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只给意中人》姜知临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8-09-03 23:13: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8 章 ...

  •   
      张熙和下播的时候,满屏都是:
      
      ——我就说主播今天直播能超过十分钟算我输!
      
      ——我以为主播转性了,没想到依旧不持久。
      
      ——十分钟已经很好了,她前两天通宵播,差不多已经播够了这个月的时长,我以为她这个月会销声匿迹。
      
      张熙和合上电脑,去楼下取水。
      
      “辉哥,我不想吃冷食,想吃你做的,就一道。”
      
      “滚蛋,自己做,没看忙着呢。”
      
      “就一道,不然你明天将会收到一具尸体。”
      
      “那我谢谢你了,终于能清静了。”
      
      张熙和:……………
      
      她路过大厅的时候,雍容瘫在沙发上,秦绍辉面前放着一台笔记本手指在上面飞快地敲着。
      
      张熙和:“老板你没吃饭?”
      
      雍容:“你会做?”
      
      张熙和:“……就会俩。”
      
      雍容:“什么?”
      
      张熙和:“水果沙拉,蔬菜沙拉……”
      
      雍容:“…………………”
      
      雍容:“当我没问。”
      
      张熙和:“其实我是想问用不用帮你订个外卖?”
      
      雍容听了也不瘫着了,立马坐直了身子。
      
      雍容:“这么晚了也能订?”
      
      张熙和:“能啊。”
      
      秦绍辉:“出息劲儿,啧啧,就跟听到了‘约么’一样开心。”
      
      张熙和:“………………”
      
      雍容:“………………”
      
      雍容:“订餐,不用理他,他觉得自己以后都不会被需要了,很慌。”
      
      张熙和打开app递给雍容,雍容点了两个菜,拿起内线电话打到交易室。
      
      雍容:“吃不吃夜宵?嗯,吃什么?”
      
      挂断电话雍容又加了几个菜,把手机递还给张熙和。
      
      张熙和正要付款,手机屏幕就被一张递过来的银.行.卡挡住了。
      
      雍容:“用这个。密码xxxxxx。”
      
      张熙和:“现在都用第三方,绑银.行.卡麻烦。”
      
      雍容:“拿着。”
      
      张熙和:“噢。”
      
      她在订餐app上绑定好银.行.卡,付了款。
      
      雍容往张熙和手机上看的时候,张熙和正在解绑银行卡。
      
      雍容:“别解绑。”
      
      张熙和:“啊?”
      
      雍容:“留着,以后还得用呢。”
      
      张熙和:“那我以后用的时候不小心用错了怎么办,你用再绑就行。”
      
      雍容:“密码都给你了还怕你用?”
      
      完成任务拿好水的张熙和回到房间,敷了个面膜,舒舒服服的躺床上进了她的粉丝小群,群里都是最初她在平台还没什么名气就一直陪伴她的粉丝,不像外面的2000人大群,这是个二百人的袖珍小群,群里的人早都互相熟悉,成了朋友,有的互相寄过东西,还有的出来面过基。
      
      懒癌少女:今晚有种被霸道总裁包养的错觉。
      
      咖啡色:今晚?
      
      不意:咖啡总能精准的抓住重点233。
      
      懒癌少女:精准个头哦,我的锅,我表述问题。但是就在刚才,我们老板甩了我一张银.行.卡。
      
      非非: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甩了你一张房卡。
      
      想拥抱蓝天:好像没区别……
      
      懒癌少女:虽然他没说拿着随便花,但是那感觉也差不多了。
      
      绯月:他长得帅不帅?
      
      懒癌少女:挺好看的还,不过谁都没杨锐帅。
      
      绯月:知道知道,杨锐你本命。
      
      懒癌少女:今天我和杨锐插肩而过,仿佛错过了一个亿。
      
      夏天就要吃西瓜:来啊来南京,我带你去金和投资分部门口蹲杨锐。
      
      懒癌少女:不去。都说他本人比照片上好看,万一不是,我少女心会崩。”
      
      ……
      
      张熙和抱着手机醒来的时候,面膜都干在了脸上。
      
      昨天群里聊着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她本来还以为刚搬过来会继续失眠。
      
      张熙和沾了点水,取下面膜,涂了厚厚的一层保湿面霜,揉按了一会儿。
      
      张熙和揉着脸,总觉得忘了一件什么事,又按了两下,才想起来还没找金和的领导开实习证明。
      
      当时领导说实习结束了就把盖过章签好字的实习证明给张熙和寄过来,张熙和怕中间又出什么麻烦事,跟领导谈好到了自迩就寄发。
      
      忘给领导发地址了,不过她应该知道的吧?
      
