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黑你千遍也不厌倦 ...

  •   
      Chapter 1站在美工的身后是不道德的
      我曾一度认为,邓主编就是一缕幽魂,因为他总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我的身后徘徊,如果不是他突然伸出手来戳我的屏幕,我定然毫无察觉。
      戳戳戳,你戳个毛啊,你当你练的是一阳指啊?!不戳美工的电脑屏幕,你就手痒痒是不是?!你当你是在按电梯吗?
      站在美工的身后是不道德的!
      “你这版的设计我看过了,我希望页面里面的弧度都是一样的。而且,主体这里不是居中的,左边比右边宽了3毫米以上,在书上会看得很明显。”邓主编说完,抬起手腕装模作样地看手表,“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了,你能改完吧?”
      作为实习期的小美工,哪里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只能弱弱地回答:“能……”
      “好,期待你的表现。”
      邓主编走后,我再次看向电脑屏幕,不由得撇嘴嘟囔:“弧度统一……他的眼睛自带圆规的吗?”
      这个时候,坐在我旁边位置的另一位美工凑过来提醒:“邓主编是处女座,节哀吧孩子。”
      “怪不得……”我心有余悸。
      这几处错误只是小的细节,很快就改完了,再次用QQ传给邓主编过目。
      不知为何,主编很不喜欢打字,很少回复。他再次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到我的身后,指着屏幕:“我已经看过了,改得不错,不过刚刚文编给我传了一份新改的文稿,字数有些变化,你重新排一下版。”
      我当即抬头,怔怔地看着邓主编,心中腹诽:重新排版也得戳我的屏幕吗?这个习惯性动作可不可以改改?
      同事们为我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在他们收拾东西下班后,还主动送给我不少零食,以免加班的时候饿坏了身体,那可是革命的本钱。
      我还是比较淡定的,在来这家公司之前,也曾在别的公司无偿学习过3个月的时间。教我的美工曾经几次三番地跟我预警过,要对“设计了半个多月,一共做了十几版,最后却用了第二版”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
      不过……做了十几版,每版都要仔仔细细研究细节,最后把第一版的上半部分,第十版的下半部分融合到一块后,又重新排版,这该怎么忍!?
      初来这间出版社时,我也曾被邓主编出色的外形所吸引,不过,很快就被他挑剔的性格吓跑,且不敢接近。每每看到杂志粉丝们的小礼物山一般地堆在邓主编的桌上,我都会默默地替那些不知道看星座的少女感觉惋惜。
      
      Chapter 2邓主编属于偶像派
      加班途中,邓主编再次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发现他时,他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幸好,我为了能早点下班……没有偷偷刷微博。
      “主编,这样行吗?”我问他。
      初来时,每每问这个问题时,我都会十分忐忑,担心还有细节没有处理好,让领导批评。被批评得麻木后,便开始做一点,给主编看一点,生怕改得多了又被打回原形重新改。
      教我的美工说,我越来越有老手的风范了。
      邓主编走到我身边,单手拄着桌面,盯着屏幕看了一会,才抬手指着屏幕说:“这里太空了,添点东西。”
      “添了会显得很乱!”
      “添吧,透明度调低。我们是少女杂志,不是艺术杂志。”
      “好。”
      我照着邓主编安排的做,又过了半晌,我扭过头,看到邓主编居然还站在我身边,眼睛却没有看屏幕,而是盯着我桌面上的零食。
      “你……要吃吗?”
      邓主编当即伸手拿了一包他垂涎已久的零食,撕开袋子,“嘎嘣嘎嘣”地吃了起来,还悠闲地问我:“用不用我帮你订一份饭?”
      “不用,马上就要搞定了。”说完,我又心虚地补充了一句,“不再改版的情况下。”
      邓主编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不改了,弄好了就下班吧。”
      
      下班时,我与一名文编同行,路上闲聊了起来,期间说起了邓主编。
      “邓主编平时要求挺高的,慢慢就可以习惯了。”
      我点了点头,问:“他应该是工作能力挺强的吧?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做了主编。”
      文编笑得狡黠:“邓主编属于偶像派,在微博发一张自拍照,就有一群粉丝拥护他。他粉丝群太过强大,几乎成了杂志的代言人,领导怕他跳槽,直接提升为主编了。”
      我当时就震惊了。
      这么上位,总有种小白脸吃白饭的感觉。
      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是不是主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样才是好的,所以才折腾我这个实习期美工啊?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回到家里,我就开了一个微博小号,名字为:跟逗比学习成语。
      然后,我发了第一条微博:“成语#人间天堂#比喻一个人消失后,某地就跟天堂一样。举例:突然发现主编人不见了,后来才知道他是去洗手间了,瞬间觉得公司就和天堂一样。”
      发完之后,还悄悄关注了主编。
      
