊手道:“儿臣与顾小四正在千澄居煮茶论事,父皇突然下旨召见,儿臣急匆匆而来难免失仪,还望您能多多包涵一些?”
      
      云庆帝冷哼一声,当着陆彦的面没有再拆儿子的台,只问道:“顾小四?青州平阳城顾家庄的顾岩?”见宋晗点头,云庆帝瞄了一眼陆彦,面上多了一丝松快的神情。
      
      这召祁王进宫,看来是对的。
      
      宋晗将云庆帝和左相陆彦的神态变化尽数纳入眼底,心头疑窦渐生,好端端的父皇怎么对顾小四上了心?他心思一转,很快就猜到了一点儿苗头。
      
      如今东野四国皆有异动,大燕若要维持如今的地位,必须得先发制人,而行军用兵,良将不可少,军饷粮草亦是必备之物。国库有多少,宋晗不得而知,但是这会儿云庆帝特地召他进宫,又提起了顾小四,这是看重顾小四,还是看中了顾小四身后的顾家庄?
      
      顾家庄在青州平阳城财势滔天,有着遍布天下的商铺生意,凡能获利者顾家皆有涉足。除了从商,顾家也涉足仕林,顾家二房和三房的老爷一个是青州的知州,一个是青州下辖苍平县的县令,再加上顾家和平阳城县丞府的姻亲关系,顾家庄的财势在平阳城乃至整个青州可谓是独大。
      
      宋晗心里隐约有了一个底,面上却丝毫不露,只静静地听陆彦分析如今的局势,待听到他提及联合青州富商的财势发起南方诸县城州府商户捐献军饷贡银时,他也不由赞同地点了点头。
      
      只是军饷追根究底虽说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寻常人谁会愿意自讨腰包散财呢?
      
      陆彦拈须道:“群起而应是难事,但若是有人领头,想来应该会事半功倍。”
      
      一句话落音,云庆帝和陆彦不约而同地都看向了宋晗,后者讪笑一声:“我可不行,顾小四也做不到。”顾小四出自顾家庄三房,又是个平素只爱游学的人,“把顾小四扔回青州,半点儿水花都溅不起来。”
      
      陆彦了然一笑,“陛下与臣以为顾家庄当是不二之选。”
      
      宋晗敛了神色,抬头看向云庆帝,抿了抿唇,才道:“儿臣曾听顾小四提起过,顾家如今的掌家人乃是他的堂兄顾岑。”
      
      顾岑乃是顾家庄长房的嫡长子,今年虽不过二十有一,但已在年前越过其父顾延成接管了顾家的家业,成为顾家庄的掌家人。顾岑其人性子内敛莫测,行事却雷厉风行颇具手腕,在青州一带尤其是平阳城可以说是一个只手遮天的人物。更因其有龙章凤姿的俊美相貌,被人称作是“玉面阎君”。
      
      要想说动这样的人,实在不是一件易事。
      
      这一回陆彦拈须沉默了,顾岑其人他也是略有耳闻的,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也有一句强龙难压地头蛇,这桩事的确是有几分棘手。
      
      陆彦的沉默令云庆帝也犯起难了,强权下旨只会民怨载道,为今之计也只剩下说服那顾岑。云庆帝心里盘算着,该从朝中寻一人南下才是。
      
      蓦然想起如今身处青州的外甥庄凝,云庆帝眼前一亮,正待开口,却见立在下面的宋晗整整衣袍开了口。
      
      “莫若让儿臣跑一趟,有顾小四在,儿臣略微也能说上些话。”
      
      云庆帝微微眯了眯眼,看了一眼满脸认真的宋晗,狐疑道:“你主动领差?”整日游手好闲的“闲王”主动招揽差事,云庆帝怎么都觉得这其中有文章。
      
      宋晗的桃花眼里晕染开一层笑意,挑唇道:“听说青州山水好风光,儿臣这私心里也是想出去走走,顺便也能探望一下我那表弟,免得姑父整日念叨。”
      