      张熙和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十分。
      
      洗漱好换好衣服,张熙和边下楼边给领导打电话。
      
      电话接通,张熙和:“领导好,我是张熙和。”
      
      领导:“啊,熙和啊。到自迩投资了吗,那边怎么样?”
      
      张熙和:“挺好的还,同事都挺照顾的。”
      
      领导:“我就说去了没错吧。”
      
      张熙和:“是。”
      
      领导:“找我什么事?”
      
      张熙和:“我的实习证明您帮我寄了吗?”
      
      领导:“你这样,让你们人事给我出个证明,你手机拍给我,我这边就给你寄过去,你别忘了把原件也给我寄过来。”
      
      张熙和:“……我去问问。”
      
      领导:“好。”
      
      不知为什么,张熙和莫名的有点烦。
      
      这边流程还没走,二楼连接休息区和交易区的阳光走廊,张熙和还没权限。
      
      她坐在旁边等,等了五分钟才听到有人往这边来。
      
      来的正巧是Boss和雍容。
      
      Boss看到她有些诧异:“不吃早饭?这么早就在这儿等。”
      
      张熙和:“一般都起不来,很少吃早餐。Boss能让人事帮我开个证明吗?”
      
      Boss:“什么证明?”
      
      张熙和:“我要金和的实习证明,那边说让你们给开一个证明,应该是证明我人没跑,已经乖乖过来了吧。”
      
      Boss:“金和这费劲劲儿。这边直接给你开个实习证明不就完了,你一个学金融的,要市场部的实习证明有什么用。”
      
      张熙和:“我实习报告都写完了,要不是写完实习报告了,我根本不怂。我去学校食堂卖包子,也能写一篇《论包子对国民经济的影响》。”
      
      Boss:“对了,你是不是还要回学校答辩?”
      
      张熙和:“是嗯。”
      
      Boss:“答辩完毕了业还回来吗?”
      
      Boss话音刚落,还没等张熙和说话,Boss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Boss道了声抱歉,接电话。
      
      接完电话,已经快到开会时间,话题就这么岔了过去。
      
      早会大概说了一下金和那边的流程已经走好了;这边的券商营业部也已经确定,就差下挂股东卡了;秦绍辉那边周末会去几家上市公司调研;今京科技这只股票做完后,自迩投资会筹发第三只产品。
      
      秦绍辉:“固纯酒业呢?”
      
      雍容:“我去,去金和回来顺带过去一趟。你去么?”
      
      张熙和:“啊?”
      
      张熙和才反应过来雍容是在问她。
      
      张熙和:“带着我不会不方便的话,我就去。万一公司好,我能买买股票呢?”
      
      雍容:“身.份.证.号留一个,机票给你一起订了。”
      
      张熙和:“好好。”
      
      二楼交易室。
      
      交易系统上逐渐出现了挂单明细,小邢皱眉:“前面这几笔大单不是咱们的。”
      
      另一位交易员:“这家券商还是慢,应该跟那家把主机放在上交所机房的券商合作。”
      
      小邢已经内线联系了雍容。
      
      雍容:“多少手?”
      
      小邢:“快五万。”
      
      那就是接近五百万股了,今京科技是个小盘股,大股东又是绝对控股,锁定了大量股票,市场上实际的流通盘很小,五百万股已经不算小数目了。
      
      雍容:“还真贪。行了先放哪儿吧,一会儿我过去看看。”
      
      大量买单堆积,今京科技依旧涨停板开盘。
      
      九点四十五,雍容才端着咖啡进了交易室。
      
      他凑到一台电脑前看了看成交量,很低。
      
      他们之前已经快把浮筹洗干净了,盘面很轻,抛压一点都不重。
      
      雍容:“把单都撤了吧,重挂。”
      
      大部分炒股软件都有一个缺陷,只能看到挂单总量,看不到是否是撤单重挂。
      
      虽然封单总量不变,但这一撤一挂,排队位置就从最前面变到了最后,明显是庄家让出位置不想继续买这只股票了,但还不想惊动市场。
      
      雍容倚着工作台,把咖啡放到了一边,“五万手,他们想买,就卖给他们。”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