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变故 ...

  •   2016年4月13日,A市,阳光明媚,天空碧蓝,白云悠悠,鸟语花香,空气中浮动着似有似无的香气,沁人心脾。
      
      “各位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飞往B市的CA508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您从22号登机口上飞机。”
      
      “奇怪!”夏景文皱着眉头,看着自从下了飞机之后便怎么打都打不通的号码,心中无比失落,“不是说来接我回家吗?怎么电话都打不通一个?难道又出门相亲去了?”
      
      夏景文越想越生气,他这次出差足足出了两个月之久,出差之前路成铭还因为不能跟他一起过情人节和元宵节而生气,并且因为赌气头一次答应了父母的要求,出门跟女孩相亲去了。
      
      知道的时候,夏景文肺都气炸了,可惜,他十分了解路成铭的性子,自己要是为此对他大吵大闹,他绝对会干出搂着人家姑娘到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事的。没办法,谁让自己这么爱他呢?先爱上的人先输,夏景文服只能低作小,才勉强把人安抚好。
      
      虽然如此,可是在他出差的这段时间,路成铭对他的问候总是爱答不理的,看得出还在气头上,夏景文刚开始还能哄哄,可是时间一长,再加上工作压力,就算是圣人,也是有脾气的。然后他们就开始了冷战。夏景文想着,这么多年,无论是对是错,总是自己先低头,他早就累了,可是,一旦路成铭显现出丝毫的要离开的表情,夏景文就立即服软了。而这一次,夏景文不想先低头了,他也想试试被人宠着的感觉,他想知道,在路程铭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他……
      
      于是,在双方都不肯先低头的情况下,这次冷战竟长达一个半月。直到一个多星期前,路成铭突然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夏景文很高兴,毕竟这是路成铭第一次先低头,这代表在路成铭心里他还是很重要的不是吗?他心里暖暖的,嘴角勾起大大的幅度,声音却伪装得很随意的样子,反问道:“怎么?想我了?”
      
      路成铭气急败坏地回答:“别自作多情了,谁会想你!只是小乖想你做的饭了。”
      
      小乖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一起买的一条狗,是条漂亮的金毛,性别女,性格温顺。
      
      对于他的回答,夏景文在意料之中:“呵呵,给小乖说,爸爸13号回来。你记得来接我啊。”
      
      路成铭含糊不清道:“看情况。”
      
      夏景文只当他是别扭,也不在意,又随便和他瞎扯了两句,路成铭就说有事先挂了。
      
      在此之后,路成铭再也没有打过电话来,夏景文以为他画画正在关键时期,也不好去打扰他,自然没有发现异常。
      
      说起夏景文和路成铭的孽缘,还得从大学时说起。夏景文的家庭是个刚刚步入小康阶段的家庭,他的父母都是最底层公务员,每天拿着卖白菜的工钱,操着卖白.粉的心。对夏景文的成长,说不上缺失,但绝谈不上关心。夏景文18岁那年,考上了A市著名的综合性学校A大,他的父母高兴坏了,在开学的时候,双双请了假陪着夏景文去学校。
      
      那时的路成铭大三,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插画师,微博上的粉丝数都过万了。他高傲又自大,脾气又怪又别扭,可是尽管如此,架不住人家长得好又才华横溢,粉丝数还是“嗖嗖”地往上窜。
      
      夏父提着行李和夏母说话,没注意到前方背着画夹的路成铭,一个不小心就撞了上去,和路成铭双双倒地,而沉重的行礼,好死不死刚好压倒在画夹上,“啪!”画夹应声变成两半。
      
      夏景文和夏母赶紧把两人扶起来,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同学你没事吧?”
      
      路成铭沉着脸,视线牢牢盯着夏景文抓住自己衣袖是手,怒吼道:“放手!”
      
      夏景文条件反射性地放手,就看见路成铭转身边走边脱掉自己的外套,路过一个垃圾桶时,顺手就把外套丢了进去,仅穿着背心离开了。
      
      夏景文尴尬地愣在了原地,之前抓住路成铭的那只手无意识的在裤子上擦了擦。夏父夏母也愣住了,他们没想到结果尽然是这样的。
      
      就在一家三口不知所措的时候,程泽出现了,他带着温暖的笑容,踏着优雅的步伐来到夏家面前,先是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然后解释道:“那是大三的学长路成铭,是一名插画师,他有很严重的洁癖,不习惯和别人有肢体方面的接触,那会让他感觉很难受。”
      
      夏父夏母闻言,理解地点点头,他们明白,搞艺术的,总有那么几个常人无法理解的怪癖。
      
      夏景文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自己掉在地上的行礼收拾好,又把碎掉的画夹捡起来抱着怀里,对夏父说:“爸爸,能不能多给我一点钱?我们弄坏了学长的东西,总要买一个陪给人家。”
      
