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写作海螺小姐读作抠脚大汉 ...

  •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因为年龄设定时代变化还有身高考虑等很多很多大人的原因,这个世界的确是以海螺小姐的模式运转的。但是人民群众普遍智商偏低所以没什么人意识到,要是把秘密随便乱说可是会让世界崩坏的哦。银桑我可是看在你是初设主角的份上才好心好意告诉你的哦多串君。”
      
      土方十四郎叼着烟一脸不耐烦的望着那块还在喋喋不休的“万事屋”招牌。
      
      “不过你居然到现在才意识到也难怪只能在初设里当主角啊。银桑我啊,可是第一季的时候就发现了哦。那个死老太婆居然一年收我16个月的房租!16个月啊!银桑我还要养着两个青春期的小鬼哪来那么多钱啊!!那么初设主角君,对于好心好意告诉你秘密的银桑是不是应该请他吃一客巧克力帕妃呢?哎??你上哪去?初设主角君?!多串君?!该死的税金小偷!以为能白白夺取宝贵的情报吗?!大人的世界可是遵循着等价交换的残酷法则啊!”
      
      “不好意思我不看GANGAX我是MAGZINE派。还有什么是初设主角君!你个冒牌的二手山寨版给我闭嘴!”
      
      如果手边有红豆包的话土方大概会像山崎一样冲着万事屋的招牌“SPARKING”!
      
      蛋黄酱他才舍不得扔呢。
      
      迟早叫拆迁办灭了你们这群无证营业的黑商点。
      
      日复一日,回归起点周而复始。
      
      比如撕掉了也会自动贴回去的挂历。
      
      比如圣诞树上永远不会被拿空的小礼物。
      
      比如永远不会厌倦的十八岁生日。
      
      比如火箭筒里源源不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火炮。
      
      比如巴御泉手办的限量发售完结后还会再开个一两次。
      
      比如倒空了吃完了只要盖上瓶盖就会重新变满的蛋黄酱。
      
      比如花光了只要眨眨眼就会重又变成原先数字的工资单。
      
      从某处开始就已经微妙的不对了好吗。
      
      土方先生海螺小姐可不是小叮当哦这只是你的妄想吧愿望什么的拿来做点正经事不好吗?
      
      日常巡逻中的插科打诨就像国中生的课表一样固定自然,相比而言正经巡逻才是隔三岔五会被无良教师占用的下课时间。
      
      土方和总悟穿着黑底金色山字纹的真选组队服坐在纸伞下享受着魂平糖的团子和悠闲的下午时光。
      
      不用说当然是土方付账。
      
      冲田的胃口不算小,永不停止的成长期也是海螺小姐随机附赠的礼物。
      
      “老板,团子麻烦再追加一份。”
      
      土方看着空空如也的竹签和盘子重新振作精神双手合十虔诚祷告。
      
      “土方先生你又犯病了吗?”
      
      “住口不要冒犯神灵。”
      
      “蛋黄灵?”
      
      土方不再搭理旁边胡闹的冲田,心里默念几遍后睁开了眼睛。
      
      奇,奇迹出现了!
      
      盘子里出现了刚刚冲田已经用完的稻草人炸弹。
      
      7,6,5,4,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土方用尽全身的力气赶在爆炸前将炸弹朝着天空“sparking”!
      
      “哦哦,土方先生好了不起反应又变快了。那下次把倒计时缩短成5秒好了让我们期待这位选手下次的挑战。”
      
      “…….你这该死的混蛋,你刚才不是说炸弹已经用完了吗!”
      
      “啊?啊之前确实用完了啊,但是刚才一摸口袋发现又冒出来了就想着干脆再玩一次好了。”
      
      这不科学!不对存在着海螺小姐的世界本来就不科学。
      
      这不魔法!!!!!
      
      为什么冲田就能有用不完的火炮和炸弹,我就不能有吃不完的蛋黄酱和抽不完的尼古丁?!
      
      为什么冲田就能有喂不饱的青春期,我却不能有花不空的工资单?!
      
      海螺小姐你敢运作的有一点节操吗?!
      
      神马海螺小姐明明就跟电脑前那个看见正太就抓狂的抠脚汉一个德行!
      
      抱怨虽抱怨,土方还是自掏腰包又买了两份团子外带和冲田开始下一段巡(ke)逻(jian)时(xiu)间(xi)。
      
      土方会给冲田掏腰包是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的。那时候三叶还在,冲田会把每个月大部分的工资都寄回乡下,没什么钱买零食。那时候土方总是会在巡逻途中带冲田去买团子然后接过账单,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
      
      所以三叶死后两人再去吃团子土方习惯性掏钱的时候冲田却一反常态的接过账单,说了一句“不需要了。”的时候,土方直接愣在那里。
      
      双手双脚没处放的尴尬感,已经掏出来的钱包不知道是应该放回去还是应该怎么办。
      
      明明是想让他心情好一点才带他出来吃零食的,结果现在好像变成了土方的错。
      
      虽然土方也觉得好像就是自己的错。
      
      虽然土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那段时间冲田的兴趣不在团子上,在辣仙贝上。明明之前还是一个格外执着的甜党。
      
      土方看着冲田一天到晚红肿的嘴唇和满脸满额头辣出来的痘痘想着再不采取点措施这孩子以后真心是不能看了。
      
      对于过度担心的土方妈妈近藤只是笑着说了句“青春期嘛,会过去的。”
      
      近藤没告诉土方其实你自己现在也回归青春期了。
      
      每年三叶的忌日土方和冲田和近藤总是分头行动。只有这一天三个人才能体现出那么一点点发小应有的默契。
      
      最早起的是土方,下午冲田睡够了才会抓抓脑袋打着哈欠出门,而近藤一直是踩着日落的夕照外出的。土方会放一瓶蛋黄酱在墓地,冲田会带着一包辣仙贝去。什么都不带的近藤每年去墓地都会把不知道为什么给踢到角落里的那瓶蛋黄酱重新摆好。
      
      “总悟他好像又长高了一点啊,十四还是一天到晚闷在道场里练剑。即便这样也还是打不过总悟,每次输了他都很生气呢哈哈哈哈。”
      
      “他们两个都很努力哦,你不用担心。”
      
      他们都很爱很爱你。
      
      就像近藤说的,青春痘总有一天会随着叛逆期一同离开。
      
      偶尔来辣党串门的甜党和美乃滋党又渐渐回归了原来水火不容的道路。短暂的交集只能更加深刻的领悟彼此的仇视和痛恨。
      
      甜咸都不共戴天,更何况美乃滋。
      
      所以就更加没有为敌方买单的必要了。
      
      跨刀巡逻的总悟吞下一个团子鄙视的看着土方把团子进化成狗粮。
      
      土方抱怨自己随手买单的习惯已经和尼古丁一样根植于血液了这样的好男人上哪找啊。
      
      就像团子吃完不会重新出现在竹签上。
      
      闭上眼睛的三叶也再没有出现在武州的背景里。
      
      抠脚大汉的逻辑你搞不懂。
      
      日复一日的生活也有着微妙的区别。
      
      虽然没有留下痘印但总悟和土方都切切实实的经历过那段满头包的青春期。
      
      虽然仍然像从前一样插科打诨巡逻游街但少了一个人的空隙始终横梗于此。
      
      不会因为伤痕愈合而忘记疼痛的感觉。
      
      但也不会因为曾经痛过就放弃走下去。
      
      糖和美乃滋虽然彼此不容但始终会盛在同一个调料盘里。
      
      厨房里的辣椒会祝福他们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