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宠娇娇妻》千金扇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8-20 07:07: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点蜜 ...

  •   【你和我,云和泥。】
      
      两个小家伙懵懂地顺着孟桢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下子就看见了跪在坟前的人,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又一齐扭过头来看一眼自家大哥,然后异口同声道:“哥,你清醒点。”
      
      被两个小家伙毫不留情地戳穿,孟桢“啧”了一声,“还真不给你大哥我面子啊。”言罢,抬眼望过去,眉头一挑,嘴边的笑意微压。
      
      她身着一袭素衣白裳,可那布料一眼瞧过去就不是他身上的粗布可比,再瞧那墓碑前摆的果饼祭品,一样样他看都没看过。虽然都是两只胳膊两条腿的人,但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小姑娘锦衣流光,容貌姣美,哪怕是跪在那儿也仿若九天的玄女,而他呢,粗布短打,膝盖上打了补丁,活脱脱一个泥腿子。
      
      啧,这就是所谓的云泥之别吧。
      
      眼见女子似是察觉到什么了,孟桢立刻收回了视线,扫了眼孟桓与秀秀,发现两个小家伙正探长了脖子往那边瞅,甚至还有上前的想法,他眼疾手快地提溜住俩人,转身准备走开。
      
      然而才一转身,迎面就飞来一团雪白的东西,直击面门。
      
      “暗器”来势并不汹涌,孟桢向后快退两步正好躲开,可下一瞬他又向前掠了一步,弯腰探手将快要落地的雪白团子接住。
      
      毛茸茸,软乎乎,是一只长耳红眼短尾巴的白兔。
      
      孟桢托着兔子,站直身子,朝前望去。
      
      几步外,素衣少年一脸敌意,正死死地瞪着自己。
      
      孟桢不知道陌生少年的敌意从何而来,看向他,问道:“这位小兄弟,你跟我有仇?”
      
      林卓捉完兔子回来,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男人在偷窥林婉宜,他刻意放轻步子过来,就听见男人大言不惭的话。
      
      他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番,看他模样不知是从哪个泥土旮旯钻出来的,身边还带着两个孩子,也敢肖想他林卓的姐姐?
      
      千辛万苦逮回来的兔子被抛出去,没料到竟被他只手接住。见他朝自己看过来,说话时的语气不善,林卓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男人身形高大,衣袖卷起露出的小臂孔武有力,根本不是他这细胳膊细腿可以比的。
      
      林卓有些怂了。
      
      “你,你敢对我动手就是,就是……”林卓挺胸瞪眼,“就是以大欺小。”
      
      孟桢把兔子递给一旁眼巴巴的秀秀,而后好整以暇地看向怂小子,捏了捏手指,“刚才不是挺威武的,怎么?怕了?”
      
      “谁怕你了!”林卓梗着脖子反驳,“明明……”
      
      “卓儿。”
      
      轻柔的声音从孟桢的背后传来,虽然喊的不是他的名字,但是那柔柔的带着几分江南女儿特有的软糯的嗓音落入耳中,教他心连耳朵都跟着一起痒了一下。
      
      他转身,还没来得及看清走过来的小姑娘,便感觉身旁有一阵风卷过去,再抬眼,就看见刚才的怂小子正张开手臂如护崽的母鸡一样挡在女子的跟前,一脸凶样。
      
      “看什么看!”
      
      瞧着他的架势,孟桢反应过来,知道他从后面来听了自己的话去,这会儿是把自己当成了登徒子来防备了。孟桢扯了扯唇,越过林卓,瞥向林婉宜。
      
      他直直地望过来,林婉宜迎上视线,蓦然认出他来。
      
      “是你?”
      
      她一出声,林卓就扭过头,诧异问道:“你认识他?”
      
      林婉宜抿抿唇,抬步走到林卓前面,盈盈抬眸看向孟桢,“舍弟年幼无知,口出无状还请公子不要和他计较。”不动神色地拉住林卓,她又继续道,“昨日之事,多谢公子。”
      
      小姑娘今日没有戴帷帽,姣好的面容直直地映入孟桢的眼底。注意到她右眼眼角有一粒小小的红痣,孟桢抬手抚上自己的左眼眼角,舌尖下意识地顶了一下腮帮子。
      
      “道谢的话,我记得姑娘昨天就已经说过了,而且还给了赏钱不是?”昨天傍晚他回到家,收拾挖回来的笋子,在竹篓底下发现了两片金叶子,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孟桢的目光再次放肆地落在女子的身上,短短一瞬又跳落到她身后张牙舞爪的林卓身上,十分大方地摆摆手:“刚刚也是误会一场,我不会跟个小孩子计较的。”
      
      他刻意咬重“小孩子”三个字,激得林卓跳脚。
      
      “你个无耻之徒,什么误会,分明是你想……”占我姐便宜。
      
      “我想什么?”孟桢追问。
      
      林卓哼了一声,因见他拿一双眼去瞄林婉宜,恐纠缠下去吃亏,索性拽着林婉宜掉头就走。
      
      他虽比林婉宜年纪小,可力气挺大,拉着林婉宜很快就把孟桢兄妹仨远远地抛开了。
      
      孟桢没有追,一双凤眼里慢慢浮上一层戏谑的笑意。
      
      “哥哥,你真的看上刚刚那个仙女姐姐了?”孟桓牵着秀秀,半仰着头看他。
      
      从前在村里,可没见过他跟旁的姐姐说过这么多话,还一副好脾气地逗那个小哥哥玩。
      
      “仙女姐姐?”孟桢笑了一下,也是,那么个漂亮的小姑娘可不就像个小仙女一样?他拍了拍孟桓的发顶,目光移到不远处的坟墓上,说道,“李先生前天教你的那个词是什么来着?”
      