      永宁侯幼子庄凝奉旨秘密出京,如今恰在青州,宋晗想起那冷淡的表弟,莫名的还有几分挂念。
      
      虽说宋晗领差的动机不是那么纯粹,但云庆帝还是应允了,毕竟难得宋晗肯离了他的茶馆。
      
      回到祁王府,宋晗将此事告知了顾小四,后者一脸震惊地看向宋晗,抖着唇道:“王爷,你这样可不厚道,怎么打起我家钱的主意来了呢。”说着,想起这是云庆帝的主张,又不好多加置喙,只摇了摇头,“我堂兄那人油盐不进难缠得很,王爷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宋晗随手斟了一杯茶,桃花眼角微微上挑,揽住顾小四的肩膀,笑了一声:“俗话说,只要有软肋就不怕他油盐不进,你堂兄难道还能半点儿软肋也没有?”
      
      虽然顾小四没有听说过那句俗话,但是对于宋晗的话却是赞同的。
      
      堂兄是个不好说话的人,但是这份不近人情也是因人而异的。堂兄的软肋……顾小四的脑海里突然划过一张眉眼弯弯的明媚笑脸,顿时无力地抽了抽嘴角。
      
      宋晗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得了,本王已经有章程了,你回头收拾一下,随我一起去青州。”
      
      顾小四内心是拒绝的,却只能笑着应下。
      
      总感觉自己一不小心坑了自家堂兄一把,这难道不是一种错觉?
      
      —— ——
      
      青州平阳城外十里竹林深处藏着一处妙地,乃是一片野湖,湖水澄澈,夹岸长着一片野生榴树,这般初夏时节,恰是榴树开花的时候,走在竹林里,未及靠近湖边便远远地能瞅见苍翠中掩着大块大块的火红。
      
      这片竹林本就偏僻,藏在深处的湖泊与榴花便更是鲜少有人能窥其盛景。一袭月白色锦衣的男子信步穿过竹林,颀长的身姿宛若琼枝玉树,映着婆娑竹影,显尽天地殊色。林风飒飒,卷起男子的衣袂翩跹,恍惚间,竟似勾勒出了一副绝美画卷,而这男子更是恍若从画中走出的谪仙,拥有着令昆山美玉失去莹泽的绝美相貌。
      
      这男子不是旁人,正是那教京中惦记上的顾家庄掌家人——顾岑。
      
      踏着地上散落的竹叶,一步一步往竹林深处走,顾岑的面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
      
      穿过竹林和榴树林,来到野湖的岸边,举目四望,只见湖面开阔如镜,映着天水一色。
      
      美景如斯,顾岑却似无心欣赏,他的目光逡巡,眉目间的浅笑隐去,渐渐地多了一丝焦急。
      
      忽而不远处岸边草丛里的一点蓝吸引了他的目光,他信步走过去,见到一双蓝色绣花鞋和白色,目光蓦然一缩,脚下更是一个踉跄。
      
      只是还没等他心生担忧,身后榴树林里就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顾岑循声寻去,却发现一树花开正盛的榴树下,那个他寻了一路方才还让他担心不已的小丫头正没心没肺地卧在茵茵绿草地上睡得香甜。但见其眉如远山,肤色白皙,睫毛弯弯似是半开的扇儿,青丝如墨铺散在青草上,小嘴儿嫣红,于睡梦间更是平添了几分诱人。小姑娘微微蜷着身子,落满榴花的宽大裙摆掩住了她一双玉足,双手相合垫在脸侧,半分没有醒来的迹象。
      
      立在五步开外,顾岑的目光落在小姑娘白净的睡脸上,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心里不知该笑还是该怒。
      
      这荒郊野外的深树林里,她竟然也敢这样毫无防备的睡这么沉!
      
      薄唇一点一点抿紧,顾岑沉了脸色,一步一步朝着女子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1.本文架空,架得很空,考据就不必了
    2.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入坑请慎重
    3.《相公本是女红妆》姊妹篇,郡主和洪宝都有戏份哎嘿嘿
    4.话痨扇还是那个话痨,欢迎来唠嗑=w =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