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燕归愁 ^第4章^ 最新更新:2016-09-27 19:54: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温暖 ...

  •   夏景文从来都不是拖沓之人,从经理办公室出来之后,就直奔人事部火速办理好了离职一事。
      
      职员办公室里,夏景文正在整理自己的私人物品,其他职员在工作的同时,还偷偷摸摸看他动作,时不时还小声交流几句,嘁嘁喳喳的,听得夏景文烦躁不已。
      
      “景文哥,我来帮你。”刘香秀走过来红着脸说道。
      
      香秀是他前阵子带的实习生,他出差前两天才转的正,很可爱也很有能力的一个姑娘,就是性格有些内向,不太爱说话,面对异性还特别容易害羞。
      
      夏景文接受了她的好意,两个人很快就把东西整理完毕,足足有两大纸箱。
      
      仔细点了点东西,发现没有落下什么,又抬手看了看时间,夏景文才说:“谢谢你了香秀。这会儿还早,我先把东西弄回家里。嗯,中午你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香秀连忙摆手拒绝:“不用了景文哥,我也没帮上你什么忙。”
      
      夏景文笑了笑,郑重其事地说:“如今你还能站在这里同我说话,还帮我整理东西,就已经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了。香秀,我虽然嘴上说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能得到你和以前一样毫无差别的对待,我还是十分高兴的。”
      
      香秀安慰他:“景文哥,我虽然不太能理解你们这种人,嗯,原谅我用词可能不太礼貌,但是,我知道要尊重别人的选择。再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得很,你才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况且,那篇文章明明漏洞百出嘛,她说的那段时间你明明在出差,又怎么会去勾引她老公呢?”
      
      “等等!”夏景文打断她的话,疑惑地问,“你说什么文章?”
      
      香秀眨眨眼,歪着头“咦”了一声,说:“原来景文哥你还不知道啊,就是因为那篇文章,所以你才会被其他人联名要求辞职的。”说着就拿出手机登录微博,找到那篇文章后递给夏景文,“喏,就是这篇!”
      
      夏景文接过手机,越看脸色就越难看。他记得那张照片,是他和路成铭,还有路成铭的两个朋友一起去生态公园玩的时候拍的。当然,他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同爱人亲热并拍照留念的习惯,只是恰好打赌输了,应那两个朋友要求才留下了这张照片。当时那位拍照的朋友把照片传给两个当事人之后,就删了自己手机里的。换言之,这张照片除了他和路成铭,再无第三人拥有。
      
      “王八蛋!”夏景文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发出“咚”一声巨响,把香秀吓了一跳,也把周围职员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香秀小心翼翼地问:“景文哥,你还好吧?”
      
      夏景文深吸了好几口气,还是没有压制住自己的怒气,伸脚一踢,就把椅子踢倒了。
      
      “啊!”香秀这会儿是真的被吓到了,急得眼泪眼眶打转。自她认识夏景文以来,还从未见过他发那么大的脾气。
      
      “神经病啊!有火滚出去发!这里是公司,又不是你家!”一个本就看不惯夏景文的女职业怒吼道。
      
      “就说这种人心理变态吧,当了小三还好意思发火。香秀啊,姐姐劝你还是离他远一点,免得无辜受牵连。”有人开了头,剩下的自然而然开始搭话。
      
      “晓玲你这就不懂啦,谁不知道香秀是夏景文一手带起来的,小女孩家家,就喜欢玩点浪漫,什么办公室情缘啦,什么上司和下属啦,人家怕是盼望着趁虚而入、日久生情呢!可惜香秀啊,你再怎么努力,也要别人喜欢女人才行啊!”
      
      被他们这么一说,香秀气得肝儿疼,鼓起勇气反驳了回去:“你们胡说!歧视同性恋就直说,打什么歧视小三的旗子!景文哥出了整整两个月的差,昨天才回来,你们敢说你们不知道?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同事你们不信,却偏偏去相信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还满口谎言的微博博主的爆料,脑子呢?良心呢?”
      
      “香秀说得好!”
      
      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众人转头去看,才发现来人是他们部门的副经理方刚,因为体重有些超标,私底下被称作胖子经理。方刚和夏景文同一时间入职,因为彼此同为新人,工作内容又相似,一来二去,倒也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方刚这人工作能力相当不错,又很会为人,所以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从一名什么都不是的新人,成为了部门的副经理。据说上头很看重他,相信用不了多少时日,方刚就又会高升。
      
      方刚接着说:“屁大点事就吵吵嚷嚷个不停,公司招你们进来是工作的,不是让你们来说长道短、冤枉同事的。不是我说你们,你们这些个女人啊,就是事多,男朋友都没有一个,就担心别人偷你老公,说好听点叫未雨绸缪,说不好听点,纯属瞎JB乱想,还脸大入盆!你想让别人偷,别人还不一定看得上呢!还真把自己当什么角了!老子今天把话放在这儿,以后谁没事再乱传播谣言,自觉收拾铺盖给我滚蛋!还敢联名上书威胁公司,说什么有他没你们有你们没他,谱摆得那么大,你咋不上天呢!要是公司是我的,就把名单上的人通通开除掉!说的好像没有你们,公司就不行了一样,你不干,有的是人来接替你的位子。自己占着茅坑不拉屎,还反过来怪拉屎的太出众、影响心情,我呸,要脸吗?”
      
