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本是女红妆》千金扇 ^第4章^ 最新更新:2017-03-08 12:13: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协定 ...

  •   当年江氏嫁进洪家,连生了三个女儿后,求子心切的洪筌大失所望,紧接着就一个一个小妾往家纳。江氏眼看着后院的女人越来越来,洪筌越来越冷待自己,终于在生下第四个女儿的时候谎称自己生了个儿子,费尽心思瞒了十六年,果然得了洪筌的善待,这后院也再没有进来新的女人。
      
      江氏心知亏待幼女,可是为了自己膝下的几个女儿和自己在洪家的地位,她只能咬牙瞒下去,甚至由着洪筌张罗着给洪宝娶了个郡主媳妇回来。
      
      “是娘对不住你,宝儿,可是娘没有退路,若不这样,这家里哪里会有我们的容身之地?”江氏拉着洪宝的手,心里也心疼得紧,女儿十六了,寻常人家姑娘这般年华也该嫁人了,可偏偏她亲手将女儿置于如今尴尬的情形。
      
      江氏满面愧疚,洪宝移开了目光,脚尖在地上画着圈,嘟嘟囔囔道:“我也没有责怪娘的意思。”老爷子现在有多疼爱她就有多重男轻女,这是洪宝心知肚明的事情。“可是娘,郡主她是无辜的。”
      
      她不介意女扮男装下去,相反很喜欢前十几年作为“男儿”的恣意生活,可是现在牵扯到另一个姑娘家一生的幸福,洪宝就觉得负罪感深重了。
      
      想起庄凝的花容月貌,洪宝眉头一皱,道:“再者,我若和郡主朝夕相处,总会露出马脚,娘啊,要不我还是出去避避吧。”
      
      江氏也皱了眉,思量了一回才道:“至少也要等到后天陪了郡主回门再说,反正你二叔这两天会回来一趟,到时候你跟着他出门去,家里娘给你想办法。”
      
      女儿一天比一天大,总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无论如何也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行。
      
      听了江氏的话,又想到老爷子之前说的话,洪宝垮了脸,知道要想避开庄凝的唯一办法只有跟着自家二叔出去游学,即使心里有点儿抵触,也只能先这样办了。
      
      “我听娘的。”
      
      离了翠和苑,回到蒹葭院,洪宝只绕着院子里的桃花树转悠,瞥一眼新房的门,纠结得眉头都快挤到了一起。
      
      青萤端了糕点路过,注意到这一幕就挪了脚步过去,歪着头奇怪地问道:“少爷,你这是做什么呢?”
      
      “我心里烦需要发泄发泄。”
      
      洪宝继续转悠。
      
      青萤了然,点点头。
      
      今儿个又是少爷每月烦躁的日子,可以理解。
      
      洪宝又转了两圈,终于停了下来,走到青萤跟前,看着她端的糕点,蹙了蹙眉:“桂花糕?你拿这个来做什么,我不爱吃。”
      
      青萤默了,老老实实地道:“这是给少夫人备下的。”
      
      “……”
      
      洪宝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少爷是不是担心少夫人知道那件事?”青萤见自家少爷眉头紧锁一脸纠结的样子,脑子里灵光一闪就问到了点子上。
      
      洪宝叹了口气,摊手道:“祝英台娶亲,这叫什么事儿。”
      
      “有道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青萤在,少爷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青萤一手拍拍心口,凑到洪宝跟前,“我刚刚观察过了,少夫人不是个喜欢与人亲近的,应该没那么容易发现少爷您身上的秘密。”
      
      这逻辑好像有点儿道理?
      
      洪宝理不清,摆了摆手:“如今是木已成舟,也只好骑着驴子看唱本了。”
      
      说完就直接往屋里去了,青萤愣了一下才跟了上去。
      
      庄凝嫁进洪家,除了玉明公主安排了四个精明的丫头春夏秋冬和两个嬷嬷跟着以外,再没有别的丫鬟。
      
      从荣和堂回来后,庄凝就坐在屋子里看春夏秋冬打理嫁妆,喝着茶倒也悠闲。
      
      “郡主,东西都清点好了,这是册子,请您过目。”宜春捧了册子立在庄凝跟前,温声不失恭敬地道。
      
      庄凝放下手里的茶盏,接了册子随手翻了两下就扔给了宜春,淡淡地道:“你们看着打理就好了。”
      
      宜春神色未变,点头应下。
      
      庄凝的右手敲了敲桌子,忽而眉梢一挑,将之前齐氏给自己的锦囊掏出来也扔给了宜春:“这个赏你了。”
      
      齐氏赠的是上好的和田玉雕琢成的玉佩,庄凝这会儿拿来打赏给婢女却一点儿也不心疼。
      
      宜春面上露出一丝笑来,连忙福身谢恩。
      
      这里宜春刚刚收好锦囊,那边门帘子就被挑开了,身着一袭暗红色锦袍的洪宝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青萤。
      
      宜春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自家淡定如初的郡主,又瞥了一眼瘦瘦弱弱的新姑爷,抿嘴一笑,行过礼就退了下去。
      
      洪宝一看见庄凝就想起了早上有些尴尬的事情,摸了摸鼻子才开口唤了一声“郡主”。
      
      洪宝的声音虽不至于像个姑娘家一样细柔,但也一点不低沉,反而清脆得很,落在庄凝的耳中有点儿像是清晨枝头叫唤的黄鹂鸟儿。
      
      庄凝没有故意端着架子,应了一声,见洪宝傻杵在那儿后,他反而笑了一声:“你这一回来就发呆的,难道是我吓到你了不成?”
      
