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宅男生活 ...

  •   那句话之后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
      
      陈赫嘉坐在书房柔和却不失明亮的灯光下,眉目轻挑,就那么定定看着谭永辉,好半晌,寂静的空间里才传来衣料的簌簌摩擦声,以及那一声低低的、近乎于呢喃的“好。”
      
      谭永辉知道,他总是没办法拒绝他的。
      
      不管他的要求有多荒唐,又多么霸道不讲情理,只要他开口,这个似乎看起来万能的助理都会想尽办法替他办到。
      
      没有原则,没有底线。
      
      尽管表情永远冷淡。
      
      陈赫嘉微微低了眉,不再与他对视,那双桃花眼被长长的睫毛覆盖,但即使不看着你,也总有一种脉脉含情的美态。
      
      他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暴露在灯光下,像被打上了一层薄薄的细腻的光晕,色泽漂亮又冷清。白色柔软的布料与指腹相触,手指缓缓来到衬衫衣领的第一粒扣子处,然后就停在那儿。
      
      谭永辉不知怎么就屏住了呼吸,眼眸微眯。
      
      ——陈赫嘉的脖颈和锁骨特别漂亮。
      
      以至于以往在很多场情/事中,谭永辉都犹如吸血鬼一般捏着他的下巴狠狠噬咬那个地方。
      
      肌肤细腻光滑的触感他还记得,而现在。
      
      那粒束缚着一切的扣子被食指轻轻捏住,它是深蓝色的,如宝石一般在光线的反射下熠熠发光,触感冰凉。
      
      “啪。”
      
      极轻的一声。
      
      这是第一粒。
      
      解开之后手指顺着边线滑下去,一侧衣领被掀开,露出小半的肌肤和性感极致的锁骨,谭永辉慢慢坐正身体,眼也不眨地就盯在那块。
      
      陈赫嘉顿了一顿。
      
      似乎小喘了一口气。
      
      第二粒。
      
      尽管隔着屏幕,但谭永辉的眼神却仍让他感受到一种逼迫感,那视线太灼热,又烫,仿佛早已将他的衣物烧干净,整个人都是赤/裸的。
      
      陈赫嘉的手指些微发颤。
      
      丝线缠住了扣子,拉扯着解不开,陈赫嘉拇指一用力,传来细微的崩断声,扣子得到自由,而断掉的几根线头则孤伶伶地搭在内里——又小片领地失守。
      (只是自己解个扣子别误会啊!!!)
      
      谭永辉却慢慢皱了眉。
      
      这衬衫的质量似乎太差,搜刮回忆,他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给他买过这样一件衣服,特别是,蓝色的扣子。
      
      到第三粒了。
      
      再下去,就是……
      
      谭永辉的喉结滚动,刚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清脆的转动门把的声音,再接着,谭永辉一回头,就看见个青葱少年将脑袋探进来,一脸狡黠的笑。
      
      “谭总!”
      
      那声音轻灵如铃铛,好听得让谭永辉的脑袋当机了一秒。
      
      下一刻。
      
      “啪。”
      
      他毫不犹豫地摁掉电源。
      
      ——————
      
      动作定格了好一会儿。
      
      在这冷寂的空间,灯光明晃晃得刺眼,对着漆黑且泛着光亮的显示屏,陈赫嘉眨了眨眼,回忆起方才那个声音,许久,才终于将紧咬的牙关慢慢松开。
      
      然后瘫倒下去。
      
      深陷在一大片柔软之中,“呼。”他轻轻吐了一口气,纤细的手腕里捏着手机,手背覆在额头上,他想也许今天他可以好好地再睡一觉了。
      
      不过他马上打了一个寒噤,这是春末,书房里因为没什么人气,还有些冷。于是他把敞开的衣襟合起来,又翻了个身。
      
      趴了一会儿,睡得不是太舒服。
      
      陈赫嘉从深色的布艺枕头里抬起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他有点懒,不太想动,可是为了睡眠质量,最后他还是起身了。
      
      “啪”地一声,书房的灯光被摁灭,陈赫嘉半闭着眼睛在光线昏暗的室内摸索到卧室,房门被合上,陈赫嘉就这么摇摇晃晃地将自己的身体扔进大床里。
      
      “嗯……”
      
      滚了几个圈,柔软温暖的薄丝被便将他裹成一个蚕茧。陈赫嘉难得舒服地叹了口气,接着就在一片黑暗里沉沉睡去。
      
      ——结果在梦里也不得脱身。
      
      男人成熟英挺的面孔无限被放大在他的眼前,是他捏着他的下巴,于是被迫与人对视。就在学校游泳馆的更衣室里,男人将他摁在储物柜上,怒极反笑,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太显而易见的狠厉。
      
      “陈赫嘉,你知不知道,越是反抗,我就越想要……得到你?”
      
