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只给意中人》姜知临 ^第2章^ 最新更新:2017-05-15 12:36: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如陈子恒所料,在这个阶段,李泽华根本不会反对他和戴志承的提议。
      
      李泽华没异议,其他人自然不敢有异议。
      
      走出董事长办公室,陈子恒晃晃头,长出了一口气。周围压迫感没了,心里的压力反而更大了。
      
      他原本是想与自迩投资那边把事情谈得差不多再上报的,若不是这个会开得急,逼着他不得不把方案拿出来……
      
      陈子恒有些懊悔,他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先说,可这次还是破了例。说到底还是没有城墙厚的脸皮,扛不住压力,上司一个眼神,他就有些受不住了。
      
      不上报,和自迩投资谈的时候还有周旋的余地,如今……
      
      只怕是要被牵着走了。
      
      见面约在了办公室。
      
      意料之中的,雍容没有来,来的是他的代理人秦绍辉。
      
      秦绍辉倒是带着歉意解释着:“开市期间他走不开,只能委托我过来了。”
      
      言语间诚意十足,说的就好像不开市,雍容就会过来了一样。
      
      绕过真正能做决策的人与代理人谈事,一直是这个行当里的大忌。一天之内连犯两大忌,陈子恒被牵制的十分难受。
      
      他原本还有意端着,想抻一抻,现在也顾不得了。
      
      当下满面掬笑:“这行业就是这样,开市时其他事都得往后排,谁让咱们都靠这吃饭。”
      
      陈子恒亲自为秦绍辉泡了一杯茶,两人从茶聊到茶壶再到沏茶的水要几分开,说到圈子里那个谁谁谁也是个懂茶的,也爱喝什么什么茶,他最近又在博客上发表了对行业现状的看法,最后兜了个圈子毫不突兀地回到了主题——亨通一号。
      
      陈子恒放下茶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坦诚道:“其实我联系雍容的时候,没想过他能答应。”
      
      秦绍辉笑:“实话实说,我也没想到。陈总您也知道,我们虽然也是做二级市场的,但公募私募之间的区别还是挺大的。行业里的条条框框不少,真的接手亨通一号,我们投资策略要做很大的改动,能不能达到你们想要的预期还是个未知数。”
      
      秦绍辉语气诚恳中带着担忧,这一番话恰恰也说中了陈子恒心中的不安之处。
      
      不过此时他别无选择,无论是公募还是私募,自迩投资的投资回报率有目共睹。
      
      去年公募私募所有发行的产品业绩大排名,自迩投资旗下两个产品的投资回报率分别以312.3%、179.6%名列第一和第三,名列第二的产品仅比第三超出十个百分点。
      
      自迩投资名列第一的产品一骑绝尘傲视群菜,被誉为最有市无价,拿着钱上门求着买也买不到的产品,份额有限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这个产品根本不对外销售。
      
      陈子恒不求能把亨通一号的净值做到2做到3,只求能从0.6做到1以上。
      
      秦绍辉与寻常的人不同,不会一上来就极力表现想证明自己行。自迩投资亮眼的业绩给了他很好的资本,让他可以有分寸的示弱,以退为进。
      
      这种坦诚,这种合理的担忧,让人不吃都难。
      
      陈子恒就很吃这个,他很快地表示,虽然有不同,也有共通之处,“如果换做其他人,我也可能还会有这方面的顾虑,但请来的是雍容,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
      
      “不过……跟之前可能会有一些小变化,公司开会后,更希望能邀请雍容担任亨通一号的投资顾问。”陈子恒有些歉意地解释着,“杨锐也为公司付出过不少……当然,投资顾问只是名义上的,基金的实际管理者还是雍容。”
      
      秦绍辉端起茶杯,垂眸慢慢喝了一口,没接上个话题,反倒闲聊似的问道:“陈总应该知道,我以前也不是做这个的,很多方面我不在行。我听说金和有一条规定,基金经理只能从公司的股票池也就是研究员出了研究报告的股票里选择投资对象。
      
      陈子恒点头:“是有这个规定,这是公司的老规矩了。”
      
      既能有效缩小选择范围,提高效率,又能防止基金经理凭借一己好恶选股票。既是帮扶,也是限制。
      
      “投资顾问能规避这种限制么?”
      
