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燕归愁 ^第5章^ 最新更新:2016-09-28 21:25: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噩耗 ...

  •   方刚将夏景文安全送回家,也没有多待,就赶回了公司。
      
      夏景文将东西放好后,就发觉无事可做。平时休假还没发觉,这一没有了工作,心里就闲得发慌。他忍不住再次拿起清洁工具,又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小乖也摇着尾巴跟在他身边来回走动。
      
      “唉,这人啊!”夏景文揉着微微酸疼的腰,叹着气说,“还是得有个正事做才行哟!”
      
      “嘟嘟嘟……”
      
      是手机来电的声音。夏景文放下手里的抹布,洗了洗手才拿出手机接通电话。
      
      “喂,学长?”
      
      程泽的语气颇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景文,你现在在哪?”
      
      夏景文感到莫名其妙:“我?我在家啊。”
      
      程泽闭闭眼深吸了一口气,说:“不要出门,在家里等我,我现在过去!”
      
      夏景文拿着挂断的手机想了想,觉得程泽八成是知道了微博那事,怕他做傻事,才那么着急赶过来。
      
      “我有那么脆弱吗?”夏景文嘟囔着,“怎么一个两个都觉得我失个恋就要寻死觅活一样。”
      
      这一路奔驰而来,程泽都不清楚闯了多少个红灯。他的确是才知道关于那条微博的事,也在刚刚听说了夏景文被辞职一事,不过这些都不是程泽暴走的根本原因。他之所以如此着急,完全是因为刚才吃早餐时,碰巧听见一番对话,而那对话的内容,让程泽大吃一惊。他担心夏景文受到伤害,所以饭都顾不上吃就拨通电话问明位置,立即驱车赶了过去。
      
      而夏景文这边,自从跟程泽通完那番电话后,就躺在沙发上等着程泽的到来。他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用手里的遥控器把电视频道轮了一遍,却发现什么都不想看,只能按了关机键。
      
      “小乖过来。”夏景文冲在一边自娱自乐玩得正嗨的金毛招呼道。
      
      听见主人的召唤,小乖叼着个球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后腿用力跳上沙发窝进夏景文怀里,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脸,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叫声。
      
      夏景文闷笑着,从它嘴里拿出小球,摸摸它的头,又挠了挠它的下巴,拿着球在它眼前晃了晃,待吸引了它的注意力后,忽然用劲丢了出去。
      
      小乖撒腿就追,刹车没刹住,居然直接撞到了墙上,疼得它嗷嗷叫唤。
      
      夏景文也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把它抱进怀里,顺着脊背从上往下顺毛安抚:“我的傻闺女哟!”
      
      “呜呜~”明明是主人你害我的!小乖委屈了,将头放在夏景文肩膀上。
      
      夏景文抱起它刚刚走到沙发前,门铃就响了起来。他把小乖放到沙发上,自己走过去开门。
      
      “学长,你……”本想问程泽怎么来得这么快,但开门看清后,夏景文却收了声。
      
      显然,来人并不是程泽。门外站着的,足足有五个人,一个身穿红衣的摩登女郎,另外四个,都是身形剽悍的男人。
      
      夏景文皱着眉,问道:“这位女士,你们找谁?”
      
      女郎摘下墨镜,把夏景文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番,然后鄙夷地说道:“夏景文?也不过如此嘛!”
      
      来者不善!夏景文也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不风度的,直接反驳了回去:“是比不上您有魅力!”边说边用眼神扫了扫女郎身后的四个壮汉,嘴角还带着嘲讽的幅度。
      
      知道他的话外之音,女郎倒也不气,伸手推了夏景文一把,自顾自地走进屋里,壮汉也跟着进了门。
      
      女郎对四个壮汉吩咐道:“你们把屋子里的东西通通给我丢出去,一个都不许落下!”
      
      壮汉们点头应允:“是,小姐!”
      
      夏景文气得额角青筋直冒,赶紧跑过去拦着那些壮汉,怒吼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要干什么?强闯民宅是犯法!”
      
      女郎讥讽一笑,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红本本,道:“强闯民宅?也不知是谁强闯民宅。喏,自己看看房产证上写的是谁的名字。”
      
      迟疑地接过房产证翻开来看,持有者处赫然写着“刘茵”二字。夏景文不敢置信,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一遍,才相信这是真的。他苍白着脸,额角青筋直跳,双目怒争,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不要太过愤怒:“这是怎么回事!”
      
      女郎掩唇一笑,眼光如水,却让刻薄和不屑无处遁形:“这怪我,半天了还没有对夏先生自我简绍。我叫刘茵,是成铭的未婚妻。这处房子本来就是成铭买的,平白让夏先生住了那么些时日,也算对得起夏先生这么多年来对成铭的照顾了。哦,对了,下个月七号,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我们决定把这里装修成新房,时间紧迫,没能提早通知夏先生做准备,是我们的不是,也希望夏先生谅解。当然,我和成铭都希望夏先生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刘茵凑到夏景文耳边轻轻说,“毕竟,你们也恩爱过一场,夏先生也希望看到成铭得到真正的幸福,对吧?”
      