      方刚这番话,说得许多人无地自容。他们当中确实有一部分人是借题发挥。夏景文近来的工作都完成得不错,又恰逢公司考核业绩,当然会有人觉得景文挡了自己的道,遇上这种事自然要踩一脚,说到底还不是欲望在作祟。
      
      这会儿夏景文也冷静下来了,他揉了揉香秀的脑袋,又对方刚说:“谢了,胖子。”
      
      方刚走过去揽住他的肩膀,道:“兄弟之间说什么谢字,何况这次事发突然,我也没能替你做些什么。走吧,就让兄弟我送了一程。”说完就弯腰抱起一个纸箱,朝门口走去。
      
      夏景文也抱起另一个,对香秀说道:“香秀,你去工作吧,等你有时间我请你吃饭。”然后追了上去。
      
      二人来到停车场,夏景文打开自己小车的后备厢,把箱子放好,对方刚说:“胖子你回去吧,改天请你吃饭。”
      
      没想到方刚却自顾自的坐到了驾驶座上,冲着夏景文挑眉说道:“说好了送你一程,你不会已经就送你到停车场吧?”
      
      夏景文无奈:“好好好,就算你要送我回家,能不能坐其他地方,你占着驾驶座我怎么开车啊?”
      
      方刚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钥匙插到锁眼里,故作恶狠狠地说:“就你会开车啊!老子是怕你一个神情恍惚连人带车都玩完儿!麻溜的赶紧上车。”
      
      知道他是好心,夏景文也不好意思拒绝,便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小车渐行渐远,只是方才还挺和谐的氛围,突然间就陷入了沉默。不过,二人倒也没觉得尴尬,任由马达声在耳边“嗡嗡”作响。
      
      夏景文偏头看着窗外的风景飞速倒退,脑海里不停闪过这些年来他和路成铭在一起的片段,安静的,吵闹的,幸福的,悲伤的,一幕一幕,如同电影一般一一呈现,最终汇集成小屋里地板上一层薄薄的灰尘,一如夏景文昨日所见的场景一样。
      
      “胖子。”夏景文突然出声。
      
      方刚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仍然一动不动看着窗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胖子。”这一次夏景文倒是转过头看着方刚说的。
      
      方刚“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再听。
      
      夏景文这才接着说道:“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能一个人背叛自己相处了五年的恋人不说,还背地里捅刀子?”
      
      方刚知道他说的是自己,但他是局外人,也并不清楚他恋爱的情况,无法给他一个正确的答案:“或许是钱,或许是名,又或许是利,谁知道呢。”
      
      哪知听了他这话,夏景文竟然嗤嗤地笑了,他仰起头看着车顶,说道:“名利钱他都不缺。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他为什么要不告而别,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连个说分手的机会给我。现在想来,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过是不爱了、懒得再装而已。”
      
      恰好这时候是红灯,方刚从口袋里摸出一袋烟递到夏景文面前,问道:“来一根?”
      
      夏景文抽出一只叼在嘴上,却拒绝了方刚递过来的打火机。方刚倒也不勉强,自顾自点燃香烟深吸一口,道:“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你要是我亲弟弟,就今天发生这事,管你是对是错,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喜欢什么不好,喜欢个渣男人。真是白瞎了这对亮闪闪的招子!唉你说我们好歹也认识两年了,我这么一优秀的人天天在你眼前晃荡,你咋就没移情别恋看上我呢?桑心。”
      
      夏景文呼了他一巴掌:“行了,你也别拐着弯骂我了,快开车!你算哪门子的优秀,要颜没颜,要身材没身材,要移情别恋,我也恋学长去!再说,我要真看上你了,你才真要伤心了。”
      
      方刚说:“要不说你眼瞎呢,你那学长,是叫程泽对吧,多优秀啊,还对你那么好,你咋也没看上!”
      
      “我脑抽行了吧!”夏景文白了他一眼,“唉不是方刚我说到底是我是同还是你是同,怎么你对男人优不优秀这么有研究?”
      
      方刚一本正经地接话:“这你就不懂了吧,作为一个优秀的男人,对于所有潜在敌人,必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你家学长是高富帅,多少妹子想嫁这一款啊。不过好在你现在单身了,妹子们就没有机会了,哈哈!”
      
      “滚!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抽你丫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在围观郭和曹的大战,是非先不论,郭的那篇文章,真是高啊,我看微博有人评“德云社还招人吗,我想学写作”,我也想去德云社学写作_(:3」∠)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