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 BAD ENDING:离家出走的海螺小姐 ...

  •   如果说是有什么倒幕的原因的话,那大概是将军家世代都是丧心病狂的SONY派终于停止了SEGA游戏的生产而引起民愤了吧。
      
      土方叹了口气继续埋头于桌案上的公文,想着都这个关头了还胡乱脑补的自己真心是应该到走廊上罚站。
      
      窗外灰暗的天空和满天挂着的宇宙飞船简直就像是哪部萝卜片的人设,还是自己喜欢的MAGZINE铁血派,直到置身其中土方才开始反省自己不该鄙视少年JUMP。
      
      喜欢看漫画的土方总是会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有一天世界破了个大洞屯所就掉到地球另一端的《新X组异闻录》里了。也有可能冲田上厕所一个没站稳就摔进马桶顺着下水道被冲到隔壁《薄X鬼》去了,肺痨什么的,大概是穿越的途中受凉染上的。
      
      但是思维过于活跃的土方没想到也有种可能就是没有任何契机的,第二天睡醒睁开眼,海螺小姐就已经带着行李离家出走了。
      
      郁闷不已的土方想去找银时沟通一下情报,但是他发现银时也好万事屋也好,都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乡下的妈妈,我不该进城打工的。
      
      知道近藤入狱的消息土方非常惊讶其罪名居然不是屡次性骚扰和公共场合暴露□□物品。只是现在屯所上上下下的事都压到了自己的肩上,虽然从前也就是压在自己肩上。
      
      冲田留起了长长的马尾辫,嘴里习惯性的叼着一根草。之所以叼的是草那是因为土方不让他抽烟。
      
      “蛋黄酱笨蛋我也想尝尝尼古丁的味道啊。”
      
      “小孩子不要学大人抽烟。”
      
      “早就已经二十出头了。”嘴上虽然抗议着冲田还是退让了一步没有再去偷土方的烟盒。
      
      “总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也不是个孩子。”看着冲田叼着草茎故作深沉的说出不符合形象的台词,土方稍微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所习惯的冲田始终是以前在成人与少年边界线上没心没肺活蹦乱跳的样子。
      
      “土方老妈我要退队。”在一个问题上输了就一定要再另一个问题上挣回来,果然还是没变的孩子心性。后来土方在心里盘算着如果真要权衡比较,说不定他更愿意同意冲田去抽烟。
      
      “再跟你们住在一起我不方便往家里带女朋友啦,我也是大人了要有自己的隐私和空间啦,我要一个人出去闯一番天地给土方妈妈长脸啦。”
      
      是啊是啊我大致也能猜到你一个人以后可以很“方便”的去做很多很多事这样我们在做某些事情上也能变得“方便”那么一点。但即便有着那么多的“方便”土方也还是舍不得辛苦养大的儿子就这样从家里飞出去。
      
      “至少胡闹前要跟我们打声招呼,就算退队了,屯所你也随时可以回来。”
      
      浓重的夜色里土方并不是很确定冲田的背影是不是颤抖了一下。
      
      安排战事的工作总是异常的烦人琐碎,干多了土方也会觉得心烦。
      
      他不愿意一次又一次的思考如何排兵布阵如何用手中的刀剑对抗敌人的火炮,尽管土方做的非常出色。老实说土方非常怀念曾经那种可以在纸伞下吃一下午团子的生活,或者倒在休息室里看看电视剧。
      
      这感觉就像是被输入了动作数据一遍又一遍的在隔壁B站裸上身跳getup&move一样。被提着的线操纵着做着不愿做的事说着不愿说的话。
      
      土方发誓比起“带着你们的武器和灵魂上战场吧。”他现在更愿意对那群队士们说“听着小子们我终于决定给你们安空调啦!”尽管后面那句明显不太明智而土方很少会做不明智的事。
      
      虽然这年头拿刀的不会砍子弹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武士,但土方看见满地惨烈的尸体时猜想也许就是作者那么一个粗心忘记了这个设定。
      