      Chapter 3叫李胖都比李月半看起来苗条
      新一天,又是痛苦返工的日子。
      奋斗了一整天后,下班时已经八点多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世界犹如冬眠的蛇。
      邓主编每天都会等最后一名员工加班完毕才会下班,今天则是与我同行。在路过楼下披萨自助餐厅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盯着墙壁上的海报看,不知为何,我脑袋里面瞬间闪现出他看到美食兴奋得摇尾巴的画面。
      “好想吃,可是一个人吃自助餐,总是刚拿回来东西,服务员就收拾了桌子,好凄凉……”他突然开口。
      我何等机智,当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要不我们一块去吃?”
      “你要请我吃饭吗?小胖胖真贴心!”说着,还主动拉住了我的手腕,把我拽了进去。
      我在进门的30秒时间内,忍住了800多次出手揍他的冲动。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上司!
      “那个……主编,我叫李月半,不是胖胖……”我对他进行友情提示。
      “我觉得,叫李胖都比李月半看起来苗条。”
      这个在公司里折磨我的罪魁祸首,已经开始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了,我无语凝噎。
      
      到了餐桌前,我负责去取食材,邓主编负责摆放食物,等我坐在桌前时,就看到桌面上的食材归类得整整齐齐,披萨也做得特别漂亮。
      “邓主编,我可以吃了吗?”我问。
      “再等等,还有3根香肠,在跟胡萝卜厮混。”
      1分钟后。
      “现在……可以吃了吗?”
      “等等,服务员切的胡萝卜片宽度不均匀,我再加工一下。”
      5分钟后。
      邓主编从口袋里面取出手机,对着桌面上的食物猛拍,一会拍近景,一会拍全景,偶尔我还得跟着客串一下。
      这一回,邓主编终于忙活完了。
      “好了,我们轮流去洗手,开吃吧。”
      “好是好,但是……你之前处理胡萝卜片时,没洗手吗?”
      “天啊,我忘记了,要不我们重来吧。”
      “别别别,是我嘴贱,可以吃的,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然后我几乎是狂奔着去了洗手间,洗了手出来时,已经觉得自己不再饿了。
      说真的,跟邓主编一块吃饭,要比在公司里改图还累。
      最让我郁闷的,无疑是回到家里登陆微博,看到邓主编最新发的微博里,九张图片里没有一张有我的,亏我还对着他的手机镜头,举着剪刀手调整了半天表情!
      于是,我登陆小号,写下一句话:“成语#饭来张口#形容饭来了好久,就是吃不到口里去。举例:跟主编去吃饭,饭已经来到了面前,他却要将饭变得更美丽,张大了嘴巴,就是没办法将饭吃到口里去,悲愤!”
      
      Chapter 4 见你有难,秒速点赞
      新刊上市,文编们闲得到处卖萌约稿,主编闲得自拍耍帅的时候,我开始设计图书的赠品小册子,盯着电脑屏幕,挤出一道道深深的抬头纹,愁出一条条鱼尾纹。
      奋斗了三天后,将排版截图给邓主编发过去,等了10分钟左右,他都没出来,这让我有些诧异,于是走到邓主编门口徘徊。
      转悠了六七圈,人事部经理才注意到了我,过来告诉我:“邓主编脚受伤了,请假了。”
      “原来如此……”
      我立刻回到了电脑前,偷偷登陆微博,发现邓主编最新的微博写着:“还记得昨天傍晚,我牵着我家的狗狗在夕阳下奔跑,宁静且美好。可惜,我没有狗狗力气大,被它牵着跑了好久,由于穿着拖鞋,脚趾撞到石头上,当时我就觉得我脚趾都要断了……”
      我当即在微博下面留下了关怀的话语:“听着就好疼,主编要好好养伤。”
      然后,我登陆了小号,找到这条微博,十分愉快地点赞,然后留言:“真是一件令人津津乐道的好事啊……”
      又觉得不太解气,又连续注册了N个小号,到这条微博下面疯狂点赞,这才觉得心中舒服了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桌面上的手机突然愉快地震动起来,来电显示上赫然显示这邓主编的名字,吓得我身体一颤,直叹报应来得太快。
      颤抖地接通了电话,电话那端传来邓主编那好听到有点嗲的声音:“小胖胖啊……”
      “您总是这么客气,叫我月半就好。”
      “你给我发的排版我看到了,有几个地方,希望你改一改。这一次的版面不想要很满的,想要简单点,清新、简洁、大方,然后……LOGO要大!”
      “嗯,我会把LOGO做得金灿灿的。”
      “这本书是重点图书,所以要快点赶出来哦,胖胖。”
      “嗯……”
      “还有多少页没设计,说来我听听。”
      “还有10页左右吧,能给我多长的时间去设计,说来我听听。”
      “两天哦!”
      “呵呵……”
      “胖胖你好高冷哦,好讨厌,高兴点嘛!”
      “嘎嘎。”
      “乖。”
      挂断电话,我仰天长叹,又是一个要加班的夜晚啊……
      