      事已至此,夏景文要是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活该被人甩。他低垂着头,脸色阴沉,双手紧握,有一段时间没有剪过的指甲深深陷进掌心,留下一个又一个月牙痕迹。
      
      “路成铭现在在哪里?”夏景文冷冷问道。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怒到极致,他反而冷静无比,清醒无比。
      
      刘茵也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那高高在上的神态:“怎么?打不通电话又找不到人,那感觉是不是特别的无助?我也不怕告诉你,你可听好了,他现在在,长安路秀水大道兰台小区7栋301。”
      
      夏景文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你现在去,就不怕我把你的东西都扔掉吗?”
      
      夏景文头也不回地说:“你不是就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吗?人都找好了,我在与不在又有什么区别?”
      
      刘茵嗤笑一声,故意问道:“那这狗也是?”
      
      夏景文脚步一顿,不得不说,刘茵这话问到点子上了,他的确舍不下小乖。无奈,他只能对刘茵示弱:“给我点时间,我会把东西全部清空,不会落下任何东西碍了刘小姐的眼。”
      
      刘茵很满意他的识时务,道:“既然夏先生都这样说了,我也不是非要强人所难。我希望在明天之前,这个屋子里再看不到任何有关夏先生的痕迹。”
      
      “好!”
      
      刘茵接着说道:“还有成铭那边,也劳烦夏先生多费心,毕竟是要和我结婚的人了,老是时不时提起别的男人算怎么回事?”
      
      “刘小姐放心,路成铭只会是你一个人的,我并没有当人小三的兴趣,也希望刘小姐替我做个证,澄清澄清某些不实的传言。”
      
      “呵呵!”刘茵巧笑嫣然,“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夏先生请放心,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难免私家侦探跟错了人,你说对吧?”
      
      夏景文垂眸,淡然说道:“那倒是先谢过刘小姐了。”
      
      “好了,咱们撤吧!还是要给夏先生留点私人空间,要不然怎么打包东西呀。”
      
      待程泽气喘吁吁地赶到夏景文家中,恰好遇见夏景文把刘茵他们送出门。
      
      程泽冲上去抓住夏景文的胳膊,担忧地问:“景文,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夏景文摇摇头,微笑着回答程泽的关心:“谢谢学长担心,我没事。”
      
      看了这场景,刘茵不明意味地笑了笑:“夏先生倒是好本事。”
      
      夏景文早就对她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免疫了,一把把程泽拉进屋子里,“砰”地一声甩上门。
      
      倒了杯水递给程泽,待他接过,夏景文才坐下问道:“学长怎么过来了?”
      
      程泽喝了口水,平息了一下凌乱的呼吸,回答说:“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夏景文放松身体靠着沙发软软的靠背上,又举起双手垫在脑后,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还能怎么办,先租个房子,把家安顿好,再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呗!”
      
      程泽沉默了半晌,才用沉重的语气开口说道:“景文,有个事,你得先做好心理准备!”
      
      见他一脸凝重的样子,夏景文也正经起来:“什么事?”
      
      “你的事,你爸妈恐怕已经知道了!”
      
      夏景文“唿”的一下坐直了身体,惊讶地问:“你说什么?”
      
      见他大失方寸,程泽有些于心不忍,但这件事他迟早都要面对,早点知道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突然一下太过难以接受。
      
      “我打给你电话之前,正在早餐店里吃东西,邻桌有两个女孩正看微博讨论你的事,其中一个女孩,大约是你邻居,说昨晚有人上你家去闹了,把你爸爸气晕过去了。现在人应该在医院里。”
      
      夏景文张大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他猛地站起来朝门外冲出去,被程泽拦住了。
      
      “景文,景文,你冷静!”
      
      夏景文咆哮道:“发生这种事,你他妈让我怎么冷静!现在是我爸妈出了事,你说得到轻巧!”
      
      程泽将人搂紧怀里,牢牢禁锢住:“可是你现在过去能做什么呢?再给你爸妈一次刺激?还是发誓你不再喜欢男人,乖乖娶妻生子,过他们希望你过的日子?”
      
      夏景文简直要疯了:“那你说我现在要怎么办!”
      
      程泽一手拦着他的脖子,一手顺着他的背安抚:“乖,不怕。我来的时候,已经托人去打听情况了,等叔叔的情况平稳下来,到时候你再去看他。现在听我的,先收拾东西搬到我家去,等日后你找到合适的住处再搬走也不迟,好吗?”
      
      夏景文没有回答,程泽以为他默许了,便松开了双手,准备帮他打包东西。哪知他这一松手,夏景文居然飞快开门窜了出去。
      
      “景文!”
      
      程泽措不及防,赶紧追了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还没能写到同渣攻的对峙,我也服气我自己了○| ̄|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