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只给意中人》姜知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7-05-10 02:00: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周五,下午四点。
      
      金和资管罕见的没有从总部连线视频会议,而是把这一周一次的全公司全员工性质的会议交给了南京投资分部。
      
      这实在是件稀罕事,上次没从总公司连线还要追溯到去年股票崩盘那次。
      
      所以又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等在视频接通的金融民工们,都好奇地低声私语。
      
      有听到些风声的,神神秘秘地说开了:“我刚才听南京那边的说,是总部要杨总讲两句。”
      
      “杨总?”有人懵懵然,继而恍然大悟,“那就不奇怪了。”
      
      众人听到“杨总”二字,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
      
      有人带着丝惋惜摇摇头,有人则一脸漠然冷着腔调说:“是该说两句了。”
      
      负责技术的见同事们聊开了,三步两步窜到设备前,检查了一下话筒,生怕话筒忘关,聊天的内容被总部听了去。
      
      闲聊中,视频已经接通了。
      
      屏幕中出现的并不是众人记忆中那张年轻骄傲的脸,眼神里也没了往日的自信从容。那微微发青的眼眶和隐约可见的青胡茬,有着说不出的沧桑疲惫。
      
      仿佛老了十岁。
      
      他开口,声音有些哑,却在努力维持着平和:“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做这个报告,说实话,”他语速很慢,微微垂眸,“在几个月前,我就预感到会有这一天了。心里不安,愧对大伙儿,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们,更不知道怎么面对客户。这会儿真的站在这里了,反而平静了。”
      
      屏幕前有人轻叹了口气。
      
      屏幕里的人继续说道:“事情我不说,大家想必也都知道。我负责的股票型基金产品‘亨通一号’,在去年三月成立,募集资金共二十个亿,现在的净值只有0.6。”
      
      尽管知道屏幕那头的人听不见,还是有人忍不住说道:“别扯没用的了,说说是怎么把1做成0.6的。我特么一位客户,去年扔里五千万,理了一年财,变三千万了,过年我都是舔着脸拜年的。”
      
      市场部的民工们听了都深有感触……
      
      “亨通一号”面向的都是公司要当祖宗供着的大客户,当初基金刚成立的时候,总部给各个分公司都下达了任务指标,也信誓旦旦地保证绝对不会折,让大伙儿放心卖。总部的保证,加上明星基金经理杨锐坐镇,让市场部的都吃了颗定心丸。
      
      谁能想到短短一年时间,净值跌到了姥姥家。
      
      和祖宗们的关系不维护不行,维护是真没脸。
      
      就当市场部的人都沉浸在自个儿的心酸中的时候,有一道清越又带着点糯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短短五个字,让所有人都怔了几怔。
      
      “你就正常做。”
      
      ??????
      
      ……正常做?什么正常做?
      
      “你不是想知道他是怎么亏的嘛?你正常做,就知道他是怎么亏的了。”
      
      尽管众人都极力想保持严肃,憋笑憋得身子都直发抖,最后还是有人“扑哧”一声破了功。
      
      这小姑娘,嘴是真损哦。
      
      金和资管总部坐落在北京金融街,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却掌控着全国50%以上的财富。这里是无数金融从业者梦寐以求的地方,为了一只脚能踏进这块土地,哪怕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董事长办公室在办公大厦的最顶层,站在整面的落地窗前,可以俯瞰整个北京城,仿若在云端。办公室极大,装修得很简约,利用到的地方不多,显得有些空旷。
      
      不过在办公面积彰显主人地位的金和,这种“浪费”一点都不多余。
      
      此时,金和资管南京投资分部的总经理、分管投资的副总经理、投资总监以及风控委员会的负责人全都挤在离董事长李泽华办公桌不远的沙发上正襟危坐,人显得有些拘谨。
      
      董事长办公室这种空旷感带着压迫,让挤在一团的几位老总心里愈发没有着落。
      
      而与他们同坐在一张沙发上的CEO戴志承,更是让他们不知道该把手脚放在哪儿了。
      
      李泽华独自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身体舒适的陷在皮椅里,似乎并不觉得眼前几位挤在一起有什么不妥。
      
      他不说话,就没人敢率先开口。
      
      他似乎是在等什么。
      
      果然,没过两分钟,伴随着敲门声,金和资管分管投资的副总裁陈子恒推门而入。
      
      他来的不算晚,甚至比定好的开会时间还早了两分钟,可一办公室的上司下属坐好了等他,还是让他额头隐隐冒汗。
      
      一年前,在他还不是副总裁的时候,“亨通一号”就是他与当时负责投资的戴志承一手操办的。
      
      那时正是大牛市的中期,他们应景的针对公司高尔夫俱乐部的高端客户推出了这一项资管计划,还违规的私下里跟客户保证了收益,迎合了大客户的心,也深得董事会的认可。
      
      于是在新一届的换届中,二人凭借大牛市中后期激进的业绩,成功上位。
      
      所以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如今他当时力推的明星基金经理杨锐正在屏幕前做全公司的“汇报”,这感觉跟他去作检讨也没什么差别,甚至比当面扇他巴掌还难受。一年前在董事会他信誓旦旦的那番保证,让他每次想起都羞恼不已。
      
