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剧组刁难 ...

  •   温大影帝在片场发了很大的脾气。
      
      倒也不是很大的事情。他接的戏多,一天下来要串好几个场子,虽然圈子里的规矩不是这样,只是温衍么——毕竟是有特权的,这场子串来串去,今儿温衍身边的助理就给弄混了,拿给温衍的剧本是错的。
      
      温衍因此掀了桌子。
      
      这一举动让剧组里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表示不可置信。
      
      虽然外人都传着温衍脾气差,可是平日里,温衍除了脸色冷点,不爱搭理人外也没见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就是呵斥助理这种事他都不会做,因为他向来都不怎么在意其他事情,像是助理泡的茶太烫这种事情,他也就烫着烫着喝下去了,全程都是面无表情的那种。
      
      就像一座死的冰火山。哪怕你在他眼前把天都给掀翻了,他还是看都不看你一眼。
      
      更别说爆发到掀桌子的这种程度。
      
      不少人猜测着,莫非这温/影帝平日是忍着?忍到一定程度就来爆发一次?
      
      再说温衍那边,温衍掀了桌子,那女助理就吓得在一旁想哭不敢哭的模样,一张脸惨白得跟僵尸似的,抽噎着道:“温哥,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不留神拿错了本子,求你别开除我,我以后一定好好做……”
      
      能不好好做么?在温衍这她的工作别提多轻松,和跟在别人那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待遇,不仅薪水高,而且她想做什么做什么,工作期间玩手机聊天发短信温衍都不管。
      
      这么一想求得就更卖力了,“温哥……”
      
      温衍的脸色越来越差,一根根青筋在额角上绷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今天这心里就是憋着一股火,不发出来他要逼疯,是真的要疯。
      
      自打今天早上看见那一幕之后开始,他周遭的一切就都不对劲了。
      
      他听着助理恳求的腔调,心里觉得烦,不由捏了捏眉心——做完这个动作他就愣住了,然后立马放下手来,面无表情道:“行了,你先出去。”
      
      这听在助理耳朵里简直就是特赦令。女孩喜出望外,连忙答道:“行,我知道了,温哥好好休息。”
      
      “等等。”
      
      女孩心里一咯噔,“怎么?”
      
      温衍指指地上的一片狼藉,“找个人来打扫了。”说完就自个晃了出去。
      
      他得拍戏。让自己不再处于这种不受他控制的情绪里才好。
      
      于是温衍抬脚就迈向导演那去了。没成想导演那已经围了一圈人。而这圈人不是别人,正是副导编剧场务等等以及——容鼎鼎和他的经纪人许天。
      
      看见温衍过来,容鼎鼎迅速摆出一个官方的笑容。
      
      他和温衍不是一个公司的,接触不多,这还是第一次在一起演戏。
      
      “温前辈好。”
      
      其实什么前辈,温衍不过比容鼎鼎大4岁,如果按圈龄算,温衍不比容鼎鼎出道早,也只比容鼎鼎多两年。所以听了这话温衍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总觉得对方是在故意嘲讽自己年纪比他大。
      
      毕竟对方一脸青春靓丽的样子,脸蛋皮肤身材都很棒。
      
      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温衍脸上是一点都没表露,只淡淡点了个头。
      
      导演笑着打圆场,“正好温衍你过来了,你们俩是这个剧的男一男二,可要好好演啊,平日里没事多对对戏,我听说鼎鼎演戏没多久,经验不是很足,温衍你有空多带带。”
      
      温衍平日里没少带新人,不管什么人到温衍手里,就是没演技最后好歹也能装装样儿,今天这个导演和温衍也是熟的,这才说了这么一番话。
      
      温衍没什么异议,点头答应了之后就问:“第一场戏可以开拍了么?”
      
      导演一愣,然后脸上笑出朵花来,“都差不多安排好了,马上就拍。”心里暗道:这孩子果然还是那样,整个人就一拍戏机器,停不下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第一场戏没有容鼎鼎的份,这也是容鼎鼎之所以这么晚才来的原因。他刚刚才从医院那过来,想起不久前温言细致地给王大牛喂饭吃时脸上温柔的表情,心里也觉得很暖。
      
      不过接下来他就没心思想温言了。因为他看到了温衍。
      
      确切说是看到了温衍演戏时的状态,那火力全开的演技一飚起来,几乎是整个剧组都跟着剧情在揪心。
      
      “这得演技多好才能演成这样……”容鼎鼎由衷地佩服叹息。
      
      许天一剧本拍他脑门上,“别想了,你要是有他三分之一的演技我都知足了。”
      
      容鼎鼎眼睛一瞪,“你丫说点好话成不成?好歹是我经纪人呢。”
      
      “就是因为是你经纪人我才得客观点,看清事实真相,然后压榨你最大限度的劳动力呀。”
      
      “滚!”
      
      温衍眼睛不经意间朝他们这边一瞥,走神了一瞬。
      
      “卡!” 导演笑眯眯地喊了一声,“温衍今天这个状态很好,继续保持。容鼎鼎,准备下一场!”
      