      陈子恒听了,摇头道:“规避不了,这是公司章程,基本没有改动的可能。”
      
      秦绍辉放下茶杯,轻声道:“那可能不行。”他微微支起身子,脸上带笑,声音也柔和,可话说出来却让陈子恒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他说:“陈总,雍容让我来谈的,是基金经理,跟投资顾问两码事。至于什么补充协议,在我看来并没有这个必要。为人雪中送炭亦或是锦上添花,我们公司暂时也没兴趣。”秦绍辉含笑道,“那,就先这样?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陈总。”
      
      秦绍辉说话一直很温和,态度也是不一般的好,突然这么一说,让陈子恒有些懵。
      
      在秦绍辉站起来的时候,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绍辉。”
      
      秦绍辉倒是有耐心地解释:“陈总,我们也很想与贵公司合作。现在私募也有批下来公募牌照的先例了,我们也是在关注的。雍容他本人是十分想尝试一下公募基金的管理的,我们的投研团队也搜集了不少贵公司研究员出的评级报告。研究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贵公司挑选的股票都比较有特点,基本都能走出独立行情。”
      
      大盘涨,它跌。
      
      大盘跌,它领跌。
      
      完美的避开了所有能赚钱的股票,这也是一种能力……
      
      不过这话秦绍辉并没说出来,只是隐晦的点了出来。
      
      陈子恒先是有些不解,但很快就咂出了滋味来。
      
      秦绍辉短短的几句话,透露出不少内容。
      
      比如,他们对公募牌照感兴趣,雍容想尝试公募基金的管理。
      
      那就意味着,如果雍容跟金和没有合作成功的话,那极有可能与另外一家合作。
      
      陈子恒瞬间压力倍增。
      
      要是雍容单纯不跟金和合作,还可以解释为对公募基金的管理兴趣不大或者其他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可若是自己这边谈崩了,雍容转而与其他公司合作,陈子恒身上冷汗都出来了——他提交的人选,也是所有人眼中最合适的人选,董事会与管理层都等着雍容能临危受命力挽狂澜,结果这么个关键的人跑到其他公司去了。
      
      那他真的也可以去其他公司了……
      
      陈子恒看了一眼秦绍辉,也不知道他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不过有意无意已经没那么重要了,他现在被情势逼着,只能一点一点降低底线,失去原则……
      
      最后商谈的结果,秦绍辉还是十分满意的。
      
      陈子恒仿佛刚打完一场大仗,汗水洇湿了后背,却也暂时松了口气。
      
      在送秦绍辉往外走的时候,秦绍辉说道:“还得请陈总帮个忙。协会下了文,新出的职业资格考试,要求至少有两位高管考过。我们的人有一部分要到金和挂职,自迩缺一位有从业资格财务高管。陈总看,在合作期间,能不能先借调过来一位?”
      
      陈子恒心知肚明,自迩投资怎么缺没有从业资格的财务高管?他们过来挂职的基本都是投研团队的,根本就没有财务。
      
      这是在自己做出诸多让步之后,给甜枣示好了。
      
      “没问题,回头让人联系你。”
      
      “那就拜托了。”
      
      陈子恒一直把秦绍辉送出了金河总部大厦,秦绍辉坐进车里。
      
      车子缓缓启动,秦绍辉看了眼时间,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电话那端传来清朗的声音:“绍辉。”
      
      秦绍辉举着手机,心里默数了五个数,他的沉默让气氛莫名的凝重。
      
      秦绍辉有意逗他,恰到好处的沉默之后,开口,声音有些低落:“谈崩了。”
      
      那边嗤笑出声:“你那会儿不说话,我还以为你在梦游,找他们借调人了么?”
      
      秦绍辉:“?????”
      
      他刻意营造的氛围让一句“梦游”给搞崩了,简直没给“秦影帝”的演技一点应有的尊重。不过这关注点也是没谁了,电话里也不问问事情谈得如何,却在关心借调的事,秦绍辉有些欣慰,这真是对他的谈判能力太放心了。
      
      “借调了。这趟有点没劲,我考虑了很久要怎么说服金和改聘你当投顾,结果他们自个儿先提出来了,出人意料的顺。我们提出的要求,金和基本都做出了让步。”
      
      “意料之中的。”
      
      “难得听你说句人话夸我。”秦绍辉听了心中舒坦,能让雍容隐晦着夸一句也是难得。
      
      对面有些不解,迟疑道:“……夸你?”
      
      秦绍辉:“?????”
      
      这句“意料之中”,难道不是在夸我谈判强无敌?
      
      电话中清朗的声音传来:“想签我,做出点让步不是意料之中?”
      
      “滚!”
      
      遇见不要脸的,很气!
      
      ***
      
      那边陈子恒回到办公室,秘书跟了进来,提醒道:“陈总,财务那边……用不用先和戴总说一声?”
      
      “说什么说。”陈子恒松了松领口,“你当他是真想让金和派个财务过去?他一说你一听就过去了。这是他合作的姿态,既然亮出来了,我们得比他的姿态还高。”
      
      “那……这个事您看派谁去好?”
      
      “看看那些入职时间短的,唔,依我看有没入职的实习生最好,看看谁过了前两周的那场考试,简历筛一筛,要名校的,模样得周正,关键性格要好。问问看,愿意去的,咱们这边实习工资照发。”
      
      秘书笑:“这可是个美差,找了一份实习,得了两个实习经历,工资还双份拿。”
      
      陈子恒听了,摇头笑:“美差可不见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