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宠娇娇妻》千金扇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8-17 07:07: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点蜜 ...

  •   【如相遇,四季轮回,万般殊色皆不如你。】
      
      夏日的午后,偶尔响起的蝉鸣与鸟啼,衬得绿影婆娑的竹林愈发幽寂起来。忽然,哒哒的马蹄声和辘辘的车轮声把这一片静谧打破,惊飞林边的栖鸟。马蹄和车轮踏碾过路面,卷起尘土飞扬。
      
      马车外,青衣小厮一手握着马鞭,一手扯着套马的绳索,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不紧不慢地赶着马车。经过十字路口时,他驾轻就熟地往左边拐,却没料到迎面的路上横亘了一条半臂宽的土沟。
      
      小厮眼尖瞧见,嘴里的小调骤然一顿,急忙忙手拽缰绳想要控马停车,到底还是慢了一步。马儿扬蹄,轻易地跨过了土沟,可车轮却被卡住。
      
      变故来的猝不及防,马车剧烈地颠簸了一下,陷在原地动弹不得。
      
      小厮的脸已经吓白了。
      
      “小六子!你怎么赶的车?伤了姑娘你可担待得起?”车帘被半掀开,一个怒容满面的女子探出半个身子,柳眉半竖地瞪向小厮。
      
      小六子拿袖子胡乱地抹了一下额头的汗,低着头认错:“不知是谁在路中间挖了这么条土沟,小的一时没注意到才……”他偷偷地瞥一眼车厢,瞧不清里头的状况,只得小心翼翼地道,“莲枝姑娘,主子她可是磕着了?”
      
      方才马车颠簸时,莲枝反应极快地护住了自家主子,磕是没磕着,但还是受了惊吓。莲枝有意吓唬小六子,绷着俏脸正待开口,忽就听身后传来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
      
      “我没事,莲枝你别吓着小六子。”
      
      莲枝听见,撇了撇嘴,睨着小六子哼哼了两下,催促他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啊?”
      
      小六子早就跳下了马车,这会儿手握马鞭站在地上,闻言面上露出难色来,期期艾艾地道:“车轮陷在了坑里,得劳烦主子和莲枝姑娘下车等一会儿,好让小的把车拉出来。”
      
      他刚刚检查过,车轮好巧不巧卡得严实,强行让马儿拽出来,免不得要好一顿颠簸。
      
      “你!”
      
      随手撂下车帘,莲枝率先下了车,她目光四下游弋了一回,注意到路边翠竹旁有一块看上去十分光滑平整的山石后,嘴角翘了一下,方转身与车厢里的人道:“姑娘不如先下车歇歇脚吧?”
      
      “好。”
      
      女子轻细的应答声刚刚落下,车帘便被一只素白的柔荑轻挑开。门上缀着的缨络微微颤着,伴随着一阵环佩玲珑的清脆响声,身穿鹅黄色裙衫的女子便从容探身走了马车。女子头戴帷帽,形容难辨,可扶着莲枝的手移走时,一步一挪皆是婉转风韵,就是比作那二月春湖畔的纤柳也不差毫分。
      
      用绣帕掩唇轻咳一声,林婉宜侧身抬目瞧了一眼土沟和车轮,秀眉不由微微蹙起。
      
      青篷马车看起来虽然不大,但重量是实打实的,若仅凭小六子身单力弱,想要从土沟里把车轮推出来绝非易事。
      
      纤指在下巴上轻轻地点了点,偏首间,眼角的余光瞥到路边的一块木板,林婉宜蹙起的眉头蓦地舒展开来。冲莲枝勾了勾手指,把人召至跟前,她指着木板低语吩咐两句。
      
      用木板抵住车轮,借力去撬,她曾亲眼见着外祖父领着人这样做过。然而,当小六子费力把木板垫在车轮后,马车却纹丝不动,甚至还往下陷了三分。
      
      “你们这样,马车会越陷越深的。”
      
      突兀的声音骤然响起,林婉宜下意识地转身,一眼就看到十步开外的一株竹子旁不知何时多了一道颀长高大的身影。许是没有防备,又许是帷帽相遮,林婉宜就这样愣愣地望了过去。
      
      那约莫是个二十刚出头的男人,生得高大结实,样貌和她惯见过的男儿不一样。但见其剑眉星目,立鼻薄唇,面庞虽不白皙,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朗。他只穿了一身粗布短打,衣袖和裤腿都高高地捋了起来,露出结实的麦色肌肉,看上去孔武有力。男人眉尾微挑,形状好看的凤眼眼底满是笑意,三分新奇四分揶揄剩下的就是打量了。
      
      注意到他眼里的打量之意,林婉宜抿抿唇,移开视线,却低声问了一句:“为什么?”
      