      Chapter 5 孤男寡女就该拉拉小手,我们都是好朋友
      下班时间一到,办公室里瞬间冷清了。这群人上班时是高铁的速度,回家时是民航的速度,节假日放假那天下午,就是火箭的速度了。
      下班不到30分钟,突然听到了门外有刷卡进门的声音,我当即探头去看,本以为是谁忘记了东西,谁知进来的是邓主编。
      四目相对,一个笑得灿烂,一个满是疑惑。
      当然,我是后者。
      “我问了人事部经理,她说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加班,我怕你一个小女生在公司害怕,就赶过来了。”说着,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将手中的零食放在了我面前,“晚饭。”
      我不客气地挑选了几样,恭维道:“邓主编的心灵与外表一样的美丽。”
      邓主编对着我意味不明地微笑,又一瘸一拐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虽然我们不是坐在一块工作,但是看到他的办公室亮着灯,我也不至于太害怕。
      奋斗到晚上10点多,我将做好的页面截图给邓主编,结果他迟迟不回。我直接去敲邓主编办公室的门,进门时看到他正慌忙地将动漫视频的窗口最小化,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金光闪闪的LOGO时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后又指了几处小错误:“这样看来,明天上午就能完工,就算有修改,明天也能弄好吧。”
      “也许吧……”我不敢把话说得太死,如果改来改去的耽误时间,有责任还是需要我来承担的。
      “能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不要给你的领导未知数。”字正腔圆,摆起了官架子。
      我硬着头皮回答:“能。”
      “嗯嗯,那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先下班吧。”
      
      走出大厦,站在楼下做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招财猫,都没打到车……
      “呜呜呜,没有的士,我要怎么回家啊!”邓主编开始撒娇。
      我不想搭理他,女生还没哭呢,他哭个屁啊?
      没一会,就觉得有爪子在挠我,同时有幽怨的声音传来:“小胖胖……”
      “说人话。”
      “能扶我回家吗?不远的……”
      我低头看了一眼他的脚,长叹了一口气,就算如何想揍他,他也是我的领导啊,于是我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邓主编在公司附近买的房子,并不远,却也要走十分钟左右,偏这土豪这么远的路程都不愿意走,天天打车回去。
      说起邓主编不开车的理由,那更是绝了,他只是一脸委屈地说了一句:“不敢开,怕怕的。”
      其实,我也只见过邓主编这么一个很适合撒娇的男生。
      “如此夜黑风高的夜晚,孤男寡女就该拉拉小手,我们都是好朋友。”邓主编说着,还对我眨了眨眼睛。
      “是扶着你走,还是拉手?”
      “扶着!”秒速回答,顿了顿又补充,“能背我回去更好!”
      “自己回去,还是我扶着你回去?”
      “扶着就好,嗯嗯,这一回我很确定。”
      
      Chapter 6 这么大的泰迪犬,简直就是猛兽
      到了邓主编家里,我被邀请进去坐一坐。
      刚到门口,就看到扑出来的泰迪犬,吓得我倒退了一步,指着那只泰迪瘦小的身躯问邓主编:“牵着你遛狗的就是这一只泰迪吗?”
      “小胖胖,你的问得怪怪的。”
      “请先回答我的问题!”
      “是……”
      我看了看泰迪犬娇小的身躯,又看了看邓主编185厘米的身高,苦口婆心地劝:“邓主编,虽然肾虚不是什么大病,可是长久下来,也不是好事。”
      “……”
      我还想再嘲讽几句,就看到了邓主编露出了委屈的表情:“人家家的脚很疼的,小胖胖你怎么能这样说?”
      “呃……这么大的泰迪犬,简直就是猛兽,主编日后要小心些。”
      这个时候,就看到了泰迪犬委屈地蹭我的腿,在这一瞬间,让我因为刚才那一句谎言内疚不已,我突然觉得撒娇的本事是可以从主人影响到宠物的!
      “时间不早了,你一个女生回去不安全,不如就在我这里住吧。”邓主编提议。
      “不用送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只拉拉手不成?我们大家都很忙。”我当即拒绝。
      “你放心,我肾虚……”
      我听了,忍不住扬眉,觉得这个理由足够令人信服,当即点了点头:“有道理,我睡哪里?”说完,大摇大摆地进了屋子。
      邓主编小媳妇一样地跟在我身后,无语凝噎。
      
