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花痴了!那女孩 ...

  •   我觉的自己挺厉害,动用了一点小手段就如愿以偿的进了篮球队,嘿嘿,大家都很奇怪呢,包括乐乐,我并没有告诉乐乐我暗中找人威胁了校队的队员们,她要是知道肯定会说林弈博你这么做是不对的,她是个太正派的人,可能作班长就要正派吧。
      
      难以想象我这个不怎么正派的人居然做了班长,那是篮球赛以后的事,球赛那天沈乔负责为我们送水,这是我特意安排的,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在别的学校比赛时也可看到他,说不准我还会超常发挥呢!比赛前热身我眼前晃过两个人影,定睛一看,气不打一处来,沈乔和我们校队一个替补有说有笑,那个替补是我们班的一个女生叫杨沁希,马的,也姓杨(和小老头同姓)可恶!我看到杨沁希拿着一个微型电风扇,嘴里不停的说好热,沈乔递给她一瓶水,我很想揍沈乔一顿,他怎么没给我递过水呢?旁边有个队友见我半天没动,走过来对我说林弈博你眼光不错嘛,沈乔很体贴人的对他同桌那么好,我要也是他同桌就好了。我抬起头,看着那刺眼的太阳,总感觉有点冷。
      
      之后自然就没什么心情比赛了,总给对方的人传球,教练火了对着我大喊林弈博你给我滚下来,听着他没礼貌的大叫我很想把刚抢到的球朝它砸去,然而我没有,我只是把球扔进了对方得分的篮筐里。这件事当人很快在校园里不胫而走,老师们都说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不逞之徒,小老头听了这些话自然坐不住了,叫我去办公室,说是要和我聊聊,我当然去和他理论,他开门见山说林弈博你那次能让我安稳,这次我要让你向学校的老师证明你的才能,我决定让你当班长,明天开始。
      
      这对我来说太突然了,当我还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乐乐笑嘻嘻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自然什么都明白了,她问我对她的安排满意吗?我大吼满意个屁呀,你放着好好的班长不做把我拉进干部群~干什么呀。乐乐说我相信你的管理能力,我说我还不相信你的眼力呢,乐乐说林弈博你别不正经,我真希望你能很出色,我可是向杨老师保证过了,说你一定是个人才,你好好发挥吧。看着乐乐的眼睛,我突然什么活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有股冲动,想跪在地上给她唱征服。
      
      上帝作证我根本不是做班长的材料,面对我所在的班级,我真不知该做些什么,我对一切都漠不关心,自习课乐乐提醒我应该阻止一下说话的同学,我吼了一声,片刻的安静后,同学们又开始说话,我一时情急随手扔了个东西,也许砸到了那个正在高谈阔论的男生吧,因为后来他头上缝了针,我也被小老头撤职了,当我弄清楚原因才发现,我那天扔的原来是讲台上的一个暖壶!乐乐恢复职位以后似乎很不高兴,我真觉得对不起她,其实不当班长没什么,可是让乐乐失望总是让我心里有一丝丝伤感。乐乐说林弈博你什么时候能够平和一些,努力一些,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她,也许我的本性如此,无法改变了吧。沈乔会怎样看我呢?
      
      我换了手机,因为前几天在我的小狗窝里找到了那个已经体无完肤的手机,我真是奇怪手机给狗折腾坏了自己居然还那么高兴,哈哈我的狗连手机都会弄了,真有出息,比我有出息。
      
      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人是丁布,我和他是小学同学,我一直管他叫布丁。他小学毕业后再没上学,跟人在街上闲逛,逛了四年现在混得还不错,我进篮球队就是请他帮的忙。他说今天他老大保释成功,晚上~位老大接风洗尘,吃顿饭,希望我能充当他女朋友,我想我没有理由不帮他,演演戏嘛,无所谓了,于是就同意了。
      
