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燕归愁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9-11-25 23:42: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二十一章 云涌 ...

  •   小七的这条微博一发出来,就遭到各方人士的强势围观。他的用语并不含蓄,特别是那句“某些人渣的话,还是不听为好”,扎扎实实的将Mr.路的粉丝给扎了个透心凉。于是,他们被刺激了,愤怒了,将战场马不停蹄地转移到了小七的微博下。
      
      但是,小七可不是夏景文这样的新秀,他是XX文学城的元老级人物,是金牌编辑,更是一个粉丝数已经达到上千万的网文作者,他原创的魔幻探险小学《神域传说》连载的时候,追更的读者不知凡几,而且由其同名改编发行的游戏,目前也在火热公测中。
      
      一百万对上一千万,可想而知,Mr.路的粉丝捅了怎样大的一个窟窿,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他们注定是被碾压的一方。于是,他们很快就溃不成兵了。但他们没有料到,更坏的还在后面。就在他们准备夹起尾巴做人的时候,他们的蒸主,Mr.路,转发了小七的微博——
      Mr.路:你算什么东西,我们之间的事,有你插嘴的地方吗?有什么不满,让他亲自来跟我说,不必在这边阴阳怪气的含沙射影!//@XX文学城编辑七杀:由于有人恶意刷评,《五年勿念》的作者夏,出于各方面考虑,决定委托我删掉文章,并做出如下说明……
      
      原本这件事,本来只是一个路人看了书的猜测罢了,又没有真凭实据,大家也就看一个热闹。粉丝也是不满将自己喜欢的人套上一个“渣男”的标签,所以才有后面那些事。但是这下可好,最具争议的人出来了,还发了这样一段比铁锤还要硬的话,算是将自己就是那个渣男鹿先生的事,给彻底焊死了。
      
      小七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又转发评论道:切,你又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亲自和你谈,又用什么身份让他亲自和你谈?凭你出轨资格,还是凭你渣男的身份,Mr.路,路先生?//@Mr.路……
      
      这下可好,原本撑死算圈内的事,一下子就出了圈,那相关热搜一个个“嗖嗖”就蹿了上去,跟坐了火箭似的。微博一下子就炸开了锅,评论五花八门,说贵圈真乱的,说同性恋恶心的,骂渣男去死的,骂作者白莲花的,甚至还有骂小七多事的,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夏景文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子,他也做不出那种让小七在前面吸引炮火,自己躲在后面享受成果的事。没办法,他只得注册了一个微博号,尽量不带个人情绪的把事情说清楚,想尽快把事情平息下去。
      
      夏:关于我的文章《五年勿念》引起争议一事,我在此申明,文章本为抒发心中郁闷所做,如今事过境迁,我拥有了可以执手白头的爱人,可以同甘共苦的朋友,就连重病的母亲,都有了救治的希望,所以,我完完全全已经走出了那段低落的时光。非常感谢小七,以及所有替我说话的朋友,但时至今日,我已经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纠葛,也心疼各位为了我这件破事要遭受别人的谩骂,所以,就这样让事情都过去吧。喜欢我支持我就来看我的新文吧,虽然我还是个新手,但我会认真学习怎样成为一名真正的写手,以报答各位为我所付出的努力!
      
      没错,正如夏景文的微博所写,他又开了一篇新文,这是程泽给他的建议,说这是最快转移视线的办法。最关心这件事的,莫非书粉和路成铭的粉丝,其他都是吃瓜的路人。只要当事人不再搭腔,很快就不会再关注这件事,毕竟世界那么大,每天发生的有趣事那么多,不是和自己利益相关的事,谁又会时时刻刻关注呢?那么,自然而然的,书粉去追新文了,光靠路成铭一方,也不过是剃头担子一头热,翻不出什么大波浪。更何况,他微博关注只有一百多万,真正的活粉又能有多少呢?
      
      程泽没有料错,夏景文的微博经过小七转发,很快便扩散开了,他的关注数蹭蹭蹭往上涨。只不过两天时间,事情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夏景文的新文是网游题材,毕竟网游他比较熟悉一点,更何况,程泽就是干这一行的,可以给他很多建议。他的文目前还在存稿阶段,但是收藏数非常可观。看到这一情况,小七眼珠子乌溜溜地转,马上在QQ上敲了夏景文。
      
      小七:小夏小夏,你的新文数据好好啊!
      
      夏景文刚好在线,马上回复他:是挺好的,怎么啦?
      
      小七:那,你要不要签约啊,你以后应该以写文为主了吧?
      
      夏:其实,我还没想好……
      
      小七:那你开新文干什么?
      
      夏景文理所当然的回复:转移注意力啊。
      
      小七:……
      
      小七:你真是,我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夏:这不效果挺好的嘛。
      
      小七:那你还微博还写要成为一名优秀写手呢,你这叫没想好?
      