      洪宝连忙摇头,有些手足无措:“没没没有,我就是在想一些事情罢了。”
      
      她到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昨晚的事情,明明她倒床就睡了,这庄凝郡主竟然一点儿都没恼?
      
      洪宝的心思都写在脸上,庄凝一眼便瞧了个清楚,只是他心里也有些心虚,就拿了绢帕掩唇道:“昨儿个晚上你睡得熟,是我自己揭了喜帕。”他眨了眨眼睛,压低了声音,“这事儿你知我知,要是让丫鬟嬷嬷知道了,传出去怕是要被笑话。”
      
      “那个,郡主不生气?”洪宝问道。
      
      庄凝愣了愣:“我为啥要生气?”
      
      洪宝松了口气,再看庄凝时,愈发觉得美人郡主像个仙女了,心里欢喜,就忍不住生出个大胆的念头。
      
      “郡主,我有件事想和你说来着。”
      
      “什么?”
      
      对上庄凝精致好看的凤眼,洪宝突然心生慌乱,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改口嘻嘻笑道:“你真好看。”婚事御赐,她女扮男装的事情捅出去万一惹恼了郡主就惨了。
      
      好看……
      
      庄凝笑意微僵,看着一脸真诚的洪宝,他顿时有了想打人的冲动。
      
      果然是京城数一数二的浪荡公子,行为举止果然轻浮。
      
      庄凝心里给洪宝贴了个危险的标签,为了掩护身份,他可得想办法离他远点儿,昨晚那种同床而眠的事情看来是要不得了,万一哪天他睡得死了,岂不是要“贞洁”不保?
      
      心思一转,主意已定。
      
      庄凝别开脸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半晌才露出欲言又止的姿态来。
      
      洪宝见状,问道:“郡主可是有什么话要与我说?”
      
      “我想请相公帮个忙。”“相公”二字他念得飞快,见洪宝傻愣愣的,他才又道,“这几日我身上不便,想着你我二人还是分榻而眠妥当些,还望你能体谅则个。”
      
      庄凝说这话时心里也没底,就在他以为洪宝会拒绝的时候,对方飞快地点头应下:“一切都依郡主的意思。”
      
      庄凝:“……”
      
      洪宝挠了挠头,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大对,笑了笑,才道:“我睡觉不老实,怕是会唐突郡主,分开睡挺好的。”她虽然觉得两个女孩子睡在一起没什么,但是为了掩饰自己女扮男装还是分开保险些,“我等会儿就去吩咐人在外间安置一张睡榻,以后我就睡外面好了!”
      
      见洪宝说风就是雨的要跑去找人安排,庄凝下意识地开口将其喊住:“这事先不急,我有另外一件事要问你。”
      
      洪宝收回脚,闻言转身落在到一旁的椅子上,理了理衣袍,颔首道:“郡主有话直说。”
      
      庄凝示意屋里的丫鬟退下,之后才把自己早起到现在搁在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你是不是身上有伤?”
      
      “这说的是什么话,我身上哪有……”洪宝说了一半突然顿住,心里头涌上一丝不好的预感,对着庄凝含疑的双眸,她硬着头皮继续道,“郡主怎么会这么问?”
      
      庄凝虽然觉得洪宝的反应有些奇怪,但也没有露出什么,只淡淡地点了点头,道:“早上我见那白巾上沾了血迹,应该是你身上的伤口所致才是。”顿了顿,又疑惑起来,“只若是你受伤,为何丫鬟婢女要恭喜我?”
      
      “……”
      
      她总不能对她说是小日子来了吧?
      
      洪宝顿时尴尬起来。
      
      洪宝磨磨唧唧,庄凝心里纵使疑惑也失了耐心,索性站起身来,摆摆手道:“算了,你既不愿说便不说罢。”
      
      他本就是简单地好奇而已,这洪少爷若真是身有不治顽疾才该是他高兴的,毕竟成了“寡妇”会省去很多麻烦。
      
      “寡妇”二字涌上心头,庄凝不由眯了眯凤眼,突然觉得这也是个脱身的好法子。
      
      一旁的洪宝后背一凉,生怕庄凝琢磨出什么来的她刚想开口解释两句,却见庄凝已经背对着她走出去好多步。
      
      一些话绕在舌尖最后还是被咽回了肚子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洪宝:噫,你这人居然想要我狗带,我才不会轻易地狗带呢!
    庄凝:嗯,不会。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