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02 ...

  •   “胡闹……”这两个字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不哭不闹不上吊,只是追问几句便是胡闹,也好,那就胡闹吧,他偏着头看着傅审言的眼睛,“我忽然又不愿意放你走了。”
      “不要这样,如果我不调整好心态,我们的感情可能会维持不下去。”
      声音是淡的,表情是冷的,当然说的话在陈息青看来也都是胡扯的。
      怎么能前任一回来影响到了心情,就要出去散心一个月,不顾现任的心情,放任自由,怎么会有这种道理呢?
      但是傅审言就这么站着,不需要再多的言语,从形态就能看出他觉得这样做没有任何问题。
      
      被爱着的人真好,永远可以这么的肆无忌惮。
      
      陈息青试着顺一口气,还是觉得刚才那口面包真的太噎人,堵完喉咙堵心口,怎么也顺不下去:“那我们一起去旅游吧?我们还没一起出去旅游过,你不是一直想去海南吗,我们……”
      一起出去看风景,将所有能干扰到我们的人和事都抛到身后,一起维护好这份感情——陈息青没能说出来,因为对面的人自始至终表现出来的情绪都只是淡漠。
      如果他真的愿意,怎么会对补救措施无动于衷呢?
      很长时间的沉默,傅审言没有说话。
      他不愿意。
      
      陈息青走上前,抱住了拖着行李箱的人,低声说:“一个月太长了,有太多的变数,审言,你说你一个月可以调整好心情,但你是不是没有考虑到我?我很累,我还有点怕。”
      
      陈息青是个温柔的人,是个很好的人生伴侣,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永远都只有放松舒心的感觉,和与付俊卓在一起激烈碰撞的感觉完全不同,如果说陈息青是水,那么付俊卓就是把火,熊熊燃烧过傅审言曾经的青春。
      这把火曾经燎原,最后傅审言表面从容撤退,其实却是几乎丢了半条命,只是他隐藏得足够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爱情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他虽然生性薄凉理性,但付俊卓似乎就是专门来克他的,他曾经被付俊卓牢牢地吸引着目光,为付俊卓一次又一次违背自己的原则,为付俊卓出柜,甚至于现在付俊卓一出现,他立即就无法全心全意投入到目前为止还算安稳的日子里。
      
      他还是被这把火深深吸引着。即使知道自己需要的是水,还是被火吸引着。
      
      傅审言回抱了一下陈息青,语气里带上了愧疚:“我只是出去散个心,一个月而已。不是要分手。”
      一个月而已。
      陈息青无法形容那种无力的感觉,他爱了傅审言几年,作为朋友陪伴了那么久,用尽了力气去拥抱这个人,还不如别人轻轻地勾一勾手指。
      他摇头:“不,要么你和我一起去旅游;要么你一个人走,我们分手。”
      气氛冷了下来。
      
      “你不要闹!”傅审言加重了语气。
      “我没有闹。”陈息青放开他,想往后退一步,再想想却还是舍不得这一步的距离,他看着傅审言的眼睛,说,“我是认真的,分手,还是带我走?”
      
      答案无非是“一起走”或者是“分手”,但他却没有想到,傅审言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一个月后,等我回来。”
      几乎是很久以后,陈息青才从这裁决中缓过神来。
      傅审言选择了一个人走,但却不承认分手,他知道自己有多爱他,所以才吃定了自己会乖乖在家等他回来——傅审言一向是这么自信的人。
      
      真自私,真残忍。
      处于感情的弱势,再多的纠缠也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陈息青看着傅审言拖着行李迈着长腿,头也不回地踏出了两个人的家。
      咔嚓——门关了。
      好像有什么被切断了,那声沉闷的声音忽然刺进心里,猝不及防的痛感使得陈息青直不起腰,他大口呼吸,试图得到更多的空气,感觉有一块大石头压住了他,压死了他。
      
      他缓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缓过来,最后咬着牙将桌上还没有冷的早餐该扔的扔,该倒的倒。
      
      陈息青花了一个周在隔壁小区租了个一居室,他没有请搬家公司,而是自己一个人来来回回很多次,一点点将属于自己的东西从那个家里搬出来。
      那个家是傅审言和付俊卓分手后买的,那个时候陈息青和傅审言还没有在一起,作为朋友,从选地段选户型,到装修购买各种家具,陈息青可以说是耗费了很多心力。那个时候他不觉得辛苦,能为自己喜欢的人做点事,本来就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了,怎么会辛苦呢?在和傅审言一起去买家具的时候,他甚至幻想着,要是这是两个人在为共同的家选家具,那该多幸福啊。
      后来,他们真的走到了一起,陈息青搬进去的时候,恍惚中觉得凡事都有种冥冥之中的注定。
      