      夏:这不是形势所逼嘛。
      
      小七:我不管,你只要开新,我就当你是接受了我之前的建议,我会马上把签约文包发给你,请你务必填写完整签好名发给我!
      
      小七:就当你为了我冲冲业绩也行啊,我保证给你最大限度的自由。小夏,好不好嘛,我好可怜的说,都快穷得要吃土了,哭唧唧。
      
      金牌编辑加大神写手会穷到要吃土?显然小七在卖惨,套路夏景文。但夏景文又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套路,但不管怎么说,小七都帮了他很多,他也不忍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
      
      夏:你这,让我说什么好。
      
      夏:行吧,只要你介意我写得烂。
      
      终于磨到他点头,小七很高兴,手脚麻利的把签约文包发给了他:文件你下载一下,不会写的地方你问我。
      
      夏:嗯,好的。
      
      小七:那我坐等你的邮件啦~
      
      小七:对了,小夏,你是哪里人啊?
      
      夏:X省A市人。
      
      小七:欸,前不久我也在A市呢,你在A市那一块儿啊?
      
      夏:A市金安区长安路。
      
      小七:咦咦咦,这么巧的吗?我那几天就在长安路附近。而且就这个月下半月,我还会过去一趟,到时候我们面个基呗?
      
      夏:好啊,欢迎你来。
      
      小七:那你从现在开始做攻略,我要你当我们的导游。到时候,我不仅要玩好,我还要吃好喝好,对了,你包住吗,嘿嘿?
      
      夏:那肯定包啊,包吃包住包陪玩怎么样?
      
      小七:简直不能太棒了!
      
      夏:那我就恭候你的光临了。
      
      夏景文这边顺利解决了事情,但路成铭那边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刘茵去医院孕检时,听见两个护士在讨论这件事,她马上登上微博看了看,立马因为心情起伏过大而引起宫缩,差点见了红。她在医院住了两天稳定情况,该来看望的,基本都来了,除了路成铭,除了她名义和事实上的丈夫、她肚子里孩子的亲身父亲。
      
      要说刘茵有多喜欢路成铭,那还真说不上。她没结婚前也是喜欢玩的,但玩多了,也觉得累了,就想找个人定下来。而路成铭,是所有的候选人里,和她最门当户对的,也是最帅最有才的,也没有乱来的记录,除了有个男朋友这点不太好之外。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时候的路父路母已经知道路成铭的恋情了,十分愤怒也十分担心,她要是在这个时候能把路成铭勾到手,就是他路家的大恩人,如果再为他们添个孙子什么的,那他们不是要把她供起来吗?
      
      于是,刘茵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去勾引路成铭。如果他不上钩,她就放弃他另外挑人,如果他上钩了,就证明他也不是非男人不可,那么自己就可以实施接下来的计划了。
      
      勾引的结果如何,也不必再多说什么了。但就算她成了名副其实的路太太,肚子里也如愿揣上了路家的长孙,那又如何呢?她的丈夫,她要共度一生的人,在她有流产危险的日子里,却没有到医院来看他一眼,刘茵不由得感到心寒。
      
      最近有一个蛮重要的绘画比赛,路成铭在发了那条微博之后,就开始闭关作画了。这幅被他命名为《光》的画作,足足耗费了他三天三夜的时间,今天就剩最后的收尾了。他画得专心致志,没有注意到身后来了人。
      
      刘茵就这么看着他一点点的将这幅画补充完整,明亮的眼神里,好像有星星一样,那么专注,那么让人动容,可惜——
      
      “你的世界里是不是只有绘画?”刘茵轻轻开口。
      
      路成铭画笔一顿,眉头一皱,刚想叫她滚出去,余光瞥见她挺立的肚子,到底没有开口说什么,只当她是隐形人一样。
      
      刘茵的肚子已经有西瓜那么大了,站久了有点累,路成铭却无动于衷。但她早已习惯他的冷漠和无情,自嘲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我特别想知道,你有没有么喜欢过什么人?夏景文,或是其他?哦,当然,我知道一定不是我就对了。”
      
      路成铭依旧不理她,手上的画笔越发细致的画着优美的线条。
      
      “你说夏景文会不会感谢我,毕竟要不是我,他还绑在你这条船上,受着你的气,还有伺候你,哪有现在这么幸福?程泽可比你强多了,不是吗?”
      
      路成铭终于把最后一笔画完,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画,觉得这次比赛十有八九能拿下了,这才有心情回复刘茵的喋喋不休。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没时间和你墨迹。”
      
      “哈哈哈……”好像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到底,刘茵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说什么?不,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想做些什么。”
      
      说着就拿起路成铭没用完的颜料桶,朝着他刚完成的画作泼了过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