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公测中》一纸情书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13 18:3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车程不是很长。
      但足以令方舟摸清游戏怎么操作。
      默认是通过语音与手势完成指令,也可进行自定义设置,识别口型,甚至心电、脑电波动等内容判断指令,最后一种雷同于幻想文学里的意念操控,只用脑内呼唤发出强烈指示意图。
      方舟叫出玩家面板,默认是仅自己可见,悬浮窗口像活页夹可供翻阅,也可以根据习惯把一二三四号窗口拼接在同一平面内。
      等方舟读完首页履历里,自己从失恃失怙、到幼年被爷爷收养、至高中遭遇蒋姓男同学告白,最后在大学期间送走爷爷短短二十来载的人生要事记录,就已度过缓冲地带。
      
      红旗车从村东头驶入,停在中央广场。
      打开地图,村落轮廓与东市区域形状一般无二,坐标红点所处位置显示为:寓言村。
      
      建筑风格是欧式,造型童趣,用色大胆。
      面朝广场的街道似扇形排开的渐变色带,从东到西,从白到黑,间隔赤橙黄绿青蓝紫等色横跨南北,宽宽窄窄的街与街、巷与巷缤纷交织,如蛛网般错综复杂,构建出新手村的商业圈。
      由于游戏不限定玩家年龄,视野里有零星出身富裕家庭的孩童跟随长辈,奔跑在色彩鲜明的街道上,嬉闹玩耍。
      
      车门打开,明媚的天光争相恐后挤入车内,与现实昼夜颠倒。
      冷冽的寒风迎面刮来,冻得方舟瑟瑟发抖。
      游戏里正值冬季。
      
      方舟裹紧睡衣,绕着村庄观光。
      街口悬挂圆牌,牌面绘制的卡通动物形象与街道色调相呼应。
      
      从一条白色羊街穿过,打另一条小巷拐过,再经过一条金色狮街,方舟就忍不住搓了搓手,凉飕飕的冷意直往脖根下窜。
      他左右看了看,街旁商铺林立,虽然店招上都是一团团模糊不清的字块,但都绘着类似杯碗筷酒瓶的标识,餐厅茶馆游戏厅等等应有尽有,可惜全都没开门营业,根本无处避寒。
      大街小巷里有不少如他这般四处游荡的玩家,苦哈哈地与方舟擦肩而过,张望着道旁商铺。
      可哪怕望眼欲穿,连个开店告示都不贴的商铺依然家家门窗紧闭,冷漠地把玩家拒绝在外。整个村落似还没睡醒,遍寻不到村民活动的痕迹。但实际上,游戏里的太阳已经升到头顶,正居高临下地俯视一众玩家。
      “草他大爷的!整个新手村能有一家开门的店吗?”
      “别说店了,你能找到个疑似NPC的我都算你厉害!”
      
      几个富家子在街口聚众吐槽:
      “……从上线到现在,我绕着新手村二百来家店逛了整整三圈,连个NPC的影儿都没撞见!好不容易发现疑似扫大街的,我那个激动啊!不能自已!赶紧过去把人拽住,生怕跑了,结果嘞?弄半天人也是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头绪的玩家,闲得发疯!自暴自弃!又不想放弃!只能蹲墙角那拔草了!”
      “我就纳了闷了!游戏里商铺不用开门吗?是NPC不用工作?还是旷工不罚钱?这要搁我爸公司里,早罚得他们底裤都要卖了!”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从昨晚开号,我就发动部门员工给创世公司投诉了不下百回,一点回应都没有!气得我呀——”话者来了个大喘气。
      狐朋狗友纷纷问道:“……不玩了?”
      话者一拍大腿,“嘿!我跟它杠上了!”
      友人们齐齐“切”了声,又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唉,还什么充满人性的游戏!这他妈哪哪都设计的不人性!开服小半个月,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玩家还在零级徘徊!别说找NPC接任务了,连只能打的怪都没见着!要能有个代练啊工作室什么的就好了……”
      “一台舱要价十万,几个工作室有胆砸下成本?再一条实名登陆堵死代练的路,现在也就指望有没有高玩招客户带金团了。”
      “别想了,你看看诺神,征战国际电子竞技舞台无敌手,一来就快速攀登排行榜第一,统治地位无人动摇,结果呢?才爬到三级——三级啊!啥概念!新手村都出不去!”
      “那好歹也三级了!诺神不是中青蒋家的吗?跟咱们好歹一个圈,你们谁有关系帮忙引荐引荐,让传授传授涨经验值的方法。”
      “我哥倒是认识他弟,在国外读博,一副青年才俊的样儿。之前在一场局上撞见过,目光不小心接上就起了层鸡皮疙瘩,跟咱们完全不是一路人。诺神是长子,听说去留学前还在咱们市一中上过,那可是重点中的重点!指不定比他弟还难搞!他一直待在国外有交集的应该不多,怎么就好歹一个圈了?”
      “混吃等死圈呗!诺神高中可是问题少年,抽烟逃课打游戏,常年霸占年级倒数前三,要不怎么好好的科技巨头家长公子跑去玩起电子竞技,反而是当弟弟的边进修边做项目,一副准备继承家业的势头?”话者突然压低声音,“你们是不知道,我以前在酒局上听他高中同学不小心说漏嘴,诺神可是因为跟男同学告白被宣扬得人尽皆知才不得不送出国,十六七岁高中都没毕业呢,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的……”
      “啧,这么劲爆?!”年轻小伙们聊着聊着话题跑偏了。
      