      夜间,我睡在邓主编的客房中,确认门已经反锁了,才用手机登陆了微博,发布了今天的微博:“成语#趁虚而入#形容在男人肾虚的时候,可以进入其家中。举例:夜黑风高,趁主编肾虚而入住他的客房。”
      准备关微博的时候,突然收到消息,居然有人转发了我的微博,这还挺令我惊讶的。不过,我还是选择无视,闷头睡觉,忙碌了一天实在太累了,明天还要继续被折磨呢!
      
      Chapter 7 突如其来的拥抱
      宣传册制作完成后,我才知道邓主编给的所谓期限全部都是扯淡。他完全就是将给我的时间缩到最短,然后压迫性地让我完成。
      也因为这本加班加点完成的宣传册,让我提前转正,且有了固定的工作任务,而非处理那些杂活,这让我轻松了不少。
      以后,我不再是小美工,而是一名美编了。
      过完年不久,邓主编带领着长篇编辑浩浩荡荡地去了首都上课学习,研究新一轮的政策。公司突然空了下来,使得不少女员工都唉声叹气的:“好久没吃到邓主编带来的零食了。”
      “今天我又被王主编训了,平时都是邓主编帮我说话的!”
      “昨天邓主编来电话,结果只问我,月半的设计图完成得怎么办样了。”
      人事部经理的一句话,让众人的目光转向了我,竟然都是羡慕的模样。只有我正襟危坐,在心里暗暗忐忑,难道又要加班了吗?
      果不其然,我刚回到座位,就收到了邓主编发来的修改文档,仅仅看一眼页数,就觉得头皮发麻,文档中穿插着的血红色的重点文字更是刺眼。
      就在我准备登陆微博小号,再次吐槽邓主编的时候,才发现数天没登陆,粉丝已经飙升至四千多,且转发评论很多。我努力地在千余条转发、评论里找到罪魁祸首,最后的结果令我心脏狂跳!
      第一个转发我微博的人,赫然就是邓主编,转发的文字很简单:“大家快来看,我们家的新编辑萌萌的。”
      很快,邓主编的粉丝们纷纷来关注我的微博,跟着转发微博,还有不少粉丝催我快点更新!要知道,我的所谓大号也才两千多的粉丝!
      原来我早就被发现了。
      出于心虚,我默默地关了微博,开始认真地按照文档上的内容修改设计图,在晚上的时候,还特意帮邓主编家的泰迪犬洗了个澡。
      由于我是唯一一个知道邓主编家庭住址的员工,邓主编在出差前,将家里的钥匙交给我,让我每天都帮他喂狗。我也十分喜欢这只泰迪犬,自然答应了下来。
      谁知,刚准备离开邓主编的家,他却突然拖着行李箱回来了。
      我下意识地躲在门后,心虚地看着刚进门的邓主编。
      他看到我后也是一怔,随即灿烂地微笑,竟然自然而然地将我拽出来,张开手臂拥抱了我一下:“哎呀,小胖胖,可想死我了!”
      我将头埋在邓主编的怀里,心脏突然地跳乱了几拍。
      