      她在江南住了九年,声音里早就染上了水乡特有温软甜糯,落入耳中,有点儿像是随风飞落在人心头的柳絮,轻轻柔,挑起几分痒意。
      
      孟桢的手微微拢了拢,掌心触及粗糙的铲柄,他随手把用来挖笋子的小铲子扔进背上装满竹笋的篓子,开口道:“昨儿个下过雨,地上还没干透呢。”
      
      土沟壁上松软,木板抵不住车轮,反而会跟着陷进去,自然不好使。
      
      见她没有追问,孟桢知道她这是明白了,随意扫了一眼马车边手足无措的丫鬟和小厮,他又随口问一句:“要不要帮忙?”
      
      小六子和莲枝喜不自胜,二人连连应声。
      
      他从林婉宜身后的方向来,经过林婉宜时脚步停了下来。在她要皱眉侧身之际,他取下身上背着的竹楼搁在她脚边,说道:“帮我看一下笋子。”
      
      说完不等她回应,拔步就朝马车走去。
      
      透过帷帽的轻纱,林婉宜蹙眉看向近前满满当当的竹篓。
      
      里面的莫非就是竹笋?竹笋是长这样子吗?
      
      疑问才上心头,一旁就传来了莲枝和小六子欢呼的声音。林婉宜侧身望过去,发现马车已经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土沟的另一边,而刚刚的那个男人正抬起手臂埋头胡乱抹汗。
      
      不知为何,林婉宜忽然抿唇轻轻地笑了一下。
      
      只那笑意还未在唇边溢开就突然凝住,因为孟桢扭头看了她一眼。
      
      女子身穿锦绣衣裳,坐在这偏僻竹林的一方荒石上,有如误入凡间的仙子一般,即便满盛竹笋的篓子在侧,也没能给她添上几分烟火气。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不自在,孟桢把目光停在自己的竹篓上,无声一笑。
      
      “你们是要到信阳城去不?”收回视线,他看向小六子道,“去城里的话,到了前头的路口别从右边走,走左边的山路,右边的路上这样子的土沟更多。”
      
      小六子点点头记下,莲枝却好奇地问道:“谁在路上挖的土沟,忒害人了。”
      
      孟桢咧嘴笑道:“这种土沟我们是用来抓地鼠的,过两天就有人来埋平的。”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一阵清脆的环佩声近了。
      
      “今日幸亏有公子出手相助。”林婉宜朝他福了福身子,站定后从随身的香囊里取出两片金叶子交由莲枝转递给他,“这是小女子的一点儿微薄谢意,还请公子收下。”
      
      既是素昧平生,林婉宜不想欠下人情。
      
      孟桢看了一眼莲枝手里金灿灿的金叶子,虽然知道拿去换了铜钱银子足够他和弟弟妹妹花上好几年,但仍然皱了眉,拒绝,“不用了不用了。”看向头戴帷帽的女子,他道,“搭把手的事情,当不起你送这么贵的东西。”
      
      林婉宜这才又把目光落在他面上,因见其一派坦荡,便把劝说的话咽下,递了个眼神给莲枝后,方再次郑重谢过孟桢。
      
      然后踩着马凳上车。
      
      风过竹林,枝叶沙沙轻摆。林婉宜弯腰进舆的一刹,风卷起她面前的帷帽一角,倏尔落下。
      
      玉面如芙蓉,黛眉若远山,鸦睫似蝶翼,琼鼻朱唇……
      
      虽只是惊鸿一瞥,孟桢却一下子看呆了,脑海里难得记起了前两日去私塾接孟桓时在门外听到的两句话。
      
      — 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姑娘可比堂屋里年画上的仙女好看多了!
      
      孟桢不由盯着马车看呆了。
      
      等莲枝抱了竹篓过来,瞧见他这呆相,小脸霎时绷了起来。原本满心的感激也在一瞬化为提防。
      
      怪不得对金叶子不动心,原来是存了这门子龌.龊歪心思!
      
      她重重地哼了一声,把竹篓重重地塞进孟桢怀里,甩头就钻进了马车。
      
      “小六子,走了。”
      
      孟桢抱着竹篓回过神来时,眼前只剩下滚滚的烟尘,马车早就跑远了。他想起方才那丫鬟警惕的目光,轻嗤一声,随手就把竹篓甩到了背上。
      
      竹林的东边有袅袅的炊烟升起,孟桢扭头看了一眼,垫垫竹篓,迈步朝东边的村庄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七夕快乐~
    架空无原型,温馨小甜饼,祝食用愉快!
    ps:开篇几章慢热,后面会好,相信我!
    开文惯例红包,前三十留评都有,后面随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