      方舟脚步微顿,才又若无其事穿过这群人,继续观光村落建筑。
      走了大概十来条街巷,来到村落尽头玩家稀少的乌鸦街,方舟就上下牙齿打颤,冻得不行。
      他走出逼仄漆黑的窄街,拐进旁边灰暗的长街。
      呼啸的风声在两排商铺间徘徊,吹得衣角猎猎作响。
      他裹紧睡衣穿行而过,前方吵闹声越来越近,迎面走来的三位男女一路拉拉扯扯,似发生争执,两米来宽的窄道根本不够三人发挥,时不时就波及路过玩家,惹得旁人纷纷退散。
      方舟皱眉,不欲沾惹旁人是非,避开三人离开灰扑扑的街道,刚从狼头街牌下经过,肩膀突然被斜伸过来的手拍了下。
      “嘿!哥们!看你长得就是一副聪明相!刚见你街里巷外观察了那么久,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方舟转头,入眼的是一位把自己裹成球的黄发小伙,嘴里衔草,正要再说什么,头顶的狼牌像是骤然通电,霓虹闪烁一圈,整条灰街突然白光大作,把街上五人全都包裹在内。
      
      “卧槽!触发任务了?!”
      不远处闲逛的富家子们猛然抬头看见,飞奔而来,人至街口,像被什么无形的墙壁堵截,受反作用力纷纷跌倒在地,目光穿过白光,隔着两脚距离跟站在街牌下的两人十几目相对。
      主要是跟一脸懵逼还没反应过来的黄发小伙对视,方舟已经低下头,看着左腕上多出来的电子手环。
      
      灰街里一家店突然亮了灯,店招的茶杯LOGO旁的两个字块依旧打着马赛克。
      茶馆打开门,走出一人,招呼街内的三位男女,“都别吵了,过来喝喝茶,消消火!”
      疑似NPC的店家先迎进三人,又施舍般斜了一眼街口的方舟两人,不情不愿道:“还傻站着嘛?你们俩也过来解解渴!大中午的天这么热,真不想开门!”
      在寒风中牙关打颤的黄发小伙看着睁眼说瞎话的店家,后知后觉地挠挠脸,低头瞧见左腕,嘴里衔着的草,啪嗒,掉了!
      
      只见电子手环上明晃晃写着:
      【恭喜玩家,触发隐藏任务《狼来了》!】
      【请于八小时内,找出说谎的人。】
      【任务开始!】
      不停缩减的剩余时间显示:
      【07:59:47】
      
      方舟在富家子们羡慕的眼神里,踏着渐渐沉寂的白光,走进茶馆。
      待人到齐,两扇门“砰!”地一下重重合上。
      白光散去,街道恢复原本灰扑扑的模样。
      街外一行富家子试探着摸了摸,手穿过街口差点重心偏移整个人栽进街里。他们赶忙跑到那家茶馆门前,“啪啪啪!”一阵猛拍,里面像是听不见一样,回应他们的依然是冷漠闭紧的门扉。
      富家子们面面相觑。
      “这就有任务了?”
      “怎么触发的?”
      “不知道啊!!!”
      
      ……
      
      一进门,就能看到茶馆内部不同于童趣欧化的外观,装潢是十分古色古香的中国风,表里不一的样子颇令人纳闷。
      茶馆不大,走廊左右各有两三间包房,喧嚣扑面而来,隔着门都拦不住的人声鼎沸,这与店外玩家们入之无门、茫然徘徊、冷寂萧索的街景呈鲜明对比。只是嘈杂的人声经过模糊处理,只知道有不少人吵吵闹闹,却听不清内容。
      店家领着五人在前台领取了包间号,就让服务员带路。
      进了最里面的A3包间,服务员示意大家坐下,为五人倒好茶。
      
      发生争执的两男一女间隔甚远,冷眼相望,一杯菊花茶下肚都压不住火气,其中黝黑精瘦的年轻男人猛然拍桌,震得茶杯盖都跳了下。
      黄发小伙浑身一抖,战战兢兢地抬头。
      方舟扫视一圈,看向男人拍桌的手。
      目光上移几寸,眸色微深,而后收回视线。
      
      精瘦男扯着大嗓门嚷嚷,“来来来,就让人服务员评评理,这事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哼!”坐在对角,圆肚秃顶的中年男士冷笑一声,道:“我倒要听听,一送外卖的是怎么送得自个粗喘嘘嘘浑身冒汗衣衫不整地进了我老婆的卧室?”
      