      抬着山崎遗体的担架从土方身边经过,土方想了想赶回屯所,折回来后在山崎的脸上盖了一本少年JUMP。
      
      “这样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土方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冲着抬担架的队士们挥了挥手让他们赶紧好生葬了他。
      
      近藤被枭首的消息传来了,看着旁边脸色苍白的冲田土方在想这个时候如果说“新设局中法度,以后每年近藤的忌日大家都必须到坟前烧阿妙的内裤”会不会不太好。
      
      虽然土方也没细想过他们到底还有几个“每年”可以去祭拜。
      
      那天晚上冲田回到了屯所。
      
      土方不知道为什么很心血来潮的想给冲田剪头发。
      
      不是很不方便吗?可能会被卷进工厂的机器里啊,可能会被绞进立体机动装置里啊。
      
      可能会不小心连心智都跨过了成年这道坎啊,可能再也回不去短发时那个没心没肺的小鬼啊。
      
      拿着剪刀的土方走进冲田背后时,敏感的少年立刻握住刀柄以警戒状态回身。
      
      “土方先生大半夜的想干什么啊。”
      
      “啊,就想给你剪头发来着,怕你头发太长半夜把自己勒死。”
      
      “…….土方先生又犯病了。”冲田嘲笑着一如往常恶劣的抿了抿嘴角。
      
      真是可爱啊。土方很怀念的想捏一捏冲田的脸颊,就像当年在武州时那样。
      
      只是手伸过去就放松了力道,落在脸上变成了轻抚。
      
      “总悟,别哭。”
      
      土方又想起了极乐园里的莲池蛛丝。有时他回想着也许他们就是不够幸运没能抓住掉下去的那些人,但是他很快又摇了摇头。
      
      国家不兴诗家兴,赋到沧桑句便工。
      
      看着萧瑟的京都土方又燃起了创作欲望。
      
      其实只是冲田派人来打了个招呼,说他要出去惹事了没消息前让土方别出来添乱。
      
      虽然心里都快急疯了但土方也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气,他要真心想做什么,没人拦得住。
      
      为了打发这等待的时间土方就想着许久未曾提笔了趁这时候回顾一下曾经的雅兴。
      
      未曾想自己的年少的妄想旁竟还有冲田的批注。“日啖君王三百颗,从此荔枝不早朝。”旁有着一列娟秀的字体。
      
      身不动,能否退去黑暗,花与水。
      
      土方差点把方才喝的茶都喷出来,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文艺了。
      
      只是那些上涌的水分似乎找错了出口,就这样从眼眶里汹涌而出。
      
      “副长,冲田队长还是没有消息,队士们已经找了三天了。”
      
      “那就别找了,你们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战争还没有结束。”
      
      他可是流落到外太空都能活下去的S星王子,而且我还在这里呢,他要是下地狱还能放我好好活在人间吗?你看都没有找到尸体,一定是那样啦,海螺小姐中途回来把他带到平行世界了。海螺小姐那么喜欢他一定不会丢下他的,只是他走的太急没有回来打招呼。
      
      说不定那小子现在正躺在屯所的榻榻米上捧着MAGZINE看着漫画里的我呢。
      
      想着不能给冲田嘲笑的借口,土方挺直了脊梁。
      
      我不是初设主角么怎么也没有白刃砍子弹的BUFF啊。
      
      直到躺在冰冷的雪地里土方依然任由着离谱的思绪天马行空。鲜血在他身下溢出,像一大滩番茄酱。
      
      女人的心,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你永远都搞不清到底哪里惹毛了海螺小姐把她气出了家门。那反而推之是不是有一天回到家就会看见她又奇迹般的回来了。
      
      有些倦了闭上眼睛的土方想着也许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海螺小姐就回来了吧。
      
      就像他上次睡醒海螺小姐就莫名其妙消失了一般突然。
      
      人生直到最后一秒都还有改变结局的可能,我还没忘记那本横空变了页数的JUMP呢。
      
      稍微休息一下吧,说不定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能回到那个聒噪吵闹炎热万分的真选组。
      
      那里,有着利落茶色短发的总悟正带着一脸的坏笑等着他。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