      “导演我……”温衍还想说话。
      
      结果导演听都不听就摆了摆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就是刚刚那场你觉得有地方没演好是吧?我觉得很好就行了,不用返了。去准备下一场吧。”
      
      温衍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就下来了。
      
      一群人赶紧逮着他嘘寒问暖,又是擦汗又是送水又是补妆的。温衍坐到片场里助理为他布置的休息区,那之前闯了祸的女助理赶紧端了杯泡好的咖啡过来,“温哥,您最爱的咖啡,刚刚去茶餐厅点的,您喝喝看,是不是那个味儿?”
      
      温衍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
      
      他问:“哪家茶餐厅?”
      
      女助理想了想,说:“离片场不远,叫‘街角’。”
      
      果然。温衍抿着唇喝了一口又一口,被苦得眉头都皱起来。
      
      这个时候裴初来了。一看他手里的杯子就知道他喝的什么,于是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粒糖,不是什么高级的糖,就那种大白兔奶糖,递到温衍手里。
      
      温衍顺手接了,却没吃,还是喝着咖啡,一口一口,简直苦到心里去了。
      
      裴初笑了,“你都不问问我怎么来了?”
      
      温衍从善如流:“你怎么来了?”
      
      裴初:“……”
      
      好半晌,才叹息着说道:“今天怎么发那么大脾气?我开会的时候听人打电话来说你把桌子都掀了。”
      
      温衍沉默。
      
      裴初又说:“有事不要憋在心里。”
      
      温衍闭起眼。
      
      想起今天上午的时候,那家医院护士的回答:“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听说病的是个孩子,昨晚上送过来的,还闹了挺大动静。”
      
      “孩子?什么病?”
      
      “好像是先天性心脏病发作吧,我也不太清楚,昨晚不是我值班儿。”
      
      他连孩子都有了。
      
      这么一想,好像整个心都在撕扯着发疼。
      
      *****
      
      容鼎鼎绝对不会想到,就一个早上的功夫,他就被人盯上了,这会儿别说名字,估计就是自家祖宗的名字都让人给挖出来了。
      
      他专心致志地看着剧本,化妆师正给他上妆,忽然间他抖了一下,眼线都画歪了。
      容鼎鼎说:“许天,我怎么觉得老有人盯着我看?”
      
      许天看都不看他:“自恋是病,得治。”
      
      不过事实证明,容鼎鼎绝对不是瞎说的。
      
      一上戏容鼎鼎就知道盯着他的是谁了。毕竟是影帝,那一个眼神压过来,容鼎鼎被盯得打颤,只好笑着说:“温前辈,我演技不好,等会就拜托您多多指导了。”
      
      温衍说好。
      
      结果一action温衍就开始飚演技。气场强得不得了。
      
      要说之前那场飙演技,那和温衍对戏的可是大腕,老戏骨,两个人相互发挥演技那戏才精彩。可是这场不同啊,容鼎鼎演戏没多久,能演得像就不错了,但要说功夫就没有了。这一上来就被温衍的气场压着,一看他眼睛就说不出话来。
      
      温衍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
      
      双眼皮,眼睛够大,微狭长,眼尾微微上挑,却不让人觉得轻佻,反而容易勾人,眼珠很黑,里面一汪深幽潭水,看不见底,只让人觉得会被吸进去。
      
      容鼎鼎一愣神,导演就喊:“卡!”
      
      喊完就开始训人,“容鼎鼎,你的台词呢!这段卡了老半天了,你到底演不演了?”
      
      容鼎鼎回过神来,赶紧道歉,“不好意思导演,我可能状态没找对,刚刚愣神了。”
      
      于是再一次打板重来。
      
      这一回容鼎鼎同样没坚持多久,在温衍演的四皇子的威压下台词全想不起来了。穿着厚重的戏服愣在原地。
      
      “八弟,难道你不认同皇兄?”
      
      温衍抬了抬袖子,神情疑惑,一眼扫过去,轻轻问:“嗯?”
      
      “我……我认同。”
      
      “卡!”导演炸了,“认同你个屁啊!”
      
      这场戏最后NG了十三次。剧组里就是眼力再不好的人都看出来了——这是温衍在给容鼎鼎下马威。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呢?
      
      皇冠和盛娱好像关系良好的样子,容鼎鼎也和温衍不熟、没有过什么过节,何况容现在才不过演了几部戏,跟温衍比起来差得太远,也没有竞争。
      
      剧组的人想不通,容鼎鼎就更想不通了。
      
      许天在休息室里走来走去,焦躁得停不下步子,“你再给我好好想想,你以前有没有得罪过他?不然没理由,温衍没道理这样对你。”
      
      容鼎鼎还是摇头,“我以前对他都只是听说,这还是第一次见真人,你也知道我以前是混时尚圈的,和他根本没有交集。”
      
      许天抓了一把头发,“要是他总是摆这个态度,你就完了!你也知道温衍背后站着的是谁,万一温衍真看你不顺眼以后处处刁难你,那就是一整个盛娱的人都要刁难你!这样下去你没准就先被公司冷藏了。”
      
      和谁作对都不能和温衍啊……
      
      容鼎鼎也沉默了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发现了野生小天使~【转圈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