      “我冤呐!你说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养家糊口不容易,老婆还怀了二胎在家待产,全家担子都压在我身上,风里来雨里去的。”
      精瘦男哭丧个脸,愁眉诉苦:
      “现在配送员不好当,什么奇葩遇不到?给你投诉一下就要罚几百,可不着都要当上帝供着!捎点烟带点酒帮忙倒个垃圾都是常有的!你家老婆也是老主顾了,一个女人在家不容易,你又老出差,我帮忙修个水龙头换个灯泡怎么就不能进屋进卧室了!衣服那不是大晚上没看清路撞墙上弄的嘛,为了赶配送时间连整理都没整理,爬起来就往楼上跑了!喘气冒汗那不是你家在六楼,我生生小跑上去累的!”
      精瘦男顺顺胸口的气,“你看我这不是现在都还没缓过来嘛!”
      
      “你倒是知道我老出差,没少跟我老婆午夜聊骚吧。”
      秃顶男哼了声,斜了眼一脸苦情相的中年妇女。
      “当初跟我相亲的时候,你不是说你厨师技校毕业,平生最爱做饭,我找你一个没车没房没学历没长相的女人结婚,不就看你贤惠居家温柔善良。我也想听听,怎么一到我出差的日子,你就突然不爱做饭,天天点宵夜点到卧室去的?”
      
      “……我那不是为了让你有个好印象才说喜欢做饭。”
      中年妇女弱弱出声,“油烟啊洗洁精的多伤皮肤!你在家的日子我天天一日三餐伺候你我容易吗?你走了我想歇歇点个外卖怎么就成罪人了?!点了外卖跟小哥聊两句有什么?我灯泡坏了够不着,人家个高帮忙安下怎么就不能进屋了?说来说去,我不就是想替你省点,找个不花钱的劳力奴役一下……”
      说罢,捂着脸哭哭啼啼,“你还怀疑我?!我还想怀疑你呢!”
      “见天的出差出差出差,娶个老婆是在家当摆设的吗?一年睡不到十天,妈催孩子催得我低三下四!本来门不当户不对,我跟妈面前就跟封建老太太身边的小丫鬟,一句嘴不敢顶,活得憋憋屈屈也没见你替我说过话?每天回来宁愿玩手机也不肯跟我聊两句,还动不动嫌我跟你没有共同语言。你倒是跟你那位男上司有共同语言,上班聊下班聊进被窝还聊,腻腻歪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你老婆。我老早就怀疑你一高材生有车有房怎么就偏偏娶了我,是不是看我好骗,你说!”
      
      猝不及防被话锋直指,秃顶男眼神一慌,又很快灌口茶镇定下来,“你整天闲着都胡思乱想什么?我跟上司聊那还不是为了升职加薪,归根结底是为了挣钱养家为了你。哪家老婆有你这么清闲?不用工作不用带孩子,整天吃吃喝喝做做面膜。我花那么多彩礼娶你进门好吃好喝养着,成本这么大要不是为了有个家,我图啥?”
      中年妇女收了泪,冷眼瞧着,“图你面子呗!一男人老大年纪不结婚,不是性功能有问题就是性向有问题!你就是骗婚!欺负我老实!”
      秃顶男冷笑,“你老实?!老实能跟送外卖的勾勾搭搭到一起?”
      精瘦男忍不住发声,“唉,夫妻吵架别牵扯外人,我有老婆孩子爱岗敬业,跟我没关系啊……”
      
      眼见三人又开始吵起来,服务员打起圆场,和稀泥。
      但人在气头上根本没法说和。
      三人摩擦互掐,场面之火爆,令黄发小伙看得津津有味。
      仿佛能就着三人互撕的戏码喝一下午的茶都不腻。
      一会儿觉得配送心酸、主妇可怜、老公辛苦,一会儿看着又像渣男在老婆孕期出轨遇上被老公骗婚冷落的寂寞主妇结果惨遭骗婚基佬丈夫捉奸在室。
      黄发小伙转头看向方舟,“这是不是多选题啊,我怎么感觉他们仨都像说谎了,你觉得呢?”
      
      专心喝茶的方舟这才抬头看了眼已经没声的三人,“说完了?”
      三人在服务员孜孜不倦的劝导下暂时泻火,但俱都冷脸不语,没人应声。
      方舟点点头,“那到我说了。”
      他看向服务员,漫不经心给出结果,“说谎的人是他。”
      轻飘飘的目光一瞥,落在身旁局外人似一直认真看戏的黄发小伙身上,语气里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成分。
      
      完美见证黄发小伙从一脸悠闲渐变成震惊无比,一句,“卧槽!”脱口,小伙不敢置信地指着方舟,抖着手控诉,“不带这样的兄弟!我他妈说什么了我?从进门到现在,加上这几句都凑不齐一巴掌的数,值得你扣我这么大一口锅?!”
      说着,赶忙又看向服务员,正想问被冤死有没有惩罚,就见那服务员缓缓拍手,一句:“恭喜通关。”把黄发小伙的脸,定格在懵逼状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