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回门 ...

  •   “卖灯笼咯~”
      
      “刚刚出炉的包子,好吃的包子哟~”
      
      “……”
      
      叫卖吆喝的声音穿过帘幕传进马车里,洪宝的眼底染上兴奋的光亮,伸手挑开窗帘的一角,她看着外面街市上熙熙攘攘的热闹,只觉得心头痒痒的。
      
      自从赐婚的圣旨下来以后,洪筌担心儿子再在外面闯祸就勒令把人关在了家里,后来发生逃婚的事情后,洪筌干脆不让洪宝踏出房门半步,因此这繁华的街市成了洪宝这些日子以来最向往的地方。
      
      然而今天虽然出了门,但是却要往永宁侯府去。洪宝随手放下帘子,眉头皱作一团。
      
      一旁的庄凝淡淡地瞥了一眼洪宝,继续闭目养神。
      
      永宁侯府位于京城的东大街,与北街的洪家隔着三条街,距离虽说不近,但也总有到头的时候。
      
      洪宝率先踩着马凳下了马车,想起洪筌早上的叮嘱正准备转身去扶庄凝时却发现某郡主已经自己提着裙子身姿潇洒地跳下了马车。
      
      洪宝:“……”
      
      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差别那么大!
      
      洪宝在外行走,身边跟着的小厮名唤三六,此时三六立在洪宝的身旁压低了声音感叹道:“少夫人果然厉害呀!”
      
      洪宝嘴角一抽,实在不想发表什么意见。
      
      永宁侯府的管家一早就在侯府的正门口侯着,这会儿瞧见了来人,一张老脸瞬间堆成了朵花儿,笑得几乎看不见眼睛。
      
      “郡主,新姑爷可算来咯,夫人可都等了大半天了。”
      
      庄凝闻言面上有稍许动容,冲着管家点了点头,便抬步往侯府里走。
      
      洪宝:“……”
      
      出嫁从夫什么的,郡主你难道不该走在我后面吗?!
      
      进了侯府,从小生长在天下第一皇商洪府的洪宝都不由瞠目结舌。
      
      这永宁侯府到底比洪家要气派得多!
      
      雕梁画栋,廊檐蜿蜒曲折,碧水清池,奇花异草,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处处别具匠心,虽是人工雕琢,但其精巧处依旧透着一股质朴自然的韵味。
      
      洪宝东张西望,一路上心里赞叹不已。
      
      虽然管家说的是侯夫人等了许久,但是却一路把人领到了永宁侯爷跟前。
      
      面对一脸严肃的永宁侯爷,洪宝只觉两股打颤,好不容易行完了礼,一抬头,发现刚刚还板着脸的永宁侯爷已经眉开眼笑,洪宝吓得差点儿坐空了椅子。
      
      永宁侯爷庄衡上下打量了洪宝一番,最后嘴角噙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看着洪宝微微颔首。
      
      洪宝被瞧得心虚,顿时坐立不安起来,即使是淡定如庄凝,此刻也微微蹙了眉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对自家老子脾性摸得透彻的庄凝心里不禁犯了狐疑。
      
      没等庄凝开口说话,永宁侯爷庄衡就开了口:“我家凝儿脾性素来乖张偏僻,平日里还要洪宝你多多包涵担待些。”
      
      乖张偏僻?
      
      洪宝摇了摇头:“侯爷言重了。”她觉得庄凝虽然瞧上去疏然冷淡了些,但性子并不惹人生厌。
      
      庄衡颔首,捻须道:“都是一家人了,何必见外,喊声爹罢。”
      
      他眼中满是慈爱,洪宝没来由地心虚起来,低下头,半晌才依着庄衡的意思唤了一声。
      
      离了正堂往玉明公主住的霜和院走的路上,洪宝忍不住侧首问庄凝:“原来侯爷竟是这样一个和蔼可亲的人物么?”
      
      往日她总听人说,大楚四侯,安宁平乐,只有永宁侯爷非是王室中人,而恰是此人最为铁面无私、不苟言笑……
      
      庄凝的脚步微微一顿,勾唇浅笑:“你大约是这世上第一个这么形容他的。”顿了顿,又添了四个字,“嗯,和蔼可亲。”
      
      “难道不是吗?”洪宝低喃了一句。
      
      庄凝听见,一笑而过。
      
      到了霜和院,洪宝还没能见到传说中的玉明公主如今的永宁侯夫人,就先看到了屋子前站着的一溜儿锦衣男子。
      
      洪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正准备退第三步的时候就被身后的人推了一下。
      
      脚步微踉,洪宝踉跄着走到那一溜儿年轻男子跟前,脚步还未站定,耳边就传来一个带着轻佻笑意的声音。
      
      “啧啧啧,小白脸就是小白脸!”
      
      “细皮嫩肉,这小身板看上去还不够三哥你一个巴掌拍过去呢,哈哈哈!”
      