      夏父连连点头:“我待会儿打在你卡里。”
      
      程泽开口阻止了他:“学弟,没必要,路学长他不会收的。”
      
      “他收不收与我无关,我只是不想欠人家的东西。”
      
      程泽笑了:“想不到学弟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有担当,不错。”
      
      夏景文挑眉:“说得好像你很大似的。”
      
      程泽失笑,伸出一只手,说:“好吧,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泽,技院大二学网络工程的,你好。”
      
      夏景文握上去:“你好,我叫夏景文,是经管院的新生,学会计的。”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之后,程泽亲自带着他们一起报道注册找宿舍,贴心的带着他们一起参观了校园,最后还请他们一起吃了晚饭。整个过程中,程泽的每一个举动,无一例外都展示出了他的绅士风度,待人温和有礼,进退有度,既不会太过热情让夏景文他们觉得尴尬,又不会太过礼貌让他们觉得疏离,比起路成铭当众之下给夏家难堪的做法,简直是两个极端。
      
      若把程泽比作是谦谦君子,那路成铭无疑是被家人宠坏了的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屁孩,自私,臭屁,幼稚得要死。
      
      很多年以后,夏景文都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放着程泽这么优秀的男人不爱,偏偏天天追在路成铭的后面跑,导致自己身心俱伤。好在一切都不晚,他最终还是获得了自己真正的幸福。
      
      话说回来,夏景文在机场等了半个小时,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都是处于无人接通的状态。他又气又担心,只得打了个出租,回了家。
      
      刚打开家门,夏景文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太安静了!虽然路成铭作画的时候,绝对不容许旁的发出半点声音,可是那种刻意制造出来安静,和这种死一般的安静真的很不一样。前者你还能感觉出生活的气息,而后者,你只会有在深夜走进了墓地的感觉,那种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的毛骨悚然,让夏景文无比害怕,无比恐慌。
      
      他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声音叫道:“成铭?”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他安慰自己,没事,或许成铭只是出去了。于是他快步走进房间,可惜,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击。屋子里的东西的摆设,包括各种日常用品,都还是他走之前最后一次整理过的样子,他用手一摸,上面还带着一层薄薄的灰尘。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最要命的是,他们卧室里,路成铭的衣物都不见了,专门空出来给路成铭画画的房间里空荡荡的,除了灰尘,还是灰尘。
      
      夏景文心,低落到了谷底,他疯一般的开始在各个房间里试图找到路成铭的痕迹,可惜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夏景文眼睛一亮,飞快的来到门前。
      
      “成铭!”夏景文急切的叫道。
      
      回答他的是小乖的呜咽声。
      
      齐远看着夏景文越来越红的眼眶,尴尬地问道:“请问是夏景文夏先生吗?”
      
      夏景文沉默点头。
      
      “这是路先生寄养在我们店里的金毛,说是今天给你送过来。”
      
      夏景文低着头接过小乖的绳索,轻轻说了声谢谢。
      
      齐远挠挠头,感受到夏景文越来越低沉的气息,他担忧地问道:“那个,你没事吧?”
      
      夏景文摇头,再次感谢:“谢谢你照顾小乖。”
      
      齐远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的工作,而且小乖很乖。那啥,没事的话,我就不耽误夏先生你了,再见!”
      
      说完,齐远转身就准备走。
      
      “等等!”夏景文叫住他。
      
      齐远回头:“夏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他,我是说小乖,是什么时候去你们店里的?”
      
      齐远皱着眉头想了想:“有一两个月了吧!”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是听到答案的那一刻,夏景文心里还是涌出来无限悲凉。他自嘲地笑着,眼泪却簌簌流淌:“呵呵,两个月!两个月!路成铭,你狠!”
      
      于是,在齐远眼中,夏景文突然间又哭又笑,嘴里喃喃着什么,然后直直地就倒了下去。
      
      “夏先生!”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喽,艾尔巴蒂!没错,是我,燕子又开新文了,希望大家喜欢么么哒╭(╯ε╰)╮从这章我们可以看出,景文和路成铭的相处本来就是有问题的。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我一直觉得,这样的情况,只会出现在暗恋之中。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有一方不够爱,或者根本不爱。如果是两个互相爱恋的人,他们会给与彼此最基本的尊重和安全感,他们会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互相付出,哪怕在爱情的途中,会争吵不断、误会不断,可是他们不需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相处。而景文和路成铭之间显然不是这样的,景文处处服低作小,路成铭却享受得心安理得,这样的爱情太过畸形,最后无疾而终也是必然的。
    PS:一家之言,如有冒犯,深表歉意m(__)m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