      句子的末端话语已经轻得如同蚊呐,但是他却不由地开始出汗,心跳加速,连呼吸都失去频率。
      
      “你要什么,嗯?”
      
      尾音上挑,男人眯起眼睛的那刻两个人的唇间距离已经无限被缩小,陈赫嘉不由再微微往后仰。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身后是冰冷的铁柜,他一退,压制着他的人便跟上来,甚至,在轻微的唇瓣摩擦之后,男人一偏头咬住他的耳垂。
      
      “鲜花?钻戒?豪车?还是房产?”
      
      陈赫嘉一颤。
      
      谭永辉低低笑了笑,“你看,你都不要。”
      
      接着他又问:“你知道今天这里为什么没人来上课吗?”
      
      ——“你要明白,宝贝,只要我一句话,这里的人全部得听我的,也包括你。”
      
      “你说,你是不是太不识相了呢?”
      
      ——————
      
      陈赫嘉在黑夜里睁开眼睛。
      
      尽管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但是扒拉着头发的时候他却不太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
      
      长手一伸,摸到床边的开关摁下去,突如其来的刺眼光亮逼得陈赫嘉眨了好几下眼睛,意识彻底回笼的时候他意识到被子大概盖得有点紧,所以身上竟然出了不少汗。
      
      于是坐起来时便将衬衫都脱了,纯棉的布料被捏在手里,陈赫嘉盯着这件衬衫发了好一会愣,才动作轻柔地将它折好放在一边。
      
      洗澡,打电话订外卖。
      
      工作之外的陈赫嘉生活得像个宅男,晚上九点多才吃完饭,接着便去洗刚刚换下来的衣服,一盆子泡沫,衬衫在手里被搓得干干净净——本来也不脏,做好这一切之后陈赫嘉才给自己开了一罐啤酒,然后蹲在地毯上在柜子里翻翻找找。
      
      最后扒拉出一张光碟,插/进DVD里,几十秒的等待后巨大的液晶屏上开始播放影片。
      
      陈赫嘉仰躺着坐在沙发上,眯着眼去看屏幕上那个他并不陌生的人,演技是真的好,不然也不能在短短三年内就爬上影帝的位置,哦,忘了介绍,这是娱乐圈如今的天王巨星温衍主演的电影。
      
      ——事实上,柜子里所有的光碟也都和这个人有关。
      
      龙套也好,配角也好,主演也好,林林总总竟然不下百部,陈赫嘉只要一有空闲就来看这些,到最后对温衍那张漂亮得无懈可击的脸都有些麻木了。
      
      大口大口冰冷的啤酒灌下去,陈赫嘉眯起眼睛,正打算就这么放松地享受这个夜晚的时候,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心情好,于是连来电显示都不看就接了。
      
      接着传来一个甜到发腻的声音:
      
      “陈特助?”
      
      动作一顿,陈赫嘉克制住自己想要立马挂掉电话的冲动。
      
      不过表情就变得正经而冷漠了起来。
      
      “有事?”语气寒冽如冰。
      
      “哦,我只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谭总喜欢什么口味的BYT和姿势?你也知道,你一走,这谭总就寂寞了,今晚约我开房……”
      
      说完似乎笑了笑,“我这也是怕伺候不好他么,特地找前辈来领教一下,吸取点经验什么的。”
      
      哼。
      
      陈赫嘉冷笑了一声。
      
      这么低级的把戏和手段,也就这个脑残会用,还总是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儿。
      
      想了想,陈赫嘉摇了摇手里的啤酒罐,语气也风轻云淡的:“你放心,今天晚上,他床上没有你的位置。”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