      Chapter 8
      邓主编回来后,十分自然地将我留在了家里,先是给了我一堆零食,之后就是给我安排工作了。
      他回来时带了不少特产跟小工艺品,都是成批买的,然后单独买的包装纸,需要将礼物全部包装起来才能送人。特产大部分是送给公司员工的,小工艺品则是准备邮寄给杂志的粉丝。
      他在进门时看到我那么高兴,八成是因为抓到了一个现成的苦力。
      起初,是我们两人一起包装,到了后半段,邓主编突然开口:“小胖胖你包得好精致,剩下的这些都由你来包好了。”
      “邓主编你也太过分了,我的指甲都要断了!”我当即抗议。
      “我去帮你泡杯咖啡犒劳你。”邓主编说着,快步去了厨房。
      邓主编泡咖啡跟吃饭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格外讲究格调,以及杯子的摆放,甚至还要将泡沫画出图案来。在我口干舌燥地等待咖啡的时候,就看到邓主编绕着咖啡转了三周半去照相。
      待邓主编照完,咖啡也凉了。
      我捧着咖啡毫无情调地一口干了,看得邓主编目瞪口呆。
      “好肚量。”他赞了一句,随后大把大把地往自己的咖啡杯里倒砂糖。
      “这么怕苦,干嘛还喝黑咖啡啊?”
      “咖啡照相发微博比较文艺嘛,总不好发一杯蜂蜜水,配字说助排便吧?”
      “你这么喜欢晒食是病,得治!”
      “没办法,连续几天不发微博就掉粉,我只能发些没营养的来更新了。”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毕竟偶像派也是不好当的,除了折腾手下的编辑,他也只能做这些无聊的事情提高业绩了。
      喝完咖啡,我继续兢兢业业地包装礼物。邓主编端着咖啡杯凝视我良久,才突然问了一句:“你说,你今天的遭遇适合哪一个成语?”
      我几乎是脱口而出:“为富不仁!”
      邓主编听了,居然十分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才回答:“形容为了炫富,对待员工不仁不义。举例:主编为了炫富,买了一堆礼物却不自己包装,太不仁义!”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心虚地看向邓主编。
      谁知,邓主编反而十分开心似的,跟我炫耀起来:“你看,我也能歪用成语造句,我们可以合作一下的!我发现读者很喜欢你这种小创意,你很可以配合宣传部帮着宣传杂志!”
      我用惨烈的微笑拒绝了邓主编不靠谱的提议。
      晚间,我再次在邓主编家里住下,临睡觉时,邓主编就跟查水表一样地敲我房间门:“小胖胖,我们晚上编的那个成语你怎么还没发到微博上去啊?快发呀,我要转发。”
      我在被窝里挣扎着应了一声,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来,将“为富不仁”的歪解发到了微博上。
      邓主编看到我更新了,这才放我睡觉。
      
      Chapter 9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意识到了公司气氛不对,凑过去听了会八卦,不由得头皮发麻。
      “邓主编昨天的微博你们看了没?居然是两个人一起喝咖啡,还有上次,也是两个人一块去吃自助餐!”
      “不会是谈恋爱了吧,而且都同居了,天啊……我失恋了。”
      我干咳了一声,绕过人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立即看到了邓主编发给每个人的小礼物,给我的是几包零食,外加一个小册子。
      翻开小册子,发现里面的内容居然是我初到公司设计的图样,下面还有邓主编写的小注释,都是一些页面上出现的问题。一页一页地翻看下去,不自觉地发现,我的作品真的是一点一点地在进步。
      到最后,是一张空白的页面,中间只有一句话:你是我带过进步最快的员工之一,我十分欣赏你的创意,也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做出更好的杂志。
      不知为何,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竟然崇敬起邓主编。
      谁知,在我打开电脑的时候,所有的感动瞬间烟消云散,因为邓主编针对我昨天修改过的设计图,再次发来了修改文档,内容一点也不比第一次少!
      我一条一条地往下看,看到最后一条赫然写着:“现在该用哪一个成语来黑我?”
      为什么我觉得,邓主编对于我黑他这件事情,有着别样的小期待呢?
      
      又是连续几天暗无天日的修改,终于定稿,我激动得热泪盈眶,下班的时候高兴得哼着歌离开公司,却被邓主编抓了回去。
      被他按在电脑前绞尽脑汁地又更新了一个歪解的成语,他才肯放过我。
      “我们一块去看电影吧,最近微博上都在讨论新电影,我都没看过呢。”邓主编提议。
      “才不要去,我已经成为公司女员工的假想敌了。”
      “这次我请客。”
      “好,我去。”
      坐在电影院里,看到最为煽情的地方,我突然发现邓主编在哽咽,我迟疑了片刻,还是充满善意地递过去纸巾。
      邓主编接了,擦了擦眼角的晶莹,问我:“小胖胖,你总对我这么好,还为了我单独创建微博,是不是很喜欢我?”
      “我是爱之深黑之切。”
      邓主编听了后十分娇羞地笑了,没错,是娇羞!
      随后,他取出手机摆弄起来。
      很快,我接到了同事的电话,劈头盖脸便问了我一句:“坦白从宽,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心中咯噔一下,抢来邓主编的手机,果然看到他最新一条微博,放着我的相片,配的文字是:现在是我女朋友了。
      我瞪过去,邓主编却微笑着握住我的手,继续看电影了。
      而我,却要思考该如何跟同事解释,我是如何“近水流台先得月”的。
      “跟邓主编在一起,可以学习如何撒娇吧。”我回答得义正言辞。
      明明是他攻略了我,为何有种我倒追他的扭曲感?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狂乱的心跳告诉我,我早就在狂喜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