      洪宝:“……”
      
      她又不是聋子,就这样当着她的面编排她真的大丈夫么。
      
      洪宝抬头看向刚刚说话的两个人,只见其中一人身着绯红色长衫,另一个则着着惨绿罗衣。二人皆是丰神俊朗,极衬身上衣衫,可偏偏二人站在一起,洪宝蓦然想起前些天在书坊翻得一册话本上有一句:“以目视之,其味甚辛。”
      貌似恰批眼前所见?
      
      绯衣男子是永宁侯府三少爷庄晔,身旁的就是五少爷庄暻,至于其他的五位就分别是永宁侯府世子庄旸,二少爷庄时,四少爷庄昀,六少爷庄暄以及七少爷庄昭。
      
      洪宝见庄凝与七人见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还有七个舅兄!
      
      这真是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虽然一上来就被庄晔和庄暻挤兑了,洪宝还是好脾气地行了礼,跟在她身后的庄凝和这几个兄长对上,气氛顿时就有些微妙了。
      
      七个大男人对着绷着俏脸的庄凝大献殷勤,而庄凝却是一脸寡淡。
      
      被冷落在一边的洪宝:“……”
      
      许是玉明公主等得急了,终于在洪宝想蹲在地上画圈圈的时候,从屋子里出来了一个老嬷嬷。
      
      陶嬷嬷抿嘴笑着与洪宝见礼,才扭头和庄家七位大少爷笑道:“夫人就猜到定是你们把人给拦住了,果不其然。”
      
      庄三笑道:“是我们的不是,让母亲久等了。”
      
      言罢自动让开,其他几人也跟着退开一步。
      
      洪宝与庄凝并肩从几个舅兄身旁走过,平生第一次体会到被人夹道欢迎是个什么滋味。
      
      玉明公主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容貌精致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应当是个名动京城的大美人儿。
      
      洪宝悄悄观察了,深以为庄凝大约是继承了玉明公主的美貌。
      
      玉明公主淡淡地应了洪宝的问安,之后却拉着庄凝的手嘘寒问暖,而庄凝也一改平时的冷淡,露出孺慕的姿态来。
      
      陶嬷嬷立在一旁静静地观察,见洪宝只顾低头饮茶,丝毫不为玉明公主的冷待而露出一丝不耐,她微微含笑点头。
      
      这个新姑爷虽然平时风评不佳,但是传言也未必可信。
      
      瞧着洪宝百无聊赖、眼珠直转悠的样子,陶嬷嬷无声笑了笑,俯身到玉明公主耳边低语一句。
      
      玉明公主这才松开庄凝的手看向女婿洪宝。
      
      玉明公主当初并不愿意把独女嫁给京城数一数二的废材洪宝,可是皇帝下了旨,她胳膊拗不过大腿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女儿嫁了过去。
      
      今儿她本存了心思要刁难一下这个女婿,可是一见着人就熄了念头。
      
      这瘦瘦弱弱的女婿瞧着虽然是比不过往日相看的各个世家公子,但是这白净的小脸、如画的眉眼却讨人欢喜,站在自家女儿身边非但没有黯然失色,反而凭添了几分光彩,但是有些诡异的养眼。
      嗯,诡异在身高不足……
      
      玉明公主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洪宝就有些坐立不安了。
      
      这永宁侯府的人一个个看人怎么都让人有种锋芒在背的感觉啊……
      
      玉明公主语带笑意,看着洪宝道:“那七个皮猴你不用理会,他们没有什么恶意的。”庄家七个少爷刚刚并没有进屋,玉明公主看着女婿,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
      
      洪宝连忙摆手,笑道:“舅兄是与我开玩笑,我省的。”
      
      玉明公主颔首:“他们啊平日也难得聚到一起,除了老大是在京城以后常见,其他几个很少回来,便是有不对的地方,你也多包涵。”
      
      洪宝连连点头。
      
      以后不用常常见是再好不过了。
      
      庄凝却侧首问玉明公主:“春闱将近,六哥和七哥应是要留京准备应试了?”
      
      “确是如此没错,不过他们俩个非要在城外的别院住下,说是清净,我也就随他们去了。”提起双生子,玉明公主眉目含笑,身上的威严也少了几分。
      
      洪宝大着胆子应了一句:“城外环境宁静优雅,是备考的好去处,没有人打扰才能安心呢。”
      
      玉明公主笑了:“确实是这个道理呢。”说着,又看向洪宝问道,“听人提起,你也在书院读书,今春可要下场?”
      
      洪宝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两声:“……”
      
      玉明公主也没有故意为难洪宝,撇开这个话题,转而对庄凝道:“你几个嫂嫂这次也回来了,论理也该见一见,就当给你哥哥们一个面子。”
      
      别人家姑嫂和睦,就算平日不睦但大体上也会过得去,偏偏永宁侯府的小郡主和自己的五个嫂嫂是水火不相容,相见两相厌。
      
      玉明公主时常纳闷,自己几个媳妇儿是明理识大体的,和儿子们感情也好,可为什么就跟侯府独一无二的宝贝疙瘩小郡主处不来呢?
      
      这个问题困扰玉明公主有五年了,从大儿子庄旸成亲开始……

  • 作者有话要说:  洪宝:泰山大人很奇怪?
    庄凝:我也觉得。
    最近有点儿迷茫,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有什么,要什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