      不过陈子恒很清楚现在不是他羞恼的时候,等这里的每个人都在等他拿出个可行的方案。
      
      谁都清楚,“亨通一号”当初发行时,是打着明星基金经理精心打造的明星产品的旗号,面对公司核心客户发售的,这些客户一位也“坑”不得。更关键的是,这是金和资管第一次发售股票型基金产品,有“亨通一号”,就会逐渐发售“亨通二号”,甚至“亨通N号”。
      
      可这出师不利的“亨通一号”,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扼杀了。
      
      ——输掉的不仅仅是这一只产品。
      
      而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他自己也不是打回原形那么简单了。
      
      陈子恒有些不安地用余光扫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戴志承,戴志承脸上倒是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陈子恒收回目光,把手上的资料分发给众人。
      
      情况不需要多说,每个人心里都明镜似的。
      
      陈子恒开门见山,直接抛出他的方案——更换基金经理。
      
      这是最没有建设性,却最有效的方案了。
      
      投资者需要信心,董事会需要看到高层的动作。
      
      方案谁都能想到,最后却不得不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自己扇自己巴掌的感觉,还真是……一言难尽。
      
      李泽华合上手中的资料,放在桌案上,问:“替换的人选选好了?”
      
      陈子恒有些艰难地开口说道:“公募这边,诸位也知道,有名气的基金经理就那么多,有几位长期在一家供职,没有这方面意向。其他人我也去接触过,一听是‘亨通一号’……”
      
      浑水谁愿意蹚?
      
      其中一位倒是耿直,直说:“杨锐可是前几年风头最盛的了,就是现在业绩差了点,他也是前辈是老人儿。陈总我说句实话,‘亨通一号’能不能接手?能。要是能出成绩,皆大欢喜。可要是不能……圈子就那么大,笑话不够看啊。再者,您带来的这些资料我也看了,您之前电话约我之后,我也细研究过了,我这水平还是差了点……”
      
      顶尖的基金经理说自个儿的水平差了点,陈子恒一听也就明白了。
      
      那位叹了口气:“……您看你找的这些人,去哪儿不抢手,犯得着接这吃力不讨好的活么?”
      
      太犯不着了。
      
      倒有不少初出茅庐的菜鸡想踩在杨锐的头上拼一把,可惜没这个机会。
      
      公募这边是没什么戏了。
      
      在座的也都不是傻子,都知道没有找好接替的人选,陈子恒是不会安稳站在这里的。
      
      既然公募没戏了,难不成……
      
      当陈子恒把“自迩投资”四个字说出口的时候,李泽华去拿水杯的手停在半空中,南京分部的几位负责人都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了陈子恒。
      
      “雍容?”
      
      “陈总,你是说,你请了雍容?”
      
      “他肯来?”
      
      陈子恒似乎很享受众人的反应,他略等了几秒钟,待众人把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消化的差不多了,才继续道:“目前正在接触阶段,对方有这个意向。等人选提交董事会后,再做进一步接触。”
      
      陈子恒说完话一抬头,正对上李泽华的眼睛。
      
      也就那么一瞬,陈子恒激出了一身冷汗,仿佛他那些小心思,早已被看穿。
      
      李泽华不紧不慢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尽快去办,先把细节敲定。你这没头没尾的,拿什么提交董事会?”
      
      “好。”
      
      “别急。”戴志承抬了抬手,终于开了口,“你打算让雍容接管‘亨通一号’?”
      
      不过是带了问号的陈述句,戴志承根本没给陈子恒回答的时间。
      
      他说道:“中途更换基金经理,有好处,可也有坏处。依我看,杨锐不用换,倒是可以考虑聘请雍容当‘亨通一号’的投资顾问。”
      
      陈子恒听到这儿,心中这口气才算松了下来,戴志承终究没把自己置身事外。
      
      真能如此,那就里子面子都有了。
      
      做出成绩了,那是雍容和杨锐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当初的力荐不能算错,要是做不出成绩……
      
      ——这不有现成的背锅侠么。
      

  • 作者有话要说:  为爱发电的小冷文,人物有点多,故事可能有点乱,梳理一下:
    ~金和资管一把手(董事长):李泽华
    ~金和资管二把手(总裁):戴志承
    ~金和资管副总裁:陈子恒
    ~南京投资分部基金经理:杨锐(金和下属南京分公司任职,管理“亨通一号”基金)
    以上……都不是男主 - -
    概括一下~当初还不是总裁和副总裁的戴志承和陈子恒,为了上位,一系列动作之一就是搞了个股票型基金(募集钱,炒股票),基金成立初期赶上大牛市(行情好,买啥啥赚),二人凭借好的行情和业绩,成功上位。
    两人刚上位没多久,股市崩盘了,炮灰一号简称一炮的杨锐管理的“亨通一号”净值也崩了,从1跌到了多少忘了编,自行发挥一下想象力吧~反正很惨。文里0.6就是剩了60%,如果跌成0,就赔光啦。
    把募集来的钱赔光了也不行呀,于是炮灰二号简称二炮出场~(雍容:你才二炮……)
    金和资管邀请相当厉害的雍容拯救世界,后面的就先不概括啦,再概括下去,可能会两句话完结……>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