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HAPPY ENDING:永无止尽的盛夏 ...

  •   王子和公主的故事通常都会有一个美丽的开端。
      
      和一个相当敷衍的结尾。
      
      至少楼主在看童话的时候,每次看到“王子和公主结婚了,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的时候都会条件反射的去想,他们会不会离婚啊。
      
      土方先生作为一个有着少女心的硬汉同样也喜欢敷衍我们。妈蛋说好的治愈人心的爱情故事呢?!
      
      历届高达作品都向我们灌输着一个永恒不变的定律,人一旦突破临界点,不是爆种开大就是三红死机。
      
      土方先生很不幸的死机了。
      
      说好的刷新好感度也一而再再而三的跳票了。
      
      甚至在他很久很久以后收拾自己房间看到和银时在咖啡厅里画下的事件草图才想起原来有思考过《DOKIDOKI十四郎的心跳乐园》攻略这档子事儿。
      
      啊啊啊,真是个热死人的下午。
      
      土方带着满头大汗看着手里那张皱巴巴的纸想起了原来那个有些躁动的春天。
      
      后续发展大概是这样的。
      
      总悟过生日的时候他并没有预定加班,送出去的蛋黄酱总悟也并不喜欢,在炮火的威胁下他又出去买了零食和崭新的刀具。
      
      情人节的时候总悟也没有淋雨,那天正好还赶上真选组的吉田屋浪人围剿行动。中了对方一刀的土方拼命解释这是蛋黄酱摄取不足影响了机体行动能力只要嗑一瓶蛋黄酱马上就能变成大力水手。不过冲田完全无视直接把他扛回来以感冒了还出去添乱为由将其扔进医院关了一个礼拜。
      
      然后的七夕节也类似的乌龙了。
      
      同理圣诞节。
      
      同理新年。
      
      ……………..
      
      直到现在。
      
      那段起伏的情感就像是奔走的小溪遇见了石子,打了个旋儿就过去了。
      
      生活一如往常在海螺壳里循环流淌。小小的漩涡一样或急或缓。
      
      有那么那么多未曾改变的事。
      
      比如每年高居榜首的差评率,比如土方从不曾停止过的俳句和妄想,比如冲田仍常提醒土方去看精神科,比如楼主仍然不停跳票的夏日祭。
      
      也有一些变了的。
      
      比如每年墓地里蛋黄酱被踢开的距离正成等差数列缩短,比如同样不断缩短的稻草人爆炸倒计时,比如两人巡逻时的相隔距离,比如铃村健一已经结婚了。
      
      再比如冲田的恶作剧从破坏公物上升到了毁坏个人私有财产的地步。
      
      土方在回顾自己俳句集时发现最后那页上多了一行霸气十足龙飞凤舞的留言。
      
      “不要放弃治疗! 12453XXXXXX”
      
      话说这电话号码好像很眼熟啊。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打过去,接通后听见的是几十年一成不变的欠揍语调。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午睡中,请稍后再拨。”
      
      “喂喂喂,你不是真选组的一番队队长吗?什么时候转职做精神科医生了啊。”
      
      “哈?”
      
      “俳句集啊俳句集,你又在我的东西上乱涂乱画了。”
      
      “哦,那个啊。”
      
      电话对面的冲田摘下了眼罩望着有点刺眼的阳光。
      
      “因为土方先生总是把我夹在里面的名片擅自扔掉,就在想干脆用写的好了。”
      
      “不过我好像和近藤桑一样记错了号码。”
      
      如果要说最喜欢的季节的话,土方毫无疑问的选择夏天。
      
      没有春天讨厌的花粉症,没有冬天让人冻得哆嗦的寒气,也不像秋天,三叶的忌日总会让人失落那么一阵子。
      
      夏天多好,可以尽情的讲冷笑话吃西瓜,燥热的天气连攘夷志士都懒得出来惹是生非,少了那么些行人和宇宙飞船的江户只剩下路边的行道树还散发着生机和绿意,抬起头来有时能看见一片无遮无拦的天空嗅到些许的栀子花香,让人想起那些武州的过往。
      
      蝉在叫,人坏掉。
      
      汗水就这样顺着额头划过脸颊一点点的流进脖颈印湿了衬衫。
      
      真是个告白的好季节。
      
      这是土方的大脑热当机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于是土方的宏伟的恋爱作战计划开始于纸上也止步于纸上,那张纸还染上了银时巧克力帕妃的味道。
      
      于是土方纠结了那么多年的好感度其实刷了等于没刷,该乌龙的一个没漏,该出的洋相一个没少。
      
      于是土方在一个热的吓死人的夏天带着昏昏沉沉彻底丧失思考能力的大脑迈出了他追寻梦想的第一步也是最后一步。
      
      于是土方忽然很感激天上的海螺小姐给了他们循环往复的静止时光,让总悟等到了三叶没能等到的,得到了三叶没能得到的。
      
      让一个胆小鬼能够慢慢的安下心来,渐渐成长。
      
      也许按照正常的时间轴计算,土方和总悟早已白发苍苍。
      
      如同多年前那个略有些躁动的春季,今年的夏天也不过是溪水遇到了小石子,打了个旋儿就过去了。
      
      平静流淌的仍是岁月中不变的日常。
      
      俳句集上“日啖君王三百颗,从此荔枝不早朝”的妄想和“不要放弃治疗!”的吐槽就像是定格岁月的胶片一样摊在了书桌上。
      
      但话语里始终是包含了言灵的,即便是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一些事,说与不说仍然不一样。
      
      今后的日子也一定会改变什么,但也还是会有那么些不变的东西在吧。
      
      毕竟这是个海螺小姐像抛绣球一样往人间砸稻草人炸弹的幸福荡漾的世界。
      
      日光之下,再无新事。
      
      如同所有治愈人心又极其敷衍的童话故事,从来都只有一种烂俗不变的结局。
      
      但人们之所以一遍又一遍的口耳相传着,一定是因为这其中包含着某种能够直达心底的感动吧。
      
      “总悟我喜欢你。”
      
      阳光下的S星王子愉快的抿起了嘴角。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