      我跟着丁布来到一家还不错的饭店(仅次于我爸吃官~饭的地方),他今天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很帅气,我跟他比显得很惭愧,我只穿着体恤和已经磨得发白的牛仔裤,脚上还踏着一双几乎失去颜色的运动鞋。我不是没有高贵的衣服,家里满柜子都是牌子,可我从来都不去碰一下,我不喜欢那些无聊的高贵,我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极为普通的人,最好能把自己藏起来。我朝丁布笑了笑问她我的打扮是不是很不合适,他说是,但是在一些全是男人的场合,女人的打扮是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瞪大了眼睛说你说什么,什么叫只有男人的场合?他说今天只有你一个女的,我不寒而栗。近了包厢以后我才明白,这只是一次兄弟之间的聚会,我根本是个多余的人,我虽然一直坐在丁布旁边,但我感觉我和那些一直站在墙边的小弟没什么区别。那个老大,不我爱二十公分,胖得要死,长相可以和小老头相媲美。不时地听到丁布喊“史哥”,呵,这位老大的姓也可以和他媲美了,他一直沉默,似乎是在耍酷,瞥了我一眼,问丁布:“你马子?”丁布说是,然后就再没有什么关于我的细节了。
      
      这个戏演得真无趣,回来的路上我对丁布说只演一次,下次别叫我来做这么无聊的事,丁布笑说你是不是有些不习惯,以后就会习惯了。看着他的笑我突然想起三年级的时候他拉着班上一个女生的手说我们结婚吧时的神情,我给他一锤顺便说没有下次了,我不做没意思的事。丁布真是奇怪,明明是个不需要我的场合嘛!干吗浪费我时间。
      
      和他说再见以后,我来到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废墟,我想乐乐会来这儿,因为她说她想爸爸的夜里会来这儿看星星,我在她的推荐下也常常来这儿,当我很烦,很想发泄的时候。
      
      乐乐果真在这儿,这个一直把我当作知己的女孩,坐在一个没有了气的汽车轮胎上,我坐在她旁边问她看到爸爸了吗?她说爸爸在天国也在自己的心里,我每时每刻都能看见她。然后她问我,你不愉快了吗?我点点头没有告诉她为什么,也许她没有必要知道,我不想让我的心烦变成两个。我说乐乐关于我当班长的事情你还生气吗?乐乐一笑,傻~瓜,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们两个就像恋人一样,在那儿坐了一整夜,细节是她靠着我,睡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进教室我就抱头大睡,被一阵欢呼惊醒,一问才知道下午不到校,我倒没怎么欢呼,对我来说到不到校都一样,我换个姿势继续睡。听到坐在我后面的杨沁希对沈乔说,沈乔我们下午去和边放风筝吧,春天马上就要结束了。沈乔轻声说春天不会结束。我立即坐了起来,杨沁希你老几,敢约沈乔!也不看看我的脸色!天哪,在沈乔面前这么说是不是太失态了。我听到英语老师在点我的名字,林弈博转过来。我瞪了杨沁希一眼,转向黑板,清清楚楚地听到沈乔对杨沁希说好吧,我去接你。
      
      下午,我先沈乔一步站在杨沁希家楼下,沈乔看见我,问你来干什么?我说看你如何气我。他依旧不多话,沉默对我。我大声说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为什么,难道你喜欢杨沁希?他还是沉默,我真不明白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个不苟言笑的沈乔。杨沁希很快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说杨沁希你今天别想约到沈乔,别想和他去放风筝。我觉得自己的思维能力丧失无几,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沈乔对我行为的看法以及下一个画面。沈乔对杨沁希说了句对不起转身走了,我觉得今天的自己很失败。杨沁希得意洋洋地说林弈博看来你是真喜欢沈乔,我们来比比看,谁能争得过谁,她说完也转身进了楼。
      
      我很难过,独自来到那片废墟,找到昨天晚上坐过的那个破轮胎,又坐了一个下午。
      
      第二天去学校我就闻到了和从前大不一样的□□味,杨沁希居然着一身和我完全相同的行头,白体恤,白牛仔裤,白运动鞋还有马尾,甚至裤子磨破的位置都一模一样,我他~妈~的只想揍她一顿,学我,你不够格!我没有上课,以光速回家换上最昂贵的名牌衣服,书包也搁下了,拎上LV最新款的包包。我倒要看看杨沁希,凭你~妈爸那点工薪阶层的小收入你拿什么学我?
      
      当我再度走进教室的时候,我感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他们可能从来没见过我除了体恤牛仔裤之外的装扮,我特意看了看杨沁希,她似乎并不讶异与我一身名牌,我这一件衣服都顶上你整个高中的学费了,哼,你也穿出这一套给我瞧瞧呀!我顺便瞥了沈乔一眼,他似乎无动于衷。
      
      接着,我又去烫了头发,做了水晶唇,差点割个三眼皮儿,我几乎将我全身上下所有可以花钱的地方都整了整,我要让杨沁希彻底无地自容,哼,她没钱!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