      “自知之明。”孟桓以为自家大哥在考查自己的功课,晃着小脑袋念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孟桢“嗯”了一声,淡淡道:“你哥我就很明智。”
      
      智,知人;明,知己。
      
      他知那女子出身矜贵,知自己出身乡野,遇见算是缘,至于旁的,逞一时口舌罢了。
      
      林家的马车上,林卓臭着一张小脸把自己先前所闻说了一遍,末了,道:“他口出不逊,心思龌龊,你,你以后离他远点。”
      
      说完,对上林婉宜亮晶晶的双眼,他耳根一热,“欸,你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卓儿,其实,你不讨厌姐姐,对不对?”
      
      “都说你想太多了。”林卓别开脸。
      
      半天功夫的相处,对自己这个弟弟的脾性,林婉宜多少摸出了一点儿。
      
      嘴硬心软,别扭得紧。
      
      林婉宜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尖,无声一笑,轻声与他道:“不管那人说了什么入不得耳的话,你也不该跟人动手。如果吃了亏,怎么好?”见林卓看过来,她斟酌一下,还是添了一句,“况且那人昨日的确帮过我,今儿又带着孩子在身边,理应没什么坏心思,许是误会了也不一定?”
      
      林卓轻哼道:“不可能有误会。我亲耳听到他说,你是……”话戛然而止,林卓立刻止了话头。
      
      那人说的是“嫂子”,那他就是两个小孩的兄长,而林婉宜明显是有些误会了。林卓觉得还是不解释清楚为好,当即别开脸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了。
      
      另一边,孟桢领着一双弟妹下山回家,方走到村口就看见前面吵吵嚷嚷不休,隐隐约约还掺着砸东西的声音。
      
      孟桢望了一眼,辨出那是学堂的方向,眉头一皱,吩咐孟桓和秀秀抱着那被遗忘的小白兔先回家,自己则快步朝学堂走去。
      
      陆河村分上河村和下河村两带,加起来共有四十九家住户,人烟算是繁盛,但村里的学堂只有一处,位于孟桢所住的下河村村口。半大的院子,三四间屋子,四周用篱笆围住。此时,院门口围满了人,隔断了孟桢的视线。
      
      “你住手,别闹了,这里是学堂,圣贤之地,你怎敢,怎敢如此放肆!”
      
      院子里传来学堂先生李明则的声音。
      
      孟桢走到门口,正好看到相熟的人,问道:“二虎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二虎子搓了搓小手,回答道:“今天我来找先生问功课,问到一半就有一个大娘突然闯到学堂里来骂先生,骂得可大声可难听了。”
      
      “骂了什么?”
      
      二虎子拧了拧小眉头,“说先生不讲信用,忘恩负义,抛妻弃子没担当,还说他没骨头,反正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孟大哥你自己听听就知道了。”
      
      闻言,孟桢眉头皱得愈发紧了。
      
      他拨开面前的人群走近院门,抬目望过去,一眼就看到一个身穿碎花布裙、挽着发髻的女人叉腰堵在屋子门口,门内是一脸无奈的李先生。
      
      “呵,圣贤之地?”女人声音微冷,“你饱读圣贤书,却干下背信弃义的勾当。家里老小你不顾,倒有什么脸面躲在这里教书?也不怕误人子弟。”
      
      “你!”李明则气得脸色涨红,半天说不出反驳的话。
      
      他的反应让众人唏嘘,也愈发好奇起女人说的话来。
      
      李明则是三年前只身一人搬到陆河村来的,三年来,办学堂教村里的孩童读书,性子温和亲善,在村里人缘颇好。孟桢接送孟桓上学堂,跟李明则打过几次交道,对他印象不坏,这会儿又见着女人咄咄逼人,他当即高声喊了一句:“李先生堂堂正正地在这里教了三年书,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躲了?”顿一顿,他又道,“有什么话坐下来掰扯掰扯明白不就行了,当着大家伙的面闹得这么难看,不说李先生脸面如何,只怕姑娘你自己脸上也不好看吧。”
      
      杜三娘在这里吵闹了半天,看热闹的人不少,站出来替李明则说话的却没有,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出声,她转过身来,丹凤眼一眯,抱臂睨向门口,目光落在人群前的孟桢身上:“你是什么人?”说完不等他回话,啐道,“老娘跟自己男人说话关你什么事!”

  • 作者有话要说:  孟大宝:我不要面子的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