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本是女红妆》千金扇 ^第1章^ 最新更新:2017-03-05 01:59: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成亲 ...

  •   锣鼓喧天,红绸连绵,十里红妆勾勒长安盛景。
      
      城心长街的街道两旁挤满了来看热闹的百姓。
      
      新郎高头大马,新娘端坐花轿,而花轿的后面跟着的是长长的嫁妆队伍,从街头到街尾,气势壮观,便是皇家也是鲜有。
      
      偶有异乡人拉着身边的摊贩笑问:“这是京中哪家王府有喜,这排场可真大啊!”
      
      周围凑热闹的人忍不住唏嘘,争着与他说道。
      
      “天下第一皇商洪家独子娶亲,永宁侯府庄凝郡主出嫁,这能不热闹嘛~”
      
      “都说那庄凝郡主貌若天仙,这洪家少爷可是有福咯!”
      
      “可不是嘛,要我说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说话的是个小胡子,长得贼眉鼠眼,脸上带着不屑,压低了声音与异乡人道,“都说洪家少爷不学无术,是个实打实的草包,要不是有钱,就凭他还能肖想郡主,美得他哟!”
      
      这话说出口有人符合赞同,也有人笑他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异乡人笑着听听,很快也加入了看热闹的行列……
      
      唢呐声响,鞭炮齐鸣,迎亲的队伍载着新嫁娘浩浩荡荡地停在洪府的正门前。那门前的两只石狮子脖带大红花,有些滑稽,张牙舞爪的模样被柔化,倒更像是伸着爪子迎接新人。
      
      新郎倌洪宝四下环顾了一回,忍不住撇嘴腹诽,他娶亲,这满京城的人竟是比他还要兴奋,真是奇哉怪哉!
      
      这时候小厮三六快步跑了过来,牵住马缰,语气兴奋地催促新郎倌下马,“少爷您别愣着呀,快些下来去迎新娘子下轿啦!”
      
      “啰嗦,本少爷还要你来教我?哼哼。”
      
      哼哼唧唧地下了马,洪宝踉跄了两步,心里很想临阵脱逃,可是瞥到立在石阶上盯着自己的冷面神管家就立马把挪出去的腿收了回来,理了理胸前歪了的大红花,迈步走到花轿前。
      
      喜婆自然知道洪家大少爷身娇体贵、不善骑射,免了旧礼的射轿顶,只让洪宝踢了轿门。
      
      “新娘子下轿咯,落地生财~”
      
      喜婆唱了一句,便有小丫头上前挑开了轿帘,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不由同时伸长了脖颈,以期窥得新娘子三分娇颜。
      
      然而喜帕遮头,众人自然是看不到新娘子生的何等模样,但却都觉得这庄凝郡主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
      
      何以见得?
      
      大楚女子多是身材娇小,弱不禁风的,有几个人见过如庄凝郡主这般的人物?
      
      但见其玉手莹白却比一般女儿家大出许多,本该是莲花足却蹬着一双明显不止三寸的绣花鞋,身量也高大许多,甚至站在新郎倌洪家大少爷的身边比他高出一个头还不止!
      
      围观的人见状不由一阵唏嘘,小声议论道:“这郡主的身形瞧上去竟把洪大少爷都给比了下去,果然是不同寻常呐!”
      
      之前的小胡子也很过来了,他轻嗤一声道:“分明是那洪家少爷生的瘦弱不堪,真是丢了咱们男人的脸,叫个娘儿们给比了下去!”
      
      “你可小声点儿吧,回头传到洪家人耳朵里可有你受得了。”
      
      小胡子心里不服气,只哼哼两声也就噤声了。
      
      洪宝没有心思管别人怎么说,他看着自己即将过门的媳妇儿,也忍不住咋舌了。
      
      这庄凝郡主生的未免也太高挑了吧?
      
      洪宝觉得自己的自尊被伤害到了,心里对自己的新娘子愈发不满意起来,嘟着嘴踢踏着地上的一块小石子,然而一不小心却把石子踢了出去,好巧不巧正好砸中了小胡子,痛的小胡子哎哟一声叫唤出来。
      
      只是这一声痛呼掩在这喧天的锣鼓声里并没有人注意到,当然也不会有人在意这个,毕竟大家更关心的是洪大公子娶亲的热闹。
      
      “一拜天地,一团和气!
      二拜高堂,福寿安康!
      夫妻对拜,相亲相爱!
      送入洞房,情深意长!”
      