      没想到现在又要搬出来了。
      陈息青整体的情绪是越搬心越空,但他还是默默地搬着,他搬得很慢,似乎在等着什么,但是直到他搬完家,傅审言还是没有主动联系他。
      傅审言出去散心的第十天,陈息青躺在一居室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傅审言——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越想越心力交瘁,躺在床上都有一种从云端坠落但一直不到底的感觉。
      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肚子照饿,胃口照没,白天一碗最爱的牛肉面端到面前,也只是胃饿得几乎抽搐,却好像没有太强烈的张嘴吃的欲望;到了晚上脆弱情绪容易跑出来作祟的时间,更是心理承受能力一下子降了几个阶,白天和晚上几乎不是一个人。
      甚至现在,他发现自己想立刻偷偷地搬回去,等那个人散满了一个月,就当做自己从来没有搬出来过的样子。
      
      整整十天,陈息青自己没有发现,他的脸颊已经有点微微凹陷的意思。
      他是真的爱傅审言,虽然他从两个人住的地方撤了出来,但是完全没能将对傅审言的感情收回来。  
      但是他知道,他必须控制住自己,不能回头,回头并不能使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爱上自己,回头只会让自己更加贪恋和傅审言在一起的平淡的日子,那点甜蜜的代价不菲,陈息青已经越来越承受不住。
      这么久,他真的累了。
      
      夜很深了,还是毫无睡意。
      陈息青起床穿衣穿鞋,出门取了车漫无目的地开。
      初秋的晚上,夜风微凉,吹在皮肤上让人感觉非常轻松,陈息青想出来兜风,透透气转换转换心情,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四面八方哪里都有路,但是哪里都有和傅审言的记忆,刀子一样猝不及防扎进脑子里,闹哄哄乱成一团——
      
      这条路,我和他一起去c市的时候走过。
      这家银行后面的男装店,我和他一起买过衣服,当时买的是那件粉红色衬衫,他穿在身上很帅。
      这家餐厅,我和他一起吃过饭,他最爱的是那道椒盐虾仁,为此自己还专门学了这道菜。
      这里,……
      一刀一刀毫不留情。
      
      他越开越快,试图甩掉这些莫名其妙涌过来的记忆,可是那些记忆还是像路灯光一样,在他的脸上飞快地掠过后又重新覆了上来。循环往复,越刻意压制越想要爆发。
      怎么办?
      怎么办?
      谁来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办?
      
      陈息青的情绪到了一个临界点,濒临爆发,最后车子猛然抓地,刚刚好停在了一家小型清吧前。
      失恋的人跑进了清吧。
      不似闹吧里的灯红酒绿,清吧里轻音乐舒缓,灯光柔和,这家小清吧只有六张双人桌,十几把吧凳,陈息青一个人空空荡荡地坐了下来。
      要了啤酒,又要了朗姆可乐,却怎么喝怎么不对劲,最后他要了杯冰伏特加,效仿战斗民族的喝法,一口干掉,从喉咙一直烧到了胃。
      陈息青趴了足足两分钟,那股烧到心里的感觉才慢慢褪去,然后他发现自己什么动作都是浮着的。
      他不是一个酒量很好的人。
      好了,这下轻飘飘的,什么都不重要了,陈息青摇摇晃晃地踏出了清吧,当然不能再开车,他就在附近溜达,指着天上圆得过分的月亮骂——
      什么理性什么不胡闹,都他妈是装的!老子暗恋你那么多年,小心翼翼迎合着你的一切喜好,就连最后在一起也是我鼓足了毕生勇气提议的!我也喜欢腻歪,也喜欢小浪漫,但是深知细水长流才是最适合的,好死不死地遵循着你的相敬如宾的狗屁相处方式!最后呢?最后你爱的还是你的白月光!
      
      白月光皎洁,照在骂爹骂娘的人脸上,这种憋屈的失恋法,一个人跑来喝酒,其实是有点四下凄凉的。
      
      ————  
      
      小公园的另一边,陈辄文在找狗。
      为了避免白天遛狗遇到过多的老人和小孩吓到人家,或者是遇到太多的爱狗人士,狗头被撸秃噜皮,他偶尔会选择深夜出来遛狗。
      他养了一只神气而又聪明的阿拉斯加,名字叫达能。
      今天出来遛狗,因为夜深,小公园里没什么人,而且深知达能是只不会乱跑的狗,于是稍微松了牵引。没想到,,达能却一反常态,就在他一个不经意之间,不知道蹦跶到了哪里。
      “达能——”
      “达能——”
      

  • 作者有话要说:  攻出现了。O(∩_∩)O~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