      随这一声唱和落音,洪宝握着红绸牵着他的新娘子头昏脑涨地被人簇拥着送进了新房。
      
      洪老爷中年得子,对洪宝这个宝贝疙瘩一直宠爱得很,因此这新房所在的院子也是洪家最好最大的一所。
      
      新房外张灯结彩,新房内满目喜庆,燃烧的喜烛映照着满室暖意。
      
      洪宝打发走喜婆丫鬟后便坐在桌前对着滴蜡红烛发呆,秀气的眉头几乎皱作一团。
      
      成亲拜堂入洞房,他知道这会儿应该是要去掀盖头,拉着新娘子的小手谈谈心,然后放下床帐春风一夜。
      
      但是……
      
      “啪!”手边的一个酒杯落地开花,洪宝看着地上的碎片想死的心都有了。
      
      娘亲明明说过只要她把新娘子娶进门就可以交差了,可是为什么到了这般时辰还让她呆在这新房里?说好的张良计与过墙梯呢!
      
      洪宝瞄了一眼安坐在床榻上的新娘子,眼底划过一丝复杂。
      
      郡主,对不起您了。
      
      洪宝刻意放轻了脚步往门口挪去,轻轻地打开房门,然而一只脚才踏出去,就有一个红衣冷面丫鬟站了出来。
      
      洪宝的一张脸瞬间垮了下来,撇了撇嘴,拱手道:“红蕖姐姐,行行好吧!”
      
      红蕖绷着一张俏脸,目光淡淡地扫过洪宝略带讨好的脸,抿了抿唇,道:“老爷说了,今儿个晚上您不能离开新房。”
      
      洪宝捂着肚子,低声道:“我肚子不舒服,就去一趟茅房,很快就回来,我爹不会知道的。”
      
      “少爷不要为难奴婢。”红蕖半点儿不为所动。
      
      “还有没有天理了,我是新郎倌又不是囚犯,有必要看得这么严么?”洪宝控诉道。
      
      只此一句就叫红蕖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的神色微变,语气却多了几分无奈:“从定亲到下聘,再到今天成亲,您算算您一共逃婚逃了多少回?这会儿说什么,奴婢也不敢让您踏出新房一步。”
      
      洪宝脸都黑了,当着红蕖的面冷哼了一声就关了门。
      
      走又走不掉,留下来也不能两个人这样干坐着吧?
      
      觉得自己尴尬病都要犯了的洪大少爷盯着自己端庄的新娘看了半晌,最后咬了咬牙朝着床榻走去……
      
      顶着红盖头看不清外面状况的庄凝只凭着自己敏锐的耳力判断出脚步声是朝着自己这个方向来的。
      
      不自觉地并了并腿侧过身子,庄凝屏住气息等着人来掀自己头上的喜帕。
      
      然而大半天过去了,眼前的红还是那般的艳丽,喜帕并没有被人掀开,反倒是身旁的位置陷下去了一些。
      
      庄凝心头一跳,交握的双手下意识的攥紧了。
      
      若是这洪家大少爷意图不轨的话,那就只能暴力解决问题了……
      
      然而,轻轻浅浅的呼吸声响起,喜帕下庄凝的嘴角狠狠一抽。
      
      若是他没有听错的话,旁边这货是睡着了?
      
      这心可真大啊。
      
      庄凝在心底感叹一句,之后却是扬唇笑了。
      
      这新郎倌睡着了可真是省了事了。
      
      伸手掀起喜帕的一角,庄凝瞥了一眼身旁睡意坦荡的某人,眉梢一扬,索性就扯了头上碍事的喜帕随手扔在了地上。
      
      站起身来,庄凝双手抱臂,清丽无双的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双眸却似深潭幽不见底。
      
      庄凝俯视床上睡得酣甜的洪宝,见他肤白赛雪,眉目如画,小嘴微张,两颊微微泛起的嫣红让他整个人瞧上去有些……
      
      庄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颔首下了结论:“果然如传闻所说,男生女态。”
      
      放轻脚步绕到洪宝的右手边,庄凝凤眸半眯,迅速出手在洪宝的身上点了一下,拍了拍手,庄凝嘀咕了一句“还是这样保险些”后就转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而喜床上的洪宝却依旧酣眠,甚至还发出了轻微鼾声。

  • 作者有话要说:  扇扇:客官,您的避雷针请拿好【笑哭】
    【脑洞有毒,辣眼睛,避雷针和解